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宁远洛樱葬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葬师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奇人奇术

角色:宁远洛樱

简介:为夺从商朝遗留下来的惊世奇宝——元君,民间异士,蜂拥而出
以蛊虫占卜术、摸骨术以及祝由术而著称的三大家族古家、宁家与钟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宁远从小随爷爷长大,学习摸骨术,医术非凡,与巫术传人洛樱亦被卷入此场阴谋争斗之中……

葬师

《葬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二章 无能为力

“我靠……”我暗叫不妙,只感觉一股柔软冰凉的东西,顺着自己的嘴钻了进去。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腹中一阵辛辣,呼吸之间居然带着酒气。

我心知那虫子被我吃了下去,连忙抠自己的喉咙催吐。结果苦胆水倒是吐出来不少,肉虫子却没见到半条。

“爹!你说话呀!”进来的是酒疯子的大儿子,生的五大三粗,一脸的横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他推开我之后,一下子扑倒床上,夸张的干嚎起来。

洛撄看到我倒地干呕,就知道事情不妙。她连忙把我扶起来,右手顺势搭在了我的脉搏上,最后还翻开了我的眼皮。

“酒虫进到你体内了,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洛撄问道。

一想到自己吃了别人鼻子里取出来的虫子,胃里止不住的一阵翻腾。不过这种不适纯粹是心理作用,至于其他方面,还真没什么感觉。

爷爷和酒疯子老伴儿,匆匆的从门外赶来。两个老人家显然没能拦住那个大个子,此时进来看见酒疯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爷爷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

“失败了?”爷爷低声的说了一句。

“没有。”洛樱摇了摇头,把刚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最后说道:“我看那酒虫在酒疯子体内多年,这一人一虫恐怕早已血肉相连。如今这虫子离开了他,恐怕他也命不久矣。”

“已经死了……”爷爷黯然的摇摇头,“唉……事情办得有点草率,白白害了酒疯子的性命。”

此时酒疯子确实气息全无,俨然已经逝去。他老伴儿扑在尸首上失声痛哭,倒是那大儿子嚎的声音虽大,但是声音中全无伤心之意。看来这父子关系着实差得很。

好心治病,结果患者死了,虽然按照酒疯子醉酒的状态,不管他也活不到明天早上,但是毕竟是在自己手上出的人命,爷爷无论如何也会和家属交代两句。

结果话没出口,大儿子一下子跳了起来,挥舞着沙包大的拳头吼道:“老神棍!害死了我爹还想不了了之?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我现在就报警抓你们!”

我不服气,想要辩解几句,倒是爷爷拦住了我。脸色数变,心知这是遇上了讹诈了,于是开口说道:“需要我们做什么就直说,别假惺惺的装孝子。”

“哼哼!算你老东西识趣!”大儿子此时也卸下了伪装,“好说,一条人命一百万,老头子这辈子净给家里添乱,要是死了能换一百万,对他来讲也算是值了。”

爷爷生平最恨忤逆不孝的人,原本有心要赔偿,此时也冷下脸来:“要是我偏不给呢?”

“不给?”大儿子呲着牙,“那我就让你老小子给我爹披麻戴孝,然后送你们进局子里!顺便再让里边的朋友关照关照,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

爷爷眉毛一挑,额头的青筋一下子蹦了出来。大儿子仗着年轻身子壮,全没把我爷爷放在眼里,反而露出了轻蔑的眼神。

“我说二位,现在就说人死了,是不是有点早了?”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说话声。众人回头一看,看到一个国字脸,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微笑的看着他们。

“老酒疯子还有救?”爷爷眼睛一亮,赶忙问道。倒是那大儿子变了脸色,想要把这个不速之客赶走,却又有些犹豫。

“我看这老人家应该是酒精中毒。”男子推了推眼镜,“寻常人几乎不可能达到这么深的中毒程度,除非是喝了十斤医用酒精。所以我猜这是酒虫离体,导致常年累积的酒精爆发。”

男子三两句便将事情猜了个大概,果然是个深藏不漏的高人。爷爷赶紧请教解救办法,却不想那男子话锋一转,居然要求爷爷先救自己的女儿。

爷爷平日里有个奇怪的规矩,那就是从不给年轻未出阁的女子看病。无论对方多么紧急,开价多高,也绝不动摇。那男子女儿年方十八,还是个少女,正好犯了爷爷的忌讳。

爷爷希望对方能换个条件,哪知对方死活不松口。最后那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一命换一命,这是天经地义的,若你为了这些奇怪的理由推三阻四,那也恕我只能见死不救了!”

说完就要离开,爷爷好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咬牙一跺脚,恨恨地说道:“行!我治!”

“好,那我这就回去准备。”男子露出了微笑,“这片叶子先给老人家含着,可暂时压住酒气。另外想办法把这小伙子体内的酒虫弄出来,想要救人,这酒虫还真是少不了。”

爷爷想了想,决定和男子先回家看看。既然人家找到自己,可见那小姑娘定是得了什么怪病。既然答应了给人家医治,那就应当先去看看情况。至于取酒虫的事情,爷爷不会,自然又丢给了洛樱。

我赶紧将头发扇子准备好,等着洛樱施展。想不到洛樱却摇了摇头:“这酒虫精明的很,同样的手法不会奏效两次。你的情况我是无能为力了。不过我可以带你去问问我奶奶。”

我拉着洛樱要走,那大儿子怕我们跑了,死活不同意。最后还是他妈给了他一巴掌,这才放我们离开。毕竟听说自己老伴儿还有一线生机,老太婆一下子变得冷静刚毅起来,就算她儿子再怎么壮实,对这个母亲也有所忌惮。

暂时摆脱了麻烦,我带着洛樱风驰电掣的赶了回去。钟九婆阴测测的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然后轻声说了一句:“我治不了你,你回家等死吧!”

听了钟九婆的话,我顿时急了,哪有看都不看就给人判死刑的道理?我以为这老太太和我爷爷有过节,因此在故意刁难。

洛樱显然是个善良的姑娘,她轻轻地拉了拉钟九婆的衣袖,眼神略有嗔怪。

“你赶紧回屋去!都说女生外向,出去一趟就帮着外人!”钟九婆不高兴的呵斥道。洛樱嘟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不过还是照着钟九婆的话走进屋去。

“小子,不是我不救你,而是救你的条件太难了,怕你短时间也难以达成。”钟九婆缓缓的说道,“与其在死之前疲于奔命,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吃点好的,干点想干的。”

                       

原创文章,作者:奇人奇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29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