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谈文集·散文卷(书号:11428)岛子小郭种,谭谈文集·散文卷(书号:11428)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谭谈文集·散文卷(书号:11428)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岛子

角色:岛子小郭种

简介:简介:本书收集了作者《爱之旅》、《献给母亲的爱》、《小城人家》、《老家》、《父亲》等数十篇散文

谭谈文集·散文卷(书号:11428)

《谭谈文集·散文卷(书号:11428)》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默认卷(ZC) 海岛韶松
圆月升到了中天,大海安静地睡了。“啪啦——啪啦——”的轻轻浪涛里,好像是大海甜蜜的鼾声。月亮的银辉洒在碧蓝的海面上,波光闪闪。

一号哨棚前挺拔的青松下,八班新任班长沈坚正在执勤。肩上的枪刺,寒光闪闪。鹰一样锐利的眼睛,眺视着远方。

猛然,身后传来脚步声。

沈坚紧握钢枪,迎着脚步声,警惕地问:“谁?口令!”

“我——老郭。”

多么熟悉的声音!沈坚的心里,顿时涌起热辣辣的感情。

是呵!老班长郭仁清要复员了。明天,就要离开这心爱的海岛和这珍贵的青松了。现在,他提着一桶清清的水,来到青松下,精心地将水往树蔸下浇着……然后,直起腰来,伸手深情地抚摸着这粗大、壮实的树干,望着那高插云霄的树梢。

沈坚,作为他的接手人,对于老班长郭仁清此刻的心情,当然清楚。他的眼圈儿不禁湿润了。

“给!”

接过老班长递过来的红布包包,沈坚急忙打开来。里面,端端正正地包着一张道林纸字条,纸面褪色了,摺缝断了多处,但又被糊得严严实实,看来很有些岁月了。另外,包里还有一个很普通的松树果。

海风大了,哨棚前挺拔的青松在迎风摇曳,呼啦啦的响声,和环岛松涛汇成一片。海面上,波浪像一排排小山,奔腾着、汹涌着……滔滔松涛,滚滚海浪,仿佛是在豪迈地叙述海岛战士心灵里的故事……

一九五二年春,上级派八连驻守这个小岛。当时,岛上全是一片黄沙。一到刮风,黄沙漫天飞舞,叫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嘴。整个岛上,寻不出一块长草的地方。面对着重重困难,战士们纷纷把决心书送到了连队党支部。他们无比坚定地说:祖国人民派我们到这里来守卫祖国的大门,党叫我们到这里来革命,没说的,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扎下根来,一定要叫荒岛披绿装,结硕果,把海岛建设成为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钢铁堡垒!

就在这时,领导上批准八班长张新回乡探亲。临行前,指导员和这个来自韶山的战士,谈到深夜,嘱咐又嘱咐……

半个月过去,一个晴朗的星期天,八班长探家回岛啦!

同志们热情地招呼着,把八班长围了起来。这个向他询问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气象,那个向他询问毛主席家乡的伟大变化。刚入伍的广西小战士,叫嚷着涌上前来:“班长,从毛主席家乡给我们带来了啥东西?”是呵,从我们日夜思念的毛主席家乡,张新带了什么东西呢?前面的睁大眼睛看,后面的踮起脚尖望。张新提回来了一只白铁皮小桶。桶沿上,还用纱布盖得严严实实哩!

这时,不知是谁的手快,一下把纱布掀开了。哈!大伙的眼睛不由得放出了异样的光芒:桶里,半桶黑黝黝的沙土上,长着一株青翠翠的小松苗。那一丛丛绿茵茵的针叶上,还挂着一粒粒水珠,阳光下,直闪银光!

松苗!八班长带来了韶山的松苗啦!这喜讯,传遍了全岛。战士们从宿舍,从俱乐部,从操坪,直向连部涌来。呼啦一下子,把八班长连同韶山松苗,围了个水泄不通。指导员接过这只装着韶山松苗的桶子,紧握着八班长的手,对全连战士说:“大家说说,把韶山来的松苗栽到什么地方最好?”

沸腾的人群骤然肃静。片刻,又像连珠炮似的,爆发出一句句火辣辣、热乎乎的话语。战士们把自己心里最美好的想法都说出来了。最后,一致通过“决议”,把珍贵的韶山松苗,栽到一号哨棚前面。让它和战士们一起,把守祖国的南大门!连队党支部为了让全连每个同志都分享这份栽种韶松的幸福,决定由一排挖坑,二排栽苗,三排浇水。

韶松在海岛上“安家”啦!

“八班长,把你带韶松回岛的想法给大家说说吧!”指导员说。

八班长深情地望了望刚刚栽上的小松苗,扬起头来,声调激昂地说:“战友们!这不是一株普通的松苗,她是从革命先烈洒过热血的土地上移来的!”

每个人的眼睛都深情地望着那株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的松苗。一颗颗火热的心,随着八班长激昂、宏亮的话语,在急剧地跳动:

“听爷爷说,那还是一九二七年的夏天,我们韶山农民自卫军,痛击敌人的疯狂反扑,其势锐不可挡,这可吓坏了反动军阀许克祥,他立即从长沙派来大批匪兵,进行围剿。狡猾的敌人既不放枪,也不答话,立即包围了韶山东面白马团的松林,直向农民自卫军的岗哨扑来,妄图摸掉哨兵,偷袭农民自卫军司令部,情况十分危急!这时,五名哨兵立即决定:两个火速突围去司令部报信,三个掩护突围。通过一场激战,两个受命突围的战士,在那三个同志的掩护下,终于机警地甩开了敌人,把情况报告了司令部,粉碎了敌人的偷袭阴谋。然而,那三个同志的鲜血,却染红了松林……”

风大了,壮阔的海面上,滔滔巨浪,在翻滚、奔腾……八班长张新的话音,在万顷海面上滚动。

“不久,这些洒过烈士鲜血的松树,变成了农民自卫军的一门门松树炮,随着这支队伍,汇入了秋收起义的滚滚铁流,跟着毛主席,上了井冈山。就在那些扛松树炮的战士中,有我爷爷一个……”

人群里很静。每个人的目光,都在望着那茫茫的大海和那青翠的小松。一个个宽阔的胸脯,都像那沸腾的海面一样,在急剧地起伏。

“同志们!”指导员挥着手说,“过去,韶山人民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手拿梭镖、短棍,打击土豪劣绅;肩扛松树炮上井冈山,开辟革命根据地,为人民打天下。今天,党和毛主席把先烈们用鲜血打下的祖国万里山河,交给我们守卫,我们一定要发扬韶山人民英勇奋斗的革命传统,叫韶松和我们在海岛一起成长,成为把守国门的坚强战士!”

从此,韶山的松苗,栽在哨棚前,战士们的心,拴在这颗松苗上。上岗时,他们从岛心唯一的一口淡水井里,带上一桶清水,细心地浇在树蔸上。下岗后,他们又蹲在松苗前,用各种各样的“土尺子”,量着,比着,看松苗长高了几分几寸……

一天夜里,一场台风猛袭小岛。战士们从梦中惊醒。许多矫健的身影,顶着狂风暴雨,冲出来了!他们的脚步,都在向一号哨棚飞,都在向韶松飞!风夹着雨点,劈头盖脑地打过来,像砸下一把把铁砂子。战士们手挽着手,紧紧地把松苗围住了。风雨中,八班长抱着一大捆粗壮的木桩飞跑过来,战士们立即把它一根一根地打下去,给松苗筑起了一道坚实的“围墙”。

湘江浪,南海涛,一齐涌进了战士的胸膛!韶山松,小海岛,统统装在战士的心上!

韶松终于在海岛上生根了!

紧接着,广西的南瓜,北京的大白菜,湖南的红辣椒,一样样大陆上的名菜,都在岛上获得了丰收!如今,哨棚前面,青松挺拔;小岛处处,菜绿瓜香……

一个春天的早晨,惊人的消息轰动了全连:韶松开花啦!

第一个发现这个“秘密”的,是八班长。只见他一声喊,战士们就像潮水般地向韶松涌来。真的,在针叶丛中,开着一个个青滴滴的雌花球,一束束黄灿灿的雄花穗。战士们用手攀着一丛丛油绿的针叶,仔细看呀,数呀,心里是多么甜!

细心、机灵的广西小战士,数了五遍,然后一手插腰,一手朝前一挥,宣布:第一批松树花,一共八朵雌花,五穗雄花,都是开在树上最向阳的地方!

春风吹,艳阳照,第一批松果成熟了!也就在这时,由于革命的需要,八班长张新,要转业到西北一个石油工业基地去了。

该送点什么东西留作纪念呢?班里的新、老战士,都把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拿出来了。有的是入伍时地方党组织送的纪念册,有的是金星笔,一样一样,放到了老班长的面前。可是老班长却微笑着,不吭声。眼睛望着门外,望着那结果的青松……

连队党支部,最了解这些老战士的心情。欢送会上,党支部送给全连七个退伍老战士,每人一套《毛泽东选集》和一个韶松第一次结下的松果。指导员在讲话中说:“希望你们到新的战斗岗位后,刻苦读马列的书和毛主席的书,让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灿烂光辉,照亮新的征途!把这些珍贵的松果,带到新的土地上发芽、长苗、成材!”

“指导员,请求给我两颗。”张新猛然站立起来说。

大家惊异地望着他:为什么要两颗呢?

当夜,小岛上,除了坚守岗位的哨兵外,战士们都进入了甜蜜的梦乡。唯独八班的宿舍里,还有轻轻的说话声:

“老班长,该睡了。”

“好,写完信,就睡。”

“还写信给谁呀?明天就动身了。”

“写给最亲的人嘛,要把一颗珍贵的松果交给他们!”

明月渐渐西移,张新床头的手电光一直亮着……

清晨,欢送老战士走上新岗位的锣鼓敲响了。霞光里,青松下,老班长张新还在和接手的新班长并肩交谈:

“给!”

“啥?”

“信,松果。”

啊!一切都明白了。他为什么要两个松果?他自己带一个到新的土地上去育苗、成材;还给班里的同志留下一个。猛然,昨晚上他那床头的手电光,又在这位新班长的心里亮起来了。

……

一批批老战士走了,一批批新战士来了。二十年春风,使哨棚前面的韶松,长得壮实、挺拔、威严、苍劲!而韶山人民的光荣传统,也被海岛战士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了。新战士一上岛,指导员就领着他们到树下讲传统;老战士退伍前,在这树下站完最后一班岗,带上一个松果,走上新的征途……

现在,站在那位新班长面前的老班长郭仁清,就是八班上岛后第五任班长了。

“老班长,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新班长的话,打断了郭仁清的沉思。他猛然跨步向前,登上高坡,挥手指着那茫茫海面:

“那片灯火,是什么地方?”

“敌占岛!”

“那片移动的火光呢?”

“夜巡的敌舰!”

郭仁清点点头,说:“是呵!敌人并没有睡觉!超级大国妄图称霸世界,疯狂扩军备战。就在不久前,在我们前面的这个海峡上,社会帝国主义的舰队不是贼头贼脑地在游弋吗?哦,你好好看看上岛后我们班第一任班长留下的字条吧。后面,我也加了几句。”

新班长沈坚激动地把这张裱了一层又一层的珍贵字条,慢慢地展开来……

“亲爱的战友:

看到这个松果,让我们永远不忘革命先烈洒过热血的韶山莽莽松林吧!让我们牢牢记住:祖国万里山河,是前辈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下面,紧贴着一张又一张退伍班长的“补充”字条。有些,写在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争的时刻,写在蒋介石狂叫反攻大陆最嚣张的时候;有些,写在愤怒声讨苏修新沙皇侵略珍宝岛滔天罪行的大会以后。这些充满着战斗激情的话语,记下了多少老战士忠于祖国、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崇高心愿!

最后一张上,那红色的苍劲有力的字,是郭仁清的笔迹:

“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不死,我们要时刻做好反侵略战争的准备,特别是要警惕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对我国发动突然袭击。我们要像韶山松一样,巍然屹立在边防哨所,保卫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此刻,这颗普通的松果,在沈坚的眼里,放射出多么灿烂的光辉!那挺拔的韶松,一下变得分外威严了!是呵,它不是一株普通的松树,它是傲立国门前的一个坚强的卫士!那不是一个普通的松果,是海岛战士像鹰一样永远警惕地眺视着前方的眼睛!

海风变凉,明月西移。新班长沈坚那英俊的身躯,紧靠着挺拔的韶松挺立着。他的锐利的目光,落在万顷海面的层层波浪上……

在我们祖国漫长的海防线上,有多少这样坚强的卫士,有多少这样警惕的眼睛!

一九七三年十月

(原载1973年湖南人民出版社散文集《韶山红日》)继续阅读《谭谈文集·散文卷(书号:11428)》

                       

原创文章,作者:岛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4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