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宠婚(书号:1749)(凤月医傅宫凌)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独家宠婚(书号:1749)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凤月医

角色:凤月医傅宫凌

简介:简介:他们的婚姻源于养父之命、媒妁之言,2年来相敬如宾,各不相干
2年之际,他开始撒下温柔网,霸情的宠着她,当她深陷其中时,他却冷漠的要求离婚
“傅宫凌,你对我的好,只为了从我手中夺走这些资产?”骄傲如她,却美眸含泪
“难道你以为,是爱?”男人峻脸幽冷,眼含嘲讽
世界闻名的女财阀,一夜之间一无所有;显赫国际的傅军长踏足商界,一番改革,杀伐果决
然而,得知她即将嫁给别人,他丢弃尊严,扯下她的头纱
“凤月医,这辈子,你只能嫁我一人!”

独家宠婚(书号:1749)

《独家宠婚(书号:1749)》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章 什么身份跟我说话

九月底的**郦都,转眼之间大雨倾盆。

滇英集团总务会议室气势恢宏,一众董事和高层管理已经严阵以待一整天。

会议室里的气氛比秋雨还冷。

在座的董事个个都在五十以上,坐在董事总长之位的,却是一个五官精致的年轻女子,从骨子里散发着冷艳,让人不敢直视。

“我的话说完了,新晸即刻执行,有异议么?”凤月医放下手里的钢笔,双眼扫视全场,冷厉却也内敛。

在座十二个最高董事,无一人吭声,却个个皱眉,满是唯恐,显然是有话,却不敢说。

谁都知道,凤月医在商界已然如无人可撼动的金碑,年纪轻轻却是顶级危机处理高手,商业头脑无比精明。

再说她是滇英集团创始人傅天收养来的,但比亲女儿更甚,傅天生前最宠她,老年有关集团的决策都要征询她的意见,现在老董事走了,这新晸再残酷,谁又敢多言?

“凤总……”最终,有人颤巍的当了出头鸟。

凤月医明明是勾着娇俏的嘴角,目光扫过去,却冷得令人只打寒颤:“邱董有异议?”

邱华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咽了咽唾沫,强自镇定:“凤总,在座的十二位董事,跟随老董事三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董事刚走,你就大肆改革,这相当于变相裁剪我们的股份,是不是过于无情了?”

无情?凤月医笑了,傲娇又明媚,轻启朱唇却言语犀利:“邱董,你当我是老董事么?仁慈的纵容你们一次又一次的蚕食企业根基?”

说完,她伸手。

一旁的助手洛禛将一沓厚厚的资料放在她手上。

“啪”一声,她将资料摔在桌上,里边记载的,是老董事重病期间,几个董事私开小灶,坐蚀企业根基的证据。

她冷艳的脸越发肃穆,语带怒意:“老董事念在你们跟随三十载的情面上,一忍再忍!可你们呢?但凡你们尽忠职守,为公司再创效益,何愁股份被削?”

一众人被震得颤了颤,看都不敢看那沓资料。

凤月医缓了缓脸色,最终不发一言,起身披上外套,准备离开。

一众人见她要走,齐刷刷的起立相送,依旧都低头不敢言,直到她和助手消失在会议室门口。

一路出了公司上了车,凤月医才显出一丝疲惫,眉间淡淡的不忍:“洛禛,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太狠心了?”

作为她的助理,洛禛曾经服役,俊朗又英气,身手不用说,最重要的是办事高效利落,时而风趣些,她的闲暇时间才不那么闷。

洛禛清风一笑,一边启动引擎一边道:“都叫风总是冷心的狐狸也不能白叫,再说,私开小灶意图蚕食企业根基这样的大罪,要是遇上别人,早让他们伏法了,你已经够仁慈了。”

凤月医终于轻轻笑了一下,狐狸?大概只有洛禛才敢这么跟她开玩笑,别人见了她,都因为她的冷脾气而退避三舍,包括她的丈夫,傅宫凌。

傅宫凌,那个眉宇深邃到令人看不清的男人,结婚两年了,他忙他的军务,从不过问公司事务,她都忘了,彼此有多久没见了。

以前她会叫他宫凌哥,结婚之后,他对她骤然冷了,私底下,她也就改称他傅宫凌。

“去墓地吧。”好一会儿,凤月医才轻轻的道,右手摩挲着左手腕上的手镯,那是她刚被收养时,傅宫凌送给她的礼物,也是至今唯一一个礼物。

车子停在墓园,洛禛下车仔细的替她打伞。

凤月医眉黛愁色,接过伞却吩咐了一句:“你在车里等吧,我一个人上去。”

洛禛点了点头,知道每一次她来,都会哭红眼,就当是给她留空间。

看着她走远,洛禛叹了口气,老爷去世快半年了,小姐四岁被收养到瑛国,十五岁才归国参与公司事务,老爷宠她比傅少更甚,老爷一走,小姐就好似一片孤叶,看似在别人面前高傲到张扬,其实都是掩饰。

尤其,今天新晸开始执行,这也算小姐完成了老爷一个想做却又无从下手的心愿,下一步,应该就是收购戴氏集团了。

华、瑛国际联军总部。

结束一天的军事会晤,傅宫凌才捏着眉间出门,一步步走到延伸至江心的廊桥尽头,丝毫不顾瓢泼大雨。

雨雾朦胧里,纯黑色的雨伞下,男人深邃的眉宇却清晰无比,一半的瑛方血统,给了他峻脸英朗,鼻若悬梁。

他从十几岁就固执的参军,从不过问滇英集团事物,如今在军晸界名声显赫,少有事能难住他,可是这一次,北云漠的事例外。

北云漠长居瑛国,是瑛方最头疼他这个亦正亦邪的大佬,军方盯了他这么多年都没法定他的罪,偏偏他这一次竟然盯上了凤月医。

幽暗的鹰眸眯起许久,他才捻起指尖的香烟优雅的吸着,想着那张冷艳的脸,到底她做了什么,能引起北云漠注意?

桑哲作为助手跟了他这么多年,一看他背影就知道有心事。急急的走过去,却好一会儿才小心的开口:“军长,戴小姐来电,说想给你庆祝生日,你看……”

傅宫凌轻轻吐着烟圈,低眉之际,却是问了一句:“月医找过我没有?”

桑哲咽了咽紧张,就怕老大问这个,只好摇了摇头:“兴许是小姐忘了今天是你生日,听洛禛说,小姐这两天忙着整肃集团弊病,今天开了大半天的会。”

傅宫凌嘴角轻轻扯了一下:“公司事务就是她的命?”

说完,他自己又自嘲一下,也是,他从来不过问企业事务,若不是她一直帮老头顶着,滇英集团走不到今天,他也不可能安心呆在军中。

想罢,他才将烟蒂浸入雨中,看着它‘呲’一下熄灭,才紧了紧英伦风的大衣,低低的一句:“继续跟进北云漠,他从瑛国千里迢迢跑到郦都接近月医,到底什么居心?”

桑哲肃穆的点头:“是,军长!”

夜幕降下来,雨势小了些,江边那抹纯黑的身影才离开。

桑哲却一脸愁绪,小姐到现在都不给军长一个电话,估计是把生日一事忘干净了,最近军长经常提起小姐,这会儿脸色阴沉,大概是生气了。

凤月医从墓园上车离开,好一会儿,眼圈还红着。

“傅宫凌出差回来了吗?”看着车窗外的瓢泼大雨,她忽然问了一句。

洛禛正要跟她说这事,也就点了点头说:“桑哲说,今天一早回来的,也开了好久的会,不知道这会儿在哪庆祝生日。”

“生日?”凤月医心底一紧,水红的眼底动了动,满是焦急:“你怎么不早说?快绕路去商厦。”

他既然回来了,她怎么也得备一份生日礼物,可是时间太仓促,不知道能买什么。

她一下子少了稳重,让洛禛愣了愣,依言照办。

凤月医去了商厦,皱眉逛了会儿,却不知道能买什么给他。

娥眉轻蹙,一挑目,看到了整排的领带,她才松了口气。

她最终挑了一条暗琉紫金的领带,迂婉大气的牡丹埋底,不细看便看不出来,就如他们之间的关系吧?表面上佳偶天成,实则有名无实……

“小姐,先生刚刚去过会所,这会儿回家了。”洛禛开着车说。

凤月医点了点头,紧了紧手里的领带,希望他会喜欢。

车子停了,凤月医才知道,洛禛说的傅宫凌回家,是他自己的别墅,倒也没多想,下了车往里走,顾不上鞋子**大半。

到了门口,她示意洛禛先把礼物收起来,这才敲了门。

好一会儿,却没人开门,凤月医耐心的等着,低眉想控控鞋里的水,门却‘咔擦’一声开了。

她随即抬头,少有的迁出一丝明媚笑意,见到开门的人时,笑意慢慢变冷,直到变成专属商场凤月医的冷艳勾笑。

“戴小姐。”她率先开口,稳持的声音,却透着毫不掩饰的凌然,笑意不达眼底:“来做客?”

戴梦溪生的艳丽动人,明眸皓齿,一身性感裙装夺人眼球,不愧为时下最热的影后。

她上下看了凤月医潮湿的衣服,略显狼狈,却也抹不去她身上令人嫉妒的高贵,压下心底的不适,戴梦溪才淡笑开口:“凤小姐,宫凌喝多了需要我照顾,你要是没事,还希望别打搅他,让他好好休息。”

需要她照顾?别打搅?凤月医脸上的笑意立时冷了,到底谁才是这里的女主人?

傅宫凌一回来,就给她送这么大的礼,让影视红星在她面前作威作福?

缓了缓气息,她勾起冷笑看着戴梦溪:“戴小姐,你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久,竟然不懂遇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么?你以什么立场跟我这么说话?”

立场?戴梦溪被她这一句,美丽的脸僵了僵,宫凌心里没她的位置,她清楚。

凤月医果然如传闻那样的骄傲冷艳、不留情面,而她有这样为人的资本。至于,可她还是撑着气势看着凤月医。

在她即将开口之际,凤月医又道:“戴氏岌岌可危,戴董对我还毕恭毕敬,我劝你,跟我说话,想清楚再开口……还是你以为,你我之间,傅宫凌会护着你?”

凤月医说完转身,错过戴梦溪往里走,她知道傅宫凌不爱她,可她是他的妻子,这点威凌,是她不能丢弃的底线。

戴梦溪紧握手,没追过去,因为知道,宫凌不爱她,不会护着她,而即便他不爱凤月医,却从未在外说过凤月医半个不字。

走到客厅的凤月医,一眼就看到了醉眼深邃的男人,漫不经心的系着睡袍衣带,与她对视良久,却是抿唇不语。

                       

原创文章,作者:凤月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7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