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的雀笼

小说:雀笼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戈唧

角色:叶心音陆景霄

简介:叶心音最后悔什么?她最后悔初遇陆景霄时就服从了他
最后悔一身傲骨,根根折断在他手里
最后悔非陆景霄不可……陆景霄最后悔什么?他最后悔把自己的心交给叶心音,让她踩成烂泥

雀笼

《雀笼》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2章 背着未婚妻跟我乱搞

第2章 背着未婚妻跟我乱搞 乔怡然又不是傻子。 她是陆景霄的青梅竹马,比谁都清楚陆景霄的性子,这个男人清心寡欲,眼里只有生意没有女人,跟自己订婚,对外说是感情到位喜结连理,对内她比谁都清楚,不过是父母催得急,才不得不联姻而已。 但是今天来这里,陆景霄看了叶心音好几次。 乔怡然心想,是叶心音有问题,还是陆景霄有问题? 她回头看向叶心音。 质疑的目光似大山,压得叶心音喘不过气,她虚虚一笑,谦虚又礼貌的表示了刚才陆景霄的夸赞。 乔怡然不想在外人面前失态,最后还是把那点醋意给压了下去,她拉着陆景霄的手,轻声道,“景霄,你饿了吗?” “想吃点什么?” “你做的都可以。” “好。” 叶心音跟老板一起送他们到门口上车。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对叶心音来说却好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她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车子走后,她才终于敢抬头松口气。 老板笑盈盈的,跟她说,“你这次表现得不错……哎?你很热吗,怎么一头的汗?” 叶心音摸了摸,果然是。 她敛去脸上的紧张,坦然一笑,“吓出来的。” “怎么了你吓成这样?” “面对陆景霄那样的大人物,你不害怕吗?” 老板一噎,心想有道理,就没有过多关注叶心音了。 叶心音转身跟着老板往里走,手机叮咚一声响,她掏出来一看,是陆景霄的消息:晚上早点洗澡。 叶心音浑身发麻,回了一句:你不是忙订婚宴吗?还跟我厮混,不怕被你的未婚妻知道? 发出去之后,她又觉得不好,点了撤回。 之后陆景霄就没了动静。 …… 车上,陆景霄看着手机上被撤回的消息,手指饶有意味地摩擦着手机边框,面无表情。 即使乔怡然在身边,他也没有避讳。 但是乔怡然也没看,她知道陆景霄的私人习惯,所以说话的时候,她始终面带恬静的微笑,“景霄,你有没有认出今天那个化妆师?” 陆景霄闭上眼,懒洋洋道,“怎么。” “你不记得了?三年前,叶家出了一桩命案,叶心音的父亲杀了人,闹得整个江城沸沸扬扬。”乔怡然皱起眉,似有几分怜悯,“叶心音当时是你哥哥的女友,为了让大哥出关系,她在陆家大门跪了一整夜。” 不知道是哪句话说得不对,陆景霄眼睑微动,眸光从眼皮缝隙里溢出来,锐得渗人。 “三年前的事儿了,你倒是记得很清楚。”他语气没有波澜,像个局外人。 “怎么会不记得,大哥当时跟她那么好,看得旁人眼红。后来也不知道她父亲的事办得怎么样了,现在做化妆师做得风生水起,应该是解决了吧?” 陆景霄似笑非笑。 是解决了,但是也没有彻底解决。 那一年叶心音像条狗一样求陆志森帮她,但是陆志森为了家族颜面,闭门不见。是陆景霄把她从雨水里捞出来,用一副上帝怜悯众生的模样告诉她,“跟我睡,我帮你。” 他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叶心音的模样。 倨傲和清高,最后在他身下碎了一地。 陆景霄的实力没得说,一夜的功夫,就力挽狂澜把叶父从死刑犯变成了五年有期徒刑。 再后来,叶心音就成了陆景霄的笼中雀,他不说结束,她就没有自由。 乔怡然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见他又闭上眼,以为他累了,主动给他按摩肩膀,“昨晚上办公累坏了吧?” 陆景霄就穿了一件衬衫,开了两粒纽扣,按摩时衣领开了些,乔怡然看见了他肩膀上有一道鲜红的抓痕。 她微愣,很快那道抓痕就被衣服挡住了。 她不敢再深究,怕自己看得太清楚,会嫉妒得发疯。 乔怡然也不小了,熟悉男女的事,这抓痕这么暧昧,一看就是女人的指甲所伤。 陆景霄跟女人上床了? 莫名其妙的,她就想到了才见过一面的叶心音。 …… 夜深了,叶心音才回家。 她打开客厅的灯,被突然出现在沙发上的男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 这话叶心音正要问,却在看见陆景霄手里的照片时,给堵在了喉咙里。 她丢下钥匙就要去夺,陆景霄眼疾手快,直接将照片丢进了垃圾桶。 叶心音脸色微白。这几年她一直不死心,但是此刻照片去了该去的地方,她仿佛突然就释怀了。 陆景霄掐着她的下巴,扯到自己的双腿之间,叶心音腿一软就跪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她的姿态像是臣服的奴隶,但是眼眸却漆黑光亮,像倔强不屈的野猫。 陆景霄饶有兴趣摩擦着她光滑的下巴,脸上挂着笑,眼底却一片凛寒,“在我身下承欢三年,都还没有忘掉我大哥?” 叶心音道,“这是我的私事,当初我们谈条件的时候说好了,你没权管我。” “我可没有心情管你这些烂事,只是想看看你笑话。”陆景霄笑道,“你这么多情,他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该是什么反应?” 这话既侮辱了叶心音,也嘲讽了陆志森当年的无情。 叶心音冷哼一声,“背着未婚妻跟我乱搞,陆总也好不到哪里去。” “嘴巴越来越讨人喜欢了。”陆景霄垂眸看着她殷红的唇,“昨晚上怎么不骂我?是觉得我一般般,让你没心情?“ 他对她白天的评价耿耿于怀。 叶心音想到白天他发的短信,低声问道,“陆景霄,你这么放肆,就不怕被你老婆发现吗?” 陆景霄才坐稳陆家继承人的位置,背地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要是乔怡然鱼死网破把他捅出去,得多亏。 他不至于为了自己冒这么大的险。 可谁知道,陆景霄冷笑了一声,戏谑道,“她要是抓到我跟你上床,巴不得加入我们。” 叶心音顿时哑然。 这男人嘴巴真毒,对未婚妻这么不尊重。 晃神间,陆景霄修长的手指已经解开了她的外套腰带,热气洒在她的耳边,“又在心里骂我什么?” 叶心音被撩了个猝不及防,肩膀颤了颤。 她青涩的身子被陆景霄一手**,早就熟得很了。 但是她厌恶自己这种难以自控的反应。 叶心音咬着唇,企图用疼痛让自己表现得寡淡些,陆景霄侧过头来,轻轻扫过她的唇。 叶心音下意识松了牙齿,抬高了下巴想跟他接吻。 谁知道陆景霄立即撤开了,轻轻的嘲讽在耳边响起,“这么想亲我?知道我订婚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多有道德。” 她微愣,迷离的眼神很快冷静下来,垂下眼睫迅速遮掩自己的难堪。 陆景霄停下动作,眼里半分**都没有,“今天不做了,没兴趣。” 叶心音拢紧衣服,刚才陆景霄的话,像一把刀把她的脸皮剜了下来,疼得她太阳穴突突地跳。 此刻她突然有了勇气,问道,“陆景霄,我们该结束了吧?”

                       

原创文章,作者:戈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8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