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邪主花都邪主,花都邪主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花都邪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海洋

角色:杨烈陆建

简介:问大地谁主沉浮?
唯我魔主!
我的敌人,我的仇人,我的对手,你们战栗吧!
跪下吧!
恐惧吧!

花都邪主

《花都邪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当年,还没有残疾的时候,的确很多人追求她说出这种话。

可是等她出车祸变成残疾人,那些人却是全部不见了踪影。

也是因为这样她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他不是新郎!”

突然间,耳边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

众人转头。

不远处陆建瘸着一只腿,被人搀扶着走了过来,他忍着剧痛指着杨烈,怒斥道:“爸,他不是新郎,是冒充的。”

陆建的父亲一怔,随即,问道:“陆建你的腿怎么了?”

“是他打断的。他不止打断了我的腿,还把新郎从楼上扔了下去,抢走了新郎衣服。”

陆建道。

此话一出,众人骚动。

这个人好牛逼,打断陆家少爷一条腿,把新郎从楼上扔下去,抢走新郎衣服,冒充新郎。

这个男人好疯狂!

“大胆包天,竟敢打断我儿子一条腿,还敢冒充我们陆家的新郎。”

陆建的父亲勃然大怒,举起一个拳头就朝着杨烈的脸上打去。

杨烈抬起手就抓住了这个拳头,然后稍微一用力,陆建的父亲顿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浑身剧痛。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锦衣老人,背后跟着两个黑衣男人。

看见这个锦衣老人,众人畏惧,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才是陆家的擎天支柱。

陆老爷子!

真正的狠人!

以前是干不干净生意的,后来漂白了。可这种人哪里有可能全部漂白的。

光是传闻他手上就有几十条人命,手段凶狠。

今天这个小子惨了。

“发生了什么?”

陆老爷子走进来看到现场,问道。

“爷爷,你终于来了。这家伙来破坏婚礼,打断了我一条腿,冒充新郎,就在刚才还打了我爸。”

陆建看见爷爷来了,赶紧过去愤怒的说道。

闻言,陆老爷子脸色一沉,看向杨烈,道:“年轻人,胆子很大啊。看在今天是我孙女婚礼的份上,磕头认错吧,我可以饶你一命,只打断你一条腿。”

“爷爷……”

陆琳想要为杨烈求情,却被母亲拦住了。

“小琳,不要说话,你爷爷会不高兴的。”苏荣很清楚陆老爷子的可怕,曾经,亲眼目睹过他杀人。

“哦,让我磕头认错,打断一条腿,饶我一命,这真是有点意思了。其实,这也是我想要对你说的。”

杨烈嘴角勾起,淡淡的说道。

陆老爷子脸上怒色一闪,冰冷道:“不识好歹。好久没有遇到像你这种出身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替你爸妈教训你一顿。阿三,你们上,不要留手。”

背后两个男人听了陆老爷子的话,他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彻底废了杨烈。

两人大步朝着杨烈奔去,手上出现一把匕首,刀刃上泛起寒光。

他们是陆老爷子最强的保镖,也是最强的打手。

这些年为陆老爷子干了不知道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废掉一个年轻人对于他们轻而易举。

两人左右夹击,以防杨烈逃走。

杨烈根本没有逃走的意思,面对他们,他只是简单两拳。

“啊啊啊!”

惨叫,伴随着咔嚓的声音。

两个打手高高飞起,狠狠摔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吐血,怎么样也爬不起来了。

手里的匕首也飞了出去,杨烈抓住其中一把。

陆老爷子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只是一瞬间眼前这个年轻人就解决了他最引以为傲的打手。

他究竟是什么人?

这时,杨烈手上一扬,匕首飞了出去,啪的一声插在了陆老爷子的脚下,只差一毫米就击中了陆老爷子的脚上。

陆老爷子冷汗连连,只听见耳边传来杨烈冰冷的声音:“我是陆琳的新郎,你们家的女婿,我想你没有问题吧?”

陆老爷子看着杨烈那双平静的目光,然而在平静之下,他却看到了恐怖的杀气,这一辈子他看过不少杀人狂,但是从来没有遇到杀气这么严重的,这家伙杀了多少人?

心寒!

他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他现在说出一个不字,立刻就会被眼前这个男人杀了,身首异处。

寂静,所有人都看着等着陆老爷子的回答。

良久过去,陆老爷子老脸上堆出一个笑容,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本来就是陆琳的新郎,我们家的女婿。”

“爷爷!”

陆建不敢相信。

“蠢货!闭嘴!”

爷爷厉声喝道。

陆建也怕爷爷,不敢说话。

“既然这样的话,婚礼继续。你们都是陆琳的亲人,当然也要参加了。亲朋们,大家都坐下吃饭吧。”杨烈大声道。

随后,杨烈转过头,对主持司仪的主持人说道:“还愣着干嘛,开始你的工作吧。”

“额。”

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开始了。

陆家那个脸色难看的!

在司仪主持人的主持下,杨烈掏出准备好的钻戒,单膝跪下,道:“老婆,嫁给我吧。”

主持人看到那颗钻戒有着大拇指那么大,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大的钻石,玻璃做的吧?

面对杨烈送上来的超级钻戒,陆琳却没有收下,而是扭过头。

场面有些尴尬。

杨烈却不在乎,低声开口道:“这样的话,我暂时替你保管,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收下它的。”

婚礼结束了。

杨烈他们并没有留下吃饭,而是一起离开了酒店。

一个房间中。

陆老爷子老脸阴沉至极,拳头握紧,道:“活了这么多年,我就从未有过这么大的耻辱,被强逼着参加婚礼。这个男人是哪里跑出来的?”

“应该是陆琳请来的吧,我们从未见过,不知道他哪里来的。”

陆建的父亲回答。

旁边,陆建愤怒的说道:“爷爷,不能就这么算了,他打断了我一只腿,而且还让我们家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地,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还有陆琳也是一样。”

“真是废物,都给你说多少次了,做事情之前不要冲动,先调查清楚那个男人的背景再说。这个仇肯定就不能这么算了,在南海没人能够得罪了我们陆家还能活着。”

陆老爷子骂道。

“陆建,爷爷说得对,做事情不能冲动。”陆建的父亲也在骂儿子。

“爷爷说得是。”

陆建表面上说道,心里却是充满了仇恨,陆琳,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女人竟敢找外人打断我一条腿,这个仇我不会这么算了的。

你的那个诊所不是一直被你视为命根子吗?

看我不把你的诊所给收了,那样一来你们连饭都吃不起,到时候我要你跪在地上求我。

陆建内心产生了邪恶的念头。

                       

原创文章,作者:海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2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