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念念陶可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魅力女主:姐就是女王,霸气又阳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噗通鲤鱼

角色:傅念念陶可

简介:魅力女主:姐就是女王,霸气又阳刚

魅力女主:姐就是女王,霸气又阳刚

《魅力女主:姐就是女王,霸气又阳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 1 节 美女姐姐很烦恼
惊天一声雷,我跟陌生女孩交换了灵魂。
费尽力气想找回身体,她却拒绝跟我换回来。
她说:”我受够了那副难看的躯体,我要用漂亮的样子过一生。”
1我始终觉得我的人生平坦得不可思议。
父母对我很好,家里不算富贵,但也是富足。
从小到大,因为面容姣好,一路承受别人的善意长大,感觉身边都是好人。
按部就班地生活,因为脑子还可以,念着不错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因为爱美,喜欢化妆和化妆品。
赶上短视频兴起的浪潮,做了一个小小的美妆博主。
大二的时候就赚够了自己的生活费。
我怎么也没想到,人生的劫难,会发生在我 20 岁这一年。
被从天而降的闪电击晕,醒来以后,灵魂被套在别人的躯体里。
我在一阵刺痛中睁开眼,耳边嘈杂,有很多人围观着我指指点点。
城市中暴雨刚散,地上都是积水。
我挣扎着爬起来,只觉得身上湿透的衣物传来让人打寒战的冰冷。
大脑有短暂的空白,我忘记了我是谁,我在哪。
只是傻楞楞地站在原地,看着围观的人群散去。
在这个间隙,口袋里传来手机铃声。
这个铃声很陌生,以至于响了好一会儿,我才知道是我的手机在响。”
傅念念,你干什么呢?
让你买点东西,买这么久?

你弟弟等着吃呢!”
我有点发蒙,没有回答。
因为我不叫傅念念,我叫孙与乔。
电话那边不等我回答,就恶狠狠地挂断了。
我握着手机,茫然地环顾四周,突然瞥见公交站牌后露出半个眼熟的身体。
那是我自己!
或者说,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我踉跄着跟过去,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对方似乎是发现了我的意图,扭头一溜烟跑走了。
我想追上去,没想到跑了几步就气喘吁吁,扶着商场外围的玻璃动弹不得。
眼看着那个人消失在人群里,我也无可奈何。
另一个问题浮上心头。
我想,我什么时候体力变得这么差了?
好像每走一步都有千斤重似的。
这是我第一次从玻璃的倒影里,看见自己现在的身体。
一个胖胖的,因为个子高,甚至显得有些健硕的女孩。
穿着宽大的运动服,头发被胡乱地扎成一个难看的丸子头盘踞在头顶。
塑料的,黑色大方框眼镜。
因为雨水打**齐刘海,露出布满痘痘的额头。
那一瞬间,我好像被雷第二次击中,因为过分讶异,甚至不能失声痛哭。
虽然一切过于荒诞,但此时此刻,我不得不相信一个事实。
我跟另一个女孩,互换了身体。
目前这个身体的主人,说不定就是刚刚我看见那个女孩,穿进身体不久,才这么快跑掉的。
我顺着玻璃靠坐下来,因为胖,连屈腿都略显艰难。
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路过的人频频回首,看着我的脸上,流露出鄙夷又可怜的神情。
没有一个人上前来问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助。”
傅念念,你蹲在这干吗?”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清秀的男孩子。
他举着伞,隔了几步,略带友善地询问了一句。
这个陌生的身体,突然传来剧烈的心跳,脸也不自觉地发烧。
我抬头看着他,脑海里突然涌入一大段记忆。
一段属于这个身体的”我”的记忆。
这是方循,是”我”一直暗恋的人,但是”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不敢说出口。”
我”叫傅念念,妈妈很早去世了,爸爸娶了别的女人,生了一个漂亮的小男孩。
因为”我”只要一难过就用吃东西来发泄,所以越来越胖,因为胖,愈发自卑。
大段大段的记忆,把我的脑子塞得满满的,几乎要裂开。
于是我捂着脑子,大喊了一声,”滚啊!”
眼前的男孩子被吓了一跳,皱着眉毛后退了两步,”你没事吧?”
这时我才看到,他旁边还有两个女孩和另一个男孩,看起来几个人是一起的。
一个纤细白嫩、梳着高马尾的女孩子,拉了拉方循的袖子,嫌恶地冲着我说,”咱们走吧,跟个胖子这浪费什么时间,说好了一起去密室逃脱的。”
那眼神只滑过我的衣角,仿佛落在我身上看一眼都嫌脏。
周围几个人随声附和,都显得很不耐烦。
我拍拍裤子站起来,”就你好,胖子怎么了,一屁股坐死你。”
不顾那几个人惊讶的目光,我自顾自地往公交站走去。
结果手机铃声又不合时宜地响起来,”姐!

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怎么长得胖走得也这么慢吗?
你是爬去的吗?
!”
我这会儿正没好气呢,冲着电话那头就喊,”怕饿死就自己下来买!
我是你姐!
不是你妈!
嘴给我放干净点!
不然回家给你撕了,让你三天说不出话!”
嗯,虽然我原来长得好看。
但脾气其实不怎么好,尤其是面对不友善的陌生人,是出了名的火药桶。
一路上,我都想着回家回家先回家,先回自己家,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不知道是肉体记忆还是潜意识太强烈,我竟然回到了现在这副身体的家。
好家伙,大别墅啊。
2我站在门口有点犹豫,不确定该不该进去。
这时别墅二楼伸出一个十岁左右小男孩的脑袋,”傅念念!
快点上来!
我饿了!”
我摸了摸湿透的上衣,现在还在往下滴水,头发也湿透了,糊在头皮上冰得直打牙颤。
进去换身衣服洗个澡吧,虽然不是我的身体,也得替原主好好爱惜。
走进去以后,房子的奢华程度还是吓了我一跳。
堪比小型广场的大厅,迎面而来一个三层楼高的水晶大吊灯。
角落里甚至停了几辆大型的儿童摩托车和小汽车。
我努力从记忆里找到属于傅念念的点滴,她的房间大概是在二楼的左手边。
推门进去后,房间的景象把我吓了一跳。
也渐渐明白傅念念记忆里的那种悲伤,愤恨,阴郁的来源。
房间没拉开窗帘,黑漆漆的,还传来一股潮湿难闻的味道。
我摸索着把灯打开,房间的凌乱程度,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地上,床上,随处可见堆满的玩偶,有些明显已经积满灰尘。
房间是个套间,里头还有一层衣帽间和一个卫生间,里面也是堆的乱七八糟,下脚都困难。
记忆里傅念念是个老好人,任人欺负,唯一的抗争就是不许任何人动她的房间。
这个杂乱的小世界,是她最后的安全堡垒。
想到此时此刻正在我身体的傅念念,我有些怜惜她,又有些恨铁不成钢。
去衣帽间找了件干净的衣服,冲了个热水澡,额头的厚重刘海出油对痘痘的恢复不利,我就找了个卡子别了起来。
洗完澡,我决定去找傅念念谈一谈。
无论如何,我要尽快想办法换回自己的身体。
一路心急地赶回家,气喘吁吁地到了门口时,又有点不知所措。
爸爸妈妈会认出我吗?
会相信我才是他们的女儿吗?
犹豫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
爸爸?”
是我爸拿着垃圾,想要下楼去丢。
门里面,”我”正挽着妈妈的胳膊,亲昵地靠在一起说说笑笑。
爸爸看我一眼,”你是?
乔乔的同学?”
还没等我回答,他就回头冲着”我”说,”乔乔,你同学来找你玩啦。”
那边,”我”转头看见了门外的我,很开心地站起身,跟妈妈告别,”妈妈,我去跟我同学说句话。”
到了楼下,她脸上的笑容完全收敛起来,换了另一幅恶人面孔,”我警告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我整个人愣在原地,有些始料未及,”什么叫打扰你的生活?
你不想换回来吗?
过回你自己的人生吗?”
她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我自己的人生?
我就是孙与乔,你就是傅念念,老天爷既然做了这个决定,你就认命吧。
看看你那张丑脸,我看了都觉得恶心。”
她看我没说话,又往前迈了一步,”你知道的事,我都知道。
你没有办法证明,换灵魂这么扯的事发生了。
认命吧,认命吧!”
她的语气越来越急躁,声音越来越大,却是掩盖不住的色厉内荏。”
那方循呢?
你也不在乎了?”
提到方循,她果然脸色一变。
随即又笑了起来,”我会用现在的样子去接近他,让他爱上我。”
她笑得那样张狂,胸有成竹似的。
我的暴脾气又上头了。
盯着她,掷地有声,”我会让他爱上我。
我会让你的父母,也爱上我。
我会得到你的一切,让你哭着跪着求着我,还给你。”
换回身体需要慢慢来。
如她所说,就算老天爷替我们做了决定。
那我也一定,一定要过得比她更好,让她求我把身体还给她。
她只是笑,笑着笑着,又像哭,眼神里透出绝望,”不可能,绝没有那种可能,也永远不会有那一天。
你不知道,我过去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我一天都不想再过了。”
”那是你,不是我。
烂人不是换个皮囊换个身份就能摆脱,即便给你孙与乔的人生,你还是会变回那个傅念念。
何况,我绝不可能任由你毁掉我的人生。”
说完这句话,我就转身离开,坐到家附近的长椅上,远远地看着她站在原地,呆楞许久后,默默地走了回去。
而我隔着一排树木的间隙,看着窗后爸爸妈妈跟她一家人其乐融融。
其实我也没有把握,能换回自己的身体。
这样的事,说出去都不会有第二个人相信,更何况是对着有自己女儿相貌和记忆的人。
互换灵魂,这事儿说出去谁能信?
换回身体,不是一朝一夕,得从长计议。
3待到天色都暗下来,我才从自己家门口离开,回到另一个家。”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一楼的客厅里,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背坐着,盯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这就是傅念念的爸爸了。
傅念念的身体不自觉地紧绷起来,看来对傅爸畏惧颇深。”
爸,我跟朋友出去玩了,一时忘了时间,回来得有点晚,下次不会啦。”
我跟我爸妈的关系一直都很轻松,可以像好朋友一样打打闹闹开开玩笑。
虽然看起来,傅念念家并不是这样。
但毕竟是亲生父女,也不至于有什么太大的隔阂,于是我下意识地撒娇求他谅解。
傅爸似乎有点惊讶,回头看我一眼,但好像瞧见我这幅样子,又有点嫌弃。”
那早点回去睡觉吧。”
我乖巧地应了一声,走了几步又试探着回头问了一下,”爸爸,能不能给我点生活费啊?
我没有钱了。”
傅爸抬起头,把手机合上,”你的钱不是一直都是你阿姨给你吗?
每个月给你一万,还不够花?
你都干什么用了?”
听到这个数字,我在心里暗自咋舌,一个大二的小女孩,竟然零花钱有一万块吗?
我抠抠手指头,”爸,我错了,我也不知道我干什么花了,但是我保证下个月再也不乱花了。”
女儿撒娇,当爸的总是会买买单,何况这家大业大的,肯定也不差这点钱。”
我再给你转五千。”
”谢谢爸。”
领了钱,我心情好了一点,至少有了资金支撑我的换身体大业。
兴高彩烈地往楼上走,楼下的傅爸转过身,”你今天倒是转了性了,平时沉着个脸,像是受了八辈子怨似的。”
”缺钱了随时说,不好意思跟你阿姨开口,可以跟我说。”
”只有一样,给你的钱,不是让你给那些狐朋狗友花的。”
”再有一次让我看见你给那帮人当孙子,你就滚出去,一分钱也别想拿。”
这话听着难听,却是个父亲实打实的关心。
于是我嗯了一声回到房间,一边略微收拾一下恶劣的生活环境,一边在脑海里整理记忆,想一想狐朋狗友是哪些。
结果因为生存环境过于险恶,再加上我现在本来就胖,累得气喘吁吁,没一会儿就把狐朋狗友的事给忘了。
收拾了两三个小时,也才堪堪把床边收拾个大概,整理出一大堆没用的垃圾。
看得出傅念念是个极度恋旧的人,甚至有很重的恋物癖。
童年的小衣服,小时候的卡片,购物的袋子,塑料的珠子,乱七八糟什么有用的没用的都留着。
甚至包括喝的饮料瓶上的塑料包装,也要剪下来收藏。
而我跟她正相反,我不爱囤积东西,最爱断舍离。
来回往复地走了三四趟,收拾出几大袋垃圾后,我终于能冲个澡躺在床上,结束这糟心的一天。
结果在我将将要入睡的时候,手机响起了一个预设好的闹钟。
我不耐烦地掏出来一看,是傅念念以前设置好的备忘录,”陶可甜的生日,记得给她发生日祝福。”
我困得正闹心,一时又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就随手把手机丢到一边去,继续睡觉。
我的习惯是,睡觉以后,关网静音,以防有消息推送,在我睡着以后打扰我。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手机里多了几十条未接来电和各种各样的消息。
最上面的一条是,”傅念念,你死定了。”
4我一骨碌爬起来,挨条查看发来的消息。”
你在哪?
你怎么不接电话?”
”陶可甜生气了,你快来吧。”
”她到处找你,给你打电话,你人呢?”
大概都是这样的消息。
最后一条是凌晨一点,陶可甜发来的,”傅念念,你死定了。
送不起礼物,就不要承诺,你现在搞得我在所有朋友面前都下不来台,耍我有意思吗?”
”还说什么自己家有钱,我看你是编的吧?
你要躲,就躲一辈子,别让我在学校再看见你。
方循你也别想了,他看见你都吃不下饭。”
”你这个恶心的死胖子,丑八怪。”
虽然我不是傅念念,但是这一刻,这种冲天的怨念和恶意,还是让我不寒而栗。
我感觉到这副身体在轻微地发抖,在害怕。
在此之前,我的人生里几乎从没跟人起过太大的冲突,更没有被人指着鼻子咒骂过。
即便我知道她们咒骂的是傅念念,看见这些污言秽语和威胁的时候,我的反应也是震惊和恐惧。
在这一刻,我第一次窥见傅念念不幸生活的冰山一角。
握着手机,我一点点回忆起关于陶可甜的一切。
她是傅念念的学姐,也是学生会的主席,漂亮,能干,雷厉风行,身边总有人众星捧月。
傅念念为了巴结上她,加入学生会升个小部长之类的,以此来摆脱被别人看不起的现状,在她身上花了大把的钱。
每个月一万块的生活费,有几乎九千,花在了陶的衣服首饰饭局。
甚至是日常生活的卫生巾洗衣液,一应俱全,傅念念都给她全款报销。
刚开始的时候,陶还会有所收敛,只是会暗示自己过生日,过节之类的。
到后来,她看傅念念几乎就是个不反抗的冤大头,指哪打哪,说东不西,就开始对她变本加厉。
生日会,傅念念答应给陶送一个 lv 的最新款包,为此她已经节衣缩食好一段时间。
昨天她冒着大雨出门,是要去排队给陶买包。
而陶本人沾沾自喜,早就在朋友圈里炫耀过一次,说自己会收到最难买最贵的那个包包。
结果傅念念自己突遭变故,而我又不知道生日会的事。
包包当然也就泡汤了。
陶在生日会上,大张旗鼓地宣扬会得到一个很好的礼物。
结果过了零点,傅念念依旧没有现身。
去参加的人表面上虽然没有说什么,暗地里早就看她平时的作风不喜,也不免阴阳怪气。
就这样,这个陶可甜,彻底恨上了傅念念。
等回到学校,怕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当初我也加入过学生会,知道某些学生就是会拿着鸡毛当令箭。
但我这人性格天生乐观,天大的事儿,明天再说。
想到这,我翻了个身,继续美美入睡。
但令我想不到的是,这个陶学姐,比我想象的更恶毒。
在家过完周末,周一返回学校,我发现班级里的同学,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我。
我知道傅念念阴郁的性格,也许不会讨人喜欢,人缘应该也不尽如人意。
但是一进到班级,周围人**裸探究的目光,还是让我十分不舒服。
好不容易捱到中午下课,我去找印象里还能说得上话的朋友一起去吃饭,顺便再了解一下情况。
那个朋友叫李怡人,也是一个内向的胖胖,班级里另一个边缘透明人物。
但是她比傅念念个子矮一些,显得能稍微娇小些。”
念念,你没看班级群吗?”
我有些疑惑,打开手机找到班级群。
陶可甜在里面发了一个压缩文件包,里面都是傅念念跟她私下的聊天记录。
包括傅念念是如何跟学生会的人套近乎,用近乎卑躬屈膝的语气,去拍马屁奉承。
然后通过不光彩的手段进入了学生会,参加下一任部长竞选。
甚至明确地提出过可以接受花钱,送礼等不光彩的暗箱操作行为。
陶可甜发的消息是,发现学生会成员傅念念有违规操作,现已经公示处罚,给予退会处罚,我们学生会绝不姑息这样的行为。
我的脸,在人来人往的下课人潮里,一下红个透彻。
不是因为被清退,而是因为那张聊天记录里,傅念念用词之肉麻与低贱,让我顷刻间感受到尊严粉碎的绝望。
如果为了得到想要的尊严,放弃自己真正的尊严,那才是某种程度上对自我人格真正的践踏。
即便在外人面前你觉得挽回了颜面,但真正的你自己就永远陷进深渊,再也没有得见光辉的那一日了。
我捏紧手机,深吸了一口气。
傅念念是个只会龟缩的怂包。
但我孙与乔可不是。
既然你已经决心让我在学校里身败名裂,抬不起头,那咱们就鱼死网破。
接着我又想到,这也许会是个跟”孙与乔”谈判的好机会。
课间休息,我顺着记忆找到了”孙与乔”的教室,看见她正在里面跟两个男生嬉笑打闹。
好啊,你给我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让我四面楚歌,结果你用我的身体放飞天性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地敲了敲门,”你好,我找孙与乔。”
她抬头看见我,眉头一下锁紧,极不情愿地起身,把我拉到一边,”你又来找我干吗!
!”
看这架势,倒像是我理亏似的。
我把手机往前一推,”自己看看吧,陶可甜现在对你,恨之入骨。”
她接过手机,肉眼可见地打了个寒颤,结结巴巴地,”干,干我什么事!
找你,又不是找我。”
”傅念念,你还真以为,你以后就一直占着我的身子了?”
”你就不怕,我突然找到换回身体的方法,让你的处境变得更糟糕,让你众叛亲离,四面楚歌?”
她虽然表现得很霸道,但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孩。
一听我这么有底气,心里马上有了几分害怕,”你想怎么样?”
我死盯着她,妄图来增强我说一不二的气势,”今天晚上八点,咱们图书馆天台见。”
”你来,我就有办法帮你报复这个陶可甜,让她再也不敢欺负你。”
”你不来,那这个陶可甜,以后就会变成你的深渊噩梦,我有的是法子得罪她。”

继续阅读《魅力女主:姐就是女王,霸气又阳刚》

                       

原创文章,作者:噗通鲤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767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