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元子子《殇思:玄凤戚戚》萱凝天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殇思:玄凤戚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夙元子子

角色:萱凝天帝

简介:天家公主不能娶,订婚三次终克夫!
第一回订给了天界战神宁朗帝君,不出半月战场上交代了
第二回订给了文官云笑莲,竟被魔族练了丹
第三回定给了文不成武不就的方庭轩,怎地就投了忘川灰飞烟灭了?
虽说名声狼藉,可这第四任偏偏是个三无小仙?无官职,无阶品,无背景!
那位师弟,你干嘛老是一副欲言又止?
还有那个对她穷追不舍的魔王大人,干嘛老和她掰扯什么前缘?
且看克夫公主,前世情债今世的缘

殇思:玄凤戚戚

《殇思:玄凤戚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八章 今生一眼

破天荒的,萱凝差人去花冉玥的住处递了帖子。邀他到瑶池赏荷。

今日萱凝一袭烟青长裙拽地,袖口上净是花纹交杂着。面上略施粉黛,端庄秀丽。她站在瑶池旁,眼神深邃的望向远方,这让赴约而来的花冉玥心中为之一悸。

“花公子,之前之事是我有意为之,为的是让你知难而退主动退亲,才做出那般失礼行为,此番是向公子谢罪!”萱凝开门见山,坦诚的告诉花冉玥事情始末,说罢弯腰鞠了一躬。这几日她想了许久,不管命运如何,自己还是要遵循自己的心意。

花冉玥连忙扶起萱凝随即轻笑一声:“公主那日所为的确令我很是吃惊,这几日倒是想了很多。”轻缓的移动脚步,走到萱凝身旁也随着她刚才的目光望向远方。

“公主有所不知,很久以前我们见过。”花冉玥道。

众所周知,他自出生经历共生雷劫之后,因元神受损便依靠守魂琉璃养了三百年。三百年之后破壳而出也是一副孱弱模样,母亲为此也是日日以泪洗面。

他排行十八,虽说母亲是正妻,但父亲还有九房小妾,所以他有十七位哥哥、一位弟弟、二十一位姊妹。尽管是嫡子,但他的日子却不那么好过,自己是龙雀返祖血脉之事只有少部分人知晓,姨娘兄弟姊妹自是不知,对于父亲用族内天地灵药给他调养身子自是颇有怨怼。

自小没少受旁人白眼,性子也变得沉默寡言,很不讨喜。

灵雀族并无封号,自是不得随意出入天宫。然,他母亲本家的兄长在天宫当值,怀信帝君手下的一名掌灯仙官。

那日天帝之孙萱凝小公主四百岁生辰,众仙纷纷前来道贺,花冉玥和母亲便随着舅舅去了天宫。

高朋满座,歌舞升平,二人自认身份,便坐在宴会的角落里,显得极为落寞。

远处高台上坐着一个女童,身穿青色薄纱襦裙,冰肌玉骨、娇小玲珑。淡定自若的冲上前祝寿的仙人微笑颔首。

似是注意到他的目光,母亲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那女童是天帝的孙女萱凝公主,以后便是你的妻子。”他有些惊异,瞪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母亲。

母亲叹了口气,伸手抚了抚他的碎发,顺到耳后:“还好你爷爷有先见之明,替你定了这门亲事,你那么多兄弟也没个帮衬,娘以后不在了怎会放心得下!”神情很是凄楚,别过头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未婚妻……

又转头望向那青衣女童,如今他也是个孩子,想到以后那粉雕玉琢的女童将会是自己的结发妻子,心中便有些羞涩。脸红的迅速低下头似是掩盖自己的慌乱。

不大一会便瞧见女童溜下高台,提溜着裙子一路畏畏缩缩低着头往人群少的地方遁去。正追随女娃的身影看去,转眼便离自己越来越近,心在胸膛里怦怦直跳!

萱凝一路小心翼翼的走来,抬眼便瞧见一瘦弱男童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她有些惊慌,此刻极怕被教养仙子瞧见捉回去,她可是不想一直坐在那里受众仙拜礼。

仓皇之下一闪身便伸手捂住男童的嘴巴,眼睛瞪着他的眼睛说道:“莫要出声,我可不想被人瞧见。”

花冉玥有些僵硬的眨了眨眼,示意我不会出声,你放心。萱凝又细细打量了他一番,一通眼神威胁之后便松开了手。

侧身瞧见一妇人正捂着嘴激动地看着自己,现下有些难为情,也是想到此人可能是男童的母亲便道:“夫人莫怪,是我鲁莽了。”说完便恭敬施了一礼。

“不怪,不怪!玥哥儿,还不快陪公主出去透透气!”说罢又冲萱凝说道:“这人多,着实憋闷,你们俩个孩子搭个伴出去逛逛。”语气极为欢喜,说完便推了推男童,而男童显然有些不知所措红着脸攥着衣角。

萱凝见状便,冲花冉玥莞尔一笑,笑靥如花,那一笑仿若平静无波的湖水落下的花瓣,涟漪阵阵。花冉玥就那般呆愣愣的被萱凝拉着衣袖走了出去。

说到此处,萱凝印象里似有这么一回事,但是时间久远早就不清楚前因后果。便是尴尬的笑了笑道:“那时年幼无知,做出鲁莽之举还望公子莫怪。”

花冉玥并未接话又继续说道:“于大局考虑,做驸马对于我是百利而无一害。从此我灵雀族在天界的地位将颇有威望,而我在族中地位也会变得不可或缺。”

说完转头望着萱凝,瞧见她面上波澜不惊,便松了一口气继续道:“于私我便有些矛盾。”

听及此处,萱凝转头望着那双深邃的眸子有些琢磨不透。

“我是真心爱慕公主,能娶公主为妻是极为欣喜。但另一方面,对于我族中诸多缘由,公主嫁过去定会受些委屈。”叹了口气,神色极为郑重:“当年初见便被公主的笑容迷住,若因嫁于我之后便失去了笑容,那我会无比心痛。”语气是深情款款,含情脉脉。

佳人嫣然一笑,盲了今生一眼,从此眼中再无其他春色。

萱凝对于此时花冉玥的深情有些不知如何回应,别过头看向远处没有搭话。

心中腹诽,这花冉玥真是早慧,很难想象一个娃娃会对另一个娃娃春心泛滥,怎么想都有些难于言表。也只能叹一声公子倒是早慧。

“经上次一事我已是知晓公主心意,此番坦诚面对公主,也是想告诉公主,我还不想放弃自己这一千多年来的思慕,我会努力争取得到公主的认同。”话落地从袖带里掏出一物,依旧是那个木雕盒子。

“不论结果如何这耳坠始终属于公主。”打开盒子,里面依旧是那对精美的尾羽耳坠。

正当萱凝不知如何推脱之时,只见一个青色娇小身影闪入二人之间,电光火石之间,一双芊芊玉手拿走了盒子里的耳坠。

来人一脸愠怒的瞪着萱凝,右手举起耳坠道:“你可知这耳坠是玥哥哥用自己最漂亮的两根尾羽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制作而成,此中深情你不配得到!”

继续阅读《殇思:玄凤戚戚》

                       

原创文章,作者:夙元子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88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