名门嫡女重生后(越宛倾陆子衿)无删减免费阅读

小说:名门嫡女重生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吃不瘦

角色:越宛倾陆子衿

简介:越宛倾生来便是相府嫡女,可一着不慎却是落得声名狼藉,成了满京城的笑柄,最后死的也糊涂
再睁开眼时她回到了十四岁那年,一切都还未发生
可前世的欺辱、利用、算计、辜负却不能忘,自然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名门嫡女重生后

《名门嫡女重生后》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改变

第3章:改变 大病初愈,越宛倾原是想着事情,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前世种种纷至沓来,好似老天爷也在提点她,别忘了上辈子的血海深仇。 十五岁前她虽自小没了母亲,但父亲对她疼惜愧疚,继母杨氏却也不敢苛待。相府嫡女,又是皇上破例封的康乐郡主,日子过得风平浪静。 可自从十五岁时为替表妹顶罪被送去了乡下庄子里,又不幸遭遇流匪险些丢了一条命,自此便再也没有太平过。 元妈妈为护着她丢了一条命,原就是飞来横祸,可待她被接回越府,京中却都盛传她已被流匪污了清白。 原就顶着与有妇之夫纠缠不清败坏家门的名声,又传她遭遇流匪失了清白,一时简直声名狼藉。 即便她贵为郡主,父亲官至尚书令,又有尚京第一美人之称,却一直无人敢上门提亲,成了尚京城的笑话。 直至十七岁那年因为一桩丑闻被赐婚给盛翊,更是被人耻笑是用了下作手段构陷四皇子,才逼得皇上不得不赐婚。 两年后二皇子盛卓被立为太子,盛翊封为安王被赶去封地邺州。邺州偏远荒凉,此举等同放逐,一路上还有杀手索命。 后来皇上骤然病逝盛卓登基,却仍是将盛翊视若眼中钉,买通大房所出的越元通当众揭发父亲与安王结党营私意图谋反。 盛卓忌惮父亲在朝中威望并不准备赶尽杀绝,只想以此逼迫父亲构陷安王谋反。但父亲不肯,宁可血溅大殿以证清白。 再后来便是盛翊抓住盛卓连同舒贵妃毒害先皇篡位的证据,带兵逼宫夺回皇位。而她却死在了登基大典前夜,死在了她从未防备的表妹手中。 梦境的最后是那如深渊般的悬崖,仿佛还能忆起那时的绝望不甘。越宛倾从噩梦中惊醒,久久未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约莫才过三更,明日大约是个好日头。此刻外头明月高悬,映的夜白如昼。 越宛倾赤着脚去推窗,只看得见自己这四四方方的锦华堂。可她在这里出生长大,这府里的每一处都烙印在她脑海之中。 她闭上眼,便如同看到了这府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可这些原本无比熟悉的地方,却不知其中藏着多少龌龊和污糟,甚至是她母亲的性命。 这辈子她定要睁大眼睛看仔细了,这是她的家,是她要守护的地方! 她就这么睁着眼睛直到天明,叫进来侍候梳洗的清乐吓了一跳,生怕她是又发了癔症。 越宛倾摆了摆手道:“无妨,只是昨日睡得早,后来便睡不着了。” 见越宛倾面色越发憔悴,清乐不忍道:“要不郡主今日还是别去了,奴婢去跟表小姐回一声就是了。” 越宛倾嘴角含笑,目光却极冷,说道:“今日可有一出好戏,不去怎么行。” 见清乐疑惑,她收了笑正色道:“去把元妈妈叫进来,我有事吩咐,” 用过早膳,越宛倾在桌上铺开笔墨练起字来。等陆子衿寻来时便见那案头已堆了不少墨宝,再细细看去不禁惊叹。 “表姐的字当真长进不少,上旬母亲考校时还看不出来,今日再看进益良多。” 陆子衿的母亲乃是越家小姐越芳容,原是嫁到了栎城陆家,离尚京也不远,一日车马便可来回。 可惜夫君早逝,公婆又是个不讲理的,生怕儿媳图谋家产,竟寻了个由头将儿媳和孙女都赶了出去,越芳容只得带着女儿回了娘家。 自越宛倾记事起,姑母便带着表妹住在家中。姑母和善生的又美,才情兼备,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家中小辈女孩的才艺都是由姑母教习的。 越宛倾闻言笑道:“姑母常说意由心生,习字重在意境,大约是如今心境变了,字便也长进了。” 这话半真半假,从前越宛倾心气浮躁,总是静不下心来习字,反之丹青却是不错。陆子衿则更得姑母真传,一手字比越宛倾更拿的出手。 而琴棋二艺上两人也是各有千秋,越宛倾更有灵性,一首琴曲曾名动京城。但若论棋艺,从前她却是不及陆子衿的,十局之中险胜一局罢了。 可那都是从前之事了。 前世她十七岁时嫁给盛翊,死前才刚过二十岁生辰。三年间两人虽未有过夫妻之实,却也算是相敬如宾。 她的字与棋艺都是那三年练出来的,在盛翊手下磨练出来的。两人也算亦师亦友,同病相怜。 若是没有清乐之死横亘其中,或许她会对盛翊动心。 见时辰差不多了,陆子衿已有些焦急,越宛倾这才放下笔。 马车早已候在外头,两人出门时正好撞上大房的越元通,不知是从哪里鬼混回来的。 陆子衿低头窃窃唤了声“表哥”,越元通便从鼻子里“嗯”了一声以示应答。 越宛倾却是视而不见,径自出了大门。 越元通一愣,随即恼羞成怒,指着越宛倾骂道:“你还有没有点规矩了,见了兄长连招呼都不打,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 越宛倾原本不打算跟他计较,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只是听了最后一句,却又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眼看着越宛倾走近,虽是面无表情,却叫越元通禁不住咽了口口水,脚下往后挪去。 越宛倾冷声道:“本郡主是皇上钦封的康乐郡主,从一品阶。你一个白身见了本郡主不行礼问安,倒让本郡主先招呼,这又是什么规矩?” 越元通面露难堪之色,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虽说一家人无需计较,若真计较起来,正如越宛倾所言,便是越文靖这个二品尚书令也需同女儿行礼问安。 这便是规矩,更遑论是越元通这个白身。 陆子衿上来打圆场道:“算了,表哥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并非有意的,咱们还是走吧。” 越宛倾讥笑道:“好吧,那便看在表妹得份上放过表哥。对了,表妹素日最懂规矩,表哥若有什么不懂得可以同表妹请教,免得出去坏了我们越家门风。” 说罢转身便上了马车,陆子衿不妨越宛倾还有这么一说,再去看越元通怨愤的目光果然是连自己一道记恨上了,只得暗暗咬牙。 等到了瑶宝斋,越宛倾目光四下一扫,果然看到那廖氏守在门口。想必是她不知从哪里打听出了陆子衿常来瑶宝斋,便来此处守株待兔了。 马车刚停,越宛倾突然“哎呀”一声,捂住肚子变了脸道:“不成了,我要先回去一趟。要不表妹先进去看看,我回去换身衣裳就来。” 都是女人,陆子衿自然明白越宛倾这是来了葵水。 虽觉得晦气,但想到午后还约了柳郎见面,自然是要穿戴一新去的。便先下了车想去好生挑一挑,反正有人掏银子,不必省着花。 然而等马车一走,陆子衿还在那儿盘算挑什么首饰,忽然斜里冲过来一个妇人,一把凶狠扯住她的头发,然后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娼妇!”

                       

原创文章,作者:吃不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42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