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鹄儿古幽兰带崽虐渣,农门悍妻种药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带崽虐渣,农门悍妻种药忙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麦青

角色:鹄儿古幽兰

简介:【种田 爽文 空间 系统 医妃 先婚后爱】古幽兰从末世穿越而来,一来就是必死之命:被夫君砍断手脚,被亲生骨肉活埋,还有一朵自带系统的盛世白莲正向她伸出魔爪,势要夺她运数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凭借一身医药造诣,她活死人肉白骨,收男神,生神童,在运数这一块绝对拿捏的死死的
皇上:皇儿,你怎可娶个村妇为妻?萧瑞寒:除了她我谁都不要
古幽兰:你不是想杀了我吗?你不是怀疑我,派人调查我吗?萧瑞寒认真脸: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古幽兰咬牙:萧瑞寒!!“对不起!娘子,我错了!你要走一定记得带上我!”

带崽虐渣,农门悍妻种药忙

《带崽虐渣,农门悍妻种药忙》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7章 哥哥,你傻呀?

第7章 哥哥,你傻呀? 鸿儿感觉到恶毒女人在拉他,第一反应就是要把手抽回去。 可古幽兰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将他的小手攥得紧紧的。 “哥哥,那个,洗洗也挺好的……” “鹄儿,你怎么……”鸿儿稚嫩的小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老成模样。 他叹了口气,到底是女子,一件新衣服就让妹妹忘记了这个恶毒女人以前是怎么对他们的了。 两兄妹对话的间隙,古幽兰已经把好了脉。 一切正如她所料,确实有气血淤堵的迹象。 推测就应该是之前从屋顶跌落,造成了脑出血,压住了视觉神经,才让他突然失明。 她少不了明日要去山上采些草药,不过方子里的药估计凑不全,到时候只好去镇上药房再买些了。 目的达到,她松开了鸿儿的手。 “你先脱衣服,娘去给你换盆热水。”说着她端着澡盆出去了。 鸿儿这才低声道,“鹄儿,你对这个恶毒女人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知道了。”小鹄儿小声说道,“可是哥哥,你不觉得她不同了吗?” “几块肉,一件新衣服就把你收买了?你不记得,上次你就摸了摸她的衣裙,就被她打得一个月下不了床?” 小鹄儿想起以前不好的回忆,打了个哆嗦,攥着衣角,颤颤巍巍道,“哥哥,鹄儿知道了。” 不一会儿,古幽兰就端着一盆干净的水回来了,可鸿儿还是衣服穿得好好的站在那里。 “鸿儿,你咋还没脱衣服?” “我是男子。” 哼,这恶毒女人休想给他洗澡,碰他一下都不行。 古幽兰怔了半晌,才明白过来,“可我是你娘啊!” “男女授受不亲。” 看着那巴掌大的小脸上,一本正经的样子,古幽兰哭笑不得,“那你自己能洗吗?” 鸿儿没有出声,点了点头。 古幽兰拗不过他,拉着他摸了摸方位,“盆在这里,帕子在这里,这是洗完澡换的新衣服。” 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关好门,她又在门外喊道,“洗好了叫娘啊!” 鸿儿默默脱掉衣服,坐进澡盆里的那一刻,终于体会到了妹妹的舒爽。 不过,这一切根本打动不了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改变呢? 两个崽崽洗好澡,古幽兰叫两个崽崽跟着她去床上睡觉,可两个崽崽死活不肯。 古幽兰无奈,只好把稻草搬进了屋里,自己睡草垛。 连哄带吓地才让两个崽崽睡到了床上去,并将新买的秋被搭在两个崽崽身上。 看着新被子,小鹄儿的眸光又亮了亮,可是看了眼身边不为所动的哥哥,她这次什么也没说。 古幽兰也不在意,而是躺下盘算起来。 看来她得买张床了,否则等贾洲回来,这俩个崽崽又得跟他们爹睡出去。 而且也不能总让贾洲睡草垛啊。 可是这古家宅子并不大,就一间屋子加一间堂屋,堂屋里还要放吃饭的桌子等物件,根本摆不下床,西屋倒是空着,可是年久失修,想住人,基本上要全部推倒重建。 重新修葺要花费不少物料跟人工,这银子从哪里来呢? 不行,她得想办法抓紧时间多搞些小钱钱,否则再过些日子贾洲就回来了。 不久,古幽兰就听见床上两道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到底是孩子,睡得真快。 古幽兰嘴角挂着浅笑,也进入了梦乡。 次日,天边还泛着鱼肚白。 古幽兰就听见院外传来劈柴的声音。 她推门出去,就见鸿儿正摸索着劈着柴火,旁边小鹄儿正在生火。 古幽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原主太过分了,这么小的崽崽,还看不见,也不知道是怎么学会在黑暗中劈柴的。 她走上前,拿走了鸿儿手中的斧头,“娘来。” 说着一斧头劈下去,倒是劈中了,但是…… 柴火直接碎成了数小片。 鸿儿听着声音不对,小小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鹄儿的小嘴也张得大大的。 “咳咳,碎一点好烧。”古幽兰佯装镇定。 心里却有些尬,原来柴这么不经劈的吗?下次她力气得小些。 古幽兰看了看两个奶娃娃,“以后这些活都不用你们做,你们只管做你们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 鸿儿听闻没有吭声,爹爹说,他们如今该是读书的年纪,虽然有时候爹爹也会将他们带在身边,教他们一些,可到底比不上书塾,但书塾怎么可能是他去的地方,更何况他还看不见。 古幽兰哪里猜得到鸿儿的心思,她匆匆弄好了早饭,还给小鹄儿绑上了她昨日新买的粉红色发带。 “嗯,我家小鹄儿啥都不用管,只要负责美美哒就好!” 小鹄儿用手轻轻抚摸着头上的发带,去水里照着影子,真美呀! 古幽兰笑着掏出昨日里买的松仁糕和采的一些果子。 “乖宝们,娘要去山上一趟,可能会比较晚回来,你们饿了先拿这松仁糕充饥,火就不要碰了,不安全。” 崽崽们面上闪过一丝诧异,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他们饿不饿了? 居然还给他们点心,这玩意儿据说很贵的,他们只见二柱吃过一次。 当时,二柱还在他们面前好一顿炫耀,说他们这种废物,他们娘永远都不会给他们买这么贵的好吃的。 待古幽兰走后,小鹄儿迫不及待地拿出两块松仁糕,拉着哥哥就往外跑。 “鹄儿,你去哪?” “二柱家门口。” “去那干嘛?” “吃松仁糕去!” “你不怕被抢?” “哥哥,你傻呀,你塞嘴里呀?” 鸿儿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 小鹄儿在二柱家门口晃悠了许久,直到看见二柱从屋里出来时,才连忙将松仁糕塞进嘴里。 “哥哥,这松仁糕太好吃啦,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呀!” 鸿儿却一点不配合,一脸正色的低声问道,“试过毒吗?” 小鹄儿咀嚼的两颊立时僵住,张大嘴巴,不知道是该吐还是不该吐。 她转过身去掏出银针,悄悄试过后,又美滋滋的吃起来,还递了一块过去给鸿儿。 “没事哒,哥哥,你快吃,好好吃呀。” 鸿儿这才接过点心,到底是孩子,一入口中,老成的做派立马不见,狼吞虎咽了起来。 “砰!” 二柱家的院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里面响起二柱的哭闹声,“娘,我想吃松仁糕~” “吃吃吃,就知道吃,离那家人远点,万一那个狐狸精想起来问你要野鸡,你去哪里搞?” 门外的小鹄儿笑得别说有多得意了,“哥哥,你说娘是不是变好了?” 鸿儿的小眉头拧在一起:真的变了吗? 半晌他才突然想起什么来,“不对,你还记得那个胡岚昨天怎么说的?” “岚姨姨?” “我说这个恶毒女人怎么这么好心,她一定是去诗会看那个……”鸿儿将包松仁糕的牛皮纸狠狠地撕成了碎片。 “鹄儿,走,跟哥哥去镇上一趟。”

                       

原创文章,作者:麦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42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