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王爷来种田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拐个王爷来种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唐箬

角色:唐箬唐妹妹

简介:傻女也会逆袭?那是因为穿来一个医术高超、近身格斗强悍的女汉子附体,问她喜欢啥?当然是调戏弱书生,偶尔换个口味整个傲王爷
这世界还不错,小奶狗多多,活的真舒坦

拐个王爷来种田

《拐个王爷来种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原主的破败身

唐箬词松开脚,底下的孩子感觉到了放松,咻的一下就起来了,跑到王标的身后,唐箬词走进王标,蹲下身来。

“你就是村头那王胖子家的孩子?”王标嫌恶的往后退,说:”你个傻子离我远点,我娘可说了,傻子可是会传染的,我可不想跟你一样恶心巴拉的,还不快滚回河里去。”

唐箬词正在好笑,岂料这王标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木雕的小刀刺向自己,虽不会要人的命,可就算划在肌肤上,难免是要受伤的。

唐箬词毕竟是连过的,轻轻松松偏过头去,抓住王标的手,轻轻一扭,只听得骨头叫错的响声,随后便是王标猪一样的嚎叫,小刀落在了土里。

“我的手……疼……要断了……”

王标哭成个泪人,身后熊孩子见状,纷纷惨白着一张脸,如同看魔鬼一样盯着唐箬词。

“你们要不要试试啊!”唐箬词拿起土里的小刀,指着几个熊孩子,不争气的哭了一二个,还有的倒是有些胆子,只是要是不抖腿就更好了。

“你这个傻子,还不放开标少,小心王老爷不会放过你。”喲,还会威胁人了。

“不会放过我,你们让我跳河,我让你们断手,很划算的买卖,再说了,王老爷能有多厉害,我顶多就废了他一只手,可没说杀了你们,不然你们可就是几条人命了。”

王标好不容易缓过来,就听见唐箬词要杀了自己,吓得连连后腿,”你个傻……你还要干什么?”

看起来倒是很有成效,不喊傻子了,唐箬词抓过头,看着身后的孩子,说:”以后若是再让我听见你们叫我傻子,我就让你们和他一样。”

唐箬词拽过王标,随随便便一转就接上了,随着王标一声惨叫,再一次让一群孩子心猛的一颤。

“都给我记住了。”

王标看着已经好了的手,忙拉着狗蛋跑了起来,嘴里还不放弃的说着:”你给我等着。”

唐箬词看着撒腿跑的熊孩子,不就是受欺负回家告状了,唐箬词一个翻身就来到了他们面前,一个扫堂腿,全都倒下了。

几个孩子你压着我,我压着你,跟叠罗汉似的,这一下全都哭了起来,那声音可真是刺耳。

“都给我闭嘴,不然谁再吵我就把谁的嘴缝起来。”

这一下倒是没人敢哭了,全都呜咽起来,唐箬词看着这些熊孩子,说:”今天你们对我所做的事情,我可全都记得,以后你们若是敢乱说一句话,乱找我一次麻烦,我就剁了你们的手和脚,让你们这辈子都不能走路。”

“记住了记住了,我们以后一定不敢了。”熊孩子们吓坏了,哪里还敢惹唐箬词,万一真的剁了手和脚,那岂不是要流很多血。

唐箬词放了这些小孩子,一溜烟就没影了。

唐家在村子的正中,这唐家除了自己,还有上了年纪的两老以及早已娶妻的哥哥,好不容易考上了秀才,却整日里因自己的缘故,觉得蒙羞了,反正也是不受欢迎的主,真是不想回去。

唐箬词慢慢吞吞的走回了家,此时已经快到了午时,”唐箬词,你还有脸回来。”

唐箬词抬头,原来是自己名义上的大嫂祝月梅,放下肩上的锄头,是刚做完农活回来,只是这自己才回来就开始每个好脸色,实在是寒心啊。

唐箬词看着祝月梅,还真是个不讨喜的长相,偏生长了一张马脸,那突出的颧骨让其看起来又廋又可怕,大大的眼珠挂在脸上,瞪起人就跟要吃人似的,真是可怕,看样子原主最怕这人也不是没有道理,就连自己看了,心里面也不舒坦。

“大嫂,稍稍不见,可还好啊!”唐箬词笑意盈盈的看着祝月梅,可祝月梅可不领情,扛着放下的锄头就走了过来。

“你个丧家女,还好意思回来,我今日回来就听见狗蛋他们说你打了王地主的宝贝疙瘩,你说你整天傻也就算了,可你还处处惹是生非,我今儿就告诉你,你已经嫁给了李兔虎,早已经不是我们唐家的人了。”

这话说的还真是气人,可唐箬词已经不是唐箬词了,可不会有半分伤心,只是这祝月梅也是一个秀才之女,怎没得那半分礼仪,如同乡间泼妇一样。

“嫂子可真是说笑,我与那李屠户并未拜堂成亲,何来他家人的说法,再说了嫂嫂那般满意李屠户,何不自己嫁过去。”

惹了自己还想不还利息,怎么可能,唐箬词嘲讽的看向祝月梅。

祝月梅丝毫没有料到唐箬词这般伶牙俐齿,顿时火了起来,拿起锄头就挥了过来,唐箬词冷眼看着那锄头,一手抓住了。

“还不快放下,你敢这般和我说话。”

“我和你这般说话,已经是给了你极大到底面子。”祝月梅不可置信的看着唐箬词,在她的印象当中,唐箬词可不敢这样。

而此时走近的张大婶却是看见了唐箬词,放下背上的篓子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唐箬词,你敢打我家狗蛋,我今天非要带你去找你爹娘说个清楚不可。”

说着就要伸手去拉住唐箬词的小臂,农妇干活多,手上的劲也大,这样一扯,新伤加旧伤,唐箬词痛呼起来。

“呵,我可没用多大劲,可别在我这卖乖,月梅你可看见了,别到时候让着傻子讹上我。”

祝月梅本就讨厌唐箬词,怎么可能为唐箬词说理,”张大姐,这傻子打了你家狗蛋,就随你怎么办,别打死了就行,平日里是我们心软了,太照顾她了,才让她变得无法无天。”

唐箬词冷笑,推开张大婶的手,掀开了袖子,露出了里面的肌肤,可是那哪里称的上是肌肤,那满满的都是伤痕啊,鞭子打的,刀子割的,烙印烫的,简直不能看。

路过看戏的妇人看着眼前的胳膊,都惊呼了,”这……这哪里还是……”

                       

原创文章,作者:唐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281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