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成婚:靳总的幸孕傻妻林念初靳翊谦,替嫁成婚:靳总的幸孕傻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成婚:靳总的幸孕傻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杨梅醋子

角色:林念初靳翊谦

简介:一场阴谋,林念初以傻子之身,替嫁给双腿残疾的靳翊谦冲喜!她本想查明真相,恩仇各报,没想到,黑心继妹和渣男未婚夫狼狈为奸,步步相逼!林念初勾起红唇:“既然你们这么着急着找死,那我成全你们!”傻子?呵!且看她堂堂神医圣手,如何妙手回春,绝世风华!而别人口中的残废男人,竟是掌控着全国经济命脉的大佬!他冷冷一笑:“谁动我夫人,我就要谁命!”

替嫁成婚:靳总的幸孕傻妻

《替嫁成婚:靳总的幸孕傻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一章 让傻子去嫁

第一章 让傻子去嫁 “不,我不嫁!” 林以柔哭得梨花带雨,尖细的声音几乎响彻整个林家别墅:“爸爸,您怎么能让我嫁给一个残废呢!” “是啊振成,小柔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 陈曼连忙跟着附和,她的女儿生来尊贵,绝对不能嫁给一个将死之人冲喜:“靳家只说要娶林家小姐,可没说只能是小柔啊。” 林以柔顿时止了哭声:“对,爸爸,让林念初那个傻子去嫁,她白吃白喝这么多年,总得为这个家付出点什么才对啊。” 很快。 一个衣裙破破烂烂的女孩儿,出现在别墅大厅,她白净的小脸上沾满煤灰,只剩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 林以柔连忙走上前去:“念初,爸爸费心为你寻了一桩婚事,对方有钱又大方,不仅帮林氏化解危机,还给了一大笔聘礼,我知道你肯定会喜欢的,对不对?” “婚事?” 林念初懵懵懂懂地歪了歪脑袋,然后粲然一笑:“宇辰哥哥要来娶念念回家了吗?” 魏宇辰是母亲替她挑中的丈夫,指腹为婚,后来母亲去世,这桩婚事就一搁再搁,没人提起过。 “林念初!” 林以柔一听到这个该死的婚约就来气,狠狠推上林念初的肩膀:“宇辰哥哥也是你能叫的!你一个傻子,总不会还妄想嫁进魏家当少奶奶吧!” 林念初似乎听不懂她的话:“可是,宇辰哥哥,他不嫌弃我,还经常来家里看我……” “他来是为了见我!” 林以柔气急败坏地大喊,死死攥着林念初纤细的手腕:“林念初,我已经有了宇辰的孩子,你也该改口叫妹夫了。” 她说完,转身看向林振成:“爸爸,我和宇辰两情相悦,结婚是迟早的事情。” “等林念初替我嫁到靳家,到时候林氏就有了靳、魏两座靠山,这样两全其美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靳家? 林念初闻言僵硬地愣在原地,一时连装傻都忘在脑后,靳家权势滔天怎么可能会瞧得上林氏,这样高攀的婚事只有一种可能。 他们要她嫁的是——靳家大少爷! 林念初对靳翊谦的了解凤毛麟角,听说他十来岁曾经被人绑架,辗转流落,等被靳家老爷子寻回时,已经双腿尽断,重病缠身。 靳家老爷子格外偏爱这个嫡出的长孙,可请尽名医也不见成效,就起了古时冲喜的心思。 然而,谁都想不到,靳翊谦这人竟能克妻至此,光是靳家对外宣布的婚约,都已经有五六个。 但是新娘和母家,都没能得以善终。 这样的火坑,林以柔不可能跳,所以就打算让她嫁,让她死! 林念初眼底一抹嘲讽转瞬即逝,她哭着往后退去:“不要……念念不要……念念只要宇辰哥哥。” 她说着,又去求林以柔:“妹妹,我不会打扰你们相爱的,也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 啪-- 陈曼听到这话差点气晕过去,她一耳光甩在林念初脸上:“你个贱蹄子想的倒是好,又要当魏家少奶奶,还要以柔替你生孩子,我看你是活腻了!” 陈曼说着又抬手。 林念初赶紧往角落缩去,抱着脑袋嚎啕大哭:“外婆,我要外婆,念念好痛,外婆快来救救念念。” 砰地一声。 林振成骤然怒气冲冲将茶杯一摔,死死瞪向林念初:“你要我说多少次,那个老太婆早就死了,跟你那个狼心狗肺的妈一起,都死了!” “你骗人,外婆说过,她会接我回家的。” 林念初固执地抬起脸颊,眼底恨意转瞬即逝,如果不是林振成丧尽天良幽禁了外婆,她怎么可能装疯卖傻留在这里。 “逆女!” 林振成气得脸色铁青:“管家,把她给我关到祠堂去,等后天靳家人上门,再放出来。” 祠堂就在林家别墅后山的一处老屋。 林念初眼睁睁看着祠堂大门被关上,她生来就怕黑,从小又被陈曼关的多了,以至于到了夜里,眼前就像是蒙了一层雾。 看什么都模糊。 滴—— 林念初腕上那块不起眼的手表,忽而亮了起来。 她看是晋言的名字,没多想就点开了消息。 --念姐,老夫人的事情有线索了,我查到林振成跟一家地下码头有来往。 林念初皱了皱眉心,林氏银行向来与运输实业无关,林振成借着这个码头,到底在做些什么勾当。 “过来接我。” 林念初言简意赅回了话,抬手在祠堂一幅古画后敲了敲,坚固的墙面缓缓裂出一扇暗门。 林间小路并不好走,她微微眯起眼睛,努力让自己视线清楚些,才刚出路口,就隐约看见一辆黑色宾利蛰伏在路边。 晋言这家伙,难得有这么准时靠谱的时候。 林念初径直朝着那车子走去,拉开车门就坐在后座,她正想开口说话,颈间就被冰冷的刀刃抵上。 “竟然能追我到这里,老二还真是看不得我活着!” 男人的声音喑哑低沉,身上隐隐能闻到血锈味儿。 黑暗里。 林念初根本看不清那人的脸,她僵硬挺直后背,忽而放声哭了起来:“妈妈,有坏人,他拿刀吓唬我,妈妈你快来救我啊。” “……” 靳翊谦英气的眉心紧紧蹙起,他竭力按捺着心口翻涌的热浪,手里的刀又逼近了几分。 “别想耍花样,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痛痛……哥哥别生气……念念给你糖吃……你不要杀念念……” 林念初不听,还是扯着嗓子哭,她竭力演的像一个白痴,好让对方放松警惕。 靳翊谦皱眉扫了眼她掌心的白兔奶糖,又打量着浑身脏兮兮的女孩儿,头一次觉得被追杀得这么精彩。 靳泽费尽心思给他下了药,又找来不少染病的女人,想要他死,还要他身败名裂。 其心可诛! 他七绕八绕甩开那些亡命之徒,却被一个傻子闯到面前,别人都是什么天赐良缘,到他这里…… 天赐良药? 怪就只能怪她自己送上门。 “我会给你赔偿的。” 靳翊谦压抑着心口的邪火逼出声音,下一秒,就严严实实将林念初推倒在柔软的座椅上。 他大手一挥,林念初身上的衣裙就成了破布,连着她藏在奶糖下的银针一起,被扔到一旁。 “你--” 林念初脑子里轰的一片空白,她话还没说完,男人滚烫的亲吻就封了上来,专业利落的搏击技巧,轻而易举就让她动弹不得。 “放开,你放开我!” 林念初一双手臂被反按在背后,她没了银针暗器,身手也不敌对方,心里的惶恐在黑夜被无限放大。 她在颤抖。 靳翊谦能感觉得到,于是鬼使神差竭力让自己克制轻柔。 林念初快要被屈辱和痛苦撕扯开来,抬头死死咬上男人的肩膀,恨不能就这样咬死他。 靳翊谦微微怔了下,可浑身逆流的血液仍旧叫嚣着。 他低头,放任她咬着,不顾一切地攻略城池,直到怀里的女孩儿也颤着睫羽昏睡过去。 晋言将车停在林家附近,可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林念初,一连发了好几条消息,都没有回音。 “念姐念姐,你这是去哪里了啊!” 他心里慌得厉害,总觉得要出事,然后,电话着急忙慌直接打到了E.M集团总部。 “念姐不见了,赶紧查到她的位置,动作快点!” 几分钟后,晋言收到回复,经纬度精准锁定在一家私人医院。 医院? 晋言脑袋嗡地一声,黑色宾利飞一样在马路上疾驰:“念姐,您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不然聿总一定会杀了我的!”

                       

原创文章,作者:杨梅醋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8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