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贞《灵墓/灵墓》白素贞马修道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灵墓/灵墓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白素贞

角色:白素贞马修道

简介:祖母死后留下一本图画书,小时候当作小人书看,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寻龙奇书
命运从此改变,精彩又离奇的人生,从地下大墓开始

灵墓/灵墓

《灵墓/灵墓》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阴阳宅

来的是个大学教授,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这家伙拎着一袋子大团结,就是来换美刀的。

国内外汇紧张,去银行根本换不到多少美金,所以黑市上美金特别吃香。黑市上都是一比十换的,李闯带来的这位,张嘴就说全要了。虎子我俩一商量,就都给他了,换了一袋子大团结回来。

这么一大笔钱放在家里真的太危险了,我俩立即去了银行,弄了个存折,把钱存了起来。不过银行的告诉我们,取钱超过一万,必须提前一天预约。

我们拿着存折出来之后,在三轮车上,虎子亲存折,亲完了给我,我亲。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一块牌子就换了整整一袋子大团结回来。一捆一百张,一千块钱,整整一百捆大团结,存钱的时候,银行的人数都数了很久才算是数清楚了。

虽然潘家园这地方做买卖的多,但是一下能存十万的人也不多了。我看得出来,银行的大姐看我俩的眼神都是放光的。

回到家之后,我和胖子来不及想别的。首先,我俩去书局弄了很多书回来,进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本《中国古文翻译词典》,这本书非常厚,我捎带手就进了一本。

我们进了很多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书店就这样开起来了。

书店开起来之后,生意还算是不错,每天都有个二十块钱左右的收入。我们最希望的就是有人把书借走就不还了,我们一套书五块钱进的,押金都是十块钱。你要是不还了,我们就赚大发了。

有一天,虎子和我商量,弄一辆长江750大挎斗子开开。男人有不喜欢车的吗?我当即就同意了。

当天下午虎子就把挎斗子开回来了。我俩锁了店门,戴上大墨镜,他开着挎斗子在四九城带着我兜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加满了油,90号汽油六毛钱一升,加满油花了三十块钱。

到家的时候,门口停了一辆桑塔纳轿车,我们的车刚停下,轿车的灯朝着我们闪了两下大灯。

我俩下车之后,过去伸着脖子一看,竟然是尸影。

她下了车,看着我俩说:“你们的书店挺不错的,我可以进去借本书吗?”

现在天气挺热的了,尸影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戴着遮阳帽,扎着一条红色腰带,显得特别有气质。这美利坚的女同志就是和国内的不一样,洋气!

我说:“我们开书店,自然希望有顾客关顾。”

进来之后,尸影在屋子里走了两圈,选了两本书拿着过来,交了押金之后,她坐在了椅子里,拿着书看了起来,一直看到了天黑之后,她才扭了扭脖子,说:“虎子,老陈,你俩都饿了吧。我请你们吃饭吧。”

虎子说:“吃饭就免了吧,你来干嘛来了,有话直说。”

尸影把书放下,随后站起来一笑说:“我是来请你们参加我的生日宴会的,我在郊区托人买了个院子。三天后是我的生日,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去捧场啊。我在国内没有什么朋友,我可是当你们是朋友了。这是地址。”

说着,拿笔写了个纸条,递给了我们。

虎子接过去之后,一笑说:“既然你当我们是朋友,我们一定去给你捧场。”

“那就说定了,老陈,到时候你也一定要过去。到时候会有很多朋友过去,我介绍一些朋友给你们认识。”

我点点头说:“好,我一定过去。”

尸影出去,开上那辆桑塔纳走了。

虎子说:“这辆上海桑塔纳二十多万啊,这婆子是真有钱啊。”

我说:“她真当我们是朋友了?”

虎子看着我笑笑说:“还不是为了知道那牌子的秘密。看着吧,指不定搞什么幺蛾子呢。”

这天晚上,我拿着那本《古文翻译词典》对照着我祖父留下来的那本《入地眼》看了起来,我一句一句的查,做注解,总算是让我看懂了这本书。我这才发现,这是一本关于阴宅大墓的风水书。越看越上瘾,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天亮。

到了天亮的时候,我已经把整本书扫了一遍。

扫完了之后,我闭上眼想睡觉。但是脑子里全是这本书的内容,我根本就睡不着。于是我又坐了起来,又拿着这本书看。

这次我是逐字逐句仔仔细细看了下去,虎子叫我去吃早餐我说不饿,没有去。还是虎子给我带回来的豆腐脑和油条。

我倒在床上一直抱着这本书看到了晚上,这一整天,我又把这本书捋了一遍。

这本书仔细看下去,了解的更多了。这本书是一位得道高人写的,这位得道高人叫辜托,不过据他说,这本书也不是他的原创,他只是把以前的一本手册给整理了一下,然后加上了自己的理解。

这本《入地眼》,主要就是说的以风水为根据,对阴宅的选址和探查。

这书也算是图文并茂,文字说不清的就用图来表达。图表达不出来的,就用文字注解。我是真的看上瘾了。

虎子看书也很容易上瘾。他迷上了金庸写的《鹿鼎记》。这书看开了就停不下来,干脆他把铺子关了,倒在床上和我一起看书。

第二天虎子拉回来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电视机是木头壳子的,中间是屏幕,两边是两个大喇叭。右边调台,全频道。电视机上面支着两个天线,用的时候拔出来,不用的时候能缩回去,就像是老师的教鞭一样。

电视机是昆仑牌的,据说也就是壳子是我们的木匠造的,机芯全是日本进口的。

虎子把电视摆在了屋子里之后,打开调台,找到了中央台之后,他拍着电视说:“四百六十大洋,老陈,这可是好东西。很多人没有票的都在外面等着呢,我刚拉出来,就给我加一百块钱要转走。买到就是赚到了。”

正看得来劲呢,突然就停电了。气得虎子直骂,喊着要去找供电局,问问他们是不是缺钱盖发电厂。

他说:“老陈,整天停电,这还怎么赶英超美?还是看小说靠谱,它不用电啊!不用电就不会受人摆布,等我有钱了,我自己买个发电机,到时候发的电用不了,我就卖给别人,还能赚一笔。”

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要是有电,虎子就会来看电视,没有电的时候就去看小说。实在是无聊了,还会骑着挎斗子在大街上兜两圈。他生活的有滋有味的。

而我就是一直在看那本书,看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这本书总算是被我看透了,再也看不出什么新东西来。我现在只要是一闭眼,满脑袋都是书里的那些关于阴宅大墓的东西。

这时候,我是真的知道累了,倒在床上的瞬间,脑袋几乎就麻木了,我闭上眼的瞬间就睡着了。

接下来我是醒了睡,睡了醒,浑浑噩噩过了一晚上,到了早上的时候,我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虎子在旁边说:“老陈,走吧,去参加生日宴会。”

我拿起来桌子上的电子表,我说:“这才几点啊!”

“不得去洗个澡啊,然后弄一身像样的行头过去。咱虽然是乡下来的,但是也不能给乡下人丢脸吧。”虎子说着就把我被窝掀开了,说:“我拿了毛巾香皂和香波,在外面等你。”

我还没出去呢,外面的挎斗子就启动了起来。我出去坐上挎斗子,虎子带着我先去了国营浴池,在里面泡了个澡。用洗发香波洗出来的头发又顺又滑,用手摸着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时候我深刻意识到,有钱真好。

洗完澡之后我们又去了供销大厦,我们弄了一件衬衣,一条西裤,一双大皮鞋。穿上之后,总有一种狗带嚼子的感觉,不像那回事。我俩试来试去,营业员很不开心。

营业员是个女的,一边吃瓜子,一边用眼睛斜我们。不耐烦了,说:“买得起再试,买不起就别试。咱们这可是国营单位,不是你们家的试衣间。”

虎子说:“你这不是废话嘛,不试怎么买。”

“诶呦喂,你倒是买啊。”

虎子还要说啥,我说:“行了,买了吧。”

我们花钱买了东西,营业员一脸的不高兴。给我们包衣服都是摔摔打打的,包好了直接扔到了我们的身上。

全国供销社的售货员都这德行,我们也都习惯了。

出来之后,虎子开着大挎斗子直奔南苑那边就过去了,虎子说尸影给的地址就在机场附近。虎子说南苑机场是军用机场,这假洋鬼子住在那边,不会想搞什么破坏吧。

虎子一边走,一边怀疑尸影是打入我国内部的间谍,还想着要不要去公安局报案。我说你少来吧,人家就是一个文物贩子,什么间谍,你想多了。

我俩看到了一片小树林,进去小树林把新衣服换上,旧衣服包上,塞进了大挎斗子的行李箱。之后我俩互相审视一番,觉得没啥问题了,开上车直奔南苑机场。

到了附近几番打听,总算是找到了尸影的家。

尸影在这里买了一套院子,我们来的时候,门口停了很多车,有桑塔纳,有天津大发,更多的是天津夏利。

虎子一直就想弄辆夏利开,只不过全车下来要十二万左右,实在是买不起,这才退而求其次,弄了辆大挎斗子。

除了汽车,还有很多摩托车,最多的就是从日本走私过来的小木兰踏板车。这些都是二冲程发动机,骑上屁股后面一股烟。在街上骑着也算是威风凛凛。

看得出来,这里来了不少人。

我们下车之后就往里走,刚进前院,我们就看到了三爷和李闯。

李闯看到我们之后就挥着手喊:“虎子,老陈,这边了。尸老板客人颇多,特意让我在这里迎接你们呢。”

虎子说:“你迎接管个屁用,客人颇多,我和老陈就不是客人了吗?”

三爷说:“你们这点身价就别那么多事儿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心里没点谱儿。你俩接下来就跟着我好了。少说,多看,大人说话,你们别插嘴。”

虎子说:“得嘞,都听您的。”

三爷带着我们三个小朋友穿过了前院就到了后院,在后院里站着很多人。男的西装革履,女人穿的就很多款式了,有的是连衣长裙,有的是旗袍,还有的是一身女性职业装。

衣服更是五颜六色,这和我们村里那些女人的黑白灰穿搭是完全不同风景。

三爷带着我们进来,他跟大家拱手打招呼,这些人也只是微微一笑,根本不把三爷当回事。看得出来,这里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至于是谁,其实我和虎子都不在乎。你爱谁谁,你尾巴大,扇你自己的屁股。你有钱,你自己花,你能给我一分还是二分?

不过接下来,所有人的目光被两个孩子给吸引了……

这两个孩子不大,刚刚会说话。不过路走的很稳,这俩孩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跑到了院子里那棵柿子树下的时候,一个孩子摔倒了大哭起来。这个孩子一哭,另外一个孩子也就哭了。

这一哭可就哄不好了,一直在旁边哭,声音尖锐。

这下大家都没有办法聊天了,孩子的家长就把孩子从后门带出去了,到了后面的街上。

到了街上,这孩子就不哭了,但是只要是回来,进了门就哭。

这时候就有人说着宅子不太对,猜疑宅子风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a href="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

                           

原创文章,作者:白素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5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