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歌最新章节,凰歌章节目录阅读

小说:凰歌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安绵绵

角色:程月璃侯爷

简介:重生归来,步步为营,恩要偿,仇要报,待千帆过尽,我原谅从前所有的苦难,因为你,在我身边
“我们算不算私定终身
”月璃想了想,“用交易毕竟不好听,私定终身好像听起来比较情比金坚至死不渝
”“那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让大家看起来我们情比金坚至死不渝的事
”他嘴角勾着笑,边说着欺身向前
少女勾住他的脖子,盈盈浅笑,\”要的
\”

凰歌

《凰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7章 抹去
除了那件事,父亲他,还有什么秘密?
————
第二日一早,林山便来了。
进了屋,目不斜视,“林山见过大小姐。”
月璃对青崖点点头,青崖打开中间隔断的珠帘,走了出去。
月璃打量了一眼面前的人。
林山四十岁出头,长相和名字一样普通。
不过一身的气势还是和旁人不同。
林山是从军出身,程家是靠打仗打出来的富贵,在军中自然有些路子。
只是上下打点多费些钱就是。
程家对做事的人更是从不吝啬。
“听纪伯说,你有些身手,以后就留在我跟前,负责出行。”
“是。”
林山当即跪下,这是主家给他的脸面。
“安排几个人,最好是有些身手的,我随时要用。
做这些动静小些,莫被人察觉。”
“想办法扩充些人手,越多越好,不计代价。”
“和曲三娘打个招呼,我会去见她一面,定好了时间地点,我再另外知会你。”
林山认真听着,一一记下。
月璃吩咐了好些事,等林山退出去,叫了青崖进来。
“这几日你去程家的药铺,配些防身的药材,十日后,我和阿雪要去参加卫家的赏梅宴,内宅之中的腌臜,你知道要配什么以防万一。”
青崖怔在原地,一时不知道接什么话,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自己什么地方露了马脚。
月璃一愣,自己真是昏了头。
“你让大夫能用得上的都配一些,这些日子,跟着在铺子里做做样子避人耳目就好,这种事必是偷偷摸摸,说出去,总是不好听的。”
解释有点干,但总比没有的好。
“小姐你……。”
青崖还是惴惴不安,小姐每次都像能看穿她一样,知道她爱吃什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甚至,或者还知道她的秘密。
每次,她都有无所遁形的感觉。
但是另一方面,小姐对她极尽信任又让她受宠若惊。
她为自己骗她利用她而羞愧不已。
一时,她不知如何自处。
“我之前见你在厨房将药膳分得清清楚楚,想来会一些。”
看着青崖的拘谨,月璃有些恼自己:太急切了。
“是,我……。”
“不用解释,我信你,下去吧,做好我交代的事就好。”
“是。”
青崖点头退下,心里却暗暗做了决定。
距离赏梅宴还有十来日,林山来了。
“我们的人去了邳州,找到了小姐说的人,但是那位小姐在半年前就病逝了。”
“怎么会,消息确切吗?”
月璃满脸不可置信。
“确切,整个邳州,叫这个名字,又是佟府的小姐,就只有那一位。”
月璃眉头微蹙,她记得,那位佟小姐前世大约就是在年前的时候出现在世人面前。
她还想着早些认识她,可以结个善缘。
没想到,病逝了。
看来,重生一次,有些人的命运也不一样了。
这位佟小姐可是个大才之人,做的事也一件比一件惊天动地。
让月璃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叫“旗袍”的衣服,许多人觉得露骨风尘,她却觉得极美。
还有那些让人拍案叫绝的诗句。
她在太子府跟着女吏学习的时候,佟小姐的诗句是被当做教案的。
“可惜了。”
如此奇女子,无声无息的就不在了。
突然,月璃不知想到什么,忽地站起来,“林山,我现在要你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务必完成。”
“大小姐吩咐。”
“我有一个故事,我要你想办法以最快的速度传扬出去,别让人发现是我们做的。”
……
晚饭的时候,月璃问起沁雪这些日子的情况,纪伯交口称赞。
“那些细作都查清了吗?”
前世,二老爷名正言顺地接管了长安的生意,也因为那些细作,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忠于侯爷的人驱赶了出去。
剩下的进京见她交代商铺状况,她那时候忙着和太子交好,很快就把生意全权交给了二老爷。
那些留下来的,自然都是原先二老爷安插的钉子,她都记得,这才有了那份名单。
那些人中,有的还是一路跟着父亲起来的,谁能想到,他们有异心。
所以都说,人心隔肚皮。
“是,都是二老爷的人。”
纪伯心里五味陈杂,有几个比他资历还久。
那些人藏得好深,若不是小姐的名单写得明白,他绝对不会怀疑。
一查之下,结果令他失望。
他也懊悔,侯爷身边那么多细作他竟然一无所知。
“父亲的死,宫中的人可来查过?”
纪伯心中一犹豫,看了一眼月璃,说道,“查过,但是在这之前,有另一拨人也查过,抹去了丞相府的线索。”
“怪不得……。”
原来这就是她逃过一劫的原因。
“可知道是谁做的?
丞相府吗?”
“查不到踪迹,不过很有可能是丞相府。”
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自然要把自己摘出去。
“不,不对,不是丞相府。”
月璃喃喃。
萧家若是知道父亲和皇上的交易,一定不会轻举妄动。
既然不是萧家,那会是谁,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无论对方什么目的,救了她一命却是真的。
月璃想着有些后怕。
她是在杨妈妈过世后重生回来的,那时候离父亲去世已经一个多月,她就是想做些什么也都晚了。
“纪伯,把那些二叔的细作,狠狠打一顿,送到二叔跟前去。
这次跟我从京城来的人,也都一起送回去。”
从京城出发的时候,二叔可塞了不少人给她,恨不能把长安吃抹干净。
前世,二叔不仅得到了钱财,还得到了父亲的爵位,这一次,她一个都不会让他得逞。
“这样就撕破脸了,大小姐是不是先迂回些。”
“不用,现在不能要他们的命,吓一吓也是好的,不然真以为我好欺负,而且,我也不愿意对着他们虚与委蛇了。”
“那以后,二老爷就会防着小姐。”
“无妨,就是要让他心惊胆战,让他知道我猜到些什么,我原本也没打算将长安的铺子交给他,以后有人说起来,我们也算名正言顺。”
“那,雪小姐……。”
沁雪是侯府的三小姐,是侯府的人。
“阿雪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的。”
况且,动静越大,越安全。
月璃在心里默默说着。
把矛头对准二叔,就是要让人相信父亲的死是二叔的关系。
她现在没有任何筹码,能在宫中那位发难的情况下保住自己。
死过一次的人,总是格外惜命。
多做一点,更保险些。

继续阅读《凰歌》

                       

原创文章,作者:安绵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538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