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双宝:爹地又扒妈咪马甲了笔趣阁(苏子念司湛南小说)-《龙凤双宝:爹地又扒妈咪马甲了苏子念司湛南》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龙凤双宝:爹地又扒妈咪马甲了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苏子念

角色:苏子念司湛南

简介:苏子念万万没想到,孩子的亲爹,是个只手遮天,手段狠厉的主
斗不过,跑不过,几番挣扎后,为了孩子她决定紧抱他大腿:大佬,只要还我孩子,我再送你个,买二送一!没想到人前狠戾的男人抱住她,低声喃喃:女人,生了我的娃不说,你还有多少的身份瞒着我?

龙凤双宝:爹地又扒妈咪马甲了

《龙凤双宝:爹地又扒妈咪马甲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 再添一把火

“她能有什么权利!”方青梅冷冷撇着嘴角,“司湛南的脾气阴晴不定,她又不讨人喜欢,她不受宠,又怎么可能能把我们带进苏家!”
闻言,苏韵儿更加得意了。
她昂起了下巴,一副用鼻孔看人的架势:“苏子念,我就看着你什么时候被退回来!”
“到时候变成了一个破鞋就更加没有人要了。”
“对了。”话音未落,她装模作样的用手掩住了唇,神色夸张的扬眉挑衅着,“我倒是忘了,你本来就是一个破鞋。”
看着母女两人一唱一和的样子,苏子念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我再不受宠,我现在在司家也是来去自如!”
“至于破鞋?”
苏子念勾起唇角,眼中带着嘲讽:“能破得过你们母女俩?”
“你!”
苏韵儿脸色唰的一下变的极其难看!而方青梅的目光深邃了下去。
她死死盯着苏子念,似是想要从表情里看出什么端倪一般。
然而,什么都没能看出来。
方青梅心中微颤。
她用力敛起了眸光,再望出去的时候,神色里染上了一种强烈的戒备感。
“苏子念,就算你现在在司家来去自如又怎么样?你别忘了,你可是顶着韵儿的身份嫁进去的!”
“一旦东窗事发,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她瞠着眼睛往前迈了一步,咄咄逼人的警告着:“你最好想办法替苏家铺路,否则我也不能保证你那个瘫痪在床的爸究竟还能活多少时间。”
看着方青梅一脸贪婪的样子,苏子念的眼眸里划过了一抹嫌恶。
转瞬即逝,快得叫人以为那是一种错觉。
父亲身边的看护,她早就已经换成了自己的人。
方青梅想要动手杀人,只怕是鞭长莫及了。
她今天回来,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
毕竟,有些事提前拆穿就不好玩了。
等真正东窗事发,方青梅知晓所有真相的时候究竟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她还真是期待得很!
她垂眸在心里想着,脸上的神色有些晦暗不明的。
将这幅样子看在眼里,苏韵儿只当她是怕了。
眼珠子一转,心里顿时打起了其它的小算盘。
瞧苏子念现在春风得意的样子,身价还真是因为跟司家挂上钩而水涨船高啊。
这样一来,弄得她的心里也有些嫉妒了。
这么多年了,她的身份一直都是凌驾于苏子念之上的。
现在突然被压了一头,她怎么能够甘心?
不过让她嫁给是湛南那样的废人,她是万万都不乐意的。
“苏子念,你既然能够在司家来去自如,应该已经把司家的情况了解清楚了吧?”她提高了音调,趾高气昂的问着。
只一眼,苏子念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自然。”浅勾着唇,苏子念微微一笑,慢条斯理的道,“现在是司家表面是大房当家,不过二房的人也不甘示弱。”
“往后司家究竟会落得谁的手里,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司家大房和二房跟司湛南差不多相差了二十岁,现在他们差不多已经年逾半百了。
苏韵儿蹙着眉,一脸不满意。
她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哪里愿意留在这样的男人身边?
“还有呢?”她抬眸看向了苏子念,“司家其他人的情况,你不知道吗?”
“我才第一天进门,怎么可能了解那么多事?”
“那你抽个时间请我到司家做客吧。”动了歪心思的苏韵儿居高临下的吩咐着,“你不是说在司家来去自如吗?那请娘家人到司家,想必不是问题吧!”
“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说得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
“怎么了?办不到?”苏韵儿皱了皱鼻子,有样学样的威胁着,“苏子念,要是你不希望你爸出事,就不要再这里给我推三阻四的。”
“我警告你,我可没有多少耐心!”
“我想想办法吧!”苏子念叹了一口气,故意装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转头看向一旁双手抱胸看好戏的方青梅,她故意露出了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你们的条件,我会尽力去办!”
“不过我也告诉你们,最好好好照顾我爸!”
“否则,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抛下了一句话,她没有在这里多逗留,直接回了司家。
中午,她哄着小团子睡下了。
才刚切换手机系统,一条条消息就从通知栏里跳了出来。
苏韵儿想要滔天的权势,母女两人担心她提供的信息有诈,经过了一番商议之后,决定从二房的司凌风下手。
一来是司凌风近女色,出席活动的时候,身边总是陪着不同的女人;二来是根据她们掌握的线索,二房的人在背地里联合了司氏集团的股东,怕是要采取什么大动作了。
目光在消息上停留了几秒,苏子念忍不住笑了笑。
笑意一闪而过,还没有到达眼底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既然苏韵儿上赶着要当三儿,她岂能不帮忙?
思量了片刻,她让手下伪造了身份在其中帮忙牵线搭桥。
与此同时,她早早就在暗地里做好了准备,打算让两方人狗咬狗……
一夜过去了,老太太那么没有任何动作。
看样子,暂时应该不会对苏家出手。
既然如此,她只能在中间添一把火了!
……
“妈,司凌风也太老了吧?”酒会上远远的看了司凌风一眼,苏韵儿蹙着眉,一脸嫌弃的抱怨着,“他这年纪都快可以当我爸了!”
“司凌风是司家最容易下手的了。”方青梅嗔了她一眼,“苏家现在大不如前了,只有攀上了司家,我们才有好日子过。”
“我们不能把希望放在苏子念身上,万一她哪天哪根神经搭错,指不定直接把我们卖了!”
“妈……”
“韵儿,你忍几天就习惯了。”
说话间,方青梅拽着苏韵儿就朝司凌风的方向走去了……
三天后。
苏韵儿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方青梅敲开了房门,张口就问道:“韵儿,司凌风今天约你出去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
“你要抓紧时间才行!”一脸担忧的看着她,“我听说他包养了一个新晋小花旦。”
闻言,苏韵儿的动作一顿,眉宇之间染上了一抹烦躁:“就算我们出去也没用,可能碍于我是苏家的人,司凌风一直对我很客气。”
“既然这样,那只能出下下策了。”
方青梅喃喃着,脸上的表情有些发狠。
下下策?
这是要她爬上司凌风的床?
一想到要跟一个老男人上床,苏韵儿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只是当下,她是骑虎难下了……
突然,苏子念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脑海里。
苏子念都代替她嫁给司湛南了,应该不介意再多帮一个忙吧?
只觉得豁然开朗的她勾着唇,无声的冷笑着。
“妈,我知道要怎么做了。”她抬眸看了过去,脆生生的道,“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当天下午,苏韵儿就约苏子念出来了。
“苏子念,你什么时候才带我去司家?”苏子念一进包厢,拍案而起的她黑着脸直接发难了,“每次给你发消息都让我等!你究竟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你别着急……”
开口的瞬间,一杯酒突然递到了面前。
“喝了它!”苏韵儿挑了挑眉,语气里带着不容置喙的道,“你今天在这里给我赔个罪,我就再给你几天的时间。”
温淡着神情,湛黑的眼眸盯着她。
这么沉不住气?
这幅样子,简直就是把“酒有问题”四个字刻在了脸上。
“苏子念,你不喝?”见状,苏韵儿的眼睛眯得老长,怒极反笑的威胁道,“好,我现在就去疗养院拔了你爸的氧气管。”
这话一出,苏子念立即妥协了。
“等一下。”她伸手拦上去的同时,另外一只手端过了酒杯,一仰头直接一饮而尽了。
几秒之后,她将酒杯倒扣着往下:“这样可以了吗?再给我几天的时间安排一下。”

                       

原创文章,作者:苏子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9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