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盛景 txt

小说:年年盛景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彤灵尘

角色:吕安如艾拉

简介:【主线介绍】
吕安如: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打破不公平的规则
众人嘘声一片:你就是最大的BUG,还好意思说
【感情介绍】
吕安如:我想要的未来很简单,无非就是这年年盛景里有你、有我,谁也不许破坏!
众人想嘲讽:光天化日之下,不要脸的人又要臭显摆了!
可当看到护在吕安如身后的男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宛若死神收割生命前的最后怜悯
众人唯有默默压低哗然声音:简直了,又喂我们一嘴狗粮
(既打不过男的,又骂不过女的,试问还能怎么办?o(╥﹏╥)o)

年年盛景

《年年盛景》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惯犯坏兔子
    理顺整条线,吕安如朝旁边挪挪身子,靠近屋子右侧。藏身于红色蘑菇形状房檐下,观察局势伺机而动。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烈阳高照,纵使她蹲在户外唯一有点遮挡的地方,依旧热得要命,体感温度最少四十度左右。

    用手扇风动作频频加快,却毫无用处,有种想钻进屋里纳凉的冲动。

    人让太阳晒久了,除过虚脱还会变得躁动。

    吕安如捏拳告诫自己,道阻且长,这点小苦她一定可以坚持熬过去。

    又硬扛几分钟,坚不可摧的原则让渴望击溃,短短几秒间,她已然走到屋门前。

    暗自给爸爸的苦心教导道声歉,算了吧,人生在世何必委屈自己,在慢慢热死与痛快点做出了结中,她选后者!

    手轻轻碰上木门,‘吱啦’一声,木门从里面打开了。

    徐徐凉风迎面吹来,吕安迷醉的抬脚朝内走去。

    倏地,一阵刺痛从另只未动的脚上传来。

    震怒腾起,望向脚边,有一、二、三、好几只花兔子,全和之前咬她那只般丑萌。

    行凶的坏兔子死死咬住她小腿,一眼瞧见它鼻头的突兀黑斑。由此可以断定是惯犯,是之前森林里咬过她那只。

    用力来回大甩,给她累得够呛,愣是没甩掉,暗骂声。

    “见鬼了!兔子向来温顺可爱的吧?难不成饿疯想吃肉,还带上同伴来团伙作案啊。告诉你们啊,就算兔兔很可爱,我也吃兔兔。给我逼急了,你们一起上都没用,我一口一个。”

    几只兔子如同听懂她的吓唬般,非但没蹦走,还分工明确地咬住她腿不同位置。

    短短数秒内,她腿上多出兔子挂件,远看异常可爱。

    近看,尤其当看清吕安如疼得表情扭曲后,没人会觉得可爱,只会觉得又想笑又心疼。

    吕安如咬住牙忍住痛,拖腿往屋里迈。打算进屋关上门了,好好收拾这些坏兔子们,断掉它们逃窜的后路。

    可稍稍移动一点,她疼得差点大声尖叫,兔子们咬得更是卖力。

    原地直跳,在跳的过程中发现,只要她的腿不往屋里进,兔子们会减轻咬她的力道。

    月翔的女生校服分为夏冬两款,夏天蓝白相间海军裙。

    冬天倒比夏天多出恒温保暖的连**,但袜子黑科技感十足,丝状很薄很薄,哪里经得住这般全方位的啃咬。

    “谁在门口?”

    听到熟悉的夏国本土汉语询问,吕安如抬头望见画像中的白马王子真人,从屋子深处走向她。

    她第一反应不是惊叹对方汉语水平好,这点无需多纠结,月翔学生来自十一国的佼佼者,整个校园会覆盖语言自动转换系统。她熟悉夏国语言,听到的自然是汉语。校外只需带上校方研发的蓝牙耳机,可达到相同效果。

    也没去多想自己之前明明有仔细观察,确定过屋内无人。

    她第一反应则是死兔子们总算一哄而散,放过她可怜的双腿。

    侧头看向躲入花丛中的兔子们,狠狠甩去满腹死仇的注视,成功威慑得兔子们浑身毛炸,纷纷朝围栏外面蹦走。

    “可爱的少女啊,你迷路了吗?”

    吕安如再次回头,白马王子已经来到她面前。

    她睁大眼睛,下意识朝后退步,模糊记得几秒前对方离她有段距离呢。

    “抱歉,吓到你了。”白马很绅士的道歉。

    吕安如愣下,倒非犯花痴,只是恍然想起两个关系要好的欧坚国朋友。

    他们叫布朗特、查理,同样长得五官深邃,是双生子兄弟,中级进入法社。随着修炼擅长的法术,他们原本的金发碧眼会根据法术五行更改颜色。

    有正牌欧坚国王子形象作对比,吕安如立刻觉得,总自称欧坚国帅哥代表的双生子完败。差距与修炼法术无关,从素质到气质,全差好多个档次。

    察觉到她面色放缓,白马柔笑笑,邀请道:“外面很热啊,若你愿意的话,可以进来休息一会。给我讲讲你的经历,说不定有我能帮忙的地方。”

    重新迈腿之际,眼角瞄见有只花兔溜回来,颤颤巍巍的靠近她脚边,朝她腿上红印咧嘴露出两颗大门牙。

    吕安如冲反过来吓她的花兔鄙夷斜睨眼,不再犹豫进屋,就手甩上门,给兔子阻隔在门外。

    “请坐。”

    随白马来到木桌前矮凳坐下,甜腻的薰衣草花香从桌上花瓶中飘来。

    吕安如定定望着花瓶,空荡荡的花瓶,没错,无任何花朵的花瓶却花香浓郁。

    白马顺着她视线,看到她纳闷之处,温柔解释。

    “是我的爱人,她喜欢采摘花朵回来。可惜鲜花离开土壤的寿命只有一周,今早花儿们彻底枯萎。我爱人清理了花瓶,这会儿出去采摘新的花朵。”

    吕安如收回视线,冲白马点下头,问出需要确定的点:“你爱人是白雪公主吗?”

    “是的。”

    白马保持温和有礼貌的笑容回答,眼底幸福之色在吕安如凝视中愈发强烈。

    “Wow,还真是啊,我很喜欢你们呢。”

    抬眸迎上白马不自觉透出的开心,旁敲侧击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回城堡啊?”

    在吕安如设想中,《白雪公主》故事后续最大可能是夫妻齐心共抗外敌,再有白马的亲信相助,随随便便夺回属于白雪的国家。

    白马快速眨动眼睛,金色的眼睫毛随之剧烈颤抖。

    “因为,因为,我们,”迟疑片刻,猛地盯住吕安如水灵的眸子,似下定很大的决心,压低声音问:“你需要问路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搞蒙吕安如,脱口回问:“什么意思?”

    “你如果迷路了,需要问路,我可以立刻指给你。”

    白马说得热心,可吕安如感受到生硬的逐客令。

    懒得多周旋,不悦挑眉,捏出对方话中深意:“你在赶我走吗?”

    “不是,你可以在这里休息到太阳落山,等那时气温凉爽点再出发。但有件事需要麻烦你,一会我爱人回来了,请你务必告诉她,你是迷路来问的人。”

    白马努力保持嘴角具有善意的笑容弧度,只是当他提起需要麻烦这句话时,目光中有慌乱的恐惧闪动。

继续阅读《年年盛景》

                       

原创文章,作者:彤灵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540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