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看免费的四合院:我能偷听许大茂心声小说?

小说:四合院:我能偷听许大茂心声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浅草才能没马蹄

角色:许大茂贾东旭

简介:1953年,刚满十八的何雨柱,正接受老子何大清安排,准备进入轧钢厂食堂做学徒
某一天,他把许大茂给打了,就意外发觉,自己居然能听得到这孙子的心声
何雨柱:孙子!我兄弟东旭相中了个乡下姑娘,叫秦淮茹的,你觉得他们合适吗?
许大茂:合适!那太合适了……
心里却在想【赶紧让秦淮茹嫁进贾家吧
这样贾东旭死得快,秦淮茹也能绑着你何雨柱吸一辈子血】
于是,何雨柱决定,为了兄弟好好活着,截胡秦淮茹

四合院:我能偷听许大茂心声

《四合院:我能偷听许大茂心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何雨水是个懂事不粘人的女孩儿,她更不会轻易对谁闹别扭、发脾气。

就是如此,反倒叫何大清这辈子最怕的便是自己姑娘受委屈。

见这丫头都快哭鼻子了,何大清顿时慌了神,急忙辩解道:“瞎说!你别听你哥胡诌,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们呢……”

“对!对了。你个傻柱子就是在瞎扯。我才给你安排好明儿上厂食堂学徒,你咋就寻摸着要娶媳妇儿啦?真是笑话!”

“爸!我是认真的。”何雨柱眼神特坚定。

“就你还认真的?你晓得啥叫娶媳妇儿不……”

何大清真给气乐了,本不想跟儿子磨叽,却见姑娘又在一旁哽咽声,哀求道:“爸!你就听哥哥这一次嘛。”

这姑娘对儿子,比对自己这个老子还亲……

“成!听我姑娘的。这20块我给!我倒要看看,你个傻小子是不是真能娶回个媳妇儿来?”

说着,何大清伸手从兜里掏出一茬钱,数了四张5元递过去。

可就在儿子将要接过手的当口,他又忽然把20块钱捏得死死的。

他语气玩味地说:“咱可把话说在前头喽!要是你到大街上,随便拉一个傻姑娘回来,爸我可不认这门亲……”

“就是就是!我也不认这傻嫂子!”

瞅妹妹这骄傲的小模样,何雨柱也随之一乐,道:“不傻!她绝对不傻!”

他同时在想,重生的许大茂都说了,这秦淮茹能绑着我、吸我一辈子血。

她怎么可能会傻?

我看是精明着呢!

“莫非,是什么歪瓜裂枣不成?”

何大清又表示纳闷,何雨水也故作厌恶地吐了吐小香舌。

“哪能够啊!您放一百个心。”

何雨柱打包票说,他记得贾家老两口可说过了,那秦淮茹长得俊。

又打量了他一番,何大清却是不信:“你呐!要是能让老子我放心,也不至于会有‘傻柱’这名头流传在外……”

“那这么着吧。爸!要是我真将一又傻又丑的姑娘迎进门来,您非但不认她,我每个月在轧钢厂的工钱,也全都上缴您喽。咋样?”

何大清听了这话,立刻一双蛤蟆眼瞪得老大。

他在想,你个傻柱子,你真以为有活儿干了,自己就能有工钱可以花使,甚至随便买东西送人。

这工钱,还不得在老子手里攥着!

除非你真能娶到媳妇儿,给咱老何家生个大胖孙子?

心里虽然如此计较着,何大清却不能真这样说出口。

说出来,那他肯定会被这兄妹俩骂,给邻里街坊笑话的。

笑话何家养了个只会往出送钱、送吃食用物的傻孩子。

何大清只能干笑着说:“成!没想到你个傻柱子这么上道……”

他手一松,就见儿子紧张地将20块钱抓到掌心里,迅速翻出上衣内兜儿,就往里塞。

瞅儿子这举动,何大清刹时感觉心头一痛。

这20块钱,对别人或许能救命,顶半个月、一个月工钱。

但对于他而言,也就八九天便能挣到这个。

要是娄董事长请客、还是私下接乡宴婚宴,他差不多一天就能挣回来。

何大清忽然觉着,自己这些年是不是对这儿子关心太少,亏待他了。

否则,这小子怎至于揣20块钱,跟荒年饥民揣烂烤红薯那般!

这些年,老子又没短了、缺了他兄妹俩吃的、用的……

还是说,傻小子真找着对象了?

念及此处,何大清悠悠叹息了声,再次抽出两张5元,塞给何雨柱:“要是真有对象,去买身新衣裳穿吧。”

又有10块钱收入?!

何雨柱自然是来者不拒了,他也揣兜里后,就咧开嘴,嘿嘿笑了。

“吃饭、吃饭!”

何雨水心疼哥哥,自始至终没惦记着那所谓“要娶媳妇儿”的20块。

但她见哥哥又白得了10块,却是不依,也向何大清讨要了10块。

然后,她欢喜得是整夜躲在小被窝里,直偷着乐。

就这样,今儿晚上,何大清进门饭还没吃呢,便抽出去小半个月工钱。

要知道,他这刚上任的食堂副主任,月工钱也才76块来着。

更为稀奇的是,平时也算抠搜的他,这会儿并没有感到郁闷。

反而看着儿女的高兴样儿,何大清暗自生发出了那么一丝甜滋滋的感觉。

许大茂是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回到四合院的,他明显又喝了酒,嘴里头哼着曲儿,走路一步三晃悠。

他心里头翻来覆去的那些儿念头,也在经过中院时,给何雨柱听得真真的。

许大茂想着是什么正阳门下那小酒馆,贺永强果然刚跟徐慧真结婚了,就跟徐慧芝乱搞在一起了……

【还有陈雪茹的第一任居然叫候宝?范金有现在只是个街道办小干事。就是转悠了半天,愣是没打听出扛大包的蔡全无这人儿!】

【牛爷、破烂侯,甚至是九门提督关老爷子倒是早就名声在外!难道我的重生已经改变了一些人和历史轨迹?】

这些心声,听得何雨柱是云山雾罩的,一时不太明白。

他也并非自寻烦恼的人,无法想通,索性就抛诸脑后,洗完澡倒头便睡。

第二天,将近五点半,何雨柱就起了个大早。

稍作梳洗,他饭都没吃,就跟着老子何大清前往轧钢厂报道。

腿着到了厂食堂,何大清一路上给儿子重申了后厨工作的规矩。

“工人统一七点钟上工,咱们六点半就要放饭;中午是十一点放饭;要是没通报加班的话,晚饭这顿是不用开的,咱可以五点半就提前下班……”

“这比贾东旭、一大爷他们早半个钟头!但想要提前下班,你必须把卫生搞好,一点垃圾、油垢都不能留到第二天。”

“否则,要是让李副厂长检查到了,全后厨都得遭殃!李副厂长这人特爱鸡蛋里挑骨头,他主抓工人生活、品行问题……”

“厂里原先高层好几个,不过,由于社会变迁的缘故,近些年只剩两人了。另一位是主抓生产安全、生产指标的娄董!”

这些话,其实何大清昨晚就有交代了,可他怕这傻小子记不住,第一天就给自己犯浑。

何雨柱连连点头,乖乖听教训,跟着老子先进了食堂主任办公室登记入职。

王主任除了管人,还管着食堂的物资采购。

从对方手里接过厨师三件套和储物柜钥匙,何雨柱换下皮袄,就到了后厨。

何大清又介绍了刘叔和另外六个帮厨。

帮厨五到四级工,月工钱20到31块。

刘叔三级师傅,月37块5,还兼管食堂库房。

何雨柱第一天上工,其实也就是熟悉一下环境,帮忙洗菜、择菜,给师傅和帮厨们递东西。

就连打饭也轮不上他,更别提切菜、烧菜了,即便知道他在家跟何大清学厨有些日子也不成。

这是规矩。

于是,贾东旭来打饭时,伸长了脖子,也没见着何雨柱人影,想占便宜更是不可能的。

这年月,任谁第一天上班都会表现积极,何雨柱更是勤快。

因此,他五点半就换回皮袄往外走,食堂里也没谁拦着。

只不过,他这行色匆匆的样儿,就让老子何大清与刘叔多少有些疑惑了。

“你家小子这是准备赶哪去啊?老何!”

“谁知道呢?这傻柱子。成天神神叨叨的……”

何雨柱其实是极聪明的,午间后厨休息那会儿,他有到厂门口踩了点。

他更从门卫杨大伯口中打探得知,贾东旭已经跟梁拉娣在午饭后碰过面了。

贾东旭对梁拉娣不算太满意,按何雨柱的理解,就是嫌她比例失衡,腰瘦殿儿大。

而梁拉娣,来的时候正是从厂门口对过的汽车站下车的,就走六、七百米距离。

果然,不用何雨柱等太久,当第二班车靠站了,他就透过电车玻璃,望见了王婶儿。

王婶儿身边站着的,却是一个长相特别靓丽且丰润、却是难掩村姑气息的年轻女孩。

而此时,才傍晚五点四十二分,离贾东旭放工还早着呢……

继续阅读《四合院:我能偷听许大茂心声》

                       

原创文章,作者:浅草才能没马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554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