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厉爵盛明城小说(隐婚神秘老公)_盛厉爵盛明城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隐婚神秘老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我是木木

角色:盛厉爵盛明城

简介:她先被未婚夫嫌弃,又被绿茶闺蜜撬了墙角,一路被人打压到尘埃里
明明是个丧家之犬,偏偏权势滔天、矜贵霸道的盛少对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时秋秋,做我的女人,谁也不能欺负你!”他将她重新捧回云端,脚踩渣男,掌甩绿茶,一路走上人生巅峰
后来渣男跪地求复合,时秋秋一脸高傲的扑进男人怀里:“比起做你的未婚妻,我更想做你的长辈!”男人手牵萌宝,笑得一脸腹黑:“对,你得叫她舅妈……”

隐婚神秘老公

《隐婚神秘老公》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主动亲吻盛厉爵

第9章主动亲吻盛厉爵 时秋秋现在还觉得腰酸腿疼的,如果他还想的话,她…… 然而,还没等她想好怎么拒绝。 “你捂那二两肉干什么?”盛厉爵就嘴角一抽,冷冷道:“我肚子饿了,家里的厨师请假回家还没回来,你去给我做饭吃。” 时秋秋脸颊红透,觉得自己捂着胸口,一副被强迫的良家妇女模样简直蠢透了,连带着对盛厉爵的提议也很不爽。 她不愿意留下做饭,于是磨磨唧唧不吭声。 盛厉爵一眼就看穿了她别扭的小心思,干脆弯腰与她视线平齐:“或者,你还是乐意我换个吃法?” 这个男人简直了…… “不不不,不是的,我马上去做。”时秋秋连忙道,嘴上答应的飞快,跳下床往楼下跑,钻进厨房里就不肯出来了。 盛厉爵慢吞吞的跟了出去,到底没逼近厨房,坐在客厅里打开笔记本处理邮件,很快闻到了香味,味蕾一动,有些心神不宁。 很快,四菜一汤上了桌。 时秋秋把碗筷放在他面前,笑眯眯的道:“盛总,请用餐。” 顿了顿,她有些局促的样子:“我不经常做饭,手艺一般。” “嗯?”盛厉爵表示怀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看向桌上的菜色,明显色香味俱全啊。 想着,他低头喝了一口汤,结果没想到舌头都感觉快要被人绑架了。 这汤也太难喝了…… 时秋秋小心观察着他的表情,见他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心里无比的幸灾乐祸。 其实时秋秋的厨艺很好,但盛厉爵实在是太讨厌了,她故意在汤里放了三勺辣椒粉,每道菜里放了四勺盐。 活该,看他还敢不敢使唤自己,让她做饭了。 时秋秋心里幸灾乐祸,但面上却不动声色,“盛总,怎么样?好吃吗?” 盛厉爵看着她眼角飞扬的神色,怀疑时秋秋是故意的,不由质问道:“你故意作弄我?” “怎么可能?”时秋秋否认,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小表情很挫败:“我哪里敢?是不是不好吃?” 盛厉爵试探地盯着她看了半晌,忽地伸手将她整个人拉到了跟前来,一字一句道:“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骗我。” 他那双眸子黑沉沉的,仿佛藏了刀子似的。 时秋秋心口猛地一跳,似乎她所有的小心思,都被人看穿了。 她连忙抽出手,磕磕绊绊道:“时间不早了,我真的要回去了,再见。” 说罢,她没管盛厉爵什么反应,拔腿飞快地离开了。 盛厉爵没拦着,面无表情地看了眼一桌子只有色相没有味的饭菜,最终还是喝完了那碗汤…… 时秋秋回到家已经快十点了,没想到客厅的灯还大亮着。 苏婕半靠在沙发上,见她进门,立刻冷哼了一声:“你还知道回来?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外头了。” 她打量了时秋秋一眼,啧了一声:“打扮成这个鬼样子,你大半夜的出去吓谁呢?” 时秋秋今晚应付盛厉爵已经精疲力竭了,不想和她说话,目不斜视地上楼,却被她叫住了。 “真是个没教养的东西,算了,说正事,盛老爷子打电话过来了,让你明天去老宅吃饭,你给我把握机会好好表现,最好能讨老爷子和盛少的欢心,早点嫁进盛家。” 时秋秋想到今晚见到盛老爷子的窘况,闷声道:“我不想去。” “你再说一遍!”苏婕蹭的一下站起来,怒气冲冲地几步奔过来,指着她的鼻子威胁道:“你敢不去,明天那个野种就会被赶出医院。” 时秋秋咬了咬牙,冷冷的看她一眼:“我去就去,还有,洛洛有名字,你嘴巴放干净点。” 说罢,她扭头上楼,将苏婕的谩骂声抛在了脑后,习以为常地忽视掉。 …… 第二天晚上,收工后时秋秋踩着点去了盛家老宅。 老宅是盛老爷子住的地方,平时盛明城和盛厉爵都住在自己的私人别墅里,只偶尔过来一趟,今天是老爷子特地约的,所以这两人也都在。 “秋秋来了,快过来坐。”盛老爷子七十出头,长相威严,平日里不爱笑,喜欢穿宽松大气的白马褂,走起路来褂子里鼓起风,倒是显得有些可爱。 时秋秋刚坐下,盛老爷子就眉开眼笑道:“秋秋,明城早就过来了,我正要拉他下棋,这小子是个棋篓子,你好好教教他。” 盛老爷子明摆着在撮合时秋秋和盛明城两人,一点没发觉这两人坐在一起浑身别扭,连看对方一眼都不想。 时秋秋被迫坐在盛明城身边,立刻就想到了那天盛明城搂着舒言的画面,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外公,您可别揭我短,除了舅舅,谁能在您手底下过招?”盛明城边说边搭着时秋秋的肩膀凑过来,亲昵地演戏:“秋秋下棋很厉害?那你可得帮我,否则我又要被外公骂了。” 他虽然很讨厌时秋秋,但是也知道,老爷子很喜欢时秋秋。 只要能讨老爷子欢心,他不介意委屈自己,和时秋秋逢场作戏,但是要娶她,还是免了吧。 “我下棋也一般,盛爷爷才是高手。”时秋秋不动声色地推开了盛明城的胳膊。 两人四目相对的一幕,在盛老爷子看来却是含情脉脉来了电,顿时笑呵呵的吩咐佣人去拿棋盘。 趁着老爷子摆棋的时候不注意,盛明城凑到时秋秋耳边,低声警告:“谁让你来的?我是不会娶你的,你别痴心妄想了。” 时秋秋嫌弃的垂眸,将白眼压了下来,心里暗自想着,说得谁愿意嫁给你似的! 如果不是因为洛洛,她一定会解除婚约的。 盛明城看她这副模样就来气,凑过去还想说什么,盛老爷子忽然抬起头来:“你们俩怎么不说话了?” 盛明城慌了一下,连忙亲昵地往时秋秋身边靠了靠:“外公,秋秋害羞。” 时秋秋皮笑肉不笑地看他一眼,当着盛老爷子的面,到底没敢把人推开,只能忍着嫌弃和不爽。 这时,盛厉爵端着一杯咖啡下楼,看到盛明城和时秋秋靠在一起亲密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阴鸷。 “爸,外头送来了几盆兰花,您不去看看?”盛厉爵并没有下楼,半靠在楼梯上,神色晦暗不明。 盛老爷子爱花,闻言棋也不下了,连忙拄着拐棍要出去。 盛厉爵冷冷地看了盛明城一眼,厉声道:“还不去扶着?花园里磕磕绊绊的,小心老爷子摔着了。” 盛明城骨子里就惧怕盛厉爵,刚好又不想和时秋秋相处,闻言立刻站起身,扶着盛老爷子尽孝道去了。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时秋秋和盛厉爵,一上一下四目相对,一个淡漠冷酷,一个莫名心虚。 厨房里还有佣人在忙碌,时秋秋被盛厉爵看得心慌意乱的,她紧张地到处乱看,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想走:“我,我出去透透气……” “站住……” 盛厉爵忽然动了,宛如狩猎的豹子,三两步的跨下来走向他的猎物,面不改色地拉着时秋秋的手,力道很大。

                       

原创文章,作者:我是木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86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