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私宠娇妻:陆爷,嗜她如命!》在哪里看?

小说:私宠娇妻:陆爷,嗜她如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落凤

角色:唐安宁陆祁深

简介:唐安宁失去一切跌落尘埃后,却被全国最有钱的男人娶回了家

私宠娇妻:陆爷,嗜她如命!

《私宠娇妻:陆爷,嗜她如命!》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替他放洗澡水

第三章 替他放洗澡水

陆祁深亲自带人赶到珠宝店。

但他要找的那个女人,却已经离开。

珠宝店店员诚惶诚恐进了VIP室,见到了这位站在锦城权势巅峰的男人。

“那位小姐是个生面孔……平时很少来我们店里。”

“听陪她一起来的朋友称呼,她好像姓江。”

“绝对没有看错!江小姐脖子上戴着的项链吊坠,就是照片上的那枚指环。那指环镶满碎钻,通体都是用黑曜石打造的,跟照片上一模一样。”

店员凭借着记忆,将所有能想起来的信息,和盘托出。

可惜,今天珠宝店的监控正好维修。

除了知道那位小姐姓江,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拍到。

从珠宝店出来后,助理陈浩小声询问。

“陆爷,我和大哥会加派人手继续追查江小姐的下落。但是唐小姐那边该怎么安排?用不用叫她回来,让她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陆爷要对那晚出现在夜魅会所的女人负责。

既然现在已经找到了那位江小姐,那么萧老爷子塞来的唐安宁是不是就该滚蛋了。

助理陈浩对唐安宁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实在没有好感。

他不明白,陆爷为什么会答应娶那样的女人。

明明陆爷早已拒绝萧老爷子,但却在看到唐安宁的照片后,突然改变了主意。

黑色的豪车正停在路边,陆祁深俯身上车。

听到助理的话,他俊美而锋利的侧脸顿了一秒,透出冷戾。

“一百万花出去,怎么都要看到成效。”

“我陆祁深不会做亏本的交易……告诉陈叔,今晚带她去公寓。教她明白今后什么事该做,什么不该做。”

陈浩:“好的。那么江小姐那边……”

陆祁深抬眸,深深瞥陈浩一眼。

“找到人再说。”

*

唐安宁拿到了一百万,立刻转入了母亲江蓉的住院账户。

她不敢多留一分钱。

因为她知道,如果被舅妈知道她手里有多余的闲钱,一定又会来抢!

刚存好钱,手机响了。

“唐安宁你这个小贱人,你居然敢找帮手对付我们!行啊,你这是翅膀硬了!我告诉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这辈子都休想再踏进江家一步!我们江家不认你这个……”

“咔擦……”唐安宁没有给于莉继续骂自己的机会,直接挂断了通话。

她如今已经彻底看清了江家人的嘴脸,不会对他们抱有希望。

只可惜这样一来,不能回江家,她连今晚的住处都成了问题。

“唐小姐。”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唐安宁回头,看到了今早在医院带走她的那个中年男人。

“你们还有事?”

她以为,那位陆先生跟她办好了结婚手续,就不会再管她了。

毕竟,他们现在算是钱货两讫。

“我是陈叔,陆家老宅的管家。唐小姐这边的事都办妥的话,我送唐小姐回去。”

“回去?我还要住进陆家?”唐安宁诧异。

“不,唐小姐现在的身份,并不适合搬进陆家。陆爷在外面,另外有自住的公寓,我送唐小姐去那边。还请唐小姐配合,别忘了,您收了陆爷的钱。”

言下之意就是,唐安宁的身份并没有获得陆家人的认可。

她还没资格,住进陆家老宅。

而且,唐安宁最好能乖乖听话,配合陆祁深的一切行动。

毕竟,她只是一个,他买回来的妻子。

虽然并不愿跟那个男人住在一起,但唐安宁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

“请你等一下,我上去拿几件换洗衣服。”

唐安宁回到病房,随便用一个塑料袋装了几件自己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便到楼下汇合。

陈叔看到她手里拿着的塑料口袋,表情有微妙的错愕,但并未表态多说什么。

两人上了一辆黑色的豪车。

江家也算有钱人家,唐安宁自己的生父唐家更是富裕。

但这却是她近一年来,第一次坐这样的豪车。

从前在江家,舅妈是不会允许唐安宁上江家的豪车,只有表姐江云薇才有这样的待遇。

而唐家……那早就不是她的家了。

很快,车开进了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顶级豪宅。

陈叔带着唐安宁,由电梯直达顶楼。

三梯一户的顶奢配置,当电梯门打开时,唐安宁眼前一亮。

这套两层楼的复式公寓比她想象中还要更透亮宽阔。

“唐小姐,今后这里就是你的住处。公寓这边有专门的家政人员,会在陆爷上班时过来打扫卫生。但其他的事,就该唐小姐你来做了。身为陆爷的太太,希望你能照料好陆爷的衣食起居。”

“我来照料?”唐安宁眨了眨眼,有些惊讶。

她以为,像陆祁深那样的人,自是有专门的佣人服侍,不会需要她来照料。

“陆爷不喜欢在自己的私人领域看到外人,这里平时,只有你和陆爷两个人住。如果你不动手,谁来做?唐小姐别忘了,收了钱就要按规矩办事。一个合格的陆太太需要做什么,不需要我重复强调吧。”

陈叔没有什么表情的,公事公办地说。

可是他的话,却重重敲打在唐安宁心上。

“我知道了,我会负责照顾好陆爷。”唐安宁不再争辩,唇角牵引出一抹虚弱的笑。

她真是太傻了,差点忘了自己并不是这里的主人,只是‘卖身’给了对方。

陈叔点点头:“对了,一楼的房间你可以随意使用,左手第一间是你的卧室。但是切记……二楼是陆爷的私人领域,除非陆爷允许,否则谁也不许踏足一步。唐小姐千万要谨记,别坏了规矩。”

陈叔交代完毕离开。

临走前告诉唐安宁,陆祁深一般晚上7点30左右到家,她最好在这之前备好晚餐。

唐安宁把东西放好,一看时间已经6点了。

她来不及休息,就开始准备晚饭。

厨具都是新的,冰箱里也没什么东西。

唐安宁只能咬咬牙,自己掏钱去楼下超市买了食材。

很快,三菜一汤便做好了。

她将菜端上了桌,等着陆祁深回来。

可是,到了八点,大门外仍没有动静。

唐安宁没有陆祁深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他究竟还回不回来吃晚饭。

只好将冷掉的饭菜又重新放回炉子上热着。

就这样饭菜冷了又热,热了又冷……

一直到晚上11点过,唐安宁已经困得眼皮打架,不小心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陆祁深还没有回来。

时钟走到11点45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响动。

陆祁深刚推门而入,便看到餐桌那儿一抹娇娇小小的身影趴着睡着的姿态。

男人墨眉深蹙。

他差点忘了,已经吩咐陈叔把那个女人送了过来。

“唔……谁?”

忽然,熟睡中的唐安宁听到响动,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她轻轻嘤嗯的声音,仿佛在男人耳边低喃娇丨吟。

陆祁深浓郁的剑眉蹙了一分,墨瞳黯沉。

唐安宁这才稍稍清醒过来,看清了站在门口那抹高大颀长的身形。

“陆、陆先生,你回来了……”她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理了理自己睡得乱七八糟的长发。

刚才等陆祁深的时候,唐安宁已经洗过了澡,换上了一件洗的发白的家居长裙。

女人乌黑的长发就这么随意地散开在肩头,瓷白的小脸上是刚刚睡醒后不经意流露出的娇媚。

她脸上的肿丨胀,这时早已在冰敷后消了下去。

此刻略显手足无措的站在陆祁深面前,散发出一种,让人想要狠狠欺负的娇态。

这样的娇态,让陆祁深想起了什么,漆黑的眼底飞快掠过某种浓烈的情绪。

“那个……我做了晚餐,你稍等一……”

唐安宁话还没说完,忽然感到下颌一紧,就被撞向了后方。

刚刚还在她几步之外的男人,突然逼近,大掌攫起她的下巴,将她整个人抵在了餐桌上。

唐安宁:!!!

“陆、陆先生,你……干什么?!”

她下意识看向神情冷戾的男人,眼底水汪汪的,全是惊诧不安的情绪。

抵在餐桌上的后腰处,传来如有实质的痛感。

她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唐、安、宁……”陆祁深忽然叫她。

捏起她的脸,低头凝视,嗓音里全是低哑危险的气息。

男人修长的指尖用力扣在她的脸颊上,略带薄茧的指腹,从她下巴上的软肉上摩挲而过。

他看她的目光专注而深邃,仿若深海,浓烈到快要将她吞噬。

这样近的距离,她想不在意都难,总觉得陆祁深落在她脸上的视线,炽烈而灼热。

可是下一秒,她就听到他冰冷残酷的声音响起。

“听着,你最好给我检点些。”

他凝着她迷丨离氤氲的眸子,嘶哑着声音警告。

“什、什么?”唐安宁微怔了一瞬,脑子里还是混沌一片。

她没听懂陆祁深的话。

她不过给他做了一顿晚餐而已,还等了他一整晚,怎么就成了不检点?

“你的这身装扮,发型,姿态,做给谁看?还有刚才的眼神……别再在我面前出现。”

他捏紧她的脸,说出口的话,字字伤人。

仿佛从她的这张脸上,看到了什么。

“还有你从前的那些‘丰功伟绩’,我不追究。你和哪个男人上过床,又陪过谁,也是你的自由。但……所有的一切,必须从现在开始,成为过去。只要你还是陆太太一天,就要有陆太太的自觉。我不希望我陆祁深名义上的妻子,是个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女人。”

“唐安宁,记好了,少在我面前卖弄风情。因为……你不配。”

说着,他松开了扣在她下巴上的手。

唐安宁闷哼了一声,强稳住发软的身体。

她听懂了陆祁深话中的深意。

他挑剔她的穿着打扮,大概是嫌她身上洗得发白的衣服,丢了他的脸面。

而后面那些充满羞辱意味的话……

唐安宁闭了闭眼,纤长乌黑的睫毛轻轻颤动,并不愿跟陆祁深过多解释。

这些闲言闲语,从一年前开始,她就已经不在意了。

“我知道了陆先生,那我先回房了。”

她转身,轻轻低垂下脑袋,从陆祁深身侧绕开。

她的态度甚至比刚才还要温顺几分,却让陆祁深不自觉蹙起了眉。

就在唐安宁即将走回自己房间时。

她听到陆祁深低沉冷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准你离开了吗?”

“上楼,替我放洗澡水。”

                       

原创文章,作者:落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28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