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鉴宝录目录

小说:奇门鉴宝录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红薯

角色:王昃帕穆嘉丽

简介:三生天命孤星陨,遍寻九地养一魂;漫天诸神皆不怕,虎从风行我从云!
王昃,昃(ze),日落西沉之意,因遇女神而转换命运,一步步登临九霄傲视天地
正所谓,罹患脑癌游四方,遭遇劫案险命葬, 一朝扭转天地变,路路高歌盛名扬!文玩古董明器玉,符宝仙丹怨魂离,风高水浅王八闹,匠心仁义自无敌!
风云转变,光怪陆离,世间诸多凡尘事,相聚每每赴别离,欲求繁杂一线安,还看奇门新一季

奇门鉴宝录

《奇门鉴宝录》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章 神秘巨石

撒哈拉沙漠的日落依旧带不走酷热。

苏格纳峡湾的晨光还是有些清凉。

喜马拉雅山仍然有那座永远攀不上的高峰。

YOSEMITE山谷果真可以一眼看出四季的风光。

尼加拉瓜大瀑布离得很远还是能溅上一身水雾。

乞力马扎罗山很难赶上没有云彩的天气。

满马努卡群岛即使买一瓶可乐都很难。

亚马逊雨林的蚊子真的有手指那么大。

帕穆嘉丽只能让人感受土耳其的落后。

澳洲的艾尔斯山上面永远挂着‘摔死自负’的牌子。

意大利的蓝洞洞穴会让人害怕被压在里面。

维多利亚瀑布总有一种让人想跳下去的冲动。

贝加尔湖里面传说可以钓起远古的怪兽。

冬天的长城很容易让人一个跟头摔出几十米。

盛夏的埃菲尔铁塔总是透着一股铁锈味。

圣波罗禄大教堂下面就是棺柩。

罗马竞技场也不知何时才能彻底修复。

耗时四年,王昃几乎走遍了整个世界,只留下这段感想。

‘昃’(ze四声),日落西方之意。

刚出生的时候村里路过一个白胡子老道,说王昃‘命薄犯煞,注定多灾多病’。就取了一个‘昃’字,意思就是让他短暂的生命可以过的如夕阳般美丽。

王父一怒之下将老道乱棒打出,可随着王昃慢慢长大,他真的是一个‘病包’,身体孱弱小病不断,王父再想找老道化解却已经晚了。

同样应了老道之言的就是王家的生意。

王父从九十年代初进城打工,没几年的功夫就自己开了家古玩店,虽然一直没有做大,但满打满算下来资产也勉强过了千万,在这江宁市算是小有名气。

王昃从小懂事听话,学习成绩又好,家庭环境又不错,童年过的也算美满,甚至他的梦想都是做一名人民**。

直到高考结束,刚走出考场的王昃就一头晕倒在路上,送到医院就检查出‘脑癌’,肿瘤扩散的让王昃的大脑好似一块蜂窝煤,医生断定王昃‘还活着’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奇迹了。

王父领着他走遍了全国的著名医院,得到的最好结果是一个选择。

要么服药维持,可以延长一年多的生命。

要么直接手术,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一。

父母哭的死去活来,王昃反而十分平静,他不想去赌,就想趁活着多走一些地方,多见识一下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于是在某一个早晨,王昃仅仅留下一张字条,仅仅拿着一个背包就‘离家出走了’。

四年一转眼就过去了,医生断定的‘一年’生命让王昃多活出了三年。

现在对王昃来说每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此刻他站在不列颠博物馆的门口,看着那几根巨大无比的柱子跟家里打电话。

“爸,我到不列颠博物馆了,这里可比照片上大多了!”

王父每一次拿起电话手都会颤抖,他害怕电话那头说话的并不是自己的儿子了,而是一个陌生人,告诉他一个终归要听到的消息。

王父听到儿子熟悉的声音,深吸一口气说道:“哦,那太好了,你可多拍几张照片给我传回来,你知道老爸就是干这买卖的,听说那里面有好多咱们国家的宝贝。”

王昃说道:“是啊,看传单上写着,这次博物馆要展出一个奇怪的大石头,好像是从咱们国家哪个坟墓里挖出来的。”

王父笑道:“这帮强盗,等什么时候国家强大了,非把那些宝贝都要回来不可!对了,前几天给你邮过去的那个药你吃了吗?”

王昃伸舌道:“吃了,不过好苦啊。”

王父笑道:“良药苦口嘛,怎么样,有效果吗?”

王昃点头道:“还真别说,吃了之后感觉头脑清醒多了。”

王父喜道:“那就好那就好!”

这药是王父的一个朋友特地从外地带回来的,是一种叫做‘还灵草’的东西,在玄学之中脑袋有病就是‘丢了魂魄’,那位王父的朋友也是花了大价钱才从一个药农手里买来了这支‘百年难遇’的神药。

王昃只说这药比较苦,其实刚吃这药的时候,可让他受了不少的苦,脑袋里就像多出一个老鼠,到处乱窜还要往出爬,疼得那真叫死去活来。

可睡过一觉以后,王昃确实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不在那么‘重’了,也不再浑浑噩噩。

走进博物馆,里面并不如想象中的热闹,甚至还不如门外繁华。

漫步在各种玻璃展柜之间的游人,都自觉的放轻脚步,细声讨论嬉笑。

不可否认,不列颠博物馆是世界上宝贝最多的博物馆,没有之一。

埃及的黄金棺柩,法老木乃伊,黄金面具,甚至……清明上河图。

而其中最具文学历史价值的,就是‘敦煌文献’,跨越四个最大宗教,跨越千年文明,横穿四大古文明的珍贵文献,也陆续的在里面分批的展览。

但这些都不能让王昃太感兴趣,他还是好奇于宣传册上面的那个大石头。

走到展厅**,正中就放着漆黑无比参差不平的一块足足有一人多高的大石头。

如果仅仅是远远看着的话,它也仅仅是一块随处可见的普通黑石,也许黑的有些深沉,但确实不足以放进这种地方。

可如果靠近细看,拿一个放大镜仔细看石头的表面的话,人们会看到上面竟然密密麻麻雕刻的全是文字,一种不知名的文字。

即使世界上最权威的语言学家,也认不得上面的字体。

经过‘碳衰变’的时间鉴定,它起码有几万年以上的历史,可众所周知,那个时候绝对没有文明,又何来的文字?

而这块巨大的石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岁月冲刷,竟然还可以保持表面清晰的文字,这又是一个让人无法解开的迷。

有学者相信,如果能解开这石头上的秘密,能够发现的信息肯定不亚于‘发现新大陆’对人类起到的作用。

刚发现它时,全世界铺天盖地的新闻让所有人知道了有这样一块石头的存在。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它的研究毫无进展,人们便从火热中冷静了下来。

就像现在,过往的客人也仅仅是好奇的看上两眼,就离开了,甚至没有离近些看看那些奇怪文字的**。

王昃是唯一一个扶着栏杆,拼命往里瞧的人。

可当他看到那些奇怪文字的一瞬间,突然感觉脑袋有些恍惚,整个石头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他赶忙摇了摇头,生怕自己的脑袋在这时候跟自己‘罢工’,可预计的疼痛没有到来,他有些疑惑的再次望向那些文字,却再也没有那种飘忽的感觉了。

这时他身边突然有一个温柔的男声响起。

“这块石头很漂亮,不是吗?”

王昃一愣,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开外的男人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一身白色西服一尘不染,单薄的身体却不显得柔弱,反倒是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

干净利落的发型,再配合那个中平的眼镜,让人想要亲近。

王昃憨厚笑了一声,说道:“确实挺漂亮的,虽然不是那么圆,但总给人一种和谐的感觉。”

那白衣男子笑了一下,冲王昃点了点头,却有看向巨石叹息道:“就可惜太重了……”这话说的王昃一愣,可没等他再问什么,突然‘哒哒哒哒!~’的一排枪响!

一瞬间展厅内的气氛从一个安静的咖啡厅变成了罗马竞技场,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尖叫,幼儿的哭声,混织在一起,挑战着人类最脆弱的神经。

王昃下意识蹲下身子,一脸慌乱的看向枪响的地方。

那里有五个穿着休闲服,带着面具的悍匪,正举着步枪将四周的人群踢到角落里。

王昃的英语并不是太好,仅仅只能简单的对话,可这种慌乱嘈杂,又带着‘方言性质’的英语响起来,让他根本来不及理清他们在喊着什么,只是几个简单的意思让他知道了现在该怎么做。

‘蹲下!’‘双手抱头!’‘不要喊!’‘’‘闭嘴!’王昃心跳极快,虽然自己已经‘赚’了三年的性命,可他还想多‘赚’个一两天,起码不用被枪杀这样痛苦的死去。

他突然看到身边的白衣男子还老神自在的站着,赶忙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喊道:“快蹲下啊!他们要过来了!”

白衣男子一愣,笑着蹲了下来,他问道:“你很害怕吗?”

王昃尴尬道:“当然……有点害怕了,我都没见过枪……”

白衣男子却笑道:“不用怕,你是从哪里来的?大和国?棒子国?”

王昃说道:“我是中原人。”

白衣男人哦了一声,说道:“你们中洲人可能不太了解,在这里抢劫事件是很平常的,他们只是求财,最多把我们当成人质,至于生命危险……确实不大,起码比喝醉了开车死亡率要低很多。”

王昃眼皮一阵乱跳,无奈道:“你……你倒是很看得开啊……”

                       

原创文章,作者:红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1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