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荒蛮故事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东北荒蛮故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边江

角色:伊文冷小军

简介:东北荒蛮故事

东北荒蛮故事

《东北荒蛮故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 3 节 孽债

1二子发现我一直在看他堂妹,就拿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哎!
哎!
小子,瞅啥呢?
我堂妹你可别动心思哈,你可配不上,人家家里可是市检察院的!”
哈哈哈,众人又一阵哄笑。
二十年后,我收到了葛婷婷从美国发来的一条短信:”我愿意回来,跟你一起过……”那时我正自驾,行驶在去往西藏拉萨的路上时,副驾驶坐着我的未婚妻伊文。
穿过一片林海时,格桑花影影绰绰的从我眼前飞驰而过,我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起初见葛婷婷的这一幕…..临近中午了,表哥提出就在他酒坊大家喝点。
都是年轻人,平均年纪还不到二十五。
觉得这样很好玩,一拍即合。
葛婷婷则从二子家面包车上拿了几包牛奶,一些零食,牛蹄筋,花生米啥的。
表哥去隔壁油坊接了点刚榨出来的大豆油。
二子则奔了养鸡场,买了七八个鸡蛋,一只芦花子鸡。
二子狱友中有个外号叫盗墓的,瘦小干巴,人如其名,擅长挖掘。
他在院子里刨了个坑,嘴里道:”操!
我给你们露一手啊,来个叫花鸡!”
他把二子买回来的鸡拿到后面河套边,趁着有几处没结冰的水流,收拾干净后,又抹上盐,寻了些白菜叶子包好,再糊上泥吧,塞坑里,埋上土。
再在上面点上火……我和葛婷婷一边闲聊了几句,一边看着盗墓的操作,看的饶有兴趣。
表哥不知道从哪里借了口大锅,支上堆野火,开始煎鸡蛋,呲啦一声!
香味挠挠的!
过去的肉蛋食品,根本不存在饲料添加剂这么一说,味道都特别的窜!
那天大家都没少喝,一是庆祝二子出狱,二是祝我表哥能把酒坊生意做兴隆了。
我也喝了,而且不少,那种氛围内,不整点实在是说不过去,这才发现,虽然我岁数小,但酒量真是有些天赋的,干喝不醉。
表哥喝着喝着,就又聊起了,他与彩虹的那件事,这是他的初恋,而且又受了那么大的打击,阴影一时半会儿看来是散不去了。
不过没说太深,毕竟在场的外人太多,而且事情的经过太窝囊,太丢人了……二子喝着喝着,突然说想去撒尿,表哥告诉他去油坊后面,那里有个旱厕。
他回来后,竟然抱着一个大豆饼!
豆饼是土法榨豆油的残留物,下水道井盖大小,厚度也差不多。”
都别吃那个鸡蛋了哈!”
二子哐当一下扔下豆饼。”
咋了?”
众人问。”
你们看咋了?”
二子回答说。
大伙围过来仔细观瞧,只见豆饼里,赫然嵌着一条半旧的男士红内裤!
如若琥珀里嵌着一只上古的昆虫。”
你们跟我来!”
二子勾勾手,我们也好奇的跟着他走出酒坊,来到油坊门口,赫然看见……里面两个猛男,正脱的一丝不挂,在那里推磨一样,挤压豆渣呢。
并”嘿呦!
嘿呦!”
的喊着号子!
橙黄色的豆油,则如蜂蜜一般,在石磨的周边汩汩而出。
葛婷婷转头就跑回了酒坊!
这就很明白了。
油坊里面温度太高,只能赤身**,多个内裤都是累赘,他们很有可能随手就把它丢在了豆渣里,并为豆油增加了些许的风味。
众人面面相觑,我则差点儿当场呕吐出来,因为煎蛋我吃的最多。
……吃喝完毕,二子觉得还不尽兴,就私下拉着我和表哥还有盗墓,提出晚上去他家再继续。
一行人散去后,我跟表哥买了些白酒,罐头啥的,当晚拎着去了二子家的火锅店。
2人没到齐,店里只二子妈在,见是我,很热情,问候了我的父母,毕竟是多年的老邻居了。”
二子蹲大狱,实在不是啥好事,我跟他爹当年上老火了,咱家在本市都是有头有脸的,出了这么个劳改犯,真是丢老了人了,他爹在单位上一度都抬不起头来……”二子妈跟我们聊起来。
说着她眼圈泛红了,我递过去一张卫生纸,二子妈接过继续说:”二子这次出来,你俩一定要好好帮我看着点,这个驴性的脾气,可千万别惹事儿了!”
”哦!”
我俩答应着。
吃晚饭时,没啥外人,多了个二子爹,和他爷爷奶奶,我跟表哥基本上没说啥话,也没有插嘴的份儿。
二子爹和二子爷爷,一直黑着脸在训斥二子,二子妈则唱起了白脸,劝他们别孩子刚回来就各种数落,相信二子会改好的……然后,然后一家人便吵了起来!
不欢而散……我俩知趣的告辞,出了他家的火锅店,二子和盗墓追了出来,非要拉着我们去吃烤串…我说:”也行!
我请客,你还记得河口老太太家的豆腐串吗?
就咱小学校门口那个?”
”请啥请,你个小孩伢子!
我来!
那家可是老好吃了,我就想那一口,跟俺家人这顿饭吃的,真闹心,走!
咱们走!”
二子很兴奋。
在我们老家,有一种特别好吃的烧烤,叫鸡汤豆腐泡,先用鸡汤把东北的优质炸豆腐干浸泡一夜,吸饱汤汁后,第二天再刷上鸡油烤,最后撒上孜然辣椒,那味道,外焦脆,里面绵软多汁,鲜香上头,我写到这里都流下了口水…午夜的鹅毛大雪飘落下来,老太太豆腐串店里,亮起昏黄的灯光,说是店,其实客人吃饭的地方就是个农村塑料大棚样子的地方,厨房和烤炉在里面平房里……我们人手一杯高度高粱酒,可以挂杯那种,又叫了 100 串豆腐,一盘铁板护心肉,一盘铁板鹿肉…大家聊起了二子的狱中生活,他很得意。”
哎?
你们知道当年被我开瓢的是谁吗?”
他问。”
谁?”
我问。
二子压低嗓子,小声说:”江北区,区长的儿子,张大鹏!”
我俩立即坐直了身子…”不会吧?
俺矿场长的亲戚,彩虹的相好?”
表哥的面部肌肉,有些抽动。”
是吗?
算了!
算了!
不说这个了。
哎?
你们肯定不知道,里面蹲大牢,跟混社会差不多,也是讲究上三品,与下三品的。
比如你要是个强奸犯,是最受欺负的,没人瞧的起,有些兴许都会在里面被狱霸打死!”
二子说。”
那啥样的犯人才是最受待见?”
我好奇的问。
二子撇着个嘴,大拇指指向自己说:”我这样的!”
我和表哥都瞪大眼睛,不住地点头!
不置可否。
盗墓则在一旁,说:”根生大哥的名声,的确在里面贼好使,敢拍咱市张大鹏的,那得啥胆识啊!”
……一人一大杯白酒下肚以后,表哥的情绪突然又失控了!
趴在桌子上嗷嗷大哭起来,一屋子人都往这里看,我心里明白咋回事,但是二子懵了。
邻座一个瘦小陌生的老头,喝得满脸通红,过来敬酒,说了一些劝慰表哥的话,这在当时的东北不怎么奇怪,那时陌生间的人情味还是蛮浓的…”行了!
行了!
我最烦大老爷们哭唧赖尿的了,你哥在里面没遭啥罪,都特殊优待着呢,我家里又有钱,怼点进去,所以经常给我开小灶!”
二子说。”
不是这个事儿!”
我喝了口酒,于是就把大乐被彩虹娘俩坑掉了好几年积蓄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二子直勾勾的看着我,表情越来越凝重,满脸的横肉也渐渐微微的颤抖起来。”
就咱站前区,还有这样的败类?
这也算个人?
这事儿能这么干?”
二子连连发问道”嗯,她们就是这么干的!”
我回答到。
表哥从头到尾一直趴在桌子上,不知道醉倒了还是怎样,二子把他推起来,只见他半边脸被桌子压得通红…”别 tm 哭了!
这事儿我帮你办了!”
二子说。
这句话一出,表哥仿佛一下子有了些精神。”
你也是,没见过娘们儿是吗?
什么人也粘,让人耍得跟猴似的,大麦子劝你,你还跟人家急眼,傻 x!”
二子骂到!”
咱不得找俩人儿,如果去要钱的话。”
我问。”
找啥找?
就她一个站前开洗头房的!”
”上次表哥去要钱,都被打回来了!
还有……”我停顿了一下:”还有,还有个叫王宏刚的你认识不认识?”
”谁?
王宏刚,听着有点儿耳熟”儿子挠挠头。
听到王宏刚这个名字,盗墓的眼睛一亮,嘴巴动了动,但没说什么。
没等我细讲,二子借着酒劲儿说:”什么王宏刚,王绿刚的,我连张大鹏都敢干的人,会怕那几个小混混,到时候就咱三个人去就行!
保准能把钱要回来。”
盗墓在一旁讪笑着说:”咋不带我一起去?”
”带你?
咱俩在里面关系是挺好。
但是我仨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兄弟一样。
兄弟间出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吧。
你怎么也算个外人,不太方便……”二子酒后这番有些直白的话,噎的盗墓有点尴尬。
表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动,又趴下痛哭起来,接着他说:”要不还是算了吧?
那黄泥窝子上的王宏刚,现在势力可是做大了!
你刚出来还不知道,那小子打起仗来,不要命,又会打!
手下人现在十好几个人了!
站前的饭店,市场的小贩,但凡能赚到钱的,都得给他们定期交钱,不然这群王八犊子就天天去闹事,打人!
简直就是个土霸主!”
我也把我们一家那天在黄泥窝子被王宏刚欧打的经过,讲了一遍。
二子虽然鲁莽,但不是个蠢人,听表哥这么一描述,皱了皱眉头。”
王宏刚跟彩虹妈什么关系?”
二子问。”
估计是姘头!”
表哥回答。”
操!
这么说还是块硬骨头!”
二子托着下巴思索着什么。”
哥!
我不管你咋想的,我这个仇可一直堵在心里呢。
你看看你脸上的疤。
我鼻梁骨被王宏刚打断后,虽然养好了,但是阴天下雨,老不通气,最可怜的就是我爹,到现在一边耳朵还是聋的!”
我咬着牙说出这些话。
塑料棚子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乌蒙蒙的一片……”n 这样!
盗墓!
,交给你个任务,这几天你去彩虹家附近,踩踩盘子(侦查情况)!
但凡见她落单一个人在家,就给我说一声!”
二子一边吃着豆腐串儿,一边说。
盗墓微微的点点头。”
你俩准备准备家伙,咱硬来不行,智取她一下!”
”咋智取?”
我问。”
把她绑了!”
二子双眼盯着我和表哥,定定的说。
我和表哥对视了一眼,没言语……”不敢是不是?”
”我是敢!
我做梦都想整死王宏刚!”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年少轻狂,也许是心底的那颗炸雷,此刻正呲呲的冒着花火呢,我不假思索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这事儿有点悬吧?
咱们绑了之后呢?”
我表哥显然怂了。”
让王宏刚拿钱赎人!
先把你的钱要回来。”
”他报警咋办?”
表哥担忧的问。”
看来你是真不懂道上的事!
他王宏刚现在风头正劲,做大哥的报警救自己女人,能让人笑话死。
这不是砸自己招牌吗?
以后他怎么混?
说白了,出来混的,都把名望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
我突然感觉,两年的牢狱生涯,的确让二子突然成长了很多……”二子哥!
我跟你干!”
我说。
表哥还是有些踟蹰,被二子骂道:”我这是为你讨回公道,我都豁出去了!
你在那里思前想后,你他妈的啥意思啊?
!”
”干就完了!”
二子最后喊出了这一句!
放到现在,是不是觉得二子的行为,根本没法理解?

                       

原创文章,作者:边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41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