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能看免费的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小说?

小说: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渐进淡出

角色:李氏沈明珠

简介:年轻貌美的科研大佬,一朝穿越成了父不祥,娘又疯的野种,家里穷得响铛铛,还有不明势力打压?
她撸起袖子智斗极品和恶势力,凭借着专业知识在古代发家致富,一不小心成了各路大佬,身份尊贵,无人能及!
只是,某人的金珠总是自己跑到她衣兜是怎么回事?
~
听说太子的掌心宝是个爹不详,娘又傻,家又穷,人人唾弃的野种!又黑又丑又穷又没才华!
大家纷纷跑去围观!
然后有人说:“今天书院来了一个倾国倾城的代院长长得有点像她

“昨天我爹请了一个特别厉害,又特特特……别漂亮姐姐帮忙破案,长得和她一模…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造物灵珠
    走进屋里,一阵霉味扑鼻而来。

    现在是下午二点左右,大夏天的,屋里便暗得不行,勉强能视物。

    屋子还算宽敞,有四十方左右,屋里的家具也齐全,只是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还有一个炕,一家人除了星晖晚上睡灶房,都挤在这个炕里睡觉。

    这阴暗潮湿的地方,其实不适合长期住。

    星浓不由生出赶紧赚银子搬走的想法。

    星浓坚持自己上了药,然后午饭也摆好了。

    午饭是野菜粥和炒红薯叶。

    红薯叶还好,后山顾氏便种了一些,就是没有油,没有盐,至于野菜粥,或者说是野菜汤比较好,因为只有野菜没什么粥。

    现在是夏天,蔬果多,山上的野菜也多,一家人还是能吃饱的,冬天就比较难。

    星浓则吃完了一大碗粥,再加上一大碗红薯叶,总算恢复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元气。

    肚子里也有点饱的感觉,毕竟那么多水,胃都塞满了能不饱吗?

    吃饭的时候,星浓因为沈若熙在,避开自己被打板子的事,将衙门里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

    星晴和星晖听说李氏滚钉板了,忍不住拍手叫好:“活该!”

    顾氏闻言只道:“下次千万不要再报官了!”

    她心里却忍不住担忧,李氏和沈明珠受伤,她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很快就闹上门。

    不过,无论如何,她就是不搬,她们也不敢杀了她们,更不敢闹得太难看。

    沈志远要考状元,将来要当官,他们还是要顾及名声的,顾氏想到这里便心宽了。

    闹便闹吧!

    吃完饭,顾氏给星浓煮一个鸡蛋和一碗药汁给滚屁股去淤伤,让她休息养伤,别乱跑,又叮嘱若是大房的人过来闹,便关好门,不必理会他们,然后便匆匆的赶去镇上做工。

    沈星晖则回镇上的书院,他在书院里找了份扫地和帮夫子洗衣做饭的活计。

    他喜欢读书,可是家里没有银子,只能借着扫地的机会,听夫子上课,读书认字。

    星晴则和沈若熙去后山给红薯除草和覆土。

    红薯再过一阵子便可以收了,有些红薯冒出了土,这个时候给红薯的根部覆盖一层土,能让红薯长得更大一些。

    家里没有田地,这些红薯就是他们过冬的口粮。

    一家人是想尽办法令红薯长得更大一些。

    星浓也很想躺床上,不到处跑。

    只是食肉兽的她,一顿不吃,馋肉了~

    星浓等所有人都去忙活后,她爬了起来,

    伸手将刚才脱下来放在一边的外衣扯过来换上,这时衣服的口袋突然滚出了一粒金色的珠子。

    星浓愣了一下,伸手去捡起那粒金色的珠子。

    这珠子怎么跑到自己的衣兜了?

    她明明还给对方了。

    难道它还会跟着自己跑?

    星浓带着疑惑,细细的打量着金色的珠子,发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光线太暗了,看得不清,她不由凑到窗边,瞪大双眼。

    金色的珠子,里面好像有一条小小的长虫在游动。

    这个想法一起,眼前的世界便变了。

    星浓瞬间屏住了气息,迅速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危险气息,才放松下来。

    这是一间被破坏过的密室,没有窗,却高耸入云,能看见碧空。

    空气中漂浮着许多基因碎片,那些基因碎片发着浅浅的不同颜色的光芒,很是好看。

    密室四周的墙壁都摆放着博古架,高耸入云,看不见尽头。

    其中一面墙壁还有一个走廊,漆黑的,看不见尽头。

    整个空间就像遭遇了一场火灾一样。

    四周的博古架被烧得发黑。

    博古架上面放着一个个雕刻着复杂图案的花盆,花盆里种植的东西都被烧死了。

    神奇的是这些植物都没有化成一堆灰烬,而是以整株黑炭般的模样长在花盆里,让人能从它的外表轮廓认出它是什么植物。

    星浓看见了不少熟悉的花,药材,还有粮食蔬果和各种不知名的植物。

    有人在花盆里种粮食和蔬菜?还是只种一棵?星浓心中诧异。

    她的视线又落在,正**,那一张雕刻着繁复图案的石桌上。

    石桌静静的摆放在那里,散发着古老的气息,让人心生敬畏。

    星浓看见石桌的一角刻着三个古老的文字——造物台。

    她不认识这种字体,但是莫名的,她就是看懂了。

    造物台?它能造物吗?

    算了,管它什么意思,什么作用。

    现在这粒珠子不是自己的东西,星浓不想窥探太多别人的秘密。

    只是怎么出去?

    用意念?

    星浓在心里默念:出去!

    没有用。

    离开!

    也没有用。

    回去?

    消失?

    走?

    收?

    跑?

    关?

    …

    …

    能用的字眼都用了,都没有用。

    难道不是用意念,是有出口的?

    星浓的视线落在漆黑的走廊上,她抬脚走了过去。

    可是走廊的入口,好像有一堵透明的墙堵住了一样,她怎么都走不进去。

    不会被关在这里吧?

    星浓开始四处打量,认真找出口,找了半天怎么也找不到。

    她干脆站在那里,想办法。

    星浓看着半空中漂浮的基因碎片,然后发现有许多基因片段,她是熟悉的。

    例如眼前这个就是芥菜的基因片段之一。

    星浓直接背出了完整的芥菜基因。

    这时空气中的某些基因碎片突然从四面八方的飞向造物台。

    造物台瞬间亮了,圆桌上凹进去的半球,突然出现了一个绿色的球状光幕,一个个基因碎片飞了进去,然后在里面按星浓背出来的顺序自动排列起来。

    星浓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赶紧阻止,可是还没想到怎么阻止。造物台上的光幕消失了,桌面上,有一个格子亮了一下,然后便暗了下来,石桌恢复了原来冰冷古老的模样。

    但是博古架上一个花盆的芥菜活了!

    从原本的黑漆漆,变得葱翠鲜绿。

    星浓瞪大了双眼:完了!

    这粒珠子不是她的啊!

    不小心窥探别人的秘密就算了,还动了别人的东西,这可不太好!

    星浓盯着那株开始开花的芥菜,托腮:怎么将这东西恢复原来的状态?

    直接用火烧吗?

    还有,怎、么、出、去?!!!

    …..

    山顶之上,一座巍峨的建筑遮掩在云海里。

    楚天阔在月亮窗前的书桌旁正襟危坐,腰杆挺得特别的直。

    他手捧一本古老文字的医书在认真看着,这个姿势已经保持一个时辰了。

    书桌旁,一棵七片叶子的草,静静的散发着淡淡的,怡人的,雪松般的清香。

    旁边一碗清茶,默默的冒着一缕缕热气。

    一草一人,一书一茶,任窗外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松柏来到了门外,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楚天阔头也不抬的道。

    松柏推开门走了进来:“主子,查到了。”

    楚天阔闻言放下了书,抬头看向他。

继续阅读《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

                       

原创文章,作者:渐进淡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540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