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血祭黄瑶叶凡秋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活人血祭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黄瑶

角色:黄瑶叶凡秋

简介:说起邪祟,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恐怖、害怕,不干净
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恰恰是这种“不干净”,有时候会救你的命
今天,我要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诫你:那些所谓的“不干净”,到底是什么东西! 因为,从一岁开始,每年家里就给我做一副棺材,七岁那年把一副棺材借出去了,之后我就遇见各种祸事
接连死去的同学,气氛诡异的山村,这一切是诅咒,还是阴谋……

活人血祭

《活人血祭》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八章 诡异水彩画
谁都没想到,死者身体内的水开始大股的往下流,那水流甚至开始压制火势,把火都浇灭了。
看到这一幕,原本围观的那些村民吓的开始四下逃散,死者的妻子赶紧拉着儿子跪在地上就朝着那边磕头。
方大师见此,立刻从包里抽出一张黄纸符,一边捏手诀一边嘴里振振有词:“天道清明,地道安宁,人道虚静,三才一所,混合乾坤,百神归命,万将随行,永退魔星。”
咒语念完,只见方大师手指一挥,那张符直接就射出去贴在了尸体的额头上。
刚刚挣扎坐起来的尸体,又直挺挺的倒下了。
躲在暗处看到这一幕的村民,到现在还心惊不已。
方大师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又一张符捏在两只之间,稍微一翻转,那张符立刻冒起了火化。
方大师把那张点燃了符再次扔向柴垛当中,熊熊烈火再次冒了起来。
这些动作,只不过是在半分钟之内完成,但是这半分钟之内,对于那些村民们来说过的特别的长。
尤其是那尸体身上不停的往外流水而且还坐了起来的时候,整个村子里的村民都吓的胆战心惊。
多亏方大师尽快的稳住了局势,看到那尸体慢慢的被火焰吞没,所有的村民这才把心放回去。
方大师漏的这一手,让村子里的那些人都长了见识,对他更是崇拜有加。
他们也看得出来,这方大师是有真本事的人,跟那些江湖骗子不一样,对方大师自然就更加的尊敬。
所以,接下来方大师说什么,所有人都会执行。
等那熊熊烈火烧完之后,方大师开始让死者的儿子收集骨灰。
这村子里并没有骨灰盒,所以就让死者的妻子回去拿了个陶罐过来,把那骨灰装进陶罐里。
其实那么大一堆柴火烧成灰烬,骨头都没怎么烧坏。
所以捡起来的时候,很多都还是被烧黑的骨头。
现场的村民们看到那小孩儿捡起骨头的时候,很多人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忙完之后,已经到了早上六点多钟。
看着太阳快升起来,方大师交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在那棺材上画上镇鬼符。
我有些好奇,尸体都烧成了灰,绝对没有诈尸的可能性,为什么还要画那东西。
当我问出来的时候,就被这方老头子踹了一脚,怒气冲冲的说让你画你就画,师傅说话你都不听了。
无奈之下,只好拿起毛笔墨汁,开始在那棺材上画镇鬼符。
这东西我之前跟老头子学过,不过每画的都不太对,这回想着反正也没多大事儿,画完之后也没有比对就算了事儿。
方大师也没来过问,直接就让把那捡起来的骨灰盒装进棺材里,等到十二点整的时候,入土为安。
折腾了一夜,我跟方大师才再次回到昨晚睡觉的那家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那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直愣愣的盯着我看。
她那双纯黑的眼睛,看上去特别的吓人。
“小妹妹,你看我干什么呢?”
我有些心理发毛的问道。
“大勇叔叔不是昨天晚上死的,前几天我看见他在山顶的水塘子淹死的。”
小女孩儿说完后,转身就往房间里跑。
听到这话,我跟旁边的方大师都是一阵心惊,正准备去问个究竟,外面进来个其实多岁的老婆婆。
那老婆婆看上去有些阴森森的,脸上的褶子都能夹死蚊子。
“你们俩是外边来的?”
老婆婆牙都掉光了,说话有些不清晰,不过我们还是听得懂。
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是方大师上前回话。
方大师说我们只不过是来这边云游,路过此地借宿,发生了这种事情,然后才出手相助的。
不过方大师的话,那老婆婆根本就不相信。
“不管你们是来干啥的,还是赶紧走的好。
唉,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啊。”
老婆婆叹了一口气,拄着拐杖走进了那座房子里。
老婆婆的话里有话,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这连续两次多少年了,不知道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但是我跟方大师准备过问的时候,那老婆婆却闭口不言,不管我们怎么问都不回答。
当我跟方大师进到屋子里的时候,女主人已经备好了饭菜。
“大婶儿,上山的路咋走,不是说这边的水塘子好看吗,我们也想去看看。”
我看着旁边端菜的大婶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才是我们这次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调查黄瑶他们野炊的时候到底遇上了什么。
听到我的话,大婶儿端的菜差点都洒在了地上。
她一个劲儿的劝我们别去的好,昨晚刚死了个人,而且还死的那么奇怪,说不定就是在水塘子那边出惹得祸。
不过我们一再表示没关系,而且就算是有异常,我们也能应付的来。
最后,这大婶儿还是告诉了我们上山的路。
吃过饭后,我跟方大师就准备沿路上山去看看那水塘子。
刚出门,就被那七八岁的女孩儿拦住了,她递给我一张水彩画之后,就又转身跑进了房子里。
水彩画有些潦草,依稀能看得见水塘子太阳还有旁边一颗大树。
当我仔细看去的时候,差点把那张纸扔了出去。
那棵大树的树杈上,结的并不是果实,而是挂满了死尸。
最下面的那个,怎么看怎么像我自己。
再结合进门之前,小女孩儿说自己看到几天前的死人时候,我整个人后背都有些发冷。
方大师看到了我的不对劲,接过了那张水彩画看了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注定不顺利啊,叶子,你还是别去了,我一个人去。
棺中刘伶眼,果真无比寻常,能看到的也和别人不一样。”
说实话,我也有些退缩了,尤其是看到那个小女孩儿的水彩画的时候,整个人心里都在打鼓。
不过一想到黄瑶,刘明,李岩他们的死,再想到那个出现在案发现场的“我”时候,就觉得我必须亲自把这件事儿弄清楚。
听到我要跟他一起去的时候,方大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像是在为前路担忧。
我把那张水彩画放进了口袋里,不管前面到底有什么,过去了才知道。
如果不弄清楚的话,接下来谁都不保证步不会遇见相同的事儿,那个时候要是再次和命案扯上关系,我估计都难以逃脱了吧。
山很高,路很不好走。
太阳都已经升的老高了,却没有什么温度,整个村子里都是那种令人发毛的冷。
一路上,我跟方大师没有任何交流,只是一味的往山顶上爬。
终于在下午的时候,我们两个爬到了山顶上。
站在山顶上四处望去,所有的风景尽收眼底,那一刻就感觉到自己十分的渺小。
不过当我的目光扫向山顶的水塘旁边的时候,任何的美景都无法打动我的心了,我看见了小女孩儿水彩画中的那棵树,正孤独的站在那里,好像等待着我的到来。
山里的村民说,从城里来的学生就是在水塘子边上野炊的,我们现在过去,肯定能够看见他们野炊的痕迹。
最近半个月并没有下雨,因此那些痕迹应该都还保留着。
上来之前,我们也问过那些村民,这里的水塘子是怎么来的,就连最老的老人都不清楚,他们很小的时候,这水塘子就存在了。
只不过这些年来,水塘子有了变化。
据那些老人家回忆,这水塘子刚开始的时候,里面没有任何的动物,而且还散发出恶臭,连家里的牲口都不喝这水。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牲口开始慢慢的喝这水了,里面也时不时的能看到一些小鱼小虾啥的。
再后来,就有村子里的小孩儿开始在里面游水。
这一切,就好像自然而然发生的,至于到底是谁先发现的,村子里的人也记不太清楚。
“叶子,待会儿找的时候,你尽量不要去树那边。”
方大师指了指那边孤零零的树朝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用他说我都不想靠近那棵树。
虽然只是小女孩儿的涂鸦之作,但是我也算是一个吃阴家饭的初级学者,对于这些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水塘子一共有五个,大小不一,最大的那个直径有二十来米,最小的那个也有四五米。
水面上很平静,微风吹过,会泛起一丝波澜。
我和方大师沿着这几个水塘子边上,开始寻找其黄瑶他们野炊的痕迹。
野炊,肯定要点柴火的,应该很好找才对。
但是我跟方大师找了好几遍,并没有任何的痕迹。
自从昨天晚上死人之后,就没有人村民敢到这边来,连放牛的都不往这边走。
我们就算想找个人问问,都找不到人。
无奈之下,我们两个只好把范围再扩大一些去找,希望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而就在此时,毫无征兆的一声炸雷,让窝跟方大师都有些胆战心惊。
刚才还清空万里,几分钟之内就压了厚厚的云层,眼看着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

继续阅读《活人血祭》

                       

原创文章,作者:黄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762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