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落:鸽临池上最新章节,王上萧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棋子落:鸽临池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卿离怀忆

角色:王上萧王

简介:人生如棋,落子不悔
一招不慎,爱恨难分

“你不觉得这些棋子很可怜吗?生命不由自己掌控,任由别人摆布

“那都是它们的命

——相识,一纸婚书定,何知是良人

“段池尚,这条路太难走了,我好累啊!”
“你若累,余生的路,我便背你走

——相知,入我相思门,知我心底苦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擦肩而过
所以我要多回眸,多与你擦肩,我墨临鸽要生生世世与你在一起

“傻丫头……”
——相爱,倾一生一世,许生生世世

“原来我自己就是我一直可怜的棋子,真是可笑,哈哈哈……”
“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相杀,原是天注定,悔当初相识

“不要说对不起,只求下辈子投胎不要再把我投在帝王家,更不要让我遇到你

“不,下辈子我会早些遇到你,你只会是我的妻子,不会再是任何人的棋子

——相忆,奈何桥两岸,生死两茫茫

△温馨提示:本文极虐

棋子落:鸽临池上

《棋子落:鸽临池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公主乔装记

“墨”旗迎风飞舞,似乎在宣扬着什么高兴的事。下面,墨国太子墨临熙一袭剑袖蓝袍骑在白马上,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脂,气宇轩昂。他衣角墨发微微飘拂,腰间碧玉光泽流动,刺骨寒风挡不住脸上浓厚的笑意。

“二王子终于可以回国了,真是大喜事啊!”队尾的护卫一脸喜气的说。

“什么喜事!据说云烟长公主很*是中意我们二王子,萧王怎么甘心唯一的嫡亲妹妹嫁给一个毫无实权的王子,二王子回来必定会与太子殿下展开激烈血腥的王位之争。”又一护卫咂舌反驳。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哎呦!”两护卫齐喊。

“狗屁道理,才不会有什么王位之争呢!”我收起弹弓,掐腰怒视着他们。

“我说小白脸儿,怎么又是你,一路上不是喊累就是惹事,别以为你是贵族公子我就怕你。”其中一个护卫怒道,说着又看向一旁和我一样,乔装打扮为护卫的侍女初玖,“出来历练还带着侍从,真是笑话。”

“你……”我气不过,说着就挽袖子要上前动手。

“公子!”初玖眼疾手快的拦住了我,“咱们还是不要惹事的好。”

我嘟嘴,不满的看了一眼初玖快皱成包子的脸。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之后才不情愿的点头。但心里还是气不过,无奈只好跺脚转身离开。

晚上。

“房间这么小这么睡啊,还有一股霉味。我堂堂墨国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临鸽公主怎么可以住这么烂的房间。”

“公主,您就将就着点吧,其他人都是十人一个房间,最后只留下咱们俩才能够住上一个房间的。”初玖说着倒在床上,“公主您不在王宫好好待着,干嘛非要扮成护卫来这受苦啊!”

我抛给初玖一记白眼,“本公主为什么来这儿你心知肚明。”

“太子殿下是来接二王子回家的,公主您跟着来不就是想早些见到二王子嘛!可是因为赶路奴婢都腰酸背痛腿抽筋了,更别说养尊处优的您了,而且萧国又冷又干燥,您脸上都起干皮了。”初玖说着手就向我的脸伸了过来。

“打住!”我用力把初玖的手拍开,下意识的自个摸了摸酸胀的小腿,“本公主都十年没见过二王兄了,能够早些见到他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奴婢心疼您。”

看着初玖可怜兮兮的表情我很是无语,心疼我?是心疼她自己吧。

“喂!你俩小子吵什么呢!”一个刺耳的声音传来,我和初玖对视,恍然想起房门没关。

一抬头,是那个粗暴的护卫头头,满脸胡子,一副凶残的样子,吓得我又急忙低头。谁知道他居然拔剑出来指着我的鼻尖,剑反出的光刺的眼生疼,看着那锋利的刀刃,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你想干嘛?把剑放下,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初玖从床上爬起来激动的说着。

“抬起头来!”

在我犹豫时,剑一颤,吓的我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迫使我抬起了头。

护卫头头眯着自己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打量着我,看得我一阵恶寒。

“怎么没见过你。”最后他憋出这么一句。

“新来的。”我把视线转开。

“新来的?这细皮嫩肉的又是哪家出来历练的贵公子吧,出来还带随从。”他说着瞟了一眼初玖,像是赌气似的把剑收回,“老子就瞧不起你们这些从小锦衣玉食的纨绔子弟,什么苦都受不了还想成为少将军那样的人才,做梦去吧。”说罢他摇头遍叹息的走了。

“公主,这不像你啊!他这样说你你怎么都不反驳。”初玖关门回来纳闷道。

“那人虽然粗鄙,但性子秉直,不会趋炎附势,是个忠良之人,我虽然生性贪玩,但身为公主,我自然要为墨家保留这样的人。”

“看来王上也没有白疼您。”

我得意的笑了笑,又向初玖问,“少将军是谁啊?”

“公主,您也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呀?为什么连少将军是谁都不知道,他就是段大将军的儿子段池尚,您的未婚夫。”初玖惊讶道。

原来是他,想不到他在军中这么有威望,不是将军都被称为将军了。

“传闻段池尚简直就是极品男人,可真有那么优秀吗?”我深深质疑。

“真的,奴婢见过准驸马的,真的是一表人才,呸!一表人才都配不上他,那简直就是妖孽,要不王上也不会在那么多人中选他为驸马。”

“切!再优秀合不合得来还不一定呢!他不是妖孽吗?看本公主怎么收了他。”我对这种婚姻就很不屑,再优秀又咋滴?反而会抢了我的风头。

深夜。

“床板好硬好难受……”

我看了一旁的初玖,睡得跟死猪似的,真不知道这么硬的床板她是怎么睡着的,“初玖,我好饿啊!”

“不是刚吃过饭吗?”初玖眼都不带睁一下的。

“那饭菜是人吃的吗?”

“奴婢就吃了。”

“……”

明明刚才还说心疼我……算了,靠人不如靠己。我翻身起来,点燃蜡烛,穿上刚脱下不久的外套,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才推门出去。

“好黑呀!”寒风凛凛的,又伸手不见五指,只感觉毛骨悚然。

一路跌跌撞撞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摸到了厨房,可是,把厨房翻了个遍,里面全居然全都是生的,我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贵公主怎么会做饭?

我很生气,摔门而出,这时天上的乌云已经飘过,月亮的光辉撒到地上,地面泛着白光,可是这样更让我觉得恐怖。还有那呼啸而过的寒风,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忽闪而过的黑影,这些让我下意识的加快脚步。

许久,我终于看到了有着昏暗灯光的房间,不管了,逃命要紧,我直接不顾形象的狂奔起来。

“初……玖。”我捂着小心脏“啪叽”推开门,顿时傻眼了,为什么会有一个正在洗澡的美男,我走错了?

“啊!”反应之余我尖叫起来,“对不起,我走错了,我现在就走。”

“站住!”

“嗖——”

两个声音同时发出,我转过身迈步之时只见一个飞刀插在了窗上,顿时眼珠子瞪直了,如果再稍微慢一点我就一命呜呼了。

继续阅读《棋子落:鸽临池上》

                           

原创文章,作者:卿离怀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9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