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霜之王陈均霖董行远免费

小说:风霜之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陈均霖

角色:陈均霖董行远

简介:\”从小就被送入敌国的风霜国王子陈均霖,历经磨难终于回归母国,执掌权柄
随着敌人一个一个的倒在了陈均霖的脚下,风霜国也变得愈加强大
而在陈均霖的统治之下,风霜城也最终成长为了一个让大陆所有国家的畏惧的强大国度
\”

风霜之王

《风霜之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争分夺秒

在三十年前,风霜国与大魏帝国两国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经过三个月的战斗,大魏帝国大败风霜国。这一次的战争,也让原本就贫弱的风霜国国事倾颓。面对着跨入风霜国境内好似狂飙突进的大魏帝国军队,风霜国不得不献城请降。

风霜国大部分国土都是寒冬之地,所以大魏帝国和风霜国双方议和之后,风霜国最终以风霜国想大魏帝国进献六座城池,换来了和平。同时为了表示和平的诚意,风霜国也将皇子送入到大魏帝国只是作为人质。而这也成为了风霜国所必须遵守的规则。

十年前,风霜国的新即位的国君也将自己尚在襁褓之中的儿子陈均霖送入大魏帝国,成为了新的的人质。时光荏苒,很快,二十年就过去了,而曾经的婴儿陈均霖,如今也成长成长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大魏帝国都城魏王城的一间茶馆之中,陈均霖的面前正坐着一个肥胖的满脸笑意中年人。

“陈均霖王子,你看看,这就是这个月的**。”中年人将身边的几张银票放在桌子上面之后就笑着说道。“董行远,这个月你还真是厉害了,这个月的**,可是要比上个月多多了。”陈均霖清点了一下董行远交给自己的银票之后笑着说道。

“哪里,要说到厉害,还是陈均霖王子您厉害呀,您要是经商的话,我们这些商人,恐怕就没有生意可做了。”听到陈均霖的话,董行远就笑着说道。董行远的话其实并不完全是在恭维,在陈均霖被送到大魏帝国做人质以来,风霜国似乎就忘记了陈均霖这个王子,而陈均霖平时的日常起居也全部都是有大魏帝国负责。

不过在陈均霖十三岁那一年,就听说风霜国爆发白灾,有数万风霜国百姓被饿死。

所谓的白灾其实就是雪灾,风霜国战败之后,在大魏帝国的瓜分之下,风霜国在冰原之外所有的土地都被大魏帝国所掠夺,而风霜国只能退居冰原之中。冰原每年有六个月是冬季,根本无法种植什么农作物,所以风霜国的百姓也就只能依靠放牧来维持生计。而白灾的出现,不仅会冻死大量的牲畜。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虽然但是的陈均霖年纪尚小而且也没有什么能力,但是陈均霖在心里却暗自发誓,自己绝对不能在让风霜国出现这种情况。

在十六岁那年,陈均霖就结实了面前的这个董行远,当时的董行远也只是离开风霜国来到大魏帝国做生意的小商人。虽然陈均霖是一个被送来做人质的风霜国王子,但是在魏王城的王公子弟之中,有着大量的纨绔子弟和陈均霖往来。

于是陈均霖就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助董行远在魏王城之中做起了生意。在陈均霖潜移默化的帮助和推销之下,董行远的生意很快就风生水起。随后的这几年,陈均霖和董行远不断的联手,由陈均霖出面解决大魏帝国官方的问题,而董行远则负责生意上的往来。而陈均霖惊人的经商头脑,也让董行远无比的佩服。

在陈均霖将银票放进自己的怀里之后,董行远就皱着眉头说道“陈均霖,你听说了么?”“听说?听说什么?”陈均霖疑惑的问道。“风霜国又遭遇白灾了,这一次,虽然没有七年前那么严重,但是我看,恐怕又有不少风霜国百姓要被饿死了”董行远皱着眉头说道。

听到董行远的话,陈均霖不由的思考起来。过来一会,陈均霖就说道“董行远,这几年我也积攒下了不少的银子,这一次,我打算全部都拿出来,你去购买粮食,到时候,交给我的外祖父程远鹏,让风霜国之中,不要因为这一次的白灾在有风霜国子民被饿死。”

随着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陈均霖早就打通了大魏帝国和风霜国的边防关卡,经常偷运大量的风霜国毛皮和骏马,到风霜国进行贩卖。同时董行远也就大魏帝国的货物大量的贩卖到风霜国之中。

“什么?陈均霖王子,你要将你所有的银子都拿出来?”听到陈均霖的话,董行远立刻就惊讶的问道。虽然董行远并不知道现在陈均霖到底有多少银子,但是董行远也也知道,这几年来的生意,让自己获取了十多万两白银的收入,而陈均霖的收入远高过自己,这一次,陈均霖竟然将自己所有的财富全部都拿出来,自然让董行远感到了巨大的惊讶。

“好了,董行远,这件事情我已经想清楚了,实话和你说了吧,虽然我陈均霖是一个人质王子,但是我毕竟也是一个王子。我并不缺银子,而我之所以做生意,其实就是想要在风霜国遇到白灾的时候,不会在有一个风霜国子民被饿死。”陈均霖严肃的说道。

听到陈均霖的话,董行远的眼睛不由的湿润起来,董行远有些颤抖的说道“陈均霖,如果你能够成为我们风霜国的国君,那绝对是我们风霜国百姓之福呀。”陈均霖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董行远却突然走到了门口,听了一下之后,又走到窗户旁边,四处看了一下之后才做了回来。

看到董行远谨慎的动作,陈均霖就问道“怎么?有什么大事么?”“是呀,陈均霖王子,你的机会来了,你归国的机会来了。”董行远小声的说道。“机会?什么机会?”听到董行远的话,陈均霖立刻就兴奋的问道,这些年来,陈均霖朝思暮想的就是能够归国。

“风霜国和大宋帝国要打仗了。”董行远说道。“胡说,你这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现在风霜国的皇帝垂垂老矣,我听说,他可是躺在病榻上都不能处理政事了,这个时候,大魏帝国怎么可能会和大宋帝国打仗呢?”陈均霖不信的说道。

“就是因为大魏帝国的皇帝不行了,所以大魏帝国才会进攻大宋帝国的。陈均霖王子,你也知道,大魏帝国的河西之地,就是在他统治之下被大宋帝国抢走的。风霜国的皇帝一生的夙愿就是想要收复被大宋帝国夺走的河西之地。”

“陈均霖王子,你也知道,我们是偷偷在做兵器生意的,这个消息,不会有错误的。”董行远解释着说道。这几年来,风霜国国内的局势不断的动荡,各个部落之间互相征战。而陈均霖的外祖父程远鹏就是一个苍鹰部落的族长。为了能够保证苍鹰部落的安全,陈均霖经常在大魏帝国的军队之中购买兵器和盔甲,偷偷的运送到程远鹏的手里。所以在听到董行远的话之后,陈均霖也完全的相信了董行远的消息。

大魏帝国要和大宋帝国作战,作为大魏帝国附属国的风霜国,自然要出兵协助。想到这里,陈均霖的嘴角不由的出现了一丝笑容,陈均霖笑着说道“董行远,你说的对,我们的机会来了。”

在和董行远闲聊了几句之后,陈均霖就带着自己的护卫陈继刚,急忙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很快陈均霖就带着礼物来到了大魏帝国的丞相府。

陈均霖和董行远的私运生意就是靠着鲍士杰的庇护才会有恃无恐,当然,作为代价,陈均霖每一个月也会为鲍士杰提供大量的钱财。听到陈均霖前来求见自己,鲍士杰知道,陈均霖这一次是又来为自己送钱了,于是鲍士杰立刻就让下人将陈均霖带到了自己的面前。

“陈均霖,你有什么事情么?”鲍士杰看着陈均霖问道,听到鲍士杰的话,陈均霖就笑着在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个盒子,恭敬的递给了鲍士杰。鲍士杰疑惑的接过了陈均霖的盒子,打开盒子拿出了里面的一颗珠子之后,鲍士杰就疑惑的问道“陈均霖,这是什么?”陈均霖笑着说道“鲍士杰大人,这是夜明珠,是来自与滨海国的,在大魏帝国里,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会亮么?”鲍士杰问道。“到了夜里,亮如白昼。”陈均霖笑着说道。鲍士杰仔细的看了看手里的夜明珠问道“陈均霖,你这一次来,还送给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是有什么事情吧?”

陈均霖笑着说道“大人果然英明,我听说,大魏帝国要和大宋帝国交战了。”听到陈均霖的话,鲍士杰立刻就惊讶的问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知道?”“鲍士杰大人,我和大魏帝国的军队也有一些往来。这一次,大魏帝国和大宋帝国交战,我想能够领导风霜国的军队为大魏帝国作战。”陈均霖笑着说道。

“陈均霖,你果然是手眼通天呀,这个消息都知道。还想要带着你们风霜国的军队帮着我们大魏帝国和大宋帝国作战。我看你陈均霖是想要抢夺大魏帝国的君位吧?”鲍士杰笑着问道。“要是风霜国的国君愿意为鲍士杰大人做事的话,对于鲍士杰大人您来说,也是十分有利的么?”陈均霖毫不顾忌的说道。

听到陈均霖的话,鲍士杰不由的思考起来。过来一会,鲍士杰就夜明珠收了起来说道“你要想回国,还想要带领风霜国的军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在大魏帝国里,任何事情在鲍士杰大人的手里,都是容易的事情。”陈均霖笑着说道。陈均霖的话显然让鲍士杰十分满意,鲍士杰笑着说道“好,你回去吧,等我的消息。”

大魏帝国的皇帝病重,所以目前大魏帝国的朝廷全部都是有丞相鲍士杰和元帅鲍士英两个人来主持。看着鲍士杰的上书,鲍士英疑惑的问道“陈均霖?就是那个风霜国的王子?”“没错,就是他。”鲍士杰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陈均霖,我听说过。虽然是风霜国送过来的人质,但是这个陈均霖,却在魏王城里,上蹿下跳的做买卖。不仅丢风霜国脸,也让我们大魏帝国面目无光。”鲍士英不满的说道。在魏王城之中,陈均霖经常会像王公子弟兜售各种来自异国的宝贝。

陈均霖这样做,不仅让其他人认为风霜国没有给足够的生活费,更会认为大魏帝国对陈均霖照顾不周,让陈均霖不得不出来做买卖糊口。不过如果让鲍士英知道,陈均霖不仅走买卖,还贩卖大魏帝国军备,私运各种货物的话,就不知道鲍士英会不会直接提着自己的宝剑去砍了陈均霖。

听到鲍士英的话,鲍士杰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就是因为这样,这个陈均霖才可靠,自古以来,商人重利,鲍士英,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一个商人能够治理好一个国家?这个陈均霖想要回到风霜国,还想要带领风霜国的军队,我看陈均霖就是想要去抢夺风霜国的君主之位,不过这样也很不错。风霜国在陈均霖的手里,对我们大魏帝国更加有利。”

“但是这一次可是作战,陈均霖能指挥军队么?要是让陈均霖带领着风霜国的军队,只会拖累我们大魏帝国军队。”鲍士英不屑的说道。“那又怎么样?鲍士英,难道你想要让风霜国的军队担任主攻么?反正风霜国军队也就是我们大魏帝国军队的炮灰,而且我可以保证,陈均霖是一个很听话风霜国王子。一个听话的风霜国统帅,对你鲍士英来说,不是更加有力么?”听到鲍士杰的话,鲍士英不由的思考起来,但是过了一会,鲍士英就再次问道“但是风霜国恐怕不会同意呀。不说别人,就说风霜国的太子如果知道我们要让陈均霖统帅风霜国的军队,他就会第一个跳出来。”

“这件事情我也想好了,我们让陈均霖回到风霜国之后,自己组建部队,这个风霜国这一次,只肯出兵两万进攻。我知道这个陈均霖的外祖父程远鹏是风霜国的一个部落的族长,而且程远鹏的部落还是一个比较强大的部落呢。”

“我们让陈均霖去风霜国的各个部落之中招募风霜国军队,这样,我们也能够更大的榨干风霜国的实力。”鲍士杰冷笑着说道。听到这里,鲍士英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冷笑。“好,就这样,我们大魏帝国攻击大宋帝国,风霜国不使出全力的话,我还真是不敢绝对的放心呢。”

很快,允许回国的消息就通知了陈均霖,而在得到消息之后,归心似箭的陈均霖立刻就收拾行装开始转变归国。在两天之后大魏帝国魏王城的北门,十几个大魏帝国官员正在欢送陈均霖立刻大魏帝国。“陈均霖,你这一次可好了,能够回国了,我可倒霉了,还不知道是不是一辈子都要待在风霜国这里。”邓煜生无奈的说道。

邓煜生和陈均霖一样,也都是被送到大魏帝国作为人质的曲梁国王子。听到邓煜生的话,陈均霖就笑着说道“邓煜生,被灰心呀,你放心,如果我能够成为风霜国的国君的话,我肯定会全力帮助你归国的,就算是不能回国,你也可以来我们风霜国。”陈均霖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一直都负责照顾这些人质王子的风霜国官员陈伟然也笑着说道“陈均霖王子,说实话,在我的心里,可是十分的钦佩你,要是我们风霜国的王子们有你陈均霖这样的本事,那可就是我们大魏帝国的幸事呀。”这个陈伟然虽然是大魏帝国的官员,但是陈均霖依靠着自己的手腕,已经让陈伟然俯首称臣,现在的陈伟然,虽然明面上是大魏帝国官员,但实际上,陈伟然也是陈均霖的心腹。

听到陈伟然的话,陈均霖笑着说道“陈伟然,你这话要是让大魏帝国的高官们知道,我陈均霖恐怕就不能活下去了。”这个时候,董行远也在陈均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陈均霖王子,您放心,你让我购买的粮食也已经在办了,第一批粮食已经开始起运了,在你回到风霜国的时候,第一批粮食肯定早就运到了。”

听到董行远的话,陈均霖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董行远,这一次全都靠你了。”和众人告别之后,陈均霖就骑上了自己的战马,调转马头之后,陈均霖就用自己手里的马鞭狠狠的抽打在马上,陈均霖和陈继刚以及护送陈均霖的一百名大魏帝国士兵就扬尘而去。

虽然魏王城和风霜国有着不短的距离,但是归心似箭的陈均霖一直都快马加鞭的前进,在三天之后,陈均霖就来到了大魏帝国和风霜国的边境。

在进入到大魏帝国的边防要塞之后,一个大魏帝国将军就苦笑着说道“陈均霖王子,您可算是来了。你们风霜国那里都快要打起来了。”听到这个大魏帝国将军的话,陈均霖疑惑的问道“打起来?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呀,现在你们风霜国陈兵国境,不过你们风霜国的军队来自两个阵营,一个是风霜国部落军队,一个是城市军队。他们都是来接你的。”大魏帝国将军解释着说道。

风霜国的国情和大魏帝国有着极大的不同。在风霜国之中,拥有着城市和部落两个不同的势力。在两百多年前,陈均霖的祖先征服了冰原,同时在冰原之中建立的一座一座的城市。

这些城市,一直以来都由风霜国王族所掌控。而在风霜国之中的各个部落,则都是冰原之中的原住民。在冰原被征服,风霜国建立之后,这些冰原的原住民一直都按照自己上千年来所传承的方式生活着。

而这一次,在得到陈均霖将要归国之后,陈均霖的外祖父就带着雄鹰部落的士兵来到了这里迎接陈均霖,而风霜国也派遣了军队前来迎接陈均霖的到来。

程远鹏担心风霜国军队会对陈均霖下毒手,而风霜国军队则担心陈均霖会被风霜国的部落控制起来,成为对抗王族统治的底牌,所以双方互不相让,都要将陈均霖带走。“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看看吧,这位将军,您能否派兵,将我送入到程远鹏的军队之中么?”陈均霖问道。

“这是自然,丞相大人有命,让我护送陈均霖王子去他想去的地方。”大魏帝国将军笑着说道。

很快,在大魏帝国军队的护送下,陈均霖就向着程远鹏的军队前进,而风霜国军队虽然看到了这一切,但是陈均霖现在有着上千大魏帝国士兵的保护,这些风霜国军队也不敢轻举妄动。很快,在大魏帝国军队的护送下,陈均霖就进入到了程远鹏军队的营帐之中。

而得到消息的程远鹏也早就让所有的士兵做好准备,迎接陈均霖的到来。“外祖父。”看到程远鹏之后,陈均霖就激动的说道。虽然陈均霖曾经看到过程远鹏的画像,但是陈均霖和程远鹏却是第一次见面。“陈均霖,好小子,你长得可真是结实呀,不愧有我们冰原人的血脉。”程远鹏用拳头打了一下陈均霖的肩膀笑着说道。

“外祖父,那些风霜国军队是怎么回事?”陈均霖疑惑的问道。“还能怎么回事,他们想要接你走。不过我是不会同意的,要是他们将你接走了。到时候在说你不幸坠马身亡了,或者别冰原狼袭击杀死了,我可怎么办?我可是哭都没有地方去哭呢。”程远鹏冷哼了一声说道。

陈均霖知道,自己这一次回来,不仅会触怒风霜国太子,风霜国的国君也不会饶恕自己的。毕竟自己这一次可是来风霜国征兵作战的,如果陈均霖想要利用自己的军队和太子争夺君位的话,那么风霜国必然会陷入到内战之中。所以风霜国国君哪怕是陈均霖的父亲,也不会愿意让陈均霖活着的。

陈均霖摇了摇头说道“不管他们了,外祖父,我就和你走,我们去你的雄鹰部落。”听到陈均霖的话,程远鹏笑着说道“好,我都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你舅舅和你表哥也全部都在部落里等着你呢。”

“外祖父,这一次,我来组建军队的,时间紧迫。你能不能帮助我召集各个部落的首领,我有话要和他们说。”陈均霖说道。“是想要在他们的部落里征兵么?陈均霖,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程远鹏有些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外祖父,我有十足的把握,让他们争着将他们自己手里的士兵全部都交出来。”陈均霖自信的说道。看着陈均霖一脸的自信,程远鹏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对着自己身边的一个护卫下达了命令,去邀请风霜国之中其他的七个部落的首领前来雄鹰部落议事。

而那些风霜国军队在看到陈均霖已经进入到程远鹏的军队之中,也不能在做一些什么,只能慢慢的跟在程远鹏军队的后面,不过在程远鹏的军队进入到了雄鹰部落的领地,这些风霜国军队也就明智的选择了离开。

在风霜国之中,各个部落对于自己的领地都十分的敏感,特别是近几年来,王族和风霜国部落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如果这些风霜国军队贸然的进入到程远鹏的领地,可能立刻就会受到程远鹏军队的袭击。

程远鹏所统领的雄鹰部落是风霜国之中最为强大的部落,否则当年风霜国的皇帝也不会和程远鹏联姻。同时程远鹏也风霜国其他的部落之中也有着崇高的威望,所以随着陈均霖的召集,其他风霜国的部落纷纷来到了程远鹏的部落。

看着坐在议事厅的帐篷之中的其他的七个部落族长,陈均霖笑着说道“各位部落族长,欢迎大家的光临。”

听到陈均霖的话,一个部落族长冷笑着说道“你欢迎?这可是程远鹏的部落呀,只有主人才有资格欢迎客人的到来。”这个部落族长的话,明显是在针对陈均霖,不过陈均霖却没有丝毫的生气。

陈均霖淡淡的说道“你是长腿部落的族长吧,我听说长腿部落的部落族长是风霜国的勇士,身体强壮的像一座高山。”听到陈均霖恭维的话,这个部落族长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对风霜国不满,半个月之前,一个风霜国城市袭击了你部落的一个营地,抢走了不少的牲畜。”

“这笔账我早晚都要算。”部落族长恶狠狠的说道。陈均霖笑着说道“我知道各位对于风霜国都有一些不满,其实归根到底,都是因为食物,现在我们风霜国遭遇到了白灾,食物短缺,城市缺乏食物,各个部落也一样。而我来到这里,就是为各位部落族长带来食物的。”

听到陈均霖说起食物,这些部落族长都来了兴致。陈均霖笑着说道“我们风霜国地处严寒,以前遇到白灾,我们风霜国抗灾的方法就是去其他国家掠夺食物。但是现在,大魏帝国已经统治了其他的地域,而我们风霜国也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去大魏帝国之中抢夺食物。不过这一次,大魏帝国要和大宋帝国交战了,我们的机会来了。”陈均霖笑着说道。

听到陈均霖的话,一个部落族长就试探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在大魏帝国和大宋帝国交战的时候,出兵攻击大魏帝国?”陈均霖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是,大魏帝国实力强悍,我们现在还不是他们大魏帝国的对手。就算是我们能够得到食物,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不过我们可以和大魏帝国军队一起行动,去攻击大宋帝国,抢夺他们的食物。”

“攻击大宋帝国?我可没有兴趣帮助我们的敌人打仗。”一个部落族长不屑的说道。“没有兴趣帮助我们的敌人打仗?我想要问各位,你们手里的战刀有多少年没有攻击敌人了?你们的战刀有多少年没有尝过鲜血了?”

“我们风霜国的祖先,都是征战天下的勇士,可是我们现在呢?我们现在是不是连想自己的敌人挥舞战刀的勇气都没有了?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食物,不过是在谁的手里得到食物,能够得到食物,才是最为关键的。”

“陈均霖王子,恕我直言,风霜国国君之前也派遣使者要求我们个个部落派遣军队,但是却被我们拒绝了,我想要问陈均霖王子,你的父亲都无法调动我们个个部落的军队,你一个王子,有什么资格调动我们个个部落的军队呢?”一个部落族长冷笑着问道。

“因为我和我的父亲不同。我不仅仅是大魏帝国的王子,我更是程远鹏的外孙,和我的父亲不同的是,我的身上,也和你们各位部落族长一样,流淌着冰原古老的血脉。我知道,风霜国对于各个部落一直都在不断的打压。”

“我也知道,在风霜国最初建立的时候,风霜国之中,有着三十二个部落。但是今天,仅仅剩下了八个部落而已。在你们的心里,其实十分抗拒风霜国,你们担心出兵,会让你们的部落受到巨大的损失,同时也担心风霜国会借机攻击你们。”

“你们不信任风霜国,但是你们应该信任我陈均霖。因为风霜国的王族,是我们共同的敌人。”“风霜国的王族,是我们共同的敌人?陈均霖王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自己可也是王族之中的一员呀。”一个部落族长嘲笑着说道。

“你说的对,我是王族之中的一员,但是风霜国的王族,却没有将我陈均霖当做是王族之中的一员。我的父亲有着五个儿子,但是当时只有我被送到了大魏帝国做人质。你们想过为什么么?”陈均霖反问道。

听到陈均霖的话,程远鹏立刻就恶狠狠的说道“因为陈均霖是我程远鹏的外孙,因为陈均霖的身体里。”陈均霖看了程远鹏一眼之后就说道“没错,风霜国王族不会让一个有冰原人的血脉的王子继承风霜国的王位,他们甚至想要让我这个有冰原人的血脉的王子死在大魏帝国之中。”

“他们惧怕我能够成为风霜国的王者,他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只要我陈均霖成为了风霜国的王者,那么我陈均霖可以像你们各位部落族长起誓,我陈均霖这一生,只会迎娶来自各个部落的女人,让风霜国的王族身体之中,全部都融入冰原人的鲜血。”

“让各个部落族长不用在担心受到风霜国的威胁。你们也应该知道,风霜国远比你们强大,就算是你们紧紧的包在一起,也只是能够自保而已。但是你们也知道,今天能够自保,但是早晚有一天,你们也会被风霜国所吞并。”

“但是如果我陈均霖能够成为风霜国的国君,那么情况就会发生变化,那样你们每一个部落都能够得到足够的安全的保护。而我也不会让各个部落所支援的军队轻易的浪费掉。”

听到陈均霖的话,这些部落族长都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过了一会,一个部落族长站起来说道“这一次的白灾,我们得到了两百担的食物,程远鹏说是陈均霖王子自己花银子买的粮食。而且后续的粮食还会源源不断的运过来。有陈均霖王子的帮助,我们的部落才能够更好的度过这个可怕的冬天。我愿意为陈均霖王子而战,无论是攻击大宋帝国,还是争夺君位,都是为陈均霖王子而战。”

长腿部落的部落族长也站起来说道“陈均霖王子知道我是谁,他能够看出来我是冰原的勇士。他还是第一个称为我勇士的王族呢,我们长腿部落也愿意为陈均霖王子而战。”之后,其他的几个部落族长也站起来,纷纷表示愿意为陈均霖王子而战。看到这里,陈均霖的嘴上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虽然风霜国派遣了使者要求程远鹏将陈均霖交出来。但是无论是程远鹏还是陈均霖都知道,如果落入到风霜国王族的手中,陈均霖是绝对不可能有好下场的。所以陈均霖一直都称病留在程远鹏部落之中不肯出来。

很快,各个部落族长走带来了自己的军队,而陈均霖也成为了一支三万风霜国军队的首领。风霜国也知道陈均霖是不可能和他们进入到王都了,于是风霜国也将随从大魏帝国作战的两万风霜国军队带到了雄鹰部落。两支军队会和之后,就开始向着大魏帝国境内前进。

这一次雄鹰部落更是出兵八千支援,而程远鹏毕竟是部落的族长,自然不能亲自领兵。不过考虑到王子的身边没有能征善战而且可以信任的将领,程远鹏还是让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也是王子的舅舅程秋风和表哥程东行随行。

虽然这一次风霜国是仆从军,但是大魏帝国对于风霜国的军队也不是完全的放心。所以在风霜国进入到大魏帝国之后,也有一支两万人的大魏帝国军队向着河西之地前进。而这个时候的河西,鲍士英也集结了十多万的大魏帝国军队,两国之间的大战可以说是一触即发。

在风霜国军队来到这里之后,鲍士英就召见了陈均霖和风霜国的统兵将军陈建锋进入到鲍士英的营帐之中。

看到陈均霖之后,鲍士英就笑着说道“陈均霖王子,你果然不简单,回到风霜国之后,竟然真的带来了三万风霜国军队。”“多谢鲍士英大人的夸奖,我在风霜国之中,有着不小的威望。”陈均霖笑着说道。

这个陈建锋毕竟是风霜国才是这一支风霜国军队的统帅。所以在看到鲍士英竟然先招待陈均霖而不是迎接自己,这就让陈建锋感到了自己受到了鲍士英的轻视。而在听到陈均霖的话之后,陈建锋心里更加气愤起来。

虽然鲍士英看到陈建锋脸色出现了变化,但是鲍士英也没有兴趣理会陈建锋的脸色。鲍士英指着自己面前的一张地图之后说道“陈均霖,你看,这里叫做松叶城,现在大宋帝国的军队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迎击我们大魏帝国风霜国的联军。如果正面进攻宋军的防线的话,我们肯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这里叫做松叶城,虽然这个松叶城并不是一处十分重要的城池,也并非地处要冲。但是如果有一支军队攻占了松叶城的话。我们就能够极大的牵制宋军。宋军既要担心这一支军队可能攻入到大宋帝国的内部,也担心在和我们的主力军队交战之中受到这一支军队的背后袭击,所以兵力上一定有极大的分散。”

听到鲍士英的话,陈均霖想了一下问道“鲍士英大人,您的意思是,让我们风霜国的军队攻占松叶城?”“不仅要攻占下松叶城,陈均霖,你还要为我们守住松叶城。”鲍士英点了点头说道。

“鲍士英大人,我们拒绝这一次的命令。”一旁的陈建锋急忙说道。听到陈建锋的话,鲍士英的脸色立刻就冰冷了下来。“陈建锋,你刚刚说什么?”看到鲍士英看自己的眼神,原本想要重复一下自己刚刚说过的话的陈建锋不由的将到嘴边的话再次吞咽到了肚子之中。

看到这里,陈均霖就继续说道“我想陈建锋将军的意思是说,我们风霜国的军队如果真的攻占了松叶城,我想我们风霜国的军队必然会受到宋军的围攻。你应该知道,我们恐怕是守不住的。”

“我想,有着五万风霜国军队驻守的松叶城,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敌人攻克吧?”鲍士英笑着说道。听到鲍士英的话,陈均霖和陈建锋的脸色都冷了下来。

原本陈均霖只是认为鲍士英想要让一些风霜国军队去松叶城当诱饵,但是现在听到鲍士英的话,陈均霖知道,鲍士英想要用所有的风霜国军队作诱饵。“鲍士英大人,这个诱饵也太大了吧?”“越大,对战局越有利,不过陈均霖王子也不必太过担心,我想,面前如此数量的风霜国军队,宋军也不见得有胆量派遣过多的军队,或许只是围而不攻而已。”

听到鲍士英的话,陈均霖不由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陈均霖知道,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先不说自己拒绝鲍士英的命令会为风霜国带来什么不利的影响,将来陈均霖也休想得到大魏帝国的任何支持,而鲍士英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

过来一会,陈均霖就说道“好的,鲍士英大人,我愿意出战,但是鲍士英大人,我希望,您能够答应我的一个条件。”听到陈均霖同意自己的命令之后,鲍士英立刻就笑着说道“当然,陈均霖王子,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和我说好了。”

“我也没有其他的要求,只是希望,在作战之中,我们风霜国军队所掠夺的所有的财物、粮食和人口,全都归我们风霜国军队所有。大魏帝国不能抢走丝毫。”原本鲍士英还因为陈均霖会狮子大张口开出一大堆条件,但是现在听到陈均霖竟然只是想要得到所掠夺到的财物,鲍士英立刻就大方的说道“这是自然,如果是你们风霜国军队抢来的,本来就应该归你们所有。”

听到陈均霖和鲍士英的对话,陈建锋立刻就坐不住了,急忙说道“鲍士英大人,我陈建锋才是这一次的风霜国军队统帅,我不同意。”“陈均霖是你们风霜国的王子,他同意就可以了。”鲍士英冷冰冰的说道。听到鲍士英的话,陈建锋也知道自己是无力回天了,恶狠狠的看了陈均霖一眼之后,就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不在说话了。

在军事会议结束之后,陈均霖、陈建锋和其他的大魏帝国将领就纷纷的离开了鲍士英的营帐。在刚刚走出营帐的时候,陈建锋立刻就抓住了陈均霖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陈均霖,不要以为你自己是一个王子就能够为所欲为了。你最好祈祷你自己死在河西之地,因为在你回到风霜国的时候,你将会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陈均霖一把将陈建锋推开之后冷笑着说道“我也希望你能够活着回到风霜国,让我好好的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完陈均霖就不在理会陈建锋,直接就转身离开了。经过了半天的修正之后,风霜国军队就在鲍士英的命令下向着松叶城进发。

虽然一些宋军也注意到了风霜国军队的动向,但是风霜国军队前进的地方都是大魏帝国所控制的抵御,所以面对数量众多的风霜国军队,这些宋军也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风霜国军队就快速度过魏河,来到了松叶城附近。“陈均霖,你成功将我们带到了松叶城了,我们风霜国军队的葬身之处。你想要去死,却偏偏要带着我们所有人和你一起去死。”在陈均霖身边的陈建锋讽刺的说道。

“好了,陈建锋,我们不说这个了,现在,我们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来到了大宋的河西,那么我们就应该想一想怎么样活下来,

怎么样让我们的军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既然你不愿意和我一起行动,那就离开吧。我答应了鲍士英,要留守松叶城,我是走不了了,你没有必要和我一起留在这里送死。”

听到陈均霖的话,陈建锋自然不会对陈均霖有丝毫的留恋,直接就带领着自己的队伍,向着松叶城的东方前进了。看着离开的军队,陈均霖冷笑了一下就没有在去理会,而是带着自己的军队,开始像松叶城前进。但是无论是陈均霖和陈建锋,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渡河的时候,就已经被大宋帝国的斥候发现了。

只不过陈均霖的军队源源不断的度过了魏河,只有上百人的斥候军队,自然没有办法去攻击陈均霖的军队。不过他们也在第一时间将陈均霖的军队来到河西的消息送了回去。在来到这里之前,大魏帝国的军队早就已经在这里集结了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在这里有着十多万的大宋帝国军队集结着。在得到消息之后,大宋帝国的军队立刻就开始了调动,准备将陈均霖这一支军队击退。

不过这个时候,鲍士英已经将自己手下所有的军队都集中在了魏河的西岸,为了防备大魏帝国主力军队的攻击,大宋帝国只是派遣了六万军队前来围歼陈均霖的军队。在陈建锋将军队带走之后,这一支两万人的风霜国军队,自然成为了大宋帝国首要的攻击目标。

在渡河之后,程秋风就带领了一千五百名精锐士兵向着松叶城前进,仅仅有了一晚上的时间,程秋风的军队就来到了松叶城下。看着城门紧闭的松叶城,程秋风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刻就带着军队对松叶城发起了攻击。

虽然仓促之间就对松叶城发动了攻击,让程秋风没有时间打造攻城器械,只是临时的打造了六架云梯。不过这个时候,松叶城里也仅仅有两百名大宋帝国的守军。

毕竟松叶城距离魏河有着一定的距离,而大宋帝国的军队为了防止大魏帝国的攻击,已经将所有的军队都调动到了魏河西岸。

看到突然攻击过来的风霜国军队,大宋帝国的军队立刻就开始拿起了攻击不断的射击。不过遗憾的是,宋国士兵的数量实在太少了,虽然不断的使用着弓箭射击。但是对于风霜国士兵却没有太大的阻拦作用。很快,风霜国士兵就在城墙下面树立起了云梯,开始想着松叶城的城头爬上去。不过这个时候,宋国士兵也纷纷的拿出了自己手里的武器,开始不断的攻击着爬上来的风霜国士兵。

这些风霜国士兵都是在各个部落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而且正在各个部落之间,经常会发生混战,所以这些风霜国士兵可以说是身经百战。在爬到城墙之后,面对城墙上宋国士兵的攻击,这些风霜国士兵一边用武器抵挡着宋国士兵的攻击,一边向着城墙上面爬上去。看到城墙上不断有风霜国士兵在宋国士兵的攻击之下掉下来,程秋风十分气恼,拿出了自己的弓箭,对着一个宋国士兵就射出了自己手里的箭矢。

虽然程秋风是秃鹰部落族长的儿子,但是程秋风却也有一身的好武艺,而且程秋风的臂力惊人,弓箭射中那个宋国士兵之后,直接就射穿了那个宋国士兵的身体,向着后面的另一个宋国士兵飞过去。

一箭杀死了两个宋国士兵之后,程秋风也将自己的弯刀**,直接就向着松叶城冲过去。刚刚冲到松叶城的城墙下来,程秋风一下子就将一个想要爬上去的风霜国士兵推开,直接就算顺着云梯向着上面爬上去。这些来自各个部落的士兵并没有同意的军装,大多数士兵都是穿着风霜国的兽皮衣物,不过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们已经得到了鲍士英所提供的大魏帝国盔甲。

这就让这些风霜国士兵所穿的衣服全都不伦不类,不过程秋风作为风霜国的将领,秃鹰部落的少主,自然有着全套的盔甲。这样让宋国士兵一些子就能够看出来程秋风是风霜国军队之中的大人物。

所以在程秋风顺着云梯爬上来的时候,就受到了宋国士兵的注意,一个宋军的军官大声的喊道“快点杀死他,这个人一定是敌人之中的将领。”听到这个军官的话,立刻就有几个宋国士兵挥舞着自己的长枪向着程秋风刺过来。一个宋国士兵在将自己的长枪刺过来之后,程秋风一下子就抬起了自己的手臂,用自己的胳膊将那个宋国士兵的长枪夹住。之后程秋风就用自己的右手一把抓住了宋国士兵手里的长枪,猛地一用力,程秋风就将那个宋国士兵从松叶城的城墙上拽下来。

虽然将一个宋国士兵从城墙上拽下来,但是另一个宋国士兵快速将自己的长枪刺过来,程秋风用自己的弯刀一刀将那个宋国士兵的枪尖拨开之后,用力的一划,就将那个宋国士兵的脖子划开。在杀死了两个宋国士兵之后,程秋风的面前也就没有了宋国士兵的阻碍,立刻就冲到了城墙上面。不过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宋军的军官命令宋国士兵们要攻击程秋风,所以这些宋国士兵自然会将程秋风作为攻击的主要目标,不过这个时候,程秋风已经跳上了城墙上面,面对宋国士兵的攻击,程秋风可以从容的躲闪和反击。

程秋风一刀将一个宋国士兵的砍过来的战刀劈开之后,就反手一划,就将一个宋国士兵的脖子划开。之后程秋风猛地用力一撞,就将一个宋国士兵撞开,之后就向着那个宋军军官冲过去。看到向着自己冲过来的程秋风,那个宋军军官也没有丝毫的惧怕直接就带着自己的战刀向着程秋风冲过去。在冲到程秋风的面前之后,那个宋军军官直接就将自己的战刀用力的劈砍下来,但是程秋风的反应却十分迅速,见到那个宋军军官的攻击之后,程秋风就将自己弯刀横过来一下子挡住那个宋军军官的攻击。之后程秋风用力一抬,将那个宋军军官推开之后,程秋风就迅速的将自己的弯刀刺进了那个宋军军官的胸口。

在将那个宋军军官杀死之后,程秋风就立刻喊道“宋军的士兵们,你们的军官已经被我杀了,要命的话,就赶快投降。”原本程秋风以为自己只要将这个军官杀死,那么剩下的宋国士兵一定会群龙无首,自然也就会纷纷投降了。但是让程秋风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喊出这句话之后,那些宋国士兵不仅没有将自己的武器放下来投降,反而都呼喊着向着自己冲过来。

“该死的混蛋,这些宋国士兵怎么这么拼命?”程秋风在挡开了一个宋国士兵的攻击之后,恶狠狠的说道。

其实程秋风并不知道,这些宋国士兵都是大宋帝国在河西之地所招募的士兵。对于程秋风他们这些风霜国士兵,甚至是大魏帝国士兵来说,河西之地不过就是他们淤血拼杀的战场,是一片要被他们所夺取的土地。但是对于这些宋国士兵来说,河西之地却是他们的故乡,是他们的家园。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保护自己的故乡,这些宋国士兵自然是使出全力来和敌人战斗。

起初程秋风认为,自己冲到松叶城的城墙之后,只要将宋国士兵的首领杀死,那么失去组织的宋国士兵立刻就会崩溃,但是让程秋风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宋国士兵的抵抗竟然这样顽强。虽然程秋风有着不错的武艺,但是现在程秋风一个人要面对十几个宋国士兵来自不同方向的攻击。在胡乱的砍出去几刀之后,程秋风就再次退到的城墙边上。

程秋风退到城墙边上自然不是想要逃走,而是程秋风发现自己如果这样和宋国士兵拼杀的话,那么在冲上来的风霜国士兵就是受到宋国士兵的阻击,没有办法在继续冲上来支援自己。所以程秋风站在城墙边上的一个云梯附近,在程秋风的保护之下,程秋风身后的风霜国士兵们纷纷从云梯上面爬上来。虽然冲上来的风霜国士兵数量越多,在墙头上的形式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毕竟,这一次程秋风可是带来了一千五百名风霜国士兵,而且还都是精锐的风霜国士兵。

很快,程秋风就将城头上宋国士兵清除干净了,不过在程秋风带领自己的军队进入松叶城城内的时候,却也遭受到了松叶城百姓的袭击。松叶城里所有的宋国士兵都留守在了城墙上面,经过战斗,程秋风已经带领着军队将宋国士兵清除干净了。在派遣了五百名风霜国士兵打开松叶城的城门,等待陈均霖带领军队带来之后,程秋风就兴奋的带着其他的士兵进入到了松叶城里。

自然在三十年前,风霜国与大魏帝国之间经过一场决战之后,风霜国就元气大伤。不仅丢失掉了大片的土地,更是成为了大魏帝国的附属国。从那之后,就风霜国的军人就再也没有机会能够带领军队走出风霜国,更不要说攻占其他国家的城市了。三十年前前,程秋风还只是一个孩子,自然没有赶上那一场风霜国与大魏帝国的决战,所以一直都被成为风霜国勇士的程秋风心中都有一个遗憾,那就是自己不能为风霜国攻占敌国的土地。

不过这一次,在陈均霖的带领之下,程秋风终于得偿所愿,在攻占松叶城之后,程秋风自然会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好好的巡视一下自己攻占下来的松叶城。但是松叶城的百姓对于程秋风并不友好,毕竟对于松叶城的百姓来说,程秋风这些风霜国人,就是侵略者。程秋风原本想要表现出自己仁慈和亲善的一面,就亲自去安抚松叶城的百姓。

但是让程秋风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站在那些松叶城百姓的面前,就有两个男人拿着匕首向着自己冲过来,程秋风完全没有防备,战刀也跨在自己的腰里没有**。程秋风一脚将一个男人踢开之后,就用手抓住了另一个男人握着匕首的手,狠狠的一掰,就将那个男人的手掰开了。不过程秋风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身上竟然还藏着第二把匕首,自己的右手被抓住之后,那个男人就快速拔出了自己腰里的另一支匕首。

这个男人攻击的速度很快,直接就刺中了程秋风,不过程秋风也躲闪开来,虽然被刺中,但是匕首并没有刺中程秋风的要害。程秋风快速的转身,将那个男人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猛地一用力就将那个男人摔倒了。之后,程秋风抬起了自己的右脚狠狠的踩在了那个男人的脖子上,将那个男人杀死。

而这个时候,程秋风的护卫也冲过来,将另一个袭击程秋风的男人杀死了。程秋风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鲜血。在风霜国的时候,程秋风不止一次的和其他部落作战。但是程秋风已经三年没有受伤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程秋风得到了勇士这个称号。但是程秋风没有想到,自己来到大宋帝国之后,在松叶城的城墙上没有被宋军士兵伤到,反而在松叶城里,被一个松叶城的百姓伤到。

一怒之下,程秋风就下令将松叶城内所有的大宋百姓统统处斩。松叶城只是河西的一些小县城,所以这里只有一万多百姓,在得到了程秋风的命令之后,所有的风霜国士兵就开始了对松叶城的疯狂屠杀。

在程秋风攻占松叶城的半天之后,陈均霖就带领着军队来到了松叶城之中,刚刚走进松叶城,陈均霖就看到了遍地的尸体。看着这些尸体都只是穿着寻常的衣服而不是大宋帝国的军装,陈均霖的脸不由的阴沉下来,陈均霖一把将一个风霜国士兵抓过来问道“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将松叶城所有的百姓都杀死?”

被陈均霖抓住之后,那个风霜国士兵十分紧张的说道“这些松叶城攻击了程秋风将军,程秋风将军受伤了,所以我们就将所有的松叶城人都杀死了。”

起初陈均霖十分气愤程秋风将所有百姓都杀死的做法,但是在听到程秋风竟然受伤了,陈均霖立刻就将那个风霜国士兵推到一边,去找程秋风了。

看到程秋风肚子上包扎的绷带,陈均霖急忙问道“舅舅,你没事吧?”看到陈均霖走过来,程秋风笑着说道“放心,我没事,我可是身经百战,这点小伤没什么的。不过,陈均霖,对不起,我知道不应该杀光松叶城的百姓。只不过当时我一生气,就下了命令。”

陈均霖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的,那些松叶城的百姓既然这样仇视我们,那么接下来我们在防御大宋军队攻击的时候,他们一定会给我们找麻烦,杀了就杀了吧。”程秋风努力的站起来说道“陈均霖,我们现在就要构筑防御工事了,不然大宋的军队过来,就凭这个小小的松叶城,我们绝对守不住。”

陈均霖点了点头说道“舅舅,这个松叶城实在太小了,挤不下我们的四万风霜国军队。舅舅,我想你带着三万军队悄悄的离开,埋伏起来。我已经查看过来,在松叶城东面,走上十二里,就有一个峡谷,那里是一个藏兵的好地方。我留在这里,好好的会一会大宋的军队。

听到陈均霖的话,程秋风立刻就说道“不行,陈均霖,你带着军队去,我留在松叶城。”听到程秋风的话,陈均霖的心里不由的一暖,自从自己被风霜国送到大魏帝国做人质之后,陈均霖就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温暖。但是这一次,自己的外祖父带着军队去接自己,陈均霖知道,那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

现在程秋风抢着要留下来,陈均霖也知道,这是自己的舅舅担心自己的安全,所以才会留在这里。这种感觉让陈均霖感到万分的温暖。陈均霖笑着说道“舅舅,将军队带到峡谷里,不是为了躲起来,而是要伺机而动。舅舅,我在松叶城防守,阻挡大宋军队的攻击。而你则带着军队,躲在峡谷里。在最关键的时候,对大宋的军队发起攻击,这样,在我们内外夹击之下,一定能够重创大宋的军队。”

“但是,舅舅,给的一个松叶城让我防御,我还可以。但是说道冲锋陷阵,就要依靠你这位风霜国的勇士了。”陈均霖的话让程秋风十分满意,特别是陈均霖说自己是风霜国的勇士。长辈都十分喜欢得到后辈的仰慕,现在,程秋风这个舅舅得到陈均霖这个外甥的称赞,自然十分高兴。于是程秋风笑着说道“没有问题,陈均霖,你就放心好了,我程秋风绝对会狠狠的教训一下大宋帝国的军队的。”

陈均霖点了点头说道“嗯,好,舅舅,你一定要记住。我会在松叶城里树立烽火台,只有在我燃起狼烟之后,你才可以带领军队进攻大宋的军队。”陈均霖知道,现在时间十分紧迫,如果程秋风在松叶城里延误的时间太久的话,那么大宋的军队就很有可能会发现程秋风军队的踪迹。所以在得到程秋风的同意之后,陈均霖立刻就催促着程秋风赶快离开松叶城,前往那个埋伏士兵的峡谷。

在程秋风带领着军队离开之后,陈均霖立刻就带领着留下来的一万风霜国士兵,开始构建松叶城的防御工事。陈均霖知道,大宋军队随时都有可能会来到这里。所以陈均霖在这里争分夺秒的开始整修松叶城的防御工事。松叶城距离魏河有一段距离,再加上松叶城只是一座小县城,而且也没有处于交通枢纽,所以松叶城的防御工事并不是十分完善。

在来到松叶城之后,陈均霖立刻就命令士兵,开始在松叶城外不断的挖掘壕沟。陈均霖在松叶城附近挖掘出了三道堑壕,同时陈均霖也命令风霜国士兵,将松叶城里所有的煤油都收集起来。虽然松叶城是一座不大的城市,但是在将松叶城里所有的煤油多收集起来之后,也有着惊人的数量。同时,陈均霖在大魏帝国那里也带来了很多火油,以备不时之需。在完成这一切之后,陈均霖就让风霜国士兵将松叶城里,各个商铺的门板也都拆下来,集中起来。

松叶城里的居民之前都已经被程秋风下令斩杀了,所以陈均霖随意的搜集这些物品,自然没有任何人发对。而且陈均霖还让陈继刚带着人,将松叶城里所有的财物和粮食都搜刮一空,即使是那些战死的宋军士兵或者松叶城百姓尸体上的财物也都被陈继刚带着人搜刮走,都放在了城门的地方。

在当天夜里,除了布置在城墙上防御风霜国士兵之外,陈均霖就将所有的风霜国士兵都召集到了城门那谢谢财物的前面。陈均霖用手拿起了一把银子之后,陈均霖就高声的说道“大家看看这是什么?这是大宋帝国的财宝。但是我要告诉各位,这个松叶城,在我们风霜国之中,算得上是一座不小的城市了。但是在大宋帝国,在河西之地,松叶城只不过是一做小小的城市。”

“现在,我们风霜国遭遇到了粮荒,而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抢到粮食和财物,为了能够让我们的亲人不会饿死。你们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深入到了大宋帝国的防线之中,我们即将面对宋军士兵的攻击。来到松叶城的宋军,可能是一万,可能是三万,也可能是五万。我们有很多人会战死在松叶城。”

“我并不能够保证谁能够在接下来的攻城战之中活下来,我也不能保证我们是否能够阻挡住大宋军队的攻击,但是我能够向你们保证的是,宋军如果供皮松叶城,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不可能活下来。但是只要我们能够挡下宋军的攻击,他们大魏帝国的军队就会赶来支援,就会将宋军一举全歼。”

“而在那之后,我们风霜国的士兵就能够在大宋的河西之地随意的劫掠,只要你们愿意,你们就可以攻击任何一座大宋的城市,抢走他们的财宝和粮食。风霜国必胜。”

听到陈均霖的话,所有的风霜国士兵也都知道,想要活下来,想要得到财物和粮食,就要战胜前来攻击的宋军士兵。想到这里,所有的常万里也都跟着陈均霖开始不断的呼喊着“风霜国万胜”的口号,常万里的士气也被陈均霖推到了极致。

在来到松叶城的第三天,松叶城上的一个常万里就看到远处出现了一阵阵飞扬起来的尘土。这个常万里知道,一定是敌人来袭了。于是这个常万里立刻就敲响了自己身边的警钟。在听到报警的声音之后,松叶城所有的常万里都立刻紧张起来,开始不断的走上松叶城的城墙准备防御宋军的攻击。

陈均霖自然也来到了松叶城的城墙,但是让陈均霖疑惑的是,冲过来的并不是宋国军队,而是风霜国的军队,而跑在最前面的就是之前带领军队的陈建锋。看到陈建锋的身影,陈均霖立刻就气愤的说道“该死的,这个陈建锋竟然这样无能,带着两万军队,竟然两天的时间就被宋国的军队击败了。”在看到陈建锋这一支军队的后面跟着一支宋国军队,陈均霖心里的怒火被燃烧的更加旺盛了。虽然气愤,但是陈建锋的军队也是风霜国的军队,陈均霖自然不可能见死不救,于是陈均霖就大声的喊道“程东行,你带着军队,将那些宋国军队击溃。”

程东行是陈均霖的表哥,也是秃鹰部落之中,除了陈均霖的舅舅之外,最厉害的勇士。虽然陈均霖让自己的舅舅离开松叶城,但是陈均霖的舅舅并不放心自己外甥的安全,所以就将程东行留下来协助陈均霖守护松叶城。对于程东行,陈均霖自然无比的信任。在得到陈均霖的命令之后,程东行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带着两千名常万里从松叶城冲了出去。

而陈均霖也在陈继刚的护卫之下,走到了松叶城的城门口。这个时候,程东行的军队已经冲出了松叶城,于是陈均霖就转过身,大声的喊道“将城门关闭起来。”听到陈均霖的命令,城门的常万里立刻就将城门关闭起来。而陈均霖和程东行则静静的站在城门外面,看着向着自己这里冲过来的风霜国军队。因为看到城门关闭了,逃跑的常万里纷纷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陈建锋骑着马走过来说道“陈均霖王子,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城门打开,让我们进去?”“进去?为什么要进入到松叶城?”陈均霖冷笑着问道。“废话,你难道没有看到,在我们的身后,有宋军在追击么?”陈建锋气愤的说道。对于陈均霖这个王子,陈建锋没有一丝一毫的尊重。“看到了,我看到了你的身后有宋军在追击。”陈均霖冷冰冰的说道。

继续阅读《风霜之王》

                       

原创文章,作者:陈均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771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