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秦烟谢景渊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橙子糖

角色:秦烟谢景渊

简介:【女强男强+多重马甲+扮猪吃虎+打脸虐渣+独家宠爱】幽州城,那面容丑陋的秦家嫡女秦烟替嫁不良于行的疯逼九王爷,全城百姓直言,这太惊悚了!纷纷看好戏,议论秦烟活不过新婚之夜,更是坐等秦烟当寡妇
可谁知道,秦烟不仅熬过了新婚之夜,而且还和疯逼九王爷恩爱异常
等等,秦烟后知后觉:王爷,你要点脸!你到底有几个马甲?九王爷眯了眯眼,将秦烟扑倒:王妃,彼此彼此!

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你谁呀
外头的雨越下越大,天阴沉沉的,眼看着倒像是快要下雪了一般。秦烟原本就冷白的小脸,倒是被风吹得更寒了一些。
同知堂是由她一手创建的,已经在燕北七大古城都有店铺,但唯有幽州城的药铺是为最大。平日里是由她的下属唐颜周管理,偶尔遇到难以医治的病患,则由她远程指导唐颜周开药方治疗。其他六处的药铺,这些年,秦烟都曾亲自去过店铺中,但唯有这燕北的店,她不曾亲自到过。每每唐颜周给她写信时,从未提及过不好的事情。
想到有劲敌出现,秦烟脸色沉了沉。
脚下步子加快了一些。
岂不知,街道旁的一栋茶馆二楼,靠窗的位置,此时落座了二人。
“阁主,你在瞧什么?”李澈小声询问道。
谢景渊目光沉沉地盯着楼下街道上走着的那道身影,虽然撑着伞,但若隐若现间,他还是能够瞧见那位姑娘的大致模样。
秦念卿,谢景渊在心中默念着。
昨夜才在锡山见过,没想到今日又见到了。
不过秦念卿究竟是何人?
“阁主,眼下城中百姓都知晓九王爷病重,恐怕这个消息很快也会传进宫中。九王爷与那位秦大小姐的婚事,想必会提前。”
一身月牙白衣袍的谢景渊,手指曲起,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桌面,只是这一声声的敲击声传进李澈的耳朵里,惹得李澈不由一颤。
他最是害怕自家阁主一句话不说,但嘴角仍旧衔着一丝笑的样子,这分明就是算计的意味。
“您传阁主令,命令星辰阁众人在三日内捉到血蝉,想来很快就会有消息。不过属下不知阁主为何突然着急起来,莫不是阁主身体又有不适?要不还是去打听一下鬼医在何处,请鬼医为阁主诊治。”李澈有些担心地问道。
谢景渊没有立马出声,而是将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我没事,等会儿去找那位陆怀瑾大夫看看。”
“可他为你医治了这般久,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很显然,这人就是个庸医,已经送了他那般多的金叶子和夜明珠,王爷,要不我们还是换个人看好了。对了,听说狼烟阁的探听力也很强,或许我们可以试试,问问她们知不知道鬼医的下落。之前顾宗主不是说过吗?说狼烟阁与那鬼医有一定的渊源。”
谢景渊理了理自己的衣袖,站起身,他平静地看了眼李澈,清冷道,“无碍,我先去宝安坊,然后等得了空再去狼烟阁。”
李澈见状,立马搁置了一锭银子放在桌面上,紧跟着谢景渊离开。
秦烟赶至宝安坊时,正巧宝安坊方厅内无求医问诊之人,倒是有一个小药童正在认真地挑拣药材。
“你们老板人呢?”秦烟走至桌案前,伸手拍了一下桌面。
小药童抬眸,瞧见秦烟,他平静应道,“师父他休息了,说是今日已经不再见客,还请这位姑娘明日再来好了。”
呵呵,真是够厉害!竟然一大早看诊就准备关门了,而且连病人都上门来了,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就这样的药坊,竟然也能够在幽州城存在,想来这位陆大夫的医术定然是高明的。
秦烟并没有立刻转身离开,而是直接伸手从袖兜中取出了一小袋金叶子,还有两颗夜明珠。
“这些见面礼,总该可以让你们家那位陆大夫能出来见一面了吧?”秦烟扯了扯嘴角,启唇道。
恰在这时,门口响起了簌簌脚步声。
只见带着毡帽的秦湘湘,在贴身丫鬟绿苑的陪护下,提步走进药坊。
秦湘湘瞥了眼站在厅内的“秦烟”,她并未认出秦烟。
秦烟自然也瞧见了秦湘湘,想到秦湘湘脸上的王八,她便已经知道秦湘湘来宝安坊是为了干什么的。
啧,倒是没想到那刘氏如此大方,竟然舍得花这么多金叶子来争取给秦湘湘看脸的机会。也真是奢侈,不过是将脸上的颜料洗掉,很容易,只要用上她配制出的药水洗一下脸,便能够恢复如初。
配制药水的费用不超过一两银子。
“这是我准备的诊金。”秦湘湘话落,婢女绿苑便将钱袋打开,将里面装着的金叶子倒在了桌面上,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堆积在一起,倒是显得金灿灿的。
小药童见状,只好出声,“二位姑娘请稍等,我这就去问问师父。”
话落,小药童便跑进了内屋。
秦湘湘时不时地朝“秦烟”瞧去。
秦烟勾唇冷笑,“这位姑娘,你为何一直盯着我?”
嗓音都变了,秦湘湘更是认不出秦烟。
秦湘湘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沉声开口,“陆大夫只给诊金够的病人治病,这位小姐,既然你遇上我,便请你回去。毕竟我带来的诊金比你多一倍。”
闻言,秦烟倒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她微微扬了扬眉,“是吗?那可说不定。”
药坊的方厅墙壁上挂着字画,秦烟瞧见了其中有一副红梅图很眼熟。
《傲雪寒梅》的落脚处有一个画者的名字。
落霜。
想到了什么,秦烟眼底溢出了笑意。
看来,她还真是没有猜错,什么脾气怪异的陆大夫,不过是她曾经的手下败将而已。
小药童这时从内屋跑出来,他跑得有些急,喘着气,“是这样的,师父说了,今日看诊人数只剩下最后一个名额了,如若二位姑娘,谁出得诊金多,便给谁看。”
秦湘湘一听,很是得意地走过来,“我就说了吧?这个名额非我莫属,所以你还是别想着争抢了。”
“等等。”秦烟忽然打断。
她从腰间取下一枚玉佩,将玉佩递至小药童的跟前,嘴角衔着一丝笑意道,“辛苦你将这枚玉佩交给你家师父,你家师父瞧见了这块玉佩之后,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小药童似信非信地伸手接过玉佩,又重新往里屋跑。
秦烟倒是淡定地顺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这位姑娘,这样不大好吧?你怎么能够破坏规矩?你知道我是谁吗?”秦湘湘没想到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被跟前这个完全不认识的女人抢占了先机,她有些恼怒。
秦烟唇角勾着冷嘲的笑,满是讽刺地开口,“你是谁?很厉害吗?”
秦湘湘磨了磨后牙槽,“我可是刺史家的女儿。”继续阅读《嫡女替嫁凰妃燃炸天》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