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传闻苏瑶李志文小说免费

小说:黄河传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苏瑶

角色:苏瑶李志文

简介:讲述东北剃头匠的阴森往事
女同学半夜上门找我理发,结果…..

黄河传闻

《黄河传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七章 谜底揭晓

第七章 谜底揭晓

苏家自然不肯交出,起初大家也没翻脸,苏锦绣试探着问他,我把玉牌买下来,你多少钱卖?只要你能开出价,我苏家就给的起。

和18年前一样,丧太平压根不要钱,他只想要回玉牌。

按理说,借别人的东西,归还是理所应当的,此事苏家理亏,但事关苏瑶性命,苏家自然不肯松口。

双方僵持不下,丧太平也不动怒,只是冷冷道:“我当年看这女娃可怜,不忍心见死不救,好意借了这她18年阳寿,如今约定的日期到了,你们却翻脸不认账。罢了!我这人心慈手软,你们不还,我也不好强要。”

苏家人刚打算松口气,就听丧太平又道:“但我要警告你们,我师弟手段比我厉害,而且心性怨毒,下手绝不留活口,师弟一心想要那块玉牌,这些年他一直在搜寻玉牌的下落,若有天我师弟找上门来,你们苏家就大难临头了。”

听完这番话,苏锦绣冷哼一声,道:“是骡子是马,先拉出来溜溜!让他来,我还怕他不成?”

丧太平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故事讲到这,我隐约预感到了什么,指着苏瑶道:“难道你……?”

苏瑶点了点头:“丧太平走后,我姑妈去找老仙求助,原本就算撕破脸皮,真动起手来,我家老仙就算无法取胜,但也不至于会败给丧家师兄弟。关键是七年前,老仙跟死敌斗法,伤了元气,直到现在伤还没养好,要是强行出手,没有半点胜算。”

“我家老仙心肠好,又护短,得知丧太平来讨要玉牌,老仙也难过的直流泪,说我命苦……”

“丧太平离开后我家后,并没有走远,而是不怀好意地守在附近,日夜监视着我,我家老仙怕我哪天独自出门,被丧太平给害了,再说,我也不能一辈子不出门,天天躲在家里啊。于是老仙就想了条妙计。”

干脆把玉牌先交给个不相干的人保管,为苏家拖延些时间,前提是,这事必须要瞒着丧太平。

与此同时,老仙赶紧去辽东请援手。

于是,那天夜里,苏瑶穿着黑裙子离家后,一路怀着心事,不知不觉间,居然走到了志文理发店门口。

那条黑裙子上,布置了老仙的幻术,这样一来,丧太平就没法跟踪她了。

终于,苏瑶讲到了整件事的最关键处!

这些天围绕着我的恐怖迷雾,即将揭晓!

起初,苏瑶并没有想到来找我,我和她上学时没啥交集,几乎跟陌生人没区别,当时苏瑶迷迷糊糊,从家走到县城步行街后,发现已经过了午夜,街上起雾,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唯独志文理发店,还开着门。

天气太冷,苏瑶本来就穿的少,她就寻思着进去瞧瞧,顺便暖和下,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只能回家再做打算。

只是连她都没料到,这家店居然是我开的。

于是那天,两个几乎完全不相干的人,在午夜12点,在理发店相逢。

这中间有个致命的细节:当时苏瑶故意骗我,说她没钱打车,我去里屋取钱的时候,苏瑶趁机将玉牌藏在了我店里。

18年前,神秘玉牌出现,为苏瑶续上了阳寿,18年后,人家来讨要玉牌,苏家不给,又不敢得罪人家,于是找了我当替罪羊。

而玉牌维持阳寿的前提是,距离苏瑶不得超过十里,理发店所处的位置,恰好合适。

也就是说,就算玉牌在我店里,一样可保苏瑶无事。

听苏瑶讲完整个经过,我气的脑壳疼,冷笑注视她:“让我猜猜,你根本就没有死,也没有自杀这一说,一切都是做给那个苗医看的。”

苏瑶点了点头:“这是我家准备的后手,出殡那天,老仙事先对我下了法术,能让我暂时闭息假死,只要让丧太平以为我死了,他就不会再纠缠我,而是……开始找你讨要玉牌。”

和苏家设想的一样,苏瑶离开我那后没多久,丧太平就察觉到不对,跑去质问苏家,而苏家又不敢得罪他,干脆顺水推舟,把锅甩给了我。

至于那条朋友圈,也是苏瑶故意编造出来,就是为了给丧太平看的。

抢走苏瑶玉牌的人,是我,逼苏瑶自杀的也是我。丧太平得知此事,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我。

“你们套路玩的真深。”我气极反笑。

姑妈苏锦绣叹息道:“你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不知道丧太平有多可怕,这人表面上客气,老仙却闻到了他手上那股血臭味,这么说吧,只要他愿意,随时能让整个苏家灭门!”

“我家老仙如今虚弱不堪,根本抵挡不住丧太平,而且你别忘了,这人还有个更可怕的师弟。所以眼下,必须不计一切代价,先把丧太平拖住,老仙已经从辽东那边请来援手了,估计这两天就到……”

见我铁青着脸不吭声,苏锦绣继续劝我:“小伙子,我知道你心里有气,这件事本不该把你牵连进来,但你要明白做父母的苦心啊,一切都是为了苏瑶。你想想看,假如玉牌被那个苗医收走,苏瑶该怎么办……”

我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打断她道:“那我呢?我怎么办?你们做事也太卑鄙了吧?我好端端的招你惹你了?你这样陷害我?”

“为了救你女儿,就要把无辜人的命搭进去是吧?你女儿是金子做的,我的命就贱如纸?那什么丧太平间的,跟个鬼似的,连你们苏家都怕他,更何况我呢?”

我越想越气,起身往屋外走:“不好意思,你们的事自己解决去,我怕死,丧太平要是来找我,我就把玉牌交给他。”

“给我坐下!”苏锦绣脸一下阴了,我瞅了下这老娘们的倒三角眼,心里有些怂,只好乖乖坐了回去。

苏锦绣脸色和缓过来:“你记住,如果丧太平找你要玉牌,你千万……千万不能给他,这是为了你好,你想想看,以丧太平的为人,他一旦得手,为了防止消息泄露,一定会杀你灭口的。”

我怒道:“他敢?我不会报警?”

见我一脸不相信,苏锦绣摇头道:“别天真了,你是外行,不懂这个圈子有多险恶,我就这么说吧,丧太平如果想杀你,他甚至都不用动手,稍微改改你家风水,就能让你家破人亡。”

我回想起张老头被放倒的那一幕,打了个寒颤,作为画皮师的张老头,手段已经够厉害了,可就算他这样的人物,在苏瑶面前都跟纸糊的一般,更别提苗医丧太平了。

“那现在……我该咋办?”

苏瑶把粉腮凑过来,小嘴喘着香风道:“玉牌就在理发店里,第二个座位前的柜子下面,你一定要藏严实了,丧太平要是找上门,你就装糊涂抵赖,只要玉牌还在,他就不敢为难你。”

苏锦绣也附和道:“其他的你不用担心,老仙的援手很快就到了,那人肯定能对付丧太平,你这两天别乱跑,按我的吩咐来,保你没事。”

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我嘴上答应着,可心里依旧很气恼,摊上这种破事,换谁谁不气啊?

我好端端开着理发店,虽然日子过的苦,但也能维持温饱,现在可到好,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说,理发店可能也开不下去了。

一想到我的理发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苏瑶伸出冷冰冰的小手,帮我擦掉眼泪,柔声道:

“李志文你别难过,你救了我的命,我一辈子记你的好,只要你不嫌弃,等这件事过去,我愿意嫁给你,跟在你身边,做牛做马服侍你……”

话音落下,苏瑶那娇美的小脸蛋,唰地红透了。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目光上下打量苏瑶,这姑娘实在太漂亮了,颜值完美,一米八的大长腿更是让人心动。

苏锦绣大笑一声:“放心,我们苏家说话算数,你这孩子品行不错,我之前托人查过,你是剃头匠的后代,也算同道中人了。”

“这门婚事,我同意。”

苏瑶姑父半天不吭声,这时也表态道:“我也同意。”

假如换成其他男人,碰上这种好事,一定会欣喜若狂,但我没有。

想了想,我说:“我还不打算结婚,就是给你们这一搅合,我理发店生意也黄了,我还指望它赚钱呢。”

苏瑶没料到我会这么回答,脸一白,显得很失望。

苏锦绣却乐坏了:“不结婚更好!你要钱是吧?等这事结束了,我先给你20万,不够再给。”

这样一来,我气也消了不少,不过关于死亡轮回的身份,却还是个迷,看过微信上的聊天记录,苏锦绣皱着眉道:

“死亡轮回?这人到底是谁?我们苏家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要不是死亡轮回,我也不会开店到午夜,自然也遇不到苏瑶,我越想越觉得这人太可怕,把我牵扯到这件事情中来,对他有什么好处?

苏锦绣也一头雾水:“这事以后再说,眼下,丧太平被老仙布置的幻阵困住了,他还不知道咱们在这呢,瑶瑶,你去送送李志文。”

                       

原创文章,作者:苏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40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