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璃邱海小说(穹顶之下:机器脉冲的颤跳)_陆璃邱海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穹顶之下:机器脉冲的颤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程AA

角色:陆璃邱海

简介:穹顶之下的爱、死亡与黑科技

穹顶之下:机器脉冲的颤跳

《穹顶之下:机器脉冲的颤跳》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 4 节 腰封的陷阱

如果能重来,我一定会把他的那些鬼东西都打翻。
这样飞恬就不会继续那个该死的实验,我也不会掉进腰封的陷阱。
一飞恬是个怪人,不关心学业,一心搞实验。
明明不怎么听课,却能门门考第一。
从不主动交朋友,但常有女生追求。
这也不奇怪,有一个帅气聪明的男友是很多女生的梦。
我是一个普通的实习教师,按部就班的上学,按部就班的毕业,在这所诡异的学校开始了我的打工人生涯。
虽没有远大理想,小目标还是有的:能将在这里的工作经验放进简历,找一个正常的学校入职。
这所学校简直太奇怪了,从我到这以来便遭遇了各种各样的怪事。
比如:上课前办公室和走廊里空无一人;无论上课还是课间学生都一片死寂的坐在座位上;最奇怪的是有一帮自称学生会的人每天课间来做例行检查,检查的项目居然是保证所有人都携带了腰封。
第一次接触到腰封是个大晴天。
那天,学生会冲进我的教室。
带头的眼镜儿喊了一句:”给我搜!”
接着,不知从哪传来清脆的”咔嗒,咔嗒。”
声。
一群人开始用电棍对学生无差别电击,更奇怪的是大家都像绝缘一样,一动不动坐在那里,除了一个身着黄裙的女孩被电晕了。
一个瘦高的学生立刻对女孩进行搜查:”她没有带腰封。”
”东西和人都抬走!”
眼镜儿无视我的存在,让人将躺在地上的女孩和她的课桌都抬了出去。
学生们居然都面无表情的默默看着。
我本想阻止,学生会叫我不要多管闲事。
从那以后那个女孩就消失了,无论谁都对此闭口不谈。
拥挤的食堂排起了长队,我端着两份饭坐到了飞恬对面。
早已经习惯了四周不友好的目光和窃窃私语,我只顾埋头往嘴里送饭。”
飞恬!”
顺着飞恬的目光,一位年轻漂亮,打扮时髦的女士朝这边走来。”
这位是?”
”哦,帮我买饭的,不用在意她”。”
您好,我叫夏月,是生物化学专业的实习老师。”
我纠正了飞恬无礼的介绍。”
你是新来的美女老师?
我叫韶青,也是这里的老师。”
韶青带着职业假笑继续说:”近期最新的校史已经完成最后一次修订,在上架发售前向全校征集腰封,腰封设计大赛第一名能获得学校的就业推介书和**,全校师生都参加了,如果你想参加可以跟我报名。”
”设计我最擅长了,还有其他规定吗?”
虽然对腰封有很多疑问,但还是无法抵挡大奖的诱惑,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份诱惑会成为我以后日子里最可怕的魔障。”
当然了,腰封包裹的不仅是书,还有大家不规范,不和谐的各种想法。
我们的主题就是表现对学校的看法,并由校长选出他最合意的想法。”
这样拍校长的马屁也太恶心了,完全不是出于对思想的尊重,而只是一味迎合校长一人的腰封一定很逊。
虽然内心这样想,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表现的很积极,毕竟大奖关系到我的前途,我也只能屈服于这样的不合理。
二遇见飞恬那天,也是个大晴天。
我不小心走进了飞恬的实验室里,白色的窗帘被风吹起,耀眼的阳光洒落。”
有人吗?
借个试剂瓶。”
我眯着眼寻找了一圈没看见人。
实验桌上摆放着很多三角瓶,瓶子里装着五颜六色的液体,一个巨大的试剂瓶里装着很多从未见过的虫子,干燥器里有很多白色小颗粒。
不知是阳光太晃眼还是实验室里的特殊气味,我感到阵阵晕眩恶心。
凭借着直觉我随机打开了一个柜子翻找着,不料身后传来一声怒吼:”不要动。”
猛一转身却看到一个长着喉结的修长的脖子,他紧贴在我身后,已经在抢我手里的瓶子了。
由于惊吓我忘记了身后的柜子,一个后退撞了上去,几个放在外面的玻璃器皿哗啦啦的从柜子里逃离,在地上演奏了一曲悲怆。”
对不起!
我马上打扫。”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最讨厌擅自闯入我实验室的人,出去!”
耳边再次响起他的怒吼。
我抬起头准备辩解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他居然哭了!
虽然一脸厌恶的表情但大大的眼睛里噙满泪水,看起来委屈巴巴。
不由分说的,我被他推了出去。
我打算用自己的微薄工资采购一批玻璃器皿找他赔罪。
但他的反应让我不安,一整天脑海中总浮现一个可怕的想法,毕业生自杀的新闻我也是听说过的,或许我的无意之举变成了他重压之下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不会想不开吧。
终于下课了,我抱起教案从教学楼冲了出去。”
哗~”手里的教案在空中舞了一段恰恰,随着我的跌倒,纷纷落在我四周。
撞到的正是飞恬,我吃痛的”啊”了一声,因为松了一口气,马上又笑了。”
你好忙啊。”
他换了一个缓和的语气说,声音竟然意外的很好听。”
不是的,我只是想尽快见到你,关于昨天的事我和你道歉,对不起!”
他蹲下来捡起教案,交给我时突然回我一明媚的笑,”我是说你的表情好忙啊,有趣。”
”我会自掏腰包赔偿你那些碎掉的东西。”
”不需要,那些学校早已帮我备齐了。”
”我叫夏月,是生物化学专业的实习教师,实验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找我帮忙。”
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递出名片。
飞恬又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少自大,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能帮得上我的忙了。
我不需要别人帮忙,当然也不接受别人插手我的事。”
事实如此,据说他小时候被母亲逼迫远离实验室,而且还要和一个他很讨厌的女生一起学画油画。
后来,飞恬就一直远离女生和油画。
就他的说法,插手别人的事和帮别人的忙就好比剥夺别人的灵魂一样,是恶魔行为,而他的母亲就是那个大魔王。
话虽如此,但他却希望别人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简直就是大型思想双标现场,不可理喻。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做人原则:就是从不让自己有亏欠别人的感觉。”
可就我而言,我需要为我的行为买单,这是一种做人的原则。”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买单就为我这几个月的伙食买单吧。”
”没问题。
我还想问你在做什么实验啊,那些虫子是什么?”
”多管闲事,你很吵。”
”我能去你实验室参观吗?”
”不能。”
三夜色降临,校园里只有寂静的虫鸣,因为找不到购买腰封模板的书店,我沮丧地来到最后一家还没有关门的零食小铺,拿了一瓶盐汽水。
店长看着疲惫的我微笑着说:”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店长是个中年男子,穿着打扮很整洁考究,脸上挂着岁月留下的沧桑和故事,给人一种铃兰老大洗手改行开小店的感觉。”
我想买腰封模板,但是不知哪里有售?”
”本店就有。”
说完店长从橱窗下的纸箱里拿出一叠白色的腰封模板,”你是什么专业的学生?”
”我是新来的实习教师。”
”哦,老师的话可以用这种类型的腰封。”
店长将刚拿出来的又放了回去,从另一个盒子里拿出彩色的腰封模板,”挑一个你喜欢的颜色。”
”我用白色的就可以。”
”按规矩来,您需要选别的颜色,白色对与学生来说有约束,但老师需要其他颜色才能达到同等约束。”
店长的表情就像他说的话一样让人难以捉摸。”
我选红色那个。”
我随意挑了一个颜色。”
颜色一经挑选不退不换,请登记一下您的信息和选择的颜色,有需要再来买的时候好对应。”
店长严肃的说着,好像在背诵一段固定台词又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次日,我买了红色腰封的事情就在学校传开了。
据说我是第一个买红色腰封的人,虽然猜不出原因,但在这所奇怪的学校里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夏老师!”
一个扎双马尾的可爱女生,在灰色的人群中绽放出海棠一样绚烂的笑容,她偏离机械般移动的人群朝我走来。
第一次有学生和我说话,也是我第一次感到我教的学生是活人。”
请离开学校,不要参加腰封活动。”
女孩说完像蒸发一样消失在人群中。
我抬起头想从人群中寻找那个可爱的身影,却被一个白色的衬衣突然挡在面前。”
找什么呢?”
飞恬的声音。”
我有话要问你。”
”刚好我也有话告诉你,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飞恬抓着我走出校园。
我们走了很远,终于来到一个华丽的酒店,”我要开房!”
”哎?
你怎么……””您好,感谢您的光临。
楼上 305,我带您上去,有需要请呼叫前台,我们随时为您服务。”
飞恬没有理会,他把房卡交给我:”这里我租了三个月,从今天开始你搬出学校住在这里。”
看得出 305 是一间价格不菲的房间,除了结构为两室一厅的套房,其窗帘是防偷窥,全遮光和安全透光白色窗纱两层组成,墙壁是凹凸不平的防噪音结构,照明分巨大的水晶吊顶和各种藏在角落的间接照明组成。
不等我开口他已经转身走到窗边把窗纱拉上,背对着我,眼镜盯着前方,好像在透过窗纱看什么。
过了许久才转过身来说:”我就住在你隔壁 306。
你记住,不要随意给别人开门,有事到我房间找我,还有千万不要打电话。
还有,从今天开始你不用请我吃饭了,你扮演我的女朋友。”
四我的生活开始变得离奇,一方面在外人眼里我成了飞恬的第 N 任女友。
另一方面我感到大脑昏昏沉沉的,每天享受于别人羡慕的目光,没有了目标,不想去上课,不想去实验室里做研究,整日看着红色腰封思考着取悦校长的方法。
入住那天飞恬告诉我一个可怕的事实,有关学生会抬走的那个女孩,其实我也隐约感到了她遭遇了不幸,但事实是,这所学校甚至这座城市每天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腰封早已不再是学校举办活动的产品,而是这座城市的信仰,校长有一群拥护者,城市里的上流人士都在期待校长的下一个产品。
而产品的研发员就是飞恬。”
腰封到底代表着什么?”
我陷在舒服的沙发椅里问到。”
你喜欢学校吗?”
飞恬冷不丁的反问。”
我从小就讨厌学校,大家一起慢悠悠地学一些简单的东西,按照老师的步骤慢慢来,这些都太无聊了,有时候我感到自己是被赋予指定功能的机器人。”
”飞恬,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学校不仅仅是学习的地方……”飞恬打断了我的话:”有一位父亲他总是将自己儿子获得的奖章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然而自己做出的伟大成果不被社会认可,所以将自己的成果摆在角落里。
可怕的是父亲并不认同自己的成果比儿子的差,却还羡慕着儿子可以被社会认可的荣耀。
所以父亲将儿子控制起来,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研究,并且通过儿子的成功来弥补自己的遗憾。”
”所以,你不想被别人控制。”
我仿佛理解了飞恬偏执的自我主义。”
不,虽然我觉得没有必要在意那些普通人,但如果想要得到普通人的认可是一件可控的事情,那个父亲不需要纠结和改变自己,改变别人的想法更容易一些,比如你可以发明一种物品来对别人的想法进行约束。”
用什么改变呢?
腰封吗?
这些想法太可怕了,对于天才或许可以做到干涉别人的想法,但是谁又希望自己的想法**涉呢?”
有没有办法可以逃离这里呢?”
我感到事情远比我想像的复杂想到了那天让我离开的女生。”
既然你拿到了腰封就注定逃不掉了。”
”既然这样,我丢掉腰封就好了。”
”你最好不要轻易丢弃你的腰封,从你第一天拿到它的时候,你们的关系就在日益牢固,你离不开它的。”
飞恬离开了一会儿,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打开门,有两个年轻人,一个大块头,梳着三七偏分,一个瘦高,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张脸。”
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姑娘,大概这么高,高中生,扎个马尾辫,眼睛大大的。”
大块头斜眼盯着我,侧身靠在门口。”
没看到,我一直在房间里。”
刘海往前一步,探着脑袋朝屋里看了一圈,然后鞠了个躬说:”打扰了。”
我站在门口愣了一下神的功夫,两人就消失在走廊尽头。
关上门回到房间,突然看见一个女孩趴在沙发上看着我,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这个眼睛分明很眼熟。
猛然想起前几日那个让我离开的女孩,而且最近在校园里路过一处紫荆花遮蔽的窗户时,我总看到这一双眼睛默默盯着我。
五”你喝水吗?”
我扶她坐在沙发上,转身去厨房拿水。”
不用了,我赶时间。”
女孩抓住我的手发出微弱的声音:”我说完就走。”
”你认识我?”
”我一直在看你,你见过我的。”
”对,如果你想摆脱腰封就到那里找我。
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本可以不参与这个活动的。”
这个姑娘可能是用最后的力气和我说的话,话音刚落便起身来准备离开。”
你一定要来,不要被飞恬知道。”
她离开前努力叮嘱了我,一瞬间便消失了。
唉?
刚刚我又发呆了吗?
我甚至不知道她从门出去还是从窗户离开的,只剩一直口红躺在沙发上。
电话铃打破寂静,我的心不知为何跟着颤动了。”
喂。”
紧张的气氛弥漫在四周,我紧张的拿起电话。”
这里是酒店中控室,请您两分钟后到一楼大厅等候。”
话音刚落,话筒里传来一阵忙音。
我捡起沙发上的口红装进贴身的口袋里,将腰封也放进大衣口袋离开了房间。
电梯终于降落在一层,门缓缓打开,一群黑色西服,戴礼帽的家伙一拥而入。
我环视四周,除了盯着电脑屏发呆的前台,没有其他人。
阳光斜射进酒店的大落地窗,洒在沙发上,布面上金色的绣花反射着耀眼的光芒,仿佛在告诉我,这是一张奢华的沙发。
我坐下看着外面匆匆忙忙的行人和不远处的学校地标建筑图书馆的窗户。
那个女的说过的话一直纠缠在脑子里。
难道,和那个女的有关?
脑子里突然警觉。”
久等了。”
对面一个穿服务员制服的男子突然坐在对面沙发上,嘴里叼着一只及细的香烟,一股清香的烟味儿飘来。”
你叫我来的?”
我直起腰向前坐了坐。”
有个人想见你,刚好我也有些事情要事先和你确认一下。”
男子将烟按灭在玻璃烟灰缸里,向前倾了倾身体,一双深不可测眼睛盯着我,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明明是皮笑肉不笑,却意外的迷人。”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刚刚有个人进了您的房间,一直没有出来,您没事吧?”
”刚刚我在浴室洗澡,出来没看见有人在房间里,请问是否看错了。”
我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手臂不自觉的将放口红的口袋遮了遮。”
既然您没有事那就太好了,事实上我们的人刚刚去您房间里确认了一下,您放心。
最近有些不法分子在乱跑,请容许本店对您居住的地方实时监控,以确保您的安全。”
男子说完站起身,整理了衣服,消失在了大厅里。
不一会儿一个戴着礼帽的男人坐在了我对面。”
不知在本校呆的怎么样。”
那个男人摘下礼帽,居然是校长。
不知为何,我一向不喜欢讨好领导,最近居然在想尽办法取悦校长,意识到时我已站起来鞠了个躬。
后面我们说了很多关于腰封设计大赛的话题,但我总觉着还说了其他话题,有关飞恬的话题,这些话题在我起身离开后却像消失一样记不起来了。
好像自从拿到那支口红,我的记忆力变差了。
六走在空荡荡的校园,我狠狠地吸了一口冷气,脑子瞬间清醒了。
兜里揣着口红忐忑不安地站在门口:”请问,有人在吗?”
里面没有应答,我悬在嗓子眼的心刚要落地,隔壁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探出头来用尖尖的嗓音问:”小姑娘,你找谁呀?”
”呃,我是新来的实习教师,我的一个女学生在这里等我。”
老人摆着手,眼神有些迷离:”什么女学生啊,你找隔壁楼管大爷问问,他的记性好,脑子也好。”
话音刚落,门就”嘭”的一声被关上了。
明明就是这间屋子啊?
我有些疑惑的来到窗户边,透过紫荆花想要试图看清里面,这时玻璃上倒映出我的影子,以及身后飞奔而来的飞恬的身影。”
飞恬神态慌张,不断回头确认四周,似乎在躲避什么人,也没看见被树丛遮掩的我。
靠近树丛时,飞恬突然停了下来,不知从哪里出现的韶青老师走了过来。
两人窃窃私语着还不时四处张望。
我躲在树丛后面不敢出声,本来没想那么多,但这时候突然离开说不定会被怀疑偷听,眼看着下课铃声就要响了,万一有人经过看见就更解释不清了。
百感交集之间,我准备慢慢起身,悄悄离开,装作互相没有发现对方。
正当我稳住呼吸转身的一刹那,飞恬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旁边,他穿过树枝,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说:”鬼鬼祟祟干什么?””我没有。
我只是刚好路过捡了个笔而已。”
我抓着笔在他面前晃了晃,假装理直气壮的说。”
哦?
你好像很擅长捡东西。”
飞恬用力把我拉了过去。”
飞恬他就这样的性格,下课了,我们一起去食堂吃个饭,我们还没怎么打过招呼呢,对吧,夏老师。”
韶青推开飞恬,一把抓过我的手,笑容满面地一边问候一边要拉着我走。”
等一下,今天就算了,我还有事情要问她。”
飞恬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将我从韶青那里夺了过来。
他居然将我拉倒隔壁 306,飞恬严肃地看着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记号笔,记号笔被按动,我感到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想动却动不了。
随着记号笔所指方向,我的腿脚不停的朝那里前进。”
怎么会这样,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惊恐的大叫。”
小声一点,我只是让你体验了一下初级科技,这个笔还能控制更多,当然这要取决于你身上的腰封与你的匹配度。”
飞恬再一次按动笔帮我解除了控制:”看来你和你的腰封还挺合适。”
”你们要干什么?”
我拿出口袋里的腰封一把扔在地上,不料我也双腿一软摔倒在地上。”
我不走,你能不能帮我丢掉它。”
我害怕极了,开始苦苦哀求。”
学校有对应的磁场影响会加速腰封和人的同化,所以我提早安排你住在校外,但是你每回学校一次都是一次加速伤害,这些都是我的科研成果呢。”
飞恬几乎自豪的笑让我毛骨悚然。”
能不能找个折中的办法?”
我不想退步。”
你不用上课了,也不要和学生们接触,我会向校长申请让你到我实验室里帮忙。”
飞恬表情复杂,眼神里带着一丝犹豫和一丝诡异的狡诈。”
好的,我同意!”
七飞恬进入实验尾声,需要以自己为实验品来测试产品性能,由于在试验过程中偶尔会出现短暂的失聪和失明。
我负责通过取下飞恬随声携带的任何一件物件来唤醒他,比如他的手表,笔,手机等等。”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研究?”
飞恬并没有立刻回答我,他拿起一瓶水走向窗户边,侧脸看着窗外的天空,仰头咕咚咕咚地喝着水。
沉思片刻,飞恬突然转头用一种忧郁的眼神看着我问:”你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我家世代经营豆腐作坊,父母都是做豆腐的,哥哥初中毕业就开始为家里帮忙送货,我一直在上学。”
”那一定是一个很普通又温馨的家庭,我很向往那种生活。”
说完这句,飞恬又转头看着窗外,将剩下的半瓶水喝光。”
好,我们开始干活吧。”
飞恬似乎并没有打算回答我的问题,马上投入了新一轮试验中。
飞恬制作了五种颜色不同的介质,他不仅要将每一种颜色的介质都试验三次,而且还要按照不同的顺序混合介质重新试验。”
你这样辛苦为了什么?”
害怕他在实验结束前倒下,我得随时和他说话来让他放松。
飞恬的表情变得凝重,他低下头缓

                       

原创文章,作者:程A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41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