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神医妃》李洛衣宋程龙(完整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摄政王的神医妃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益羽

角色:李洛衣宋程龙

简介:  天下人皆知,宋国摄政王是个病娇,偏偏嘴毒的能气活死人!
  人们都盼着来个罗刹收了这让人气的牙痒痒的男人
  后来,人们的愿望实现了!
  摄政王娶了个比他还毒的神医妃
  这下好了,人们傻眼了,人家两口子一起霍霍人间
摄政王负责宠王妃,王妃负责赚钱虐渣和养家!
  

摄政王的神医妃

《摄政王的神医妃》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草民李洛衣

一个时辰后,陆续有侍卫带着京城内和京城附近镇子上的大夫进了宫,被轮流请到朝阳殿的后殿给摄政王治病。

可惜的是,所有大夫诊出来的,都是一个结果,摄政王活不过三日。

宋程龙怕了,怒吼着叱骂着一个个大夫。

整个后殿里,跪着一排又一排的大夫,一个个怕的瑟瑟发抖,都觉得今日自己这项上人头是保不住了。

眼看着还有五个大夫等着上前给摄政王诊治了,皇帝宋程龙感觉到了绝望,他双眼猩红,指着后殿内跪着的众大夫大骂,“酒囊饭袋,酒囊饭袋,庸医,庸医,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庸医,连我皇兄都治不了了,朕全砍了你们给皇兄陪葬。”

“皇兄,皇兄,你醒来啊,皇兄,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啊?皇兄,呜呜呜!”皇帝宋程龙转身又扑向了御塌,哭声使得在场的所有御医,大臣和民间大夫们都为之动容,一个个的默默的低下了头。

“来人,给朕把这些庸医都砍了!”宋程龙实在是怕到了极点,父皇临终前悄悄的告诉他,这天下间,唯有他的皇兄跟他是一心的,别人的话,谁的也不可信。

大哭了一会,他决定处罚这些庸医,皇兄最是善良,朕要杀人,皇兄肯定会醒过来。

继位两年来,皇兄也一直罩着他,哪怕生病了也会带病上朝,可今日皇兄这是怎么了?

“皇上,摄政王这是心力交瘁,大限已到,他这副身子,已经拖到了如今二十三岁的年纪,已实属不易,您要息怒啊,大夫学医不易,就连先帝也是尊敬着每一个医者的,他们,杀不得啊!”丞相沈幽虽然也很害怕被皇帝发怒砍了脑袋,可他终究还是站了出来,做了那个出头鸟。

“那你说,要怎么办?丞相大人,你来治,只要你能治好摄政王,朕不会杀一个人,他们怎么来的,就让他们怎么回去。”皇帝冲着杨丞相怒吼着。

丞相顿时腿一软跪下了,“皇上,下官哪会治病啊?”

“啊,原来还有你丞相大人不会的呀!”宋程龙嘴毒的回头狠狠的瞪了沈幽一眼,嫌他做这出头鸟,坏自己的事。

众人心里叹息,原来摄政王的嘴毒不是地生的,是天生的,皇家兄弟,一样样的嘴毒啊!

沈幽眼睛一转看到了还有五个大夫没给皇上看呢,顿时说道:“皇上,还有五个大夫没给摄政王看呢,不若让他们试试?”

“这么多都治不了,他们五个就可以了?”宋程龙又怒吼了一声,暴躁的在地上走来走去。

“皇上,要不,让草民试试?”

这时,这个后殿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清雅的声音,这声嗓音,似女子的嗓音般清脆,又似男子般清朗,一时竟让人对于她的性别难以辨认。

众人的眼神都唰的一下看向了这个出声的人,见就是那剩下的五个大夫里的最后一个,因她个子小一些,又站在四个人之后,所以人们一直都没注意到她。

前面四个人一听这声音,赶紧噌噌噌的走到了一边,让出了那个人的身影来。

就见这是一个做男装打扮的人,一身青衣小衫,却在腰间系了一根镶满了红色玛瑙石的白色腰带。

而她的头发梳的也不像男子们的冠发那样整齐,就像是随意的挽在头顶,用一根木簪固定的。

唯一不引人注目的,就是她的容貌,她的容貌在这后殿之间,只能算是中等。但偏偏她望向谁时,谁又不能忽略了她的那种清淡雅致的气质。

宋程龙一时看的也有些呆,这人,是个大夫?

众人再仔细一看,明白了,对方没喉结,这是个女人。

“你是男是女?”宋程龙诧异的问道。

“草民药王谷弟子李洛衣!”对方不卑不吭的答道,并没有说自己是男是女。

“皇上问你是男是女?”这时,旁边的刘公公赶紧出声提醒李洛衣,生怕皇上再生气要喊杀人。

“闭嘴,你没看到她没喉结吗,肯定是姑娘了!”宋程龙却是回头狠狠的瞪了刘公公一眼,怒斥了一声。

刘公公顿时觉得好委屈,不是皇上您问人家是男是女的吗?

只有太医院首座何御医听懂了李洛衣说的话,他激动的问道:“姑娘真的是出自药王谷?”

“是,云狂是家师!”李洛衣恭敬道。

“皇上,云狂就是药王谷的谷主,他的徒弟,没有一个差的,您可以让她给摄政王看看了。”何御医大喜,简直可以说是激动了。

皇帝一听,赶紧让开了路,“姑娘请!”

然后,众人就见那姑娘竟然蹲下了。

咦?

众人随着她的视线下移,才发现她蹲下抱起脚边的一只猫,向着御塌上躺着的人而去。

猫?还是一只纯白色的猫?

李洛衣并没有去注意别人的眼光,只是一直看着塌上的人,她抱着猫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

“希望还能来的及救他!”李洛衣在心里祈祷。

“主人放心吧,这人命大着呢!”一个稚嫩的声音说道。

可这声声音,却只有李洛衣一个人知道,别人看到的,就是那只白猫张了张嘴而已。

李洛衣走到塌边,双眼低垂,默默的看着他惨白的脸色和惨白的嘴唇,紧咬牙根,压下了心里的心疼和眼里的酸涩,终于赶上这一日了。

御医们一个个的向着御塌边靠近,想看看药王谷的人是怎么看病的。

“皇上,草民治病,不希望有闲杂人等在,可否请大家回避一下。”李洛衣转身对皇帝淡淡的道。

“准!”皇帝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带着百官和那些大夫都去了外面的朝阳大殿上等着。

一下子,整个后殿就剩下了李洛衣和榻上的宋程风。

李洛衣心里明白,暗处肯定还有暗卫盯着的。

她之所以让那些人出去,也并不是她要做什么,而是想跟他独处一会罢了。

坐在塌边的凳子上,她伸手搭上了他的脉搏。

听了一会脉,她轻叹,回手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了一个银色的盒子来,打开,露出里边的银针来。

白猫这时跳上了宋程风的身上,站在了他的心脏的位置,用小爪子一下一下的摸着。

                       

原创文章,作者:益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31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