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神王笔趣阁

小说:真武神王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林玄

角色:林玄林义德

简介:真武大陆,真魂万千
少年林玄拥有顶级的岩浆真魂,可惜被别人误认为天赋垃圾,受尽无数白眼和嘲笑
且看林玄奋发向上,迅速地崛起,横扫天下无数天才,开创属于自己的王者之路,睥睨天下

真武神王

《真武神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我要休了你,秦雨昔

  “哦,还请林玄侄儿,快把婚书还给我吧,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给你准备了一株一品月银草和三瓶一品清灵真液,小小补偿一下。”秦慕白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了一个暗红色的长盒子,放在了身旁的茶几上。

  随后,他打开盒盖,只见长盒里光芒四射,耀眼无比。

  此时,一旁众人的目光皆是投射到长盒里,长盒里摆放着两样物品。

  一株一品月银草,高品质草药,可以加强武者的体质,尤其对武徒的效果最佳,这可是价值万金的珍贵草药,而且是有市无价。

  三瓶一品清灵真液,高品质真液,可以大幅度提升武者修为,而且没有副作用。如果给刚觉醒真魂的武徒使用,那么该武徒的实力,能在一个月内连升三重,也就是武徒一重升到武徒四重,价值不低于三万金币,也是珍贵无比。

  草药和真液,一般分为三个品质,从低到高依次是低品质、中品质、高品质,品质越高,对武者效果越好,而且越显得珍贵。

  在九玄城里,常见的草药和真液,一般都是低品质的,而中品质却很少见了,更别说高品质的。

  因此,这种高品质的一品月银草和一品清灵真液无疑显得更加珍贵和稀少。

  这么珍贵的草药和真液,在九玄城可是没得卖的,如果要买的话,除非去往更大的城市或者拍卖会,那样才有机会买到。

  秦慕白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心里一疼,这两样珍贵物品,本是为他女儿准备的。但是为了这次退婚,他只得忍痛拿出来了,真是便宜了林玄那个废物了。

  林家不少长老和高层皆是看得一阵眼红,这秦慕白好大的手笔,如果这两样珍贵物品给林家这次刚觉醒真魂的年轻子弟服用,那么可是极好的。

  “哼,真是便宜了那个废物。”咬了咬牙,林杰看得也是一阵眼红,凭林玄的垃圾真魂,就算服用月银草和清灵真液也是浪费,还不如给他服用。

  见到秦慕白那么有诚意,林义豪微笑地说道:“林玄侄儿,快点谢谢秦家主吧。”

  “废物,快点把婚书拿出来,别磨磨叽叽了。”林义德一脸不耐烦。

  “哎……”林义海很是难受地叹一口浊气,这婚事基本退定了,可惜他是一个废人,根本帮不上忙。

  林玄冷哼一声,这秦慕白真会假仁假义,就凭这点东西就想把他打发了,当他是乞丐啊!

  难道他父亲的救命之恩,就值这么一点东西?

  做人必须得要有骨气,他不会接受这施舍般的东西。

  扫了一眼会议厅的众人,林玄能够感觉到,除了父亲,其他人都巴不得他赶快拿出婚书,似乎他与秦雨昔的婚事,就是一件无比丢脸的事。

  这些人实在太现实了,当他是天才时,个个捧他,当他是废物时,个个嫌弃他。

  伸手进怀里,林玄掏出了一张折叠整齐的婚书,然后他轻轻地展开。

  此时,众人的目光皆是定在了林玄手上的婚书。

  “嗯,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废物了。”看见林玄手上那张婚书,秦雨昔轻叹一口香气,如释重负。

  虽然退婚的代价有点大,但还是值得的,只要把林玄的那张婚书拿回来,那她就是自由身了。以后,她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寻找更加优秀的伴侣,那实在是很划算。

  这时,林玄偏头,他的目光犹如利箭般,冷漠地盯着不远处的秦雨昔。

  美眸与少年的黑色眸子相对视,秦雨昔的内心突然感到一丝心虚,她赶忙撇开目光。

  “哎,我心虚什么啊?”玉手轻抚饱满的胸脯,秦雨昔赶忙自我安慰了一下,“难道,他不想与我退婚?也是,我可是天之娇女,一个废物能攀上我,那得多大的福分。可惜,现在没机会了,呵呵。”

  林玄的眉头一皱,现在就让少女得意,以后,他一定会让少女后悔的。

  这时,林玄大声地说道:“哼,秦雨昔,你别以为自己觉醒了黑星阶真魂,是个天才,就很了不起。在我眼里,你的真魂天赋,根本一文不值,我也不稀罕你的婚事。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刀两断,我要休了你这个未婚妻。”

  随后,只见林玄咬破了手指,沾着鲜血的手指,在婚书上写下了一个鲜红色的“休”字。

  紧接着,他将婚书往空中一扔,转身,毅然地离开了会议厅。

  这骤然发生的一幕,令得在场众人猝不及防,皆是惊得呆住了。

  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秦雨昔微微地张着**的小嘴,美眸睁得大大的,她感到一头雾水。

  这是怎么回事啊?今天本应该是她休了林玄,可是,现在怎么变成了林玄休了她,这剧情不对啊!

  黛眉一蹙,她心里很是不舒服,感觉有点憋屈。

  林玄那个废物竟敢主动休她,她可是天之骄女,凭林玄那个废物,他有什么资格休她?

  想到此处,秦雨昔心里的憋屈又转变为窝火。

  虽然,外人不会相信林玄休她,但是,婚书上那个大大的“休”字,却是事实。

  如果传到外面去,说一个废物休了她这位天之娇女,那让她的脸面往哪搁啊?

  而且今天,林玄竟然在这么郑重的场合下,休了她,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奇耻大辱。

  “哼,废物,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雪耻的。”美眸里闪烁着毒辣之色,十根修长白嫩的手指猛地握成两个小拳头,秦雨昔暗暗地发誓着。

  “废物,给我站住!”看着林玄离去的背影,林义德大声吼道。

  这会议厅里,可是有外人的,林玄这么做,让他感觉到,林玄在丢林家的脸面。他的另一个身份,可是林家的执法长老,他有必要教训林玄一顿。

  可惜,那离去的少年却没有一丝停步,背影渐渐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此时,林义海也是愤怒地站了起来,离开了会议厅,他儿子都被逼走了,那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这时,有林家护卫捡起了地上的婚书,交给了一脸不知所措的秦慕白。

  “哟,没想到,那废物还挺有脾气的。”

  “哼,那废物还以为自己是少主啊?现在乱发臭脾气,吃亏肯定是他自己,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接受家族安排和秦家退婚,那样至少有些补偿。”

  “看来这次事件,对那废物打击还是蛮大的。”

  “嗯,恐怕,那废物会自暴自弃,永远堕落下去。”

  “也是,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天才,一下子跌下来,变成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而后受到这么多打击,一般人,谁受得了啊?”

  会议厅里,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

  “大家,安静一下!”这时,林义豪开口道。

  随后,会议厅安静了下来。

  林义豪偏头,看向身旁的秦慕白,客气地问道:“秦家主,既然令爱已经与林玄侄儿分手了。为了维护我们两家的亲密关系,我这里有一门婚事,不知你是否要听一下?”

  “哦,什么婚事啊?”秦慕白疑惑问道。

  林义豪瞥了一眼身旁的林杰,随后微笑道:“就是犬子杰儿想与令爱雨昔结为伴侣,不知您意下如何?”

  林杰顿时一怔,没想到,父亲竟然说出这番话,他顿时脸庞一红,心喜不已。

  他早已暗恋秦雨昔许久了,莫非今天他的愿望要实现了?

  秦雨昔微微一愣,旋即美眸随意地瞥了一眼林杰,后者虽然长得有点帅,可惜真魂天赋实在有点低,她根本瞧不上后者。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美。”她的眼眸里掠过一抹鄙夷,她可是天之骄女,以后的伴侣,可是要绝顶天才的,最低真魂天赋也不能低于她。

  “呵呵,林家主,真是不好意思,如果贵公子的真魂天赋能达到黑星阶,那么我倒是很乐意,我们两家结为亲家,可惜……”秦慕白打着哈哈,他心里早已有了打算,怎么可能再与林家结为亲家呢?

  “哦,我就问问而已。”林义豪顿时有点失望了,他儿子林杰真魂天赋虽然达到白星阶顶级,也就是气真魂,白星十级。但是离黑星阶,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实在有点可惜了。

  见秦慕白拒绝了,一旁的林杰心里也是一阵失落。

  这时,秦慕白客气问道:“林家主,关于林玄侄儿那个名额,我希望我们秦家能分一杯羹,怎么样?”

  “这话怎么讲?”林义豪疑惑问道。

  秦慕白说道:“就是,在益阳学院来招生时,林家肯定是林峰侄儿上去顶替,我希望我们秦家也能上去一个人顶替。”

  “可是,我只有一个名额啊。”林义豪说道。

  秦慕白解释道:“就是林家派林峰上去,我们秦家也派个人上去,与林峰比斗,如果谁赢了?谁就顶替林玄侄儿的名额,怎么样?”

  “这好像不行吧。”林义豪摇了摇头,这个名额可是林家的,他怎么能让外人分一杯羹呢?

  这时,秦慕白的脸庞突然一冷,语气有点强硬:“林家主,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秦家与林家的关系,还是跟以前一样,和睦相处。否则,秦家与林家可没话说了。”

  “这……”林义豪顿时有点犹豫了。

  “林家主,希望您考虑一下,明天再给我一个回复吧,我先走一步了。”秦慕白站了起来,指了指茶几上的长盒子,“这月银草和清灵真液就送给林杰侄儿吧。”

  随后,秦慕白带着秦雨昔傲然地离开了林家会议厅。

  看着不远处茶几上的月银草和清灵真液,林杰心里很是高兴,这些宝贵的东西,竟然到他手上了,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大哥,你真要答应秦慕白的请求吗?”这时,林义德询问道,在他心里,他当然不愿意外人来顶替林玄的名额,毕竟那个名额可是他儿子的。

  林义豪眉头一皱,可叹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只觉醒了一个白星阶真魂。

  本来,林玄侄儿不陨落的话,他也是根本不考虑这件事的,可惜……

  现在,秦家出了秦雨昔这样的天之娇女,以后秦家必然强盛起来。

  如果,现在林家与秦家弄得有矛盾,彼此有隔阂。待以后,秦家强盛起来,必然会找林家的麻烦。

  “那株月银草和三瓶清灵真液,就给林峰侄儿吧。”林义豪沉声道,“据我了解,秦家除了秦雨昔,其余年轻子弟的真魂天赋最高才是白星六级,而林峰侄儿可是白星七级。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林家就重点培养林峰侄儿,来日比斗,林峰侄儿肯定能胜出的。”

  “这……好吧。”既然林义豪这么说了,林义德只得同意了,毕竟现在林家与秦家关系亲密,如果破裂的话,实在不太好。

  而且家族重点培养他儿子林峰,也算是补偿,他相信三个月后,他儿子必定胜出。

  此时,一旁的林杰顿时苦笑不得,本来属于他的月银草和清灵真液,现在又转手他人了。

  到手的鸭子飞了,实在令他好生郁闷。

  “对了,大哥,那关于那个废物怎么办?”林义德又问道。

  “虽然他觉醒的真魂很差,但毕竟是我们亲侄子,这段时间,以免他惹出什么麻烦?那就派人将他严密看守起来,一直到益阳学院招完生后,再把他放出来吧。”林义豪谨慎地说道。

  既然林玄不主动交出名额,那么他就直接向益阳学院申请替换林玄的名额。

  他这样做,必然会导致林玄很不满,根据林玄之前说得话,他相信,在益阳学院来招生前,后者定然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嗯,好的。”林义德点了点头。

                       

原创文章,作者:林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4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