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竟是未婚夫穆瑜杨玄烨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夫君竟是未婚夫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穆瑜

角色:穆瑜杨玄烨

简介:父母之命的婚姻让两个素未谋面的人绑在了一起,几天后某女离家追寻自由,碰到了出来游玩的丈夫
杨玄烨:姑娘,我想泡你
穆瑜:不,我已是有夫之妇
杨玄烨:我不介意
穆瑜:你知道我是谁吗?杨玄烨:你是穆瑜
穆瑜:我是太子妃
杨玄烨:我是太子

夫君竟是未婚夫

《夫君竟是未婚夫》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公子,我看你印堂发黑

我没说的是,我自幼可以预见人的死亡。
有没有见过噩梦成真?就是那样。
如果我预见某个人的死亡,说明他的死期不远了……
在脑海里预见过了的场景,没多久就在现实中上演,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第一个被我预见死亡的人,是在十六年前。死的是照顾我的婢女,她是真心疼爱小孩,照顾我是细心又周到,某日她心血来潮捏了捏我的肉脸。我顿感脸颊处有刺痛发麻的感觉,一瞬间脑海里蹦出来了可怕的画面:她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周围的人冷漠旁观着……
我破天荒地喊出了一个“死”字,她惊愕好半晌,倒夸起我天资聪颖来,全然不知我给出的信号。
没多久,我身边就换了一个新的婢女。听人嚼舌根时候聊起来,说是她偷了瑾王妃的玉簪,被人发现,瑾王妃命人将她活活打死。这事情真假已无从考究,年去久远不说,谁又会心疼一个婢女的死呢。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只是在好几年后被送去了南边溪,我才意识到,那时是预见了她的死亡。
在我还不知道死亡为何事的年纪就预见了死亡,这样的我成了众人眼中晦气的怪胎。因我言行怪异和频频哭闹,惹得王府上下很不安宁,赵霁也没少带我去找名医高僧,终于在他寻遍四十九个地方后,得高人指点,在我满五岁之时送了我去南边溪这个鲜少人烟的地方。
在这长达十三年的培养教育中,我渐渐地丧失了自己预见死亡的能力,也渐渐忘了之前住在王府的所有记忆。
只是师父他老人家万万没想到,赵霁接走我是为了让我去和太子成亲的……
在宫里我每日睡到日上三竿,不是因为我懒惰嗜睡,而是每晚噩梦连连,总是能看见自己躺在一个破败荒凉的房里头,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沾满血的老旧折扇,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而我渐渐失去了反应,蜷缩在地上没了声响……
一个人能连续一个月都做一模一样的梦,不是老天在暗示什么,那就是说明要倒大霉了。我是这么理解的。
身为太子妃,我有意去找过太子杨玄烨几次,只是恰好他都不方便见我。几次来回后,我的举动终于打动了杨玄烨的侧妃宋良娣……
她命人送了一些花样别致的糕点过来,年轻的侍女拎着食盒踏进了我的寝宫,笑得有些别扭。我打量了一下她,四目相对间,那种触电一般的感觉再次袭击了我,我看见的是:眼前容貌较好的小姑娘躺在一个阴暗的牢里,受尽了酷刑,浑身血污,杂乱的头发遮住满脸的血泥。她就在一次次鞭打中咽了气。
我的手不觉颤抖了一下,慌乱的想要扶住些什么,却触碰到了她拎过来的食盒。
脑里又是一个恐怖的画面,画面里的人是我,捂着肚子扭曲在床上忍受着剧痛,跪了一地的太医啥也没诊断出来,然后就七窍流血去了,死壮骇人。
“娘娘,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侍女沁水关切的问我。
我摸了摸自己冰冷的脸颊,话音有些哑,“有吗?今天没打粉吧。”转头对送糕点的侍女说,“替我多谢宋良娣了,东西我就收下了。你可以回去了。”
然后我就让沁水将糕点放在常现老鼠的角落,果然,没多久就躺了几只老鼠在那里。
能预见死亡仿佛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提前预防,避免一次死亡。
令我忧虑的是,已经有许多年没有预见过生死了,细想这么多年,我活得也是很惊险,却一次也没有遇见过自己的死亡。如今频频预见,不知道是这深宫危险重重,还是我到了命该绝矣的时候。
之后的那些天里,我总是预见了自己的各种死法:比如枕头下藏了细长的毒针,等着我躺下走向灭亡……
多日未见的太子杨玄烨竟然邀请我去狩猎,在我触碰到沁水为我准备的弓箭时,竟然看到自己死在自己箭下。
收到了署名杨玄烨的小条,约我御花园赏月,死于被套了麻袋扔进水里。
皇后命人送来了一个鸳鸯香囊,说是一半给了杨玄烨,一半给了我,不久便死于慢性中毒。
……
综上所述,太子妃真的是一个高危的位子。我躲过了所有的磨难危险,但也愈发谨慎小心,脾气变得自己都可察觉的暴躁……在连续一个月不分日夜的痛苦折磨中,我崩溃了,决心离开这个和我风水不合的皇宫。
……
在外啃馒头的时候总会怀念宫中锦衣玉食的生活,生出来了用自己预见死亡的能力来谋钱财的想法。但我很快就否决了,这多半会被人当成神经病。
假设一下开场白:“大哥,我帮你躲过死亡,你给我钱好不好。”
听起来就十分怪异,像极了江湖神棍。
想了想我具备的能力,也就还有这勉强拿得出手的武功了,去当个打手收收保护费都比这靠谱。
远离了皇宫的我每晚都睡得十分香甜,因为难得有这么好的睡眠,便也起得还比较早。
翌日一早,我就下了楼,关上门的一瞬间,恰好和旁边的黄公子对了个眼。
“早……”我问候了一下,但喉咙瞬间被卡住了。那种该死的触电感又一次把我整得精神抖擞。明媚的阳光下,风将成片的竹子吹得咿呀作响,我看见了黄公子身中数箭,提着一把弯刀行走在竹林里,最终体力不支倒下。
他笑着和我打招呼:“早,今日有何安排?”
虽然只是认识不到两日,但这黄公子能负责我和穆渊的食宿,还是不要英年早逝好。我想了想,还是说了:“你今天是不是要去这附近的山谷,不要去。还有……远离有竹子的地方。”
他脸上仍是挂着笑,一双眼却黯淡了下去,目光冷冷地投在我身上,只是片刻的时间,那双眼又复带了温柔。我有些恍惚,这是错觉吗?
“哦?你也听说了这鸣山谷?是附近有名的地方,据说那儿的竹子颇特别。”
“也许有些唐突,但……我自幼学过算命……刚刚看你面色不对,印堂发黑,宜去阳气足的地方。”我信口胡诌了一番,不知道他信不信,反正我已经是用了毕生的撒谎功力了。
“哈哈哈,想不到你竟然通晓命理,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王宝玉。”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后,化名起来就顺口多了。
“那今日我随你去走走吧。”
我假装为难:“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我去的地方都比较烧钱……”
他唇角带笑:“钱不是问题。”
“既然你没问题,那我也没问题。”
我们最终去的是茶楼酒肆。
只因这民间确实没有什么适合两个男人白天一起去的**所,也可能是我没见过世面,不知道还有什么适合的**所。
那是萧县最大的茶楼,时间还早,却有许多人聚在了茶楼听曲儿,每桌都摆了不少精美的小点,台上垂下的幕帘挡住了两个女子,两个清晰的人影在帘后微微晃动,一个人影弹着琵琶,一个唱着小曲。
“奇了怪了,怎么这么多人一早出现在茶楼?”我发自内心地感慨道。
“你觉得呢?”黄公子反问我。
“……都是闲的。”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必定是家境优越,无需劳作,每天寻歡作乐。”
小二端了两盆水上来,一盆放我前面,一盆放黄公子前面,我不明所以,黄公子倒是娴熟地把手放上去搓洗了一番,用小二递过来的毛巾擦拭了双手。因是第一次来,不懂这些富贵人家的做派,为了不让自己太出格,便也照做了。而后小二斟了茶水,上了几碟小菜就站在桌边,也不见离去,。
我说:“你觉不觉得这里的小二哥细致周到……”
“不觉。”
如果一个人对一些事情习以为常,那便说明这种现象只是他生活的常态,不值一提。我更加坚定老黄是个有钱人的想法。
因内心有着这一种想法,于是乎我们这一天三餐都是在这茶楼里度过,吃饱了老黄就去和两位歌姬探讨音律,我因不懂,就去和厨子小二探讨美食。成功将老黄留在了茶楼,他就没有机会出现在竹林,更没有机会被人杀死。
终于等到了夕阳西下时,一个穿着打扮清爽干练的女子来接老黄了。我这一天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走进来的姑娘束起了长发,用一支木簪将发高高挽住,一身银白的配色很是符合她飒爽的气质。打扮得比我还要有男相。
想到那人是老黄的熟人,我便将心里话讲了出来:“姐姐英姿非凡,一身打扮清爽干练,真是帅气。”
“你男装倒也很帅气。”
“姐姐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有些虚,瞥了一眼老黄,他饶有趣味地看着我。
她和老黄相视一笑:“你莫不是觉得我们眼神不好?”
之后我们便沿街走回客栈,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路看着小贩叫卖一些当地特有的物件,实属一种乐事。原以为这样特别的女子会是老黄的妹妹小黄,其实不然,她是老黄的护卫阿宣。因当时她不在老黄身边,所以老黄一行人才落了下风,好在被我和穆渊行侠仗义救了。老黄说她武功高强,假如当时她在场,我和穆渊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我频频点头表示赞同,对她颇为欣赏。心想着让她和穆渊比试一番,私以为穆渊会钟意这个姑娘。
看着沿街各色各样的小物件,我随口而出:“宣姐姐,你可有喜欢的饰物?”
“啊?”她有些惊讶,支吾了一会儿,“倒也没什么喜欢的,觉得蓝色好看。”
听她的回答,“蓝色”一词就入了我脑袋,心里面根据着这个去寻找,再回头,看见她和老黄交头接耳,看唇语仿佛是:“这女子倒也十分有趣,不过细想,又没什么特别,会点武功,身份不明,公子还是谨慎些好。”
“说重点。”老黄一张脸没什么表情。
“今日经公子提点,派去竹林的人都谨慎了很多,发现那边有埋伏,假扮你的那个人受了重伤,好在没有性命之忧。”
“好……”
八卦到此,我就打住了,很明显他们并不想我知道,而我非要知道的话,也许只会搞得大家都很尴尬。

                       

原创文章,作者:穆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9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