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林夕刘燕)最新章节_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全文阅读_小说

小说: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闲得无聊的仙女

角色:林夕刘燕

简介:白天看着喜羊羊,晚上化身大灰狼
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他不过是怕姐姐着凉,替姐姐暖床罢了~

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 3 节 与顶流弟弟同居
看到公演排名,自己又双叒叕稳居 C 位,她简直头皮发麻。
妈妈,她没有那种世俗的**,她只想下班……1同居的第一天。
对这种父母包办婚姻的封建举动,楚阳阳是嗤之以鼻的。
即使父母停了她的信用卡,把她行李连同她的人扔到这套高级公寓,她也绝不能和祁燃同流合污。
她要抗争到底!
聊天?
NO!
她绝对不和他说话。
2同居的第二天。
她的未婚夫竟然是个大明星,黑人问号脸。
因为她网上吃瓜,竟然看到他天天在微博热搜居高不下。
她有一点很想问他八卦的冲动,比如那个霸道总裁带球跑的八卦是不是真的,还有娱乐圈都有哪些外人不知道的真实内幕……但他天天行程忙到飞起,在家里她只有早上洗漱的时候,能看见一个离开的背影。
同居的日子她就刷刷剧,吃吃泡面,看看八卦,还算惬意。
他们俩各自睡自己的房间,互不打扰。
好极了。
3同居第三天。
一天没关注娱乐圈的楚阳阳,看见微博热搜上挂着一张熟悉的面孔。”
某某顶流恋情曝光!”
她点进去一看。
一张打满了水印的偷拍照片,一男一女站在酒店门口,女孩穿着白裙子长发飘飘,男孩穿着黑色外套,带着黑色口罩。
怎一个郎豺女浪。
好家伙,吃瓜吃到自己家,楚阳阳也是惊呆了。
那个男孩不是祁燃是谁?
虽然他全副武装,但他脚上那双鞋她认识,是前天老妈送来的情侣鞋。
她心情有些郁闷。
不过下一秒,豁然开朗。
看来对这段包办婚姻的抗争,马上就要结束了。
她兴奋地给自己点了一个蛋糕以示庆祝。
4楚阳阳吃完蛋糕,突然想通了,决定与祁燃来个世纪大和解。
既然他有女朋友,那和她就是统一战线了。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她坐在沙发等着他回来,打算与他好好谈谈如何解除婚约。
祁燃接近凌晨回到家。
一回家就看见歪歪倒倒睡在沙发上的她,茶几上还有些蛋糕残骸。
他刚想转身回屋,强迫症让他停住了脚步。
犹豫了几秒,他还是走过去,弯腰处理了残骸,把它们扔到垃圾桶,最后犹豫着,还是给她拿了一条毯子,然后回了房间。
他太累了,今天又拍杂志,又接受采访,最后还去参加了一个电视剧开幕仪式,一天 24 小时被他助理掰成了 48 小时用。
这个突然闯进他生活的未婚妻他无心顾及,一门强扭的婚姻,他也不感兴趣。
他在房间里的沙发上躺了一会儿,醒来后去了浴室。
5洗到半途,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想着可能是她醒了,没有太在意。
结果下一秒,他不得不在意了。
因为她闯进了他浴室。



她半眯着眼,头发杂乱无章,睡衣松松垮垮,像一只喝醉的猫,慵懒地靠在浴室的洗漱台上,刷牙、洗脸。
他就这么一丝不挂地站在淋浴下,黑着脸看着她完成整个过程。
不知羞耻!
他刚想吼她,她却瞬间又洒脱地用毛巾擦了擦嘴,转身出去。
他眼底暗了暗,她用的是他的牙刷,他的毛巾,最后,转身出门,奔向的还是他的床。
他瞬间清醒了,被气得。
6楚阳阳这天醒得有点早。
可能是天天刷剧无所事事日夜颠倒。
醒来的时候,她只觉得床也太舒服了,但随后,她盯着天花板,越看越不对。
这是哪里?
她猛地坐起来,望着这件黑色调的屋子,脑子里写满问号。
她的屋子不都是粉色泡泡系吗,难道,穿越了?
她穿着拖鞋,连滚带爬走出房间,傻了,没穿越,这是祁燃房间!
他昨晚没回来?
幸好幸好,她拍拍胸脯。
要不然丢人丢大发了!
她准备赶紧溜回自己房间,然后在路过门口的时候多看了一眼。
鞋,祁燃的鞋在?
她顿觉后背发凉。
果然,下一秒,她目光落到客厅沙发上,心里咯噔一下,躺在那儿的不是祁燃是谁?
7镇定,睡错房间不可怕,她不过是短暂地睡了一下,又不犯法。
她回房间洗漱完,敷着面膜出来,他还躺在沙发上。
她抬头看了眼表,9:30。



他平时不是 7:30 就出门了?
今天这……好奇让她走近了他,害怕让她伸出了手,放在他鼻子下方……有呼吸!
没死!
她舒了一口气,结果下一秒她愣住了。
他脸色红得异常,呼吸好烫。
他发烧了。
这……应该跟她睡了他的房间,他在这初春睡在客厅什么也没盖,没,没有关系吧。
楚阳阳思考几秒,出于人道主义,觉得还是应该救他一命。
她去浴室拿了毛巾给他降温。”
喂,你醒醒。”
她准备把他摇醒,看他是回屋睡,还是去医院。”
嗯……”他有些难受地嗯咛一声,一张帅气的脸皱成一团。”
你这样不行,你衣服都**,去换一件。”
她看了看他穿着的浅色 T 恤,因为出汗,湿得彻底。
她发誓,她真的只是想帮他换件衣服,而不是乘机贪图他的腹肌。”
别碰我……”沙哑的声音传来,她掀开他衣服的动作瞬间停了。”
我没有……”楚阳阳觉得好笑,谁想碰他,说得她跟色魔一样。
只是自己这语气,怎么这么虚,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算了,我给我妈打电话。”
她扔下这句,去窗边给老妈打电话。”
妈,你叫祁燃他妈来把他接走吧。”
”他发烧了,很严重。”
”什么不管?”
”不是,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照顾?”
”喂……”挂断了……气。
8她跷着二郎腿,双手环胸,盯着他。
这是她第一次正眼看他。
平时她都是在微博上看着他。
什么——”祁燃弟弟新发型好帅!”
”祁燃弟弟手控的神!”
”祁燃弟弟演技好炸!”
”祁燃弟弟黑眼圈也有禁欲系美男的味道!”
……天天屁大点小事都能上热搜,楚阳阳只是觉得祁燃公司真有钱,买热搜如流水。
现在看来,可能是眼前的这个男孩长得——过分妖孽了。
怎么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正在这时,他手机又响了。
刚才他电话被打爆了,她实在听烦了帮他按了静音。
但这个电话,她看了看还是递给了他。
是他妈妈。”
是你妈妈,你直接说话吧。”
她蹲在他身边,将手机按了免提,递到他耳边。”
喂,儿子,你怎么病了,严不严重。”
”没事。”
他有气无力地睁了睁眼,又干脆闭上。”
没事就好,你用毛巾冰敷一下,我待会儿找医生过去看看你。”
”好。”
这就完了?
也没说什么时候来,都病成这狗样了,还说没事?
她真想打爆他的头!”
阳阳在吗?
我跟她有话要说。”
怎么,怎么突然 cue 她,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阿姨,我在。”
她硬着头皮回答。”
阳阳啊,你们年轻人火气旺,阿姨能理解,只是还是要注意分寸,祁燃最近太累了,你们还是克制点,别把身体拖垮了,就容易生病。”



这是免提!
一席话,让两个人听得面红耳赤。
托他妈妈的福,楚阳阳和祁燃的相处,开始有些尴尬了。
9等医生来的时间,有些漫长。
楚阳阳一边给他冷敷,一边笑着冷哼。”
你妈让我注意分寸?”
祁燃动了动睫毛,深黑的眸子显得疲惫,薄薄的嘴唇因为发烧而愈发红润,额头上还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他拖着性感而磁性的嗓音问:”那你注意了吗?”
想到昨晚自己洗澡,她那么若无其事地闯进来,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我怎么你了,不注意分寸?”
楚阳阳被气笑了。
她连摸都没摸过,就给她冠上个不注意分寸的罪名?
她冤不冤?”
自己想。”
他黑着脸,闭着眼,不看她。”
想什么?
不是,如果我动了你,还有得说,问题是我连碰都没碰过你,就被这样说,我是不是太吃亏了?”
楚阳阳有些脾气了。
祁燃听她的抱怨,有些头疼地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又闭上。”
你想也没用,我现在没力气……我对你也不感兴趣。”
10滚!
楚阳阳心想,这是什么人啊,狂妄自大,自作多情。
还敷什么敷?
她将毛巾砸他脸上,然后开始拖地一般狂野地给他擦汗。”
嘶……痛!”
她动作有些粗鲁,把他弄痛了。”
现在知道痛了?”
她没好气地看着他。
刚才惹她的时候,怎么那么不知好歹,对照顾了他的她不知感谢,还怼她?
越想越气,她直接用包着冰块的毛巾,给他擦腹部的汗。”
凉!”
他低声惊呼。
这个女人到底要干吗?
他若不是病得没了力气,肯定不让她如此胡作非为。”
忍着。”
楚阳阳故意将毛巾在他腹部、胸部、腰部,到处擦。
美其名曰降温,其实就是报复。
只是,这降温的效果不是很明显,这人身体怎么越来越烫?”
别动了。”
他轻哼一声,摁住她胡作非为的手,缓了好一阵,才深吸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盯着她。
楚阳阳被他盯得有点发毛,渐渐地,她惊悚地发现一件事,他好像……一瞬间,两个人都尴尬无比。
祁燃挣扎着身子站起来,往下像看小鸡仔一般看着她。
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幽怨地朝下盯了一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哑着嗓子道:”都说了,让你别乱动。”
说完,他尽量镇定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11祁燃走了,可能去医院输液了。
一点感冒而已,真是娇贵的小公主。
他临走前,先是怪异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将手上的东西狠狠地扔进了垃圾桶。
楚阳阳觉得,他看她的眼神……感觉像是想把她扔进垃圾桶。
毛病!
楚阳阳吃着薯片,瞟了一眼垃圾桶,牙膏牙刷毛巾,都是新的,扔什么?
奢侈!
走了好,走了她就当住了免费酒店。
吃他的,用他的,还不用伺候他,日子逍遥快活。
只是快活日子才过了一天,她又接到了老妈的新任务。”
林女士,你再说一次,我没听清楚””选秀?
哈哈哈哈啊哈哈,我吗?
开什么玩笑!”
”我无业游民?
我不过是刚辞职好吗,我还在找工作!”
”不是!
一个月信用卡 5000?
太少了……””4000?
妈,你太过分了啊””3500 也行,真的,我去去去,我明天就打包去!”
……是的,由于在谈判中的失误,她 3500 就把自己卖给了选秀。
看在钱的分上,她硬着头皮去了,老妈说反正就三个月,三个月后就让她去老爸公司工作。
行吧,大丈夫能屈能伸!
12来到新学员训练营,她看着满屋子年轻靓丽、胶原蛋白满满的小妹妹,小姐姐,她有片刻的紧张和后悔。
直到第一场训练下来,她坐在地上思考人生。
老妈是怎么把自己塞进这个选秀节目的,别的小姐姐,吹拉弹唱样样都会,撒娇卖萌一样不落。
所以,她一个化学专业的来选秀,秀什么?
研究一个化学反应,然后炸掉娱乐圈吗?”
你们听说了吗?
祁燃加入了我们节目的导师阵营。”
”天啊,是那个现在爆红的男团成员祁燃吗?”
”对对对,就他!”
”绝了啊!”
”我天,参加节目遇到祁燃还是导师也太幸运了吧!”
”对,他舞蹈真的太棒了,还有嗓音完全是我的菜!”
”我死了!”
……一群人,围在一起,兴奋得手舞足蹈。”
冒昧地问一句,是那个不满 20 岁的祁燃吗?”
楚阳阳终于插了一句话。
所有女生齐齐怒视着她。”
你对他的年龄有什么意见?”
”对他,虽然他年龄小,但论舞蹈功底和唱功,谁能比得上?”
”你不会是黑粉吧。”
……一套连环质问,问得她目瞪狗呆。
她摆摆手,往角落挪了一些。
怕了怕了。
13晚上,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床上,痛到思考人生。
如果她有罪,请让法律制裁她,而不是让她天天受着跳舞的鞭刑!
老妈的微信更搞笑。”
我和你阿姨商量,祁燃平时太忙,没时间和你见面,他要去做你们导师,这三个月跟他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好家伙!
她本以为逃开那个公寓,她老妈就死心了,结果,是直接把她送他面前啊。
陷阱,一切都是陷阱。
好了,从今天开始,她励志要做选秀里面的摸鱼达人、划水冠军。
早淘汰,早超生,她就不信老妈还能有什么法子留她三个月。
淘汰她,三天就够了!
13第一场《奇迹少女 2021》初舞台。
别人都在练舞,她在吃薯片,别人开始练表情,她还在吃薯片……初舞台,意料之中,她很烂,烂到导师齐齐甩头的程度。
她心中窃喜,这下淘汰,稳了!”
你平时做事就是这么不认真的吗?”
导师席上,所有导师一言不发,但一直不发言的祁燃却极其认真地问她。



所有学员,导师都惊讶地看着祁燃,然后把目光汇聚在楚阳阳身上。
她尴尬得抠脚。
祁燃,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出丑?”
我不擅长这个。”
她在聚光灯下尴尬地回答。
祁燃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面不改色地问:”那你擅长什么?
吃薯片吗?”
台上台下瞬间笑疯了。
此时此刻,楚阳阳心中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就在大家都以为她铁定会被淘汰的时候,祁燃来了一句,”下去好好练吧。”
这话……什么意思?
第二天,她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她托祁燃的福,不仅没有淘汰,还拿了 2 个 B,俗称……还因为花絮剪辑里面,佛系少女爱吃薯片的搞笑场面,出圈了,一时间登上各大平台热搜。
14初舞台结束,放假两天。
楚阳阳回家蹲守祁燃。
苦等一天,终于蹲到他。
她撸起袖子,直奔他房间。”
祁燃,我问你……”下一秒,话被她吃下去了。
她看到了什么?
她眼睛瞎了!
他在换衣服,确切地说,刚解开皮带脱到一半。
来自女汉子的倔强让她稳住了步伐,不至于过于失态,一个小屁孩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不知道敲门吗?”
祁燃黑着脸,冷声道。”
敲什么门,我们都快成夫妻了,还有什么不能看?”
她倚在门边,抱着胸,大大方方地在他身上扫视。”
你到底懂不懂女孩子的矜持?”
祁燃脸色越来越黑。”
不……懂!
怎么,祁老师回到家还想教我?”
一想到他故意让她上热搜,楚阳阳就窝火。”
……”祁燃盯了她几秒,无奈叹了一口气,拿着衣服裤子去浴室换,一副莫挨劳资的冷酷模样,进去后还把门反锁了。”
你!
祁燃,你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在节目让我出丑?
把我淘汰了不好吗?
非要折磨我!”
楚阳阳在门口气得跳脚,无奈这破门质量好,怎么都打不开。”
祁燃,我警告你啊,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安然度过三个月,我老妈可说了,三个月之后,要么扯证,要么解除婚约。”
啪……门突然被打开。
她还有些不适应,一时间,准备好的腹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就这么不想跳舞?”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突然问。”
不想。”
”那为什么来参加选秀?”
他语气里面听不出情绪。”
还能有为什么啊,你说呢!”
楚阳阳有些激动,”当然是因为你啊!
哥哥!”
事出有因必有妖!
她妈妈和他妈妈绞尽脑汁,不就是为了她们俩在一起。”
为了我?”
一时间,祁燃心底涌起一丝怪异的情绪,把心都电得麻麻的。”
对啊,我今天就明说了啊,我们不可能。”
”哦……”一瞬间他的心情更奇怪了,语气都变得闷闷的。”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你也有女朋友,是吧,强扭的瓜不甜,她们老封建,定什么娃娃亲,况且,原本这娃娃亲定的也不是你,何必……””睡了。”
祁燃突然打断她,然后黑着脸,啪关上门。”
喂!
臭小子,你走没有礼貌!
我还没说完!”
”好歹姐姐小时候还给你换过尿不湿,你有点孝心行不行!”
饮水思源,知恩图报,他到底有没有读过书。
楚阳阳气得砸门。
最后,算了,睡觉。
15”祁燃,你今天去哪里工作,路过节目组吗?
我搭个车。”
一大早,楚阳阳就像个跟屁虫,跟在祁燃身后讨好他。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从家里打车去剧组要 200 块,她算了算自己并不富裕的余额,决定蹭车。”
不顺路。”
祁燃没理她。
不仅仅是今天,整个周末,两人都谁也不理谁。
周末他点了披萨、炸鸡,丰盛无比,她坐在一旁,吸溜着泡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对比不要太强烈。”
那要不然,你搭我到地铁站,我坐地铁过去。
嘿嘿。”
她笑得无比狗腿。”
我要去赶飞机,来不及。”
他依旧冷脸。”
……”她好气。
闷不作声,她咬着嘴唇翻看自己的余额。
他端着一杯咖啡,无意间瞟了一眼。
看到她余额 300 块,思考了一会,去房间拿了自己手机。”
缺钱?”
他一边喝咖啡,一边玩手机,漫不经心地问她。
这两天看她整天吃薯片,吃泡面,他还以为是爱好,从没想过她缺钱。”
嗯……啊!”
楚阳阳也在沙发上摆了一个葛优瘫,饿到怀疑人生。
她想吃大鱼大肉了,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
老妈就给了 3500,她买了一个面霜、一个精华,就只剩下 500 了。
她真是穷死了。”
想要赚钱吗?”
祁燃笑着看她。”
……”楚阳阳狐疑地看着他,”姐姐卖艺不卖身。”



咳咳,他刚喝了一口咖啡,突然被她呛死,连连咳了好几声。”
你别激动啊!”
楚阳阳一副鄙视他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会你们明星卖艺又卖身吧”八卦精神让她瞬间蹭到他身边,一脸淫笑看着他。
不好意思新闻看多了,吃瓜吃多了,看到长得好看的男生,总觉得是金主爸爸的玩物。”
你脑子里每天都想的什么?”
祁燃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她。”
切……我不相信你是纯情小白花,装什么装。”
楚阳阳又躺了回去。
祁燃无语地起身准备出门。
临走前,他侧着脸对她说:”待会儿去楼下帮我拿个包裹。”
”然后呢?”
她楚阳阳是被他随便使唤的人吗?”
然后加我微信,我给你辛苦费。”
”好的,好的,您慢走。”
楚阳阳简直觉得他是天使。
一听到钱她就两眼放光。
17那个祁燃,有点意思。
楚阳阳一边吃着美味的鸡翅,一边盯着微信转账 1000。
大款就是大款,出手就是大方。
她突然有了一个了不起的想法。”
祁燃,下次还有什么需要跑腿的事,尽管吩咐我,我跑得快。
嘿嘿”放车上,祁燃盯着这条微信,忍不住嘴角上扬。”
燃哥,华娱的小花李缃想和你炒 CP,你看这是方案。”
助理小张将文件递他面前。
他漫不经心地翻了几页,没出声,又关上了。”
怎么了燃哥,上次那个模特找人偷拍你和她在酒店门口的照片,蹭了你的热度,现在疯狂发通稿说是你前女友,也真够可以的。”
”反正你不炒 CP,也会有那些莫名其妙的人来炒你热度,还不如搞个合约情侣,断了她们的念想,固定一家炒对你更有利””嗯,你让我想想。”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不会过问这些琐事。
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舞台表演和唱歌上。
只是,这件事,他突然有些犹豫。
18楚阳阳得知自己成了 C 位,她内心是抓狂的。
嘴里的鸡脚它不香了。”
不是,导演,放了我,我真的不行,不是谦虚是真的,不行!”
”什么,靠投票决定谁是 C 位?”
楚阳阳立马搞了个微博,她要去看看,到底是谁,谁在给她拉票,她要去求那人放她一马。
找了一圈,看到微博上大家都被她吃薯片圈粉,还去找她吃的是哪个口味……她爱吃五花肉味薯片的事,全国观众,都知道了。
这网上还真是,一点**都没有!”
哥,姐,我真的不能当 C 位,这不是谦虚,不是谦虚!”
出发去节目组之前,她发了进入选秀以来第一条微博。
然后到了节目组,她傻了。
她的票投得越发激烈,甚至稳居第一。
说是被她耿直性格圈粉?
友友们,这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妈,你是不是给节目组砸钱了?
没必要,真的妈,你为我花这个钱不值,你把这钱拿给我不好?”
练舞间隙,她偷摸给老妈发了条微信。”
我和你爸在东欧大峡谷呢,哪有时间管你。”
老妈的微信回复来了,顺便还发了张他们俩在大峡谷的合照。”
打扰了!”
楚阳阳摁灭手机。
绝望。
19”老师,楚阳阳她好像不太想当 C 位。”
咦这是哪位小可爱?
是不是想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是啊,她压力好大,毕竟她不会跳舞,也不会唱歌。”
”她好像除了买热搜,也不会别的了。”
”听说她被包养了,金主疯狂给她砸钱。”
一群女生围在祁燃身边抱怨。
说包养那位,你出来,我们单独谈谈!
她现在穷得只剩下她和支付宝花呗了。
她最大的金主就是马云爸爸!”
哦?”
祁燃勾起嘴角笑了笑。
包养?
自己算不算包养她,给她转账 1000 块,她都乐得像个傻子。”
老师,你笑了。”
一群女生惊呼。
平时一脸清冷的弟弟竟然会笑,笑起来还那么勾人,她死了。”
你们继续练习吧”祁燃站起身走向楚阳阳,居高临下看着她,”跟我来一下。”
楚阳阳没好气地跟在他后面。
她现在生他的气,在她看来,他就是在和那群女生吐槽自己。
楼道间,祁燃盯了盯周围,确定没有跟拍,才缓缓开口。”
她们对你有意见。”
”嗯,啊。”
她极不耐烦地敷衍道。”
你稍微练习一下。”
他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不会,”一提起练舞,她就有些崩溃,自己缓了一阵又说,”我今年 24 了,不是 18 了,我的前二十年都在学校,你在让我去练舞,我怎么学得会。
一句歌词掰成 8 个动作,你给我 8 只手我也不会。”
祁燃不说话,只是望着她。
看着她的抗拒,她的抓狂,他终究是心软了。”
今晚回家吗?”
他突然低声询问。”
不回,回去干什么。”
她有些小性子。”
……”他无奈叹了一口气,”我今晚在家,如果你要回来,你的那些动作,我可以教你。”
话说完,整个楼道安静极了。
楚阳阳望着他,出了一会神。”
你不会……想泡我吧?”
”……”祁燃一时间无语,”你想多了””那就好。”
楚阳阳拍拍胸脯,”吓死我了。”
”……”祁燃脸色有些黑,欲言又止。”
我待会能蹭你的车回去吗?”
楚阳阳想到什么,转过身又问。
他本是走在后面,跟得太紧,两人就这么撞了个满怀。”
……有记者。”
他瞟了一眼她,赶紧收回目光,慢悠悠吐出三个字。”
怕什么,你女友那么多,谁还记得清!”
楚阳阳故意用胳膊撞了撞他的胸。
他的一颗心被她撞得稀碎。
心却又被她那句”你女朋友那么多”,弄得打了结。
20”祁燃,你扶扶我,我起不来了。”
楚阳阳在客厅练舞练到发疯。”
别乱动。”
祁燃上前搂住她的腰,怕她扭伤。”
我不行了。”
楚阳阳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呆如死鱼。”
过来呀,帮我揉揉。”
见他愣在一边,她热情的叫他过去。
祁燃听着她的话,站在那半天没动。
他满脑子都是她的腰。
虽然在跳舞、拍戏的时候,已经搂过无数女生的腰,但这一次与之前都不同。
因为他心跳得有些快。”
自己揉。”
他坐得离她有些远,有点像躲着她。
但楚阳阳这人就是性格变态,别人越躲着她,她越想去惹毛别人。”
弟弟,”她突然靠近他,凑到他身边,”你今晚这么帮我,我该怎么报答你才好呢?”
”不必。”
祁燃身子又往旁边靠了靠。”
姐姐现在,身无分文,要不然……以身相许怎么样?”
”……”祁燃回过头,目光沉沉地看着她,他想分辨她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不要?
不要算了。”
楚阳阳瞬间抽离开,踩着拖鞋就往浴室去了。”
……”他有一个字挂在嘴边又咽了下去。
随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他就那么坐在客厅,静静地听着。
只是听着听着,越来越心浮气躁。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子里一直重复着一个字:要。
21第二天醒来,她已经不在了。
他突然有些失落,吃早餐时一直忍不住望向她的房间。
接下来行程有些紧,他没能参加她的第二次公演。
但他在时装秀上,也全程盯着手机上节目的直播。
怀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他终于看完了她的整场表演。
还算不错,算不上好,但至少没有出错。
他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快乐的情绪没持续多久,就看到她的采访上了热搜。
她说喜欢大叔型,不喜欢比自己小的姐弟恋。
他刷到这条微博时,正在回酒店的路上。”
燃哥,李缃也来了时装周,你看……””拍吧,随便怎么拍。”
祁燃突然就松了口,一副任人摆布的模样。
他只是觉得好累,从未有过的疲惫。
22楚阳阳结束第一场公演,又放了几天的假。
正在客厅刷剧时,祁燃回来了,她有点惊讶。”
没和女朋友出去玩?”
她漫不经心地问。
他愣了一下,并不理她,回房间换了运动服出来,开始在客厅的跑步机上面跑步。
拽什么拽?
切!
楚阳阳狠狠咬了一块薯片。
大晚上跑什么步啊!
过了十几分钟……她瞟了一眼,忍不住吐槽。
跑就跑步,流什么汗?
又过了一会儿……流汗就流汗,衣服湿透了不换?
又过了一会儿……不换衣服,把衣服卷起来擦汗?
她看到了什么?
她急忙收回目光,是几块腹肌?
额,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在勾引我吗?
绝对是!
又过了半小时,他开始在垫子上做俯卧撑,那肌肉线条,那臀部线条……楚阳阳突然觉得饱了,大饱眼福。
后来到了晚上,她虽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脑子里面却全是他健身的画面,她再也看不进电视,开始思考人生。
那什么,弟弟小个几岁,好像也不是那么不行。
主要还是,看脸。
所以明明有这样一个有颜有身材的弟弟摆在自,己面前自己不去糟蹋,还去追剧,追个什么劲?
她瞬间关了电视,去了祁燃房间。
23”祁燃。”
”干什么?”
”要吃水果吗?”
”不吃。”
出师不利!
楚阳阳心想,弟弟还真不好追啊。
头疼。
她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祁燃的一切消息,把他的爱好、习惯、朋友,摸了个遍。
一晚上看下来,总结来说,就是两个字:渣男!
他怎么那么多绯闻女友,他才不到 20 岁啊。
不过,正合她意!
嘿嘿!
凌晨一点,她想着祁燃,就感觉热血沸腾得睡不着。
思考了一会,她总结了一下自己。
自己并不是喜欢他,自己就是见色起意,馋他的身子!
所以纠结什么!
馋他身子,那就把他扑倒,吃干抹尽就跑。
他这种渣男,女朋友多到发指,她也不用负责任。
然后她真就这么做了。
她穿着吊带睡衣,去敲了祁燃的门。”
大半夜,你干什么?”
祁燃黑着脸来开门,一脸怨气。
楚阳阳的嚣张气焰,瞬间被掐灭了一半。
本来她想说,”今晚我要和你睡”最后变成了,”祁燃,我可以和你睡吗?
我看了鬼片,吓得睡不着。”
祁燃:”?”
他疯了,他不知道她是发什么神经,大半夜把他吵醒,说要和他一起睡?
她不是闹着要和自己解除婚约?
现在又要和自己……她到底懂不懂,男女有别?”
自己回去睡!”
祁燃瞥了她一眼。”
不要……”楚阳阳从他挡着的手臂下面钻过去,往他屋里走,见他黑着脸,就可怜兮兮地说,”求你了,让我待一会,我太害怕了。”
说完,她不由分说地跑到了他床上。
祁燃愣在原地,看着她走到自己床边,又钻进自己的被窝,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她倒是,挺轻车熟路。
他在原地站了五分钟,思考了五分钟,然后无奈叹了一口气,把门关上了。
他走到床边,正思考着要怎么睡,她却给了建议。”
你可以铺在地上,如果……你觉得地上凉,那……床我们可以一人一半。”
一人一半……说完,楚阳阳都觉得自己太过无耻。”
算了……”祁燃打开柜子,自己找了被子,在旁边的地板上铺上,全部整理完后,躺下,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他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是真的不懂,还是逗他玩。
她现在倒是,睡得像只猪,还能听到她浅浅的呼吸声。
而他,只是躺着,脑袋越来越混乱。
他想到爷爷告诉他,”你哥哥有个娃娃亲对象,但你哥已经结婚了,没有办法,我们祁家不是不守信用之人,所以你得代替你哥哥,去跟楚家的小孙女订婚。”
当时他只是觉得荒谬至极。
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这种封建的事?
直到爷爷将一张照片摆在他面前,他承认那一刻他犹豫了。
是她,那个喜欢作弄他的姐姐。
说起来他们认识是在幼儿园。
他当时才 2 岁,父母太忙就把他送了幼儿园,他害怕、恐惧,与小朋友都相处不来,还天天尿裤子。
就是在那个时候,楚阳阳帮他脱了裤子,说是怕他又尿在裤子里。
他羞耻极了,因此还哭了半天。
他讨厌那个姐姐,太讨厌了。
可是后来,楚阳阳变了,她比他大 4 岁,算起来都快要读一年级了。
她每天特别照顾他,喂他吃饭、带他去洗手池、在他爬梯子的时候护着他……但他依旧不喜欢她的帮助。
只是后来上了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他总是不得不特别关注她。
她长得漂亮,性格很好,很受男同学欢迎,而他总是独来独往,只是在角落注视着她的每一次路过,每一次微笑。
她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曾经和她读了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
她不知道在这些岁月,他有多少次想和她打一次招呼,说一声好久不见,却从来没有勇气实现。
再后来,他去了外地读高中,当偶像练习生,才慢慢忘记了她。
他有了自己的生活,人生轨迹也与她完全不同。
可是命运却跟他开玩笑,兜兜转转,两个人又绕到一起。
他答应搬来和她住,是出于无奈,但其实有没有私心?
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想到往事,他有些头疼。”
祁燃,你睡了吗?”
头顶突然传来声音。
他猛地闭上眼装睡,怕被发现自己没有失眠,很尴尬。”
睡了吗?”
楚阳阳又轻声地问。
他依旧没回答。
然后他就听到床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在干什么?
要去厕所吗?
紧接着下一秒,他的被子被轻轻掀开,一具小小的暖暖的身子挨近他,他震惊到再也没办法装睡。
他睁开眼,然后黑夜中,两人借着月光,四目相对。
楚阳阳也被惊到了!
麻蛋,偷偷摸摸地被人抓现行可太惨了,她第一反应就是逃。
结果她一转身,腰却被一只手有力地握住。”
干什么?”
身后传来他幽幽的声音,吓得她汗毛都竖起来了。
头皮发麻。”
我去上个厕所。”
楚阳阳小声说。”
上厕所?”
他嘴角轻轻勾起,”上厕所上到我被窝来了?”
面对他的逼问,楚阳阳张了张嘴,竟然词穷。
心跳得异常激烈!
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别的。”
祁燃,”她转过身,与他面对面,试探着问,”我可以……亲亲你吗?”
”……”祁燃盯着她半天没吱声,”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
楚阳阳想了一下,肯定不是接吻那么简单。
如果一切行为举止,都终止于一个吻,女娲的业绩也完不成啊。”
祁燃,你能教教我吗?”
楚阳阳说得异常真诚,”那天导演说,之后要去拍一个真人恋爱秀,但我……不会接吻”楚阳阳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畜生。
这种烂理由都能被自己想到!”
你想清楚了吗?”
他低声问。”
嗯。”
祁燃彻底震住了,心不由得不受控制地狂跳。”
要开灯吗?”
楚阳阳见他半天没动作,有些按捺不住,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用。”
他声线浅极了。
面前覆上一片阴影,她闻到了他的味道,香香的洗发精的味道。
他嘴里,嗯,好温暖。
她被他吻得有些头脑发晕,身子失去力气。
第一感觉就是,早知道接吻这么让人神魂颠倒,她早就该扑倒弟弟!
24第二天早晨,她醒了,是被他亲醒的。”
早上好。”
她勉强睁开眼,然后下一秒,穿着自己的衣服就想逃。”
昨晚……”祁燃按着她腰,低着头,欲言又止。
楚阳阳感觉大事不妙,立马提高警惕。”
我想起来了,导演让我今天去录个练习室舞蹈。”
”待会去。”
他望着她。”
不是,我还答应了徐莹莹给她带饭””……”他立马拉下脸,一脸不高兴地看着她。”
而且,我们团队要去录歌””……”祁燃依旧盯着她,不说话。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她从来不是个关心选秀的人。
硬凹敬业人设有些勉强。”
你什么意思?”
他沉着声音问。”
就……其实……”她考虑着如何一夜冲动后善后,”昨晚谢谢你教我,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女友那么多对吧,我们就当……一次教学?”
总之她不想负责,他听出来了。
渣女!”
我这是第一次……”他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
第一次?”
楚阳阳惊呆了,她显然没有料到这样的意外,连准备好的台词都想好了,此时好像不能说出口了,”第一次呀,嗯,有些细节处理得不是非常好,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她说得尽量显得落落大方。
不至于让大家那么尴尬。”
你这是嫖我?”
他笑得咬牙切齿。”
不敢不敢,”楚阳阳连连摆手,”我那点钱,饭都吃不起,我显然付不起。”
她坦白了,她就是……白嫖!”
滚……”祁燃气得想砸墙。
他万万没有想到,她竟如此不负责任,一夜的体力终究是错付了。
他一个被几亿少女追捧的大明星,竟然被嫖了,还是白嫖,还是下床翻脸不认人的那种。”
好嘞,回见。”
楚阳阳连滚带爬,滚回自己房间。
反锁上房间门,趴在床上哭唧唧地揉着自己的腰。
畜生!
初体验,太恶劣了!
她错了,她就说话不能说得太早,什么接吻棒极了,要趁早扑倒弟弟,都是太年轻!
25等她再次出房间门,他已经不见了。
楚阳阳去了节目组。
她严重怀疑有人整她。
怎么又是 C?
她真的想猛女咆哮,但最后还是放弃挣扎。
于是,在别人练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她就像一尊佛,坐在墙边,修身养性。”
阳阳,你的 part 还不练吗?”
”不好意思啊,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你们先练,我看一会儿。”
不是她不想练,实在是,她腰都要断了,根本不敢动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
你可是 C 位!
你还有队员,你就算自己不想……也不能拖垮别人。”
编舞老师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其他团队成员也对她这种得到 C 位还不珍惜的人颇有怨言。

继续阅读《弟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原创文章,作者:闲得无聊的仙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767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