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香《雷神传奇(书号:11430)》秋香王维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雷神传奇(书号:11430)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秋香

角色:秋香王维舟

简介:简介:马老半个多世纪以来文学创作的结晶集成,包括小说、纪实文学、散文、诗词、随笔、游记、杂文等等
马老在自序中说:我是半路出家的作家,不能算是一个出色的作家……但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曾经参加过中国革命,也算是一个革命家,因此我写的作品,如果可能叫作文学作品的话,那算是革命文学作品吧

雷神传奇(书号:11430)

《雷神传奇(书号:11430)》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默认卷(ZC) 五 金门老爷听汇报
巴到烂老爷坐着凉轿,在四个彪形大汉提着叫起机头的二十响盒子枪的护卫下,急匆匆到了金门。他是这一县之王,又是金门常客,本可以坐轿子直进大朝门,在石坝里下轿的,可是他有自知之明,在县城里的什么地方都可以摆大老爷的威风,唯独在金门不能摆架子,他在朝门外便下了轿,走进朝门,因为他是熟客,不用通传,径直走到上房去。

他在一路上想,这一回来汇报,不会有好果子吃。他一定会受到王大老太爷的盘问,说不定还会受到斥责。他自己的鼻尖下,一再发生抢案和凶杀命案,这显然不是可以到金门老爷们面前去夸耀的政绩。他想从他的脑子里的每一条皱纹去搜寻能为他辩解的遁词,竟然一个词儿也找不到。他不免有些惶然,因此他想还是先去找一下王大老爷,向他先汇报,探一探口风,还可以请大老爷在他为难的时候,替他在老太爷面前美言两句。他放慢脚步,踅向王大老爷住的厢房后院。为了表示自己是有政治修养的人,努力把自己刚才的惶恐情绪压下去,装得很镇定的神色,去和王大老爷见面。

王大老爷没有老太爷那么古板,脑子开通一些,也许好说话一点。可是正当巴到烂和大老爷寒暄两句,要汇报正题的时候,大老爷一下打断说:“你要说的事情,老太爷都知道了,正等你来呢。这件事我可不敢作主,你还是到上房去直接向他老人家谈去吧。”显得相当冷淡。

这一下颇有点出乎巴到烂的意外,他心里的吊桶不觉七上八下起来。看来一定是老太爷不高兴,大老爷也不想替他转弯子的样子。但是,这件事不请大老爷先到上房去探一探老太爷的口风,他不敢贸然上去汇报,于是他使出早已想到的招儿,叫砖头来破关吧。他把两封金纸包着的鸦片烟土拿出来,送了上去,说:“这是新的‘赛南土’,比云南的真‘南土’也不差,请大老爷先品一品。”原来他的“砖头”就是这家伙,真是破关的硬家伙呢。他看大老爷拿着这两封值钱的家伙,神色就变了,俗话说:“当官不打送礼人”呢,你大老爷能为难我吗?果然,大老爷起身说:“我正要到上房去请安,我先上去看一看,看他老人家起来没有,顺便替你通传一下吧。”

管你是专门上去,还是顺便上去,反正能上去先疏通一下,事情好办一点,巴到烂安心一些了。

王大老爷到上房去,不多一会就下来了,对巴到烂说:“老太爷请你去上房,他专等你来呢。”

巴到烂听到这一句话,就放了心。他知道,金门的不成文法,老太爷要是不高兴,便会传话下来:“请到外客房稍候。”把你冷在那里,谁知道要稍候多久呢!现在传话是:“请到上房去。”这就是说,他可以升堂入室,直接到老太爷的内房的鸦片烟铺边去说话。这只有老太爷认为心腹的人,或者是老太爷最高兴的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殊荣。巴到烂一面走着一面想,老太爷过去一直把他当做心腹人,自不必说,这一次恐怕他拿来的那两块“砖头”也发挥了作用吧。不管怎样,他心里的吊桶再也不七上八下了。

他心安理得地随着大老爷穿堂入室,到了老太爷的内房,直走到老太爷的鸦片烟铺前。在这间其大无比的黑古隆冬的大房子里的最里边,有一张其大无比的雕花大床。在摆着许多精致摆设的鸦片烟铜盘上,有一盏像鬼火一样的烟灯亮着,满屋子烟雾弥漫,看不清楚。巴到烂定一定神,才看清了老太爷横躺在烟床上,正享受着他面对面躺着的女“枪手”为他喂烟的快乐呢。巴到烂首先向老太爷请了安,老太爷照例地“唔”了一声,便算回答。他把手一挥,指点巴到烂在床边的一把靠椅上坐下。

老太爷继续享受那颗螯头样的大烟泡子,这真是一支又好看又好抽的艺术品,是对面那个年轻貌美的女枪手为老太爷创作的杰作。老太爷在换气的间隙才问一句:“你来了,有事吗?”

奇怪,巴到烂明明刚才从王大老爷的口中得知,外边发生的事情,老太爷都知道了,并且说老太爷正在等他,现在怎么问他有事没有事呢?老太爷怎么显得对外面发生的天翻地覆的事一无所知呢?这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是不是将有一盆倾盆大雨似的责备要倒到他的头上来?他心里的吊桶又七上八下起来。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只有按他能最清楚说明问题的路子向老太爷汇报外边已经发生的事情和种种谣言,以及某些老爷的议论。

老太爷在听的时候没有打岔,也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他泰然自若地吸完了他的最后一颗烟泡,舒服地喷完他的最后一口烟子,从容地坐了起来。消消停停地用水漱了口,把漱口水吐进丫头端来的痰盂里,然后端起烟盘子边上放着的冰糖银耳汤碗,用精巧的小银勺,舀起银耳羹来喝了两口,又用小盘子里的热手巾擦了一下嘴,净一下手,才抬起头来懒懒地望着巴到烂县太爷。

巴到烂突然惶惶无主,他从老太爷望着他的神色,不知道老太爷是不是要对他发火。他沉默着不敢说一句话,望着大老爷,似乎想向他要求援手。大老爷却也一样,一句话也不说。老太爷倒把目光转向他的儿子王大老爷,巴到烂的心才算落了地。老太爷望着大老爷问:

“你看该怎么办?”

王大老爷没有马上回答,他正在思考。

我们就趁王大老爷正在思考的时候,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个金门里两位权倾方圆百多里的霸主的身世吧。

头一位王承恩王大老太爷,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他是前清的举人和“赐进士出身”,外放做过几任县官告老还乡。不过他年轻时候的事,还没有介绍过。他年轻时候在外面作官,少年得志,很是风流。他喜欢到烟花巷去寻欢作乐,很过了几年逍遥日子。只是他的那件繁衍后代的机器却因此出了严重的故障,后来他一连讨了三房太太,包括现在还睡在他对面的枪手,年轻的小姨太太在内,都没有能替他生下一男半女,传宗接代的香火,有断绝的危险。但是这能怪谁呢?俗话说,天上不落,地上不生,他不能给他的太太们点上种子,哪能希望有苗子长出来呢?王大老太爷到了年过三十的年纪,才算托天之福,他新讨的小姨太到底给他生下一个小主人来。这个小主人便是现在坐在他的身边的王大老爷。现在王大老爷已经长成一表非凡的人物,而且在这座大公馆里握有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权力,再也没有人敢在背后说三道四了。可是在那个时候,在王大老爷还没有生出来和刚生出来的时候,却也有人在背地里说闲话。特别是王氏同宗里想得这家遗产的人闲话说得最多。他们说这个王家独根苗,是由小姨太和老太爷的一个年青力壮的马弁,用了特别的办法,共同栽培出来的。对于这样的事,谁也没有、也不敢去作认真的考察。大公馆里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也许这不过是无中生有的谣言,也许是老太爷的精心设计的产物,谁管它呢?

总之,王大老太爷有了实实在在的承接他的烟火的宝贝儿子。这个宝贝儿子,没有经过小少爷、大少爷、大老爷的升级过程,却是直接由王大老太爷把他提升到“王大老爷”的地位,就像袍哥里的一步登天的大爷一样,他是“一步登天”的大老爷。他从在地上爬的王大老爷,变成流鼻涕的王大老爷,再变成背起书包上学,取名王家昌的王大老爷,再变成翩翩公子模样,去北京上法政大学,花钱如水的王大老爷,最后变成这样一位年过三十,看来是一表人才的王大老爷。不知道这应该归功于生了儿子便立马升格为大房正太太的那个小姨太呢,还是应该归功于那个早已不知下落的马弁,或者应该归功于他们二人通力合作,或者更应该归功于老太爷的精心设计?总之,这个王大老爷无疑是一个杰作。他的身材、长相和气派的确不俗,至少和王大老太爷那种小矮个子,小脸小嘴,小鼻子小眼睛,其貌不扬的样子大不一样,更没有像王大老太爷那样靠鸦片烟吊命的满脸烟气的样子。这位大老爷却是生得眉清目秀,红光满面,气宇轩昂,透着几分聪明的神色。毫无疑问,王大老太爷对于他的家系经过这么品种改良后所出现的杂种优势,是颇为满意的。儿子已经年逾三十,还不想让他离开自己的身边,生怕出去混事,有个三长两短,断了他家的烟火。特别害怕儿子出去也学他年轻时的浪荡,把传种的机器搞坏,破坏了王家的优良品系。即使王大老爷已经给他生下了龙种,有了小少爷王万荣、王万华两兄弟,没有断绝香火之虞,他还想把儿子留在身边,耳提面命,把他几十年的安身立命之道和在这个县里称王称霸的全副本事,都交给儿子。

王大老爷没有辜负老太爷的一片苦心,他也精心研究了如何踩在别人头顶上出人头地的本领和如何驾驭和驱使下人的办法,还有各种满口仁义道德,吃人不吐骨头的秘诀。他现在已独立支持王家的门面,甚至巴到烂到金门来请示,大半的场合也是找他了。

今天巴到烂到公馆来汇报的事情的确严重,王大老爷一时还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看他的老太爷那么不紧不慢的样子,从过去的经验看,更知道非同小可,所以当老太爷问巴到烂不得要领,转而问他的时候,他不得不慎重思考一番,没有马上回答。

站在一旁的老太爷的手枪队长薛大爷却抢先说了自己的主意:“放一把火把雷神殿烧了,把雷神赶回天上去。”

这个薛大爷从小跟随王大老太爷,从提鸦片烟匣子的小勤务兵变为在老太爷身边手提二十响手枪的贴身马弁,直到现在变成王家公馆护院的手枪队长,一直是忠心耿耿,真是大家说的货真价实的“金门警备司令”。这个斜眉呆眼的家伙,只晓得靠打枪和杀人而成了老太爷面前的红人。他是用鲜血来铺好他的前程的,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血里红”。对他说来倒是很贴切的,他听了反倒很得意。现在他看到王大老爷没有说话,便想抢先卖弄他的聪明。

“烧雷神殿哪能解决问题。”王大老爷终于开口,老太爷看到他的儿子说出这么一句有份量的话来,用眼神示意要他讲下去。王大老爷受到鼓舞,便接着说:“最要紧的是煞住这股谣风,请衙门张贴告示,敢有造谣惑众者,严惩不贷,同时抓几个造谣的人来整治一下。”

“但是再出了杀人的事呢?”巴到烂老爷却总感到光贴告示,不能解决他最头痛的问题,不得不问一下。

“你听我说嘛”,王大老爷也学他的老太爷那样沉着,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茶,然后说:“你的衙门要派出几个能干人来,我们这里也从老薛手下挑几个人出来,放了出去,四下里查访,看这个杀人的雷神,到底是一个什么怪物,我就不相信天上真的派了什么雷神下凡来杀人的鬼话。”

王大老太爷为自己的儿子能把问题说到过筋过脉的地方,感到高兴,他捋着他的下颏稀疏的白胡子,微笑点头,说:“这才是最关紧要的事,不管他雷神是人还是神,总要先查他一个水落石出,然后设法把他逮住,谣言便不攻自破,大家都放了心。当然,平息谣言的告示还可以贴,抓几个造谣传谣的人来办一下,也是要做的。”

“那么雷神殿是修呢,还是放一把火烧了呢?”巴到烂感到有些绅粮提出的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

“修!”王大老爷坚决地说。

“对头,修!”老太爷笑着击掌,也坚决地说,并且补充道:“由我承头来修,要大家出钱,修好以后,还要派人到那里去供奉香火。在那种几十里不见人烟的角落里头,放一个人住进去,也算有一个耳目嘛。”

大家都为老太爷的高明主意折服了。继续阅读《雷神传奇(书号:11430)》

                           

原创文章,作者:秋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4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