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妃当道笔趣阁

小说:谋妃当道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如裳

角色:陆如裳凝香

简介:后宫,盘踞着名为女人的猛兽
在这些猛兽中,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人,必须权倾天下
陆如裳身着龙凤红裙,发戴金饰,一步步走向名为皇位的宝座
在通向那宝座的路上,堆满了尸骸
公元418年1月,天耀国第一代女帝登基
陆如裳缓缓地停在金鸾宝座前,轻轻抚过盘龙扶手
历代以来,有多少人想得到这至高…

谋妃当道

《谋妃当道》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请安

陆如裳不知道自己昏厥了多久,她醒来时,已经身处某处寝宫。寝宫内有两名宫女正在打扫,她们见陆如裳醒了,便急忙给她端去一杯温水。

“娘娘,你可算是醒来了。”

“娘娘,自你被抬进宫以来,已经是第十日了,你若再不醒来,奴婢可就要担心死了。”

说话的两个女子都穿着青色石榴裙,她们一个圆脸桃花眼,一个尖脸凤眼,都梳着丫鬟的发髻。

“娘娘?”陆如裳有些茫然,她何时成了娘娘了?

“娘娘还不知道吧?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将娘娘册封为陆贵妃,暂居在这梧桐苑内。”圆脸的宫女说着。

“什么时候的事?”陆如裳努力地回想之前的事情,娘亲死在自己面前的场景跳出脑海。那些血沾**她的白裙,娘亲死前还瞪着眼睛。

想到那些血迹,陆如裳不由得一阵干呕。可在干呕过后,难过和绝望又侵蚀着她。

泪水,就这样唰唰坠落。

“是娘娘正昏睡时的事情,娘娘,你已经昏睡了十天了。”尖脸的宫女说着,然后又担心地看着陆如裳:”娘娘,您怎么哭了?”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伤心事。”陆如裳抬起手拭了拭眼泪,把伤心欲绝的事情都咽回肚子里。

娘亲死了,最疼爱她的父亲却对她见死不救。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陆如裳在心底自问着,悲伤的情绪一度难以自控。

“娘娘,我叫凝香,她是雪儿。从今起,我俩就是娘娘身边的丫鬟了,娘娘要是有什么吩咐,叫我们便是。”圆脸的丫鬟正在自我介绍,她不仅介绍了自己,还介绍了一旁较安静的雪儿。

这两个丫鬟,一个看着机灵,一个看着腼腆,是完全不同性格的人。而从今日起,她们就都是陆如裳的丫鬟了。

“对了娘娘,您得赶紧起来梳妆打扮。这几日后宫里的女人都有来请安,可娘娘一直昏睡着无法待见她们。现在也快到时辰了,那些尚未有名分的女人也快来了。”凝香提醒着,然后搀扶着陆如裳坐到梳妆台上。

“小妾?”移步到梳妆台前的陆如裳有些疑惑,后宫的女人怎么会称之为小妾?

“是这样的,皇上登基之前便有一群小妾,她们大多数来自于烟花柳巷。先帝在世的时候,不准许他给这些女人名分,怕丢了皇室的颜面。皇上登基之后,这些小妾也跟着住进了后宫。”

“这些女人都是无名无分的,这后宫里,暂且只有娘娘得了贵妃头衔。按照后宫的礼仪,这些无名分的女人需要来参拜娘娘。”

凝香一边为陆如裳梳发,一边解释着。

雪儿不怎么爱说话,但也在认真的为陆如裳上胭脂水粉。

陆如裳看着铜镜里面容憔悴的自己,不由得垂下眼帘。

雪儿和凝香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为她梳妆打扮好了。

当那山茶花发簪穿入发髻时,梧桐苑外传来了小妾们嬉笑的声音。

这时间,还真是掐算的刚刚好。

陆如裳不由得轻叹一口气,她拿起梳妆台边上的手绢。她走回榻上坐下,等着进来的后宫小妾们给自己行参拜礼。

“参见贵妃娘娘。”穿着打扮各不相同的女人们纷纷跪在榻前,参拜陆如裳。

这些人当中,唯有一人没有行跪拜礼。那女子穿着和她们不同的绸缎襦裙,盘起的发髻上缀着一朵艳红的曼陀罗。而她本人,也和那红色曼陀罗一样妖冶。

她为何不跪拜?

陆如裳微微蹙眉,没想过自己刚入宫便遇到这样的事情。

那女子还未等她开口,便不屑的一笑,转身离去,似乎来此仅仅是为了看看被册封为妃的人长什么模样。

原本跪在地上参拜陆如裳的女人们也纷纷起身,随着那女人散开离去,全然不把陆如裳放在眼里。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后宫的女人可以这般肆无忌惮?

陆如裳心里一阵恐慌,而她的恐慌,却还只是一个开头。

“刚才站着的那女人是谁?”陆如裳忍不住问站在身边的凝香,凝香支吾半天才说清了那女人的来历。

方才那女人叫姬芜歌,是皇上身边最得宠的女人。也因为得宠,她从不把皇上之外的人放眼里。但姬芜歌并非什么名门望族,而是某家青楼的当红花魁,出生低贱得很。皇上先前也有好几个比较宠爱的女人,都惨遭了姬芜歌的毒手。

这后宫,从一开始就被那叫姬芜歌的女人一手揽住,自然不会在意陆如裳。

就连居住在慈宁宫的太后,也不敢轻易得罪姬芜歌。

“这姬芜歌这般嚣张,娘娘日后怕是难以得到皇上的宠爱了。”凝香感叹着,为花容月貌的娘娘感到不服。

“不宠爱也罢,能平静过完这一生便是最好。”陆如裳神色黯然,不由得想起娘亲的死。

若要她日夜侍奉一个杀母仇人,还不如将她打入冷宫永不得宠。

西厢苑内。

“皇上,你真偏心,臣妾都伺候皇上这么久了,皇上也没给臣妾一个名分。那梧桐苑内的陆如裳,前几日才刚入宫,皇上就将她册封为贵妃。”姬芜歌坐在韩宇缚的腿上,纤瘦的手臂缠着他的颈。

他们桌前有不少菜肴美酒,但韩宇缚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殿内挥舞水袖的舞姬身上。

“陆如裳毕竟是将军之女,虽然我收她入后宫的本意,是为了羞辱陆将军。但太后那老不死的还在,我便不能不给她一个封号。”韩宇缚端起酒壶饮了起来,虽已有些醉意,却还是大肆的饮着。

“皇上,那个陆如裳虽是将军之女,却一点也不懂后宫规矩。臣妾今天带着姐妹们去参拜她,她竟骂我们是贱婢。还,还……皇上你看,她还拿开水往臣妾手上泼。”姬芜歌泪眼婆娑的看着韩宇缚,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韩宇缚酒意正浓,看到姬芜歌手上烫伤的痕迹之后勃然大怒。姬芜歌还未回过神便被突然起身的韩宇缚推倒在地,韩宇缚双手一挥,将桌前的美味佳肴全部掀翻。

殿内起舞的舞姬们被吓得一颤,姬芜歌使了个眼神,她们便纷纷退下。

“岂有此理,真是不识好歹!”韩宇缚怒发冲冠的离开了姬芜歌的西厢苑,他带着两名随从直走向陆如裳的梧桐苑。

“娘娘,您没事吧?”婢女蓝鹃将姬芜歌扶起来时,狠狠地被她甩了一巴掌泄怒。

“贱婢!”

并不知自己所犯何罪的蓝鹃一个趔趄坐倒在地,无辜的看着姬芜歌,急忙跪下。

“陆如裳,别以为你有将军老头给你撑腰,就可以在我的后宫呼风唤雨。从今日开始,我要你日夜以泪洗脸,不得安生,哈哈哈……”已经达到目的的姬芜歌肆虐的大笑着,尖锐的笑声让殿内的婢女们心惊胆战。

                       

原创文章,作者:陆如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283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