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又轰动京城了哪里有免费读的?

小说:娘亲又轰动京城了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一只蝉

角色:顾昭禾小恶魔

简介:顾昭禾大婚当日被未婚夫亲手屠门,沦为弃妇!谁知她却勇闯太上皇府,成了前任他祖宗!
太上皇:我家太妃受过伤,谁都不能欺负她!
被史上最年轻太妃全方位碾压的贵女们:到底谁欺负谁?!
太上皇又说:我家太妃天资愚笨,什么医术、膳食,她都不会!
那些被太妃治好的病患、有幸闻过膳食香的众人:太上皇您是瞎了吗?
小魔头:爹爹没瞎!娘亲就是以夫为天,胆小心善!谁再敢妄议,杀无赦!

娘亲又轰动京城了

《娘亲又轰动京城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 白莲花的挑衅

幸好在他打翻前,帝玄邈已经取了一口放到了嘴里。

“呜……爹爹……”他含糊不清道,“真的好好吃!好吃!”

然后看向倒在地上的那块‘人心’,心疼地哇一声就哭了。

“呜呜……这还怎么吃啊……”

“我再去给你做。”明明是想利用这个小恶魔的,但看到他哭,她就心疼的难以自已,情不自禁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脏了,这个不能吃了。”

而帝玄邈……

向来不喜欢被任何除了太上皇以外的人触碰的帝玄邈居然主动回抱住了她……

在一旁目睹全程的黑卫三:“……”

变天啦!

帝尘自然也诧异。

儿子的反常,暂时没让他将眼前这个女人扔出去。

就连萧铎,看着那个小恶魔,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真的人心。”顾昭禾倒是没察觉到什么不妥,她着急给帝尘解释,“这是猪血,至于这个形状和纹理,我只是拿粽子叶做了造型,倒进去。”

她看向帝尘,眼神清澈而无辜。

“猪血?!”萧铎生怕事情越发展越不对劲,“那可是下等人才吃的东西!”

意思是顾昭禾把小恶魔当成了下等人喂养,是对皇权的蔑视。

这是不顾一切地要置她于死地!

顾昭禾猛地回眸,眼神冰冷,想到今日种种,压抑的仇恨再也忍不住,啪一声!

狠狠地打向了萧铎的脸!

“你!”萧铎被她的气势震惊,如果不是有底气,这女人怎么敢动他?

以前可是处处以他为尊!

处处捧他!

“你真的和太上皇……”

他顿了一下,看向帝尘没敢再说。

“说。”帝尘看向满地狼藉,还有一脸眷恋地看着顾昭禾的帝玄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萧铎得了首肯,把心一横,“外头都在传,她自己说她是您的女人,所以才在大婚当天抛弃了孙儿……”

这是要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在她身上了。

他怎么不提,他杀她家门时候的痛快?!

“是吗……”顾昭禾刚要说话,就感觉喉咙一紧,已经有个侍卫模样的人扼住了她喉咙。

“她弄断了我的绳子,早就该处罚。”帝尘抱起帝玄邈朝里走,罕见地发了脾气,不许他发出声音。

萧铎一喜。

“谢太上皇!”

黑卫三立刻松手,让人过来打扫落在地上的猪血,一把将顾昭禾推了出去。

萧铎当即摁住她,“你居然敢散播谣言?还不快跟我出去!”

他在这里想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

出去之后看他不狠狠地把这一巴掌还回来!

顾昭禾面如死灰。

她……

是不是失败了……

虽然做了好吃的,也得到了小恶魔的青睐,但却忽视了太上皇。

她暗暗盘点自己从进府到现在的每一步,怎么想也想不到到底是哪里惹怒了他。

能救顾家的最后一条路也被她堵死了。

她看了眼萧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要杀要剐,随你便,但能不能……不要再去动我父母。”

“他们?”萧铎非常不屑,“你都死了,他们还能活?”

心猛地一沉。

她还是低估了他的狠绝。

“萧铎。”她从未这样喊过他全名,“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对我?”

“到现在了,你还想假装无辜?”萧铎摸着自己的脸,狠狠地扇了回来,“这一巴掌,是替音音打的。”

下一秒,又是一掌。

顾昭禾的脸快速红了起来。

“这一掌,是我还给你的。”

萧铎让她跟上,“你不是喜欢装无辜吗?那我就带你去见见故人,看你还能不能装的出来!”

俩人从太上皇府出来,萧铎停都没停,将她弄去了萧王府。

这府里的一草一木很多都是顾昭禾亲自让人送来的。

顾家有钱,她也舍得给他花钱。

就连墙角,都是她花了重金让人从南洋送来的高级松木。

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上佳品种。

可萧铎却一直让它在角落里成长,他根本就没有一双能识别宝物的眼睛,这些年来,要不是顾家扶持,按照他的天资,无论如何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只能永远做当年那个出现在她顾府门前的落魄皇子。

连一点傲气都没有。

以前来了千百次的地方,现在再来,只留凄凉和悔恨。

顾昭禾跟着他的脚步,不再乱看。

不看,也就不会心乱。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死前求个明白。

能做的都做了,除了愧对爹娘,其余的她已经都没有遗憾。

但黄泉路上,他们三个人相陪,想来应该不会太孤单。

“萧郎……”一道怯弱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顾昭禾抬头,好一张我见犹怜的脸!

她身穿一件白色衣裙,头上戴着白花,不知是不是有病缠身,面色也很苍白,看上去虽然羸弱却并不瘦弱。

只有让人心生怜惜的份儿。

“音音,外头风大,你怎么又出来了。”萧铎缓步抬脚过去,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来披到她身上,“还不快去到房里去。”

“我是来看看顾姐姐。”她脸上浮现一抹娇羞,半露头不露地躲在萧铎身后,“听闻她今日受了伤,我给她拿了创伤药……”

“你就是太善良!”萧铎看了眼两边脸都高高肿起的顾昭禾,原本消散的怒气再次点燃,“她受点伤也是应该的!本王还想要了她的命呢!他们顾府那么对你,你不仅为全府守孝,居然还想着给她拿药膏?”

虽然句句带着怒气,但能听出他对这个女人的关心。

“音音……”她脸上落了泪,将那瓶药膏放到萧铎手上,叹了口气,“毕竟他们也曾天天给我饭吃。”

萧铎更气愤了,仿佛比眼前这个女人更难受,“那是囚禁!那不是善意!”

“你就是余音音?”顾昭禾没放过她的一举一动,更没忽视萧铎流露在她身上的情意。

那是她奢求了多年,也不曾得到的温柔。

她一直以为是他不会表达,现在看……男人没有不会表达,只有想不想表达而已。

余音音在她的注视下闪过一抹慌乱,“你……你不认识我了?”

“什么不认识你,她那是装呢。”萧铎看到顾昭禾这个样子就生气,“你这样,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他让人把那瓶金创药收走,“音音,你放心,有我在,你不用讨好任何人,也有充足的底气可以把你之前受的委屈统统都讨回来!我不允许你太善良!那样最终受伤的还是你自己。”

“萧郎……”余音音感动的流泪,静静依偎在他身上,角度恰好能让顾昭禾看的清楚,“你真好。”

顾昭禾怎么会收不到她的挑衅。

继续阅读《娘亲又轰动京城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540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