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天穹最新章节,小说纵横天穹无弹窗

小说:纵横天穹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厉阳

角色:厉阳小丽莎

简介:\”宏浩大陆,这本是汪洋一片,但传说一神界之人忽然降临,开天辟地,划分二界,从此便是诞生了人,妖二界
两界之人,势如水火,本不相容,数千年的战斗一直持续着
一个年轻之子,诞生于一修仙家族,凭借着滔天之力和出众天赋在其中脱颖而出,他收敛于身,扮猪吃老虎,常常引得外人大惊
为了锻炼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他四处游历,更是识得四方好友,收下群妖,练就一身通天本事
以强大的力量制服各方力量,学成归来镇守家族,频频发威为家族争光,更是收下美人,以强大的实力震慑各方,助其家族兴旺发展
但是,他的野心决不止于此,只有不断的进步才是他的目标
天道之行,路途遥远,且看他如何成就真神之境,踏空万里荆棘
\”

纵横天穹

《纵横天穹》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严肃的脸

  宏浩大陆,传说,这原本是一片汪洋,后来得到一通天神者,以滔天之力劈开海石从而使得海下的地壳抬起,陆地便从此而形成。

  宏浩大陆之上弥漫着天然的灵力,没有多久便是出现了许多的生物,其中更是划分了人,妖两界。

  妖界,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种族,天生便是继承着妖力,有着通天的修为,体制强大,挥手便可断石,强大的妖族更是可以翻手间将整一座主城毁灭。

  人类与妖间相比较可以说是非常的虚弱,人类除非极个别出生便是自带有逆天的修为,其余多数自生长开始便是一肉身凡胎,经过数十年修炼才可以触摸天道。

  若是天赋不佳者,则更是离修仙者一列非常的遥远。

  修仙者,这一角色可以说是人类之中非常高贵的角色,其依靠吸收天地之力而提升身体的能力,使其有着上天入地的无上本事。

  伴随时间流逝,修仙者们开始追求更强大的本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便是人们所向往的。

  后来,修仙家族和修仙门派便是从此而出现,他们是人类中非常独特的势力,以修炼天地之力为生。

  而妖界也兴起了一股势力,他们自称为贵族,以实力强者为尊,统率妖界,高高在上。

  厉阳,一名出身在修仙家族厉家的人,厉家是离风城之中的大家,其势力非常的庞大,在修仙界的地位更是独一无二。

  厉阳自出生之日便是有着极高的天赋,所修炼的法术几乎是一触即通,长的一双锐利而清澈的双眼,如看透世界万物,身材魁梧高挺,手执一把玄天长矛,身穿黑色鳞衣铠甲,一袭青衣斗蓬,走起路来飘逸如烟,身影快如闪电,被厉家之人称为妖孽。

  厉阳年龄虽小,如今还不满二十,但是却有着强大的神识。修炼者除了本身的修为之外还有灵魂的修为,灵魂的修为比其身体上的强度更加难锻炼。

  以划分修仙者的能力来区分,厉阳如今的实力为武徒三品的水平,但却有着武王七品的神识。强大的灵魂力量让他在众人脱颖而出,变得非常的不同。

  家族之中的束缚让他受够了,当下他便是一心想逃离厉家。厉家就在离风城之中,而离风城又在离风山之上。

  厉阳花费了许多的力气终于是从那守卫森严的家族之中逃了出来,一路之上在外面修炼,见识了各种妖物和能人,其中更是收服了妖界贵族狱志,宏烟飞飞还有一只小猫妖。

  狱志,是妖界狱家的族人,其本体是一天兽,外形如人一般的模样,长的皮肤嫩白,手执一黑羽长扇,看上去非常的潇洒飘逸,冷酷的脸上尽是无情,身材清瘦但却洋溢着一种自信的味道。

  狱志一次和厉阳在森林之中相遇,两人对不过眼便是交手,也是因为那一战之后狱志便是死心踏地的跟着厉阳并且认他为兄,成为了厉阳的直属附妖。

  宏烟飞飞则是妖界贵族宏烟族的子弟,性格爆躁,对待喜欢的人热情如火,他是一个开朗的人,但是做事却常无头无脑,冲动,所以常常都是厉阳拦住了他。

  因为宏烟飞飞在一次受到同宗妖兽的攻击,而厉阳出手拯救从而便是决定跟着狱志一路修炼。厉阳还收养了一只猫妖名为紫珊。

  紫珊化身为人以后杀一名美丽女子,皮肤光滑如玻璃,白如雪,美丽动人,长着一双柳叶眉,双眼水灵灵,非常具备有诱惑力,而她的身世有些神秘,目前厉阳对于紫珊的来历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是有一次在森林之中发现它被群妖欺负,便是出手相救。

  如今一行人之中便是有着一人三妖,其中自然是以厉阳为老大。

  其中他们四人便是在一家拍卖所内拍得一草药,名为洞芯草,该草药的用途非常的广,可以提升修为,修复体内的伤痕。

  只不过为了竞拍下这东西厉阳可是花了不少工夫,更是借了狱志,宏烟飞飞两人的力量震慑其他小妖才竞拍下来,并且还在其中遇上了厉阳同城的好友苟子宾。

  苟子宾此人可以说是见义忘利,说是好友也不见得完全就是,厉阳也没有把他当作好友,之前在拍卖场就是他多次抬价。

  完成了拍卖以后厉阳等人打道准备去穿越妖兽森林回到离风城之中锻炼武器,厉阳手中武器因为之前战斗的时候出现了受损,所以才回去。

  哪想到自己的手中的洞芯草却是被人盯上了。一**的妖族之人和人族之人前来杀人抢物。

  可惜,全都败在厉阳的手上,但是一个人影却是忽然出现,那人名字叫残血,是一个通天高人,实力比其厉阳强大许多。

  残血还带上了他的女儿小丽莎一起前来,厉阳认识残血,他是离风城有名的高手,只不过因为和妖兽战斗而使的身体受伤,如今的他非常需要自己手中的洞芯草。

  原本以为残血会将自己杀了,然后从手中抢夺洞芯草,但让厉阳惊讶的是厉阳没有那么做,即便是他的女儿小丽莎要求要直接抢洞芯草他也没有如此做法。

  听他说不抢洞芯草后,厉阳感觉惊讶异常。死死地盯着残血,但从其坚毅的眼神,和严肃的面容上来看,似乎并非作假,也看不出任何一处不真诚的模样。

  这样一来,厉阳便开始纠结起来了,因为对方实力的原因,他甚至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残血真的要强行从自己这里得到洞芯草的话,他也是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

  但厉阳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那先前说了那么一大堆,都特么是废话么?

  不重要?

  不会,他在说出那些话时,脸上的神情,和眼神都如同现在说不要的一样,都是那般的真诚。

  这才是厉阳最疑惑的地方,这到底是何意?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残血淡淡的开口说道,“只是这么一会儿的相处,老夫于你,你于老夫,都应该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老夫做了这么多,又是为了什么?若真的想要和他人那般杀人越货,老夫绝对能做到毫无痕迹!”

  “所以,你是要想说,你根本不会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么?”厉阳淡淡的道。

  “你可以这样理解。”残血笑了一声。

  此时,小丽莎的眼神忽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她的这些小动作,如何逃得过残血的眼睛,他道,“莎儿,如果你真要那样做,爹也不会用它来治伤的。”

  “爹,我没有……”

  “好啦,爹没事,别瞎担心,既然知道了妖兽森林外围有洞芯草,我们再寻便是,不说百年,以爹现在的身体,再活五十年绝不是问题。”

  残血轻笑道,“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嗯。”

  然后转头看向厉阳,道,“小厉子,你是个好孩子,但你的实力,并不高,虽然那一刻,你迸发出了武王七品的神识,但实际上,你只有武徒三品的修为,对吧?”

  

  厉阳心中有些震撼,却是认同的点了点头,“没错。”

  得到这个肯定回答,小丽莎惊讶的捂住了小嘴,而狱志和宏烟飞飞则是相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残血微眯双眼,“不过这并不惊奇,最怪异的是,你作为一个人类,居然有狱家和宏烟家的直系做你的附属妖,这才是让老夫最为疑惑的。”

  

  闻言后,在场所有人都是猛地一惊!

  特别是狱志和宏烟飞飞,顿时身体都有些微微颤动起来。

  厉阳还算比较镇定,不动神色的给他们传音,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然后看向残血,说道,“前辈,你这话,我就有些听不懂了,什么狱家和宏烟家?我可从没听说过啊!”

  “呵呵。”

  残血突然笑道,“小厉子,你还是太嫩了一点,既然都知道老夫的实力高出你那么多,为何还要在老夫面前使用传音之术呢?”

  

  突然一愣,厉阳顿时才醒悟过来,特么的对啊,这种情况下用传音之术,和在他面前大声喊有什么区别?

  自知隐瞒不住,深吸一口气后,厉阳问道,“你想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

  残血摇摇头,叹道,“只不过是感到惊讶罢了,并没有想以此作为要挟,逼迫你做什么。”

  “那是何意?”

  厉阳不相信,他会空Xue来风。

  残血摇了摇头,道,“你来这里,应该是为了通过传送阵,到达离风山吧?”

  “是。”

  “去打造武器?”

  “是。”

  “为了什么?”

  “不想回答?”

  “你到底想问什么……”厉阳嘴角抽了抽,和残血对话,他觉得相当的吃力,总喜欢兜圈子也就算了,还问一大堆没用的。

  “呵呵,不过随便问问。”

  这丫的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脑子抽了吧?

  似乎是叹了口气,残血便起身说道,“好了,你们都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传送门。”

  闻言,小丽莎却是焦急的拉住残血,道,“爹……你可想清楚了?”

  “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残血似乎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见此,厉阳一脸黑线,这是在演苦情戏么?想要以此博得自己的同情,然后让自己将洞芯草拱手相让?要不要这么坑爸爸?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厉阳开口道,“前辈……”

  “嗯?何事?”残血倏然转过头来,看着厉阳,不解的问道。

  厉阳一翻白眼,然后说道,“前辈你可能是有些误会了,我说的不把洞芯草交给前辈,也并非是我厉阳铁石心肠,是因为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替代。”

  “什么?替代?”

  听了厉阳这话,残血顿时一愣,不确定的道,“你的意思是,有其他的东西可以替代洞芯草?”

  厉阳点了点头,道,“没错,确实有这个东西。”

  “嘶……”

  残血顿时倒抽一口冷气,脱口道,“何物?”

  不仅是他,狱志和宏烟飞飞也是疑惑的看向厉阳,小丽莎甚至都要比残血更加激动,她急急地问道,“这东西是否常见?”

  没错,如果真的有其他的东西可以替代的话,自然最好,可如果又和洞芯草一般,是大陆上罕见之物,甚的稀少,那样即便知道又有何用,因此小丽莎才会这样问。

  厉阳再次点头,斩钉截铁的道,“极为常见!”

  

  

  

  

  

  

  这下,残血那刚燃起的希望之火,顿时又如同被水浇灭了一般,连火星都灭了。

  如果真是极为常见,那为何世人不知道?还必须得洞芯草如此稀少的灵草方可见效?因此他才失望的苦笑了一声,“欺骗一个将死之人有意思么?”

  可小丽莎却没有放弃,她赶忙问道,“到底是何物?”

  “它是……”

  “是什么?”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了厉阳身上,可接下来,厉阳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近乎崩溃的灵草名词。

  “地灵草。”

  当厉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噤声了。

  地灵草?

  就,就是那路边随处可见的……地灵草?

  众人瞠目结舌,谁都不敢相信厉阳说的话是真的,可当他们见他如此认真的表情,张着嘴支支吾吾谁都没把话说出来。

  几秒钟后,小丽莎却是嗤笑道,“地灵草?你没搞错吧?这东西也能治病?”

  残血也是有些疑惑,听到小丽莎这样说之后,干咳一声,道,“小厉子啊,你别安慰老夫了,这样真的没意思……”

  当然,这事放到谁身上,都不会相信。

  毕竟,地灵草,在妖兽森林的何处,几乎没有找不到的地方,不论在门槛,街道边,树下,甚至家里的角落里,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这也以至于,妖兽们都很是厌恶地灵草,觉得极为碍眼,只要看见哪里长有此物,便会将其剔除的干干净净。

  谁会把这物儿当回事?

  “我可没想过要安慰你,吃饱了撑着么?这个……确实能治好你的病,即使速度不是很理想,但他的原理却是一样的。”厉阳耸耸肩,这样说道。

  没人信。

  “不是,你们还不信啊?”厉阳两眼一瞪。

  只是看着他。

  “得,好不好,看疗效,对不对?”厉阳两手一摊,无奈的道,“空口说白话,自然不会让人信服,我也没打算就凭着这几句话让你们相信。”

  转过头,厉阳又道,“宏烟飞飞,你去把地灵草拿点过来。”

  “啊?”

  显然,宏烟飞飞听了厉阳突然说的这句话,突然一愣,不过随即便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哦哦哦,我这就去!”

  “等一下。”

  这声音是残血发出来的,厉阳伸手让宏烟飞飞停了下来,然后问道,“怎么?还不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见残血的神情,似乎已经对厉阳相信了几分,厉阳本就不相信他会这样轻易的放他们走,可即便是真的,他也不会这样贸然就跟着他走了。

  地灵草能治疗残血的身体,并非厉阳恶意杜撰出来的,而是确实有这样的事情,以灵草作为介质,作为神荒之力的载体,修复体内组织,便有起效。

  只不过地灵草没有洞芯草的灵Xing强,耗费量极其巨大,就凭厉阳昨日收集的那些,还远远不够。

  不过只要能够起到成效,他们能安然无损的走出这间客栈,可能Xing将会提升到百分百。

  “不是,不是,老夫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残血摇头笑道,“夫以为,此地吾为主,若是让客人去取物,实在失礼,让下人去拿便可。”

  “如此也好。”厉阳点了点头。

  于是,残血在小丽莎的耳边附语几句,小丽莎笑着点了点头,向众人示以歉意的眼神,然后便退了出去。

  “前辈,不过是一些地灵草罢了,用得着小姐亲自去么?”厉阳笑了一声,然后又对身后的两人说道,“你们两个,也一起去吧,毕竟那玩意儿有点多。”

  “是。”狱志迟疑片刻,似乎是以审视的眼神看了眼残血,然后点了点头。

  “不是!”而宏烟飞飞听了后,顿时一愣脱口道,“就把少爷一人撂这里?被这老东西害……”

  还没说完,就被狱志强行拖走了,“行了,留你在这也是鸡肋。”

  待众人都走了后,厉阳才看向残血,道,“别介意,宏烟飞飞有些莽撞。”

  残血倒是摇了摇头,道,“如此忠心护主,可遇不可求。”

  “倒也是,不过我可不认同你这个说法。”厉阳点头道。

  “哦?为何?”残血饶有兴趣的问道。

  “因为我从没有把他们当做过下人,毕竟我一没实力,二没有地位,三……”厉阳耸耸肩,然后笑笑,“我又不是美女。”

  

  残血忽然一愣,然后摇头失笑道,“你可真有意思。”

  “彼此彼此。”

  “哦?那你说,老夫哪里有意思?”

  “这个嘛……”厉阳稍作沉思,然后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有理由的,也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需要解释……事事本无常。”

  “好一个事事本无常!”

  残血顿时眼前一亮,不过随即沉吟道,“不过,老夫也有些问题……想要请教小厉子。”

  “想问什么,尽管说。”厉阳小抿了一口酒,看向残血,笑道,“在下一定,知无言,言无尽。”

  “不问了吗?”

  “呃,咳咳。”残血忍不住干咳两声,他有点适应不过来厉阳的节奏,略微有些尴尬的道,“要问,要问。”

  “那成,你问吧,知道你是挺喜欢磨叽的,但却没想到你这么磨叽。”

  “好,好吧。”

  残血暗自抹了把汗,然后道,”

  

  “你到底说不说呀?”

  “……”

  残血差点没老泪纵横,妈的,忘了要问什么了。

  “不问啊?机会仅此一次啊,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啦。”厉阳淡笑道。

  但,残血毕竟也是活了近万年的王八……哦不,乌龟……好像也不对,反正就那么一回事吧,他是不会那么容易被这样的胡诌扰乱理智的。

  摇摇头,便道,“我想知道的是,你方才进入我身体的那股内气,究竟是什么?凭老夫多年的经验,所见过各式各样的炼药师,也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力量。”

  怔怔的看着他,“这到底是什么,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他居然是源源不断的,你不过是武徒三品修为,即便你的精神力达到了武王七品,但就算你有如此的实力,也不可能坚持这么久。”

  “即便你收回内气后,表现的极为虚脱,做的也非常逼真,但……可惜的是,不管你怎么装,我都能看出是假的。”

  残血侃侃而谈,“而且我也知道,你身上也绝对没有法宝,那么多的内气,全然是从你的丹田里释放出来的,所以,你能给我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吗?”

  “嘶……”厉阳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认真的看这残血,淡淡的开口说道,“你都说完了,还想让我说什么?”

  “我哪弄明白了?”

  残血顿时一愣,不解的问道,“我明明问了那么多问题,我哪说完了?”

  “哦,是这样啊!”厉阳又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然后又道,“那你问了那么多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

  残血顿时噎住了,眼角抽了抽,“小厉子,你是第一个让我这般……憋屈的人……”

  “谢谢。”

  厉阳毫不客气的道了声谢。

  “算了,不逗你了,也没什么挑战Xing。”厉阳笑了笑,说道,“不过我方才也说过了,有些事情,是没有理由的,也不需要理由,即便前辈这样急切的想要知道。”

  “是的,我想要知道。”残血说道,“老夫肯定,你接下来还会用刚才的手法进行治疗,所以老夫觉得,自己也有必要知道其中的原委。”

  “嗯,前辈说的是有那么一点道理。”厉阳笑道,“不过你不会觉得这些理论有些谬么?”

  “谬?”

  “没错。”耸耸肩,厉阳继续说道,“前辈难道以为,医者治病,需要告诉病人怎么治疗么?那他们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写一本治疗大全,让世人自己边看边治不就成了?”

  

  “当然,这话也有点错误,毕竟市面上也有很多,譬如食谱,不见得照着上面的写的去做,就能原封不动的将其展现出来,不过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罢了。”

  “倒也是……”闻言后,残血却是点点头,不过待他想了想后,顿时觉得不对了,“这不对啊!”

  “怎么不对啦?”

  “这和前面老夫问的有什么关系?”

  “这不是你常用的手段么?”

  “什么手段?”

  厉阳笑了笑,“用我们那里的土话就是……你丫的转移话题有一逼啊!”

  

  残血顿时觉得自己的脑海中有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三条黑线,道,“所以,这就是……你还我的一击?”

  “倒也可以这样认为。”厉阳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不过虽然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最终的还是……”厉阳淡笑道,但话说到这里,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残血急急地问道,“是什么?”

  厉阳神秘的一笑,“你猜。”

  残血,”

  脸上黑线逐渐加深。

  厉阳顿时噗的一声笑了,然后道,“前辈,现在你可知道刚刚你说那些话的时候,让晚辈我……有多郁闷了吧?”

  “呃,前辈,您能稍稍开口说点话么?”

  “不是,您这样下去,我一人说话多没意思,虽然晚辈这样对你说话,有那么一丢丢的不敬吧?”厉阳将两根手指放在眼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后拖长了声音说道,“但是这样不理人,即便您是前辈,也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

  “是,是极,是极……”

  残血额头上的真的冒出汗来了,除了点头称是,他是真心对厉阳,用不出任何语言来形容了……

  好在地灵草只是寄放在客栈拍卖行的储物点,狱志他们就在这个时候,也回来了。

  

  

  

  “将所有东西都先放这吧。”

  见三人同时回来,且每人各自分担了一点,但也是每人驼了一大坨,小丽莎却是用绳子捆了一捆,从地上拖着来的,厉阳便随意指着他们脚下的方向,说道。

  狱志点了点头,将背上的地灵草轻轻地放下。

  而宏烟飞飞却是大声的抱怨了一声,让其‘砰’地一声掉到地上,然后抱怨道,“他NaiNai的,刚刚都还没这么重来着……”

  小丽莎倒是轻轻松开手中的绳子,也没有对厉阳的命令感到不满,缓缓地走到残血的身边站着,接着又以审视的眼神打量着厉阳。

  “现在呢?要开始治疗了吗?”她很好奇,但心里最多的还是不可置信,毕竟要让她觉得地灵草真的能用来治疗,那可真心不容易。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厉阳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然后道,“这里环境不合适,毕竟这是一件需要集中精力的活儿,而且需要较小的空间,更不能有人打扰,如果说治疗进度变得缓慢也就罢了,若是受到外界干扰而中断……那可就不妙了。”

  连连摇头。

  

  “那既然如此……就请小厉子,到老夫的房间来吧。”残血迟疑了片刻,如是道。

  “如此最好。”

  厉阳点了点头,神情凝重,似乎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请。”

  言简意赅。

  这时候也不必要说太多的话。

  虽然小丽莎似乎有些不甘,但却也无可奈何,狱志面无表情,没有丝毫有阻拦的意思,虽说宏烟飞飞有些担忧,但毕竟此时他就算急,也没用。

  硬碰硬显然不行,既然如此,那就只有顺其自然了。

  暗暗捏紧了拳头,宏烟飞飞有些不甘,若是他的实力不被封印,他怎会如此憋屈和被动,掌握不了主动权,按他十年前的脾气,稍有不顺心,这间客栈都可以分分钟拆了。

  “别急,只是现在而已。”

  狱志有意无意的这句话,让他蓦地一怔,想想自己现如今的已经开始有了修为,以他的天赋,想要回到原来的实力,甚至超过原先,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后,宏烟飞飞紧握的双拳也渐渐舒展开了,心境似乎又提升了一个层次,丹田突然一阵悸动。

  低吟一声,只见浑身突现一闪而逝的弱光,浑身的疲惫感一扫而尽!

  轰……

  武徒二品!

  突破了?

  不只是宏烟飞飞本人,周围所有的人都是突然一愣,除了厉阳和残血以外,都是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呵呵,小厉子,我们走吧。”残血含笑道。

  “嗯。”

  厉阳拍拍宏烟飞飞的肩膀,然后便和残血一同走出了这个房间,两人在出门的那一刻,相视一眼,几乎都从眼神中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境界。

  可不单单是武力值的高低。

  只要是修为达到过一定程度,就自然会有这方面的感触。虽然不知道残血的修为已经达到何种层次,但厉阳敢断定,至少不会低于尊级。

  “你的……朋友,挺有意思啊,居然在这种时刻,也能突破。”残血差点把附属妖说出口,但话到嘴边,适时的咽了回去,微微一笑,说道。

  “运气而已。”厉阳淡笑道。

  “哦?难道他一身人修,也是运气么?”残血顿住脚步,眼神犀利。

  “难道你一定要我告诉你,他踏入人修之路,不过一天罢了……”厉阳眉毛一挑,道,“而且就是在今天。”

  “什么!”

  残血两眼顿时一瞪,脱口道,“今天?不会吧!”

  “信则有,不信则无。”厉阳耸耸肩,然后笑道,“说这些都没用,我们还是赶紧做正事吧。”

  “也是,老夫又转移话题……呃,那什么?”

  厉阳微笑道,“有一逼啊!”

  “哦哦,对对对,呵呵……有一逼啊!哈哈哈……”连连大笑。

  很快,两人便到了一个非常小的房间内,若不是里面未置一物,恐怕就连下角的地方都没有了……不对,即使没有放任何器具,也快没了下脚的地方了,一会若是残血盘膝而坐,那他连弯腰,都是门技术活了……

  厉阳眼角抽了抽,虽说刚才他讲过,是需要一个较小的空间,但是……这似乎也太小了点吧?

  摇摇头,说道,“前辈,难道你以前都是在这里修炼的么?”

  虽说修炼时,若是空间越小,效果自然会事半功倍,但……若是太过狭窄,内气回流速度过快,可能会精气逆转,走火入魔。

  残血笑道,“小厉子,你忽略了一个重点……老夫可是龟妖啊!”

  “对啊!我居然将这件事给忘了!”厉阳顿时明白过来,然后点头道,“因为龟的经脉粗壮,但运行却很缓慢,如若是运用了此种方式,就会弥补了这中先天缺陷了……”

  “不错。”残血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但可惜,即便如此,老夫的修为,也不会有丝毫的进展。”

  “放心吧,前辈,只要我还活着,这种顽疾,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厉阳笑道。

  “你这个鬼灵精。”残血呵呵笑道,“此言,可是话里有话啊……是也不是?”

  厉阳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下人已经将地灵草全部送了过来,残血说了一声‘放在门口’,然后他们便徐徐退下了。

  “开始吧。”

  “嗯。”

  说完,残血便盘膝而坐,宁心打坐。

  厉阳想了想,只剩下了三人能够轻松带走的分量,然后将多余的地灵草全部拖了进来,不过即是如此,也拥挤的让他只能坐在草堆上了。

  缓缓闭上双眼,厉阳开始回想起前世,云老在给自己疗伤时所做的一些动作,然后效仿着,丹田开始运转起来,腹部泛起金黄色的光芒,竟是照亮了整个房间。

  残血眼皮动了动,即使心中非常惊讶,但也没有出言打扰,静静地等着厉阳接下来的动作。

  “临!”

  一声低吟,却如同钟响,回音四起,厉阳根据自己的回忆,手中开始捏起手印……双手交织,金光更甚,但却都是稍纵即逝。

  “兵!”

  “斗!者!皆!”

  “阵!列!在!前!”

  接连不断的低吟,手印如同翻花似的,越来越流畅,开始忽隐忽现的金光,现如今已经稳定了下来。

  突然。

  “诛!”厉阳两眼一睁,一手迅速划过身前,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金色弧线,然后放在了地灵草上方,地灵草迅速枯萎,其灵气直接从厉阳的手臂导入,在他的丹田处不断盘旋。

  “邪!”另一只手也是如此,不过却是在前方停留了片刻,待到地灵草的灵气开始渐渐变得精粹之后,接着迅速的将这只手放在了残血的肩膀上。

  “啊!”

  或许是聚集的灵气过于精纯,伴随着神荒之力,进入身体后,残血忍不住舒爽的叫喊了一声,然后突然大叫,“爽!!”

  将俏脸紧紧贴在墙上的小丽莎,正一脸古怪的长大了嘴巴,询问的看向也是如此的狱志和宏烟飞飞,吃吃道,“他……他们在里面干嘛?”

  两人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齐声说道,“不,不知道……”

  小丽莎本着好奇和担忧的心理,才决定来这里一探究竟的,而狱志和宏烟飞飞,似乎也是这样想的,于是三人便一同跟着厉阳他们来到了这里。

  但这间小修炼室是残血命人精心打造的,为了不让里面的修炼者收到外界的干扰,所以外界的任何动静,在里面也听不到。

  反之,里面的动静,外面也察觉不了。

  但只要将耳朵紧紧地贴在墙壁上,还是稍稍能听见里面的一些动静的。

  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一幕。

  当越到后面,叫声越来越大的时候,加上穿透力极强的神荒之力作为载体,声音更是越发的明显。

  “奇怪……怎么好像有人在叫?”突然,小丽莎脸色一真难看,立即质问狱志他们,“难道是那小子谋害我爹爹?”

  “不可能!”宏烟飞飞最先反驳道,“少爷绝不是那样的人!”

  “没错。”狱志言简意赅的赞同。

  “可是这里面的声音你怎么解释……”小丽莎急急的说道,她一跺脚,“不行!我要进去看看!”

  “等等!”

  “怎么?你们想阻止我?”小丽莎美眸一横,冷冷道。

  “不是。”狱志突然摇了摇头,将耳朵紧紧地贴在墙上,然后道,“你仔细听……”

  闻言,宏烟飞飞和小丽莎皆是将耳朵紧贴墙壁,厉阳的声音不大,并没有和传出去,但是击打肩膀的声音和残血的叫声……着实不小……

  只听见……

  众人

  一时间,无论是小丽莎,狱志还是宏烟飞飞都是嘴巴大张,下巴都掉在了地上……通通石化了……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反正都到了厉阳和残血走了出来,他们才渐渐缓过神来,因为修炼室外面的三人,在这期间,一直是处于石化状态中的……

  狱志和宏烟飞飞都是不自主的和厉阳保持了一段距离,眼神怪异的打量着他,而目光却渐渐地瞄向了……下面。

  小丽莎则是走到残血身边,挽住他的手臂,也是不停的打量,目光也不自主的瞄向了……下面。

  然后眼神乎飘前,乎飘后,他们心中都在想同一个问题,那就是……谁攻?谁受?

  但似乎不论想到哪一个结果,似乎都不怎么能让人接受。

  一旦想起这个问题,他们都会齐齐的浑身一颤,背脊一寒,只觉得瘆的慌,全身上下每一个器官都觉得不舒坦。

  “你们都怎么了?为何盯着我们的眼神都怪怪的?”疑惑涌上心头,厉阳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啊,莎儿,你们到底怎么了?”残血也忍不住问道。

  虽然那么多的地灵草都被用完了,也结合了神荒之力,但毕竟累积了五千年的顽疾,是不可能被这点内气就能修复的,即便是有效果,但都不太明显。

  但值得庆幸的是,在身体组织经过神荒之力的洗涤后,残血觉得精神状况是空前的好,且双目炯炯,如同年轻了好几十年,连说话时,给人的感觉都有些不太一样。

  最先发现这个的还是与残血相处近十年的小丽莎,听见残血的声音后,不由讶然道,“爹爹,你的身体……”

  她以为,残血的身体已然恢复,说到这里,便没再想方才的事情,而是突然惊喜起来。

  狱志和宏烟飞飞也是从那种思想里给跳了回来,同样以惊奇的目光盯着厉阳,真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少爷了,这才一天多的相处,近乎完全让他们臣服。

  “哈哈,莎儿,是不是觉得爹精神了许多?”残血非常开心的大笑道。

  “对呀……难道真的治好啦?”小丽莎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就用地灵草?”

  显然,她到目前为止也不太相信,即便看到了效果,却依然不太愿意认为是地灵草的作用。

  当然,这地灵草的作用,确实不大,若是放到其他人的手中,却也如同废草一般,没有任何作用,即便是云老也是束手无策。虽然不知大陆上还有没有人拥有和神荒之力同样神奇的内气,但至少现目前,只有厉阳能够使用这样的手法。

  “唔,治好倒还没有,不过却是恢复了许多……”残血平静的道,“虽然效果甚微,但至少也不像以前那样,只能延缓身体组织的坏死,而如今,它却能逐渐的修复。”

  “真的!”

  闻言,小丽莎顿时眼前一亮,这无疑是对他们目前来说,最好的消息了。只要能够逐渐修复,那恢复如初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即便不能修复,只要不是延缓,可以使其停止,不再恶化下去,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寻找更多的洞芯草,如此也是一门捷径。

  但是,现在可谓又多了一层希望,这让小丽莎如何不激动。

  “是的。”

  说出这句话的,是厉阳本人。

  现在他的话几乎就是权威,小丽莎似乎也对他没有先前的那般厌恶了,而是言语中带着些许感激的道,“谢谢你……”

  厉阳没有说话。

  表示接受了这声道谢。

  他可不是一个矫情的人,那些为了一个谢字,而推来推去的人,绝不是因为谦虚,绝大多数都是自恃清高,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本来就觉得承受不起。

  做好了这些,想了想,厉阳又对残血说道,“对了,前辈,在下想求您一件事……”

  “何事?老夫定当竭尽全力!”残血道。

  厉阳伸出一根手指,然后道,“赠我一物。”

  “连环十三踢?”

  “是。”

  点头。

  残血顿时大笑一声,“早就为你准备好了。”

  “嗯。”

  厉阳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倒是宏烟飞飞听到他们这些对话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凸出来。

  “你是宏烟飞飞吧?”

  “是,前辈。”宏烟飞飞顿时一怔,顿时恭敬的道。

  其实他内心并不像说出这样的敬语,但连环十三踢对他来说可谓量身定造的一般,现如今很有可能得到它,即便违心,说一说又何妨?

  “呵呵。”残血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着解释道,“说来也巧,老夫其实一直都在角落里观察每一个人的动向,但只有你家少爷最为特殊。”

  “从你们踏入这里的第一步时,就能看出,你们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一进来放好东西,然后兵分三路,由此可见,你们并非单纯的是来竞拍宝物的,最有可能的是,来这里打探消息。”

  残血微笑道,“而你家少爷第一个找的对象居然是在妖兽森林外围赫赫有名的红炎蜥蜴,不知该说无知还是大胆,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就相谈甚欢,甚至一向自命不凡的红炎蜥蜴竟主动地帮助起你家少爷来了。”

  “第一件拍卖品,是连环十三踢,玄级中阶通用心法,不论是会不会腿法的妖兽,都想将其竞拍走,都想着可以高价转手,但可惜的是……有宏烟家的人,和红炎蜥蜴坐镇,普通妖兽根本不敢与其相竞争。”

  残血淡淡的看着宏烟飞飞,然后又道,“想必你也一定知道,你们大家族中,让子弟外出采购,若是值超所物,回到家族后将会受到处罚,对吧?”

  “是……啊不是!”宏烟飞飞点头,不过随即连连摇头,“我只是少爷的附属妖而已,如何会知道这些?”

  残血淡笑,并未理会宏烟飞飞的言语,而是继续说道,“于是,胜利肯定会属于红炎蜥蜴,到时候,他没有出多少灵石,却让你家少爷承了他莫大的情,而老夫也是因为私心,所以才会冒充客人参与了进去。”

  “毕竟洞芯草还在你家少爷身上,我的身体也需要洞芯草才能有治愈的希望,老夫不想强取豪夺,那便想着,用这样的方式,让你家少爷承老夫一个情,然后将洞芯草与连环十三踢交换。”

  说到这里,残血突然笑了笑,摇头道,“本来说是带你们去传送门,但事实上,传送门要明日才能开启,所以是打算想用连环十三踢跟你家少爷交换的……”

  “原来是这样……”宏烟飞飞深以为然的点头。

  但狱志却是冷冷道,“哼,只不过是交换一个东西而已,还要转移阵地?难不成连环十三踢你不是带在身上?”

  不得不说,狱志的话让宏烟飞飞突然一怔,随即想道,对啊……竞拍完毕的时候,那本连环十三踢已然放在了残血的身上,如果真的是要交换的话,很明显在刚才就可以直接拿出来了,为何还要用带他们去传送门这个借口呢?

  “沉着冷静,不论在何时何地,都能保持灵动的思绪,不愧为狱家的后人……”残血啧啧叹道。

  不论是人还是妖,只要起了疑心,就会不自主的产生一丝戒备,身心皆有。

  厉阳将手搭在狱志的肩膀上,笑道,“这也不怪前辈,老了嘛,这里……”用手指在脑袋上画了画圈,“肯定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点……嘿嘿,你懂得嘛……”

  说着,还做出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

  “哦……”

  于是,两人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同时看向残血,也作出一个你懂得眼神。

  残血,”

  顿时满脸黑线,丫的,拐弯抹角骂人么这是?

  厉阳心中冷笑,他早就猜到了残血心中打的主意,没错,一开始,他确实可能是打算以这样的方式来交换,和平解决,但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下来,也不知道为何会作出这样一些令人费解的举动。

  不管是厉阳对残血,还是残血对厉阳,内心深处都生起了一种看不透对方的感觉。

  可双方都是明白人,或许残血本无恶意,但厉阳却不得不防,所以才不愿意跟着去,摆明了是陷阱,那还往里面跳,岂不是傻子么?

  本来好好地一件事,非要做的如此纠结,不仅是转移话题有一逼,就连做事都特么这样,真是你可忍,老子不可忍。

  不这样拐弯抹角骂人,过过嘴瘾,如何说得过去?

  “好了,东西拿来吧,顺便帮我们安排一间住处,明天还要去离风山呢。”厉阳摊开手掌,毫不客气的说道。

  残血,”

  “你这人怎么这般不客气?”见此,小丽莎顿时不满的说道。

  厉阳挑了挑眉,笑道,“谢谢,我全当你这是对在下的夸奖了。”

  “真不要脸……”

  翻白眼。

  “谢谢。”

  笑容不变。

  “你混蛋!!”

  气急。

  “谢谢。”

  笑意不减。

  “你……”

  带着哭腔。

  小丽莎显然被气到了,指着厉阳,不知该说什么了。

  “不夸我啦?”

  厉阳笑着眨眨眼睛,然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神情凝重,极为认真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唉……本少爷浑身上下这么多优点,你我才认识不到一天,没想到就能说出这么多!”

  又是一声叹息,厉阳四十五度角望天,眼神忧郁,有些哀怨的道,“唉……本少明明很低调了,但魅力这东西,真是想挡都挡不住啊!”

  小丽莎,”

  众人,”

  

  

  

继续阅读《纵横天穹》

                       

原创文章,作者:厉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765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