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美人》小说最新章节,小毛季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连环美人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花想容

角色:小毛季红

简介:深夜十一点,薛元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一个优美的倩影侧身躺在床上,看样子是熟睡了
薛元……刚想躺下,那个倩影却突然转过身来
那个优美的倩影却有着一张恐怖狰狞的脸——五官完全变了形,找不到眉毛,找不到眼皮,阴森森的黑洞里射出冷嗖嗖的光
鼻梁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两个黑漆漆的洞
嘴唇翻卷着,没有皮,露出红红的肉和雪白的牙齿

连环美人

《连环美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致命魔秤

  1

  白色宝马车驶进别墅区的停车场。车门打开的时候,落日的余辉正照进车内。一对男女下车,中年男人相貌普通,女人却年轻漂亮。男人搂住女人的腰,粗大的手指无意识地捏了一下女人腰部的一丝赘肉――只是一丝而已。手指又弹了一下,男人似乎很享受。

  女人却停住了轻快的脚步,不安地问:“毓扬,在泰国度完蜜月,我是不是胖了?”

  毓扬愣了一下,继而大笑:“格子,你知道我喜欢你胖点,够性感。”

  手移了位置,轻轻在格子的臂部拍了拍。格子娇羞地闪开了。

  “爸爸!”伴随着清脆的童音,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飞一般奔过来。毓扬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在她的小脸蛋上猛亲几口:“甜甜,想死爸爸了。”然后他放下女儿,指了一下愣在旁边的格子:“甜甜,叫楚阿姨。”

  格子松口气的同时,也怅然若失。毓扬没让她叫妈妈,所以难堪的局面不会发生。可是,“楚阿姨”这个身份,让她感觉自己跟这两个人似乎没什么关系。

  甜甜放开爸爸,跑到格子面前,拉着她的裙子,笑嘻嘻地说:“你是楚阿姨吗?长得真漂亮,就是胖了点儿。”

  格子本来已经张开双臂要把她抱进怀里,听到最后一句话动作僵了,笑容也僵了。还好,毓扬装着无所谓的样子拍了拍甜甜的小脑壳,责备了一句:“没大没小的孩子。”

  他们走到别墅门前的时候,格子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那是个年轻女子,极瘦,短发,腰里系着一条干净的围裙,看打扮是家里的保姆。

  “小毛,” 毓扬叫了一个古怪的名字,“饭做好了吗?”

  “好了。”声音不大却吓了格子一跳——小毛的声音比男人还粗几分。格子不禁多打量了小毛一眼,没想到小毛正在看她。小毛的目光冷酷凌厉,格子的心不由一缩。

?

  2

  格子洗完澡,换上崭新的真丝睡衣。睡衣是黑色的,不仅性感,而且能让她看起来瘦一点。格子对着浴室的镜子观察着自己的身体。不能再胖了,该节食了,她得出这样的结论。能嫁给这样一个中年丧妻的豪门男人,她知道是天上掉了馅饼。况且,这个男人并不老,刚到不惑之龄。

  她踏着柔软的地毯寻找自己的丈夫。主卧室里居然没有,于是她向书房走去。她一边走一边打量别墅里的布局。宽大的厅室,奢华的家具,富丽的装修,她感觉自己脱胎换骨了,从一个灰姑娘变成了王妃。

  门缝泄露的光线以及敲打键盘的声音告诉她丈夫就在里面。她光着脚,所以他听不见她的脚步声。她刚想将房门推开,又改变了主意。毓扬陪她去泰国度蜜月,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工作上的事了。她不能刚回到家就膏药一般粘着他,这样会适得其反。想到这里,她转过身向回走,打算在主卧室里等他。

  在走廊里拐了一个弯,格子前面冷不丁冒出一个人。两个人险些撞上,格子差点儿叫出声。她镇定了一下,看到那个人是保姆小毛。

  小毛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旗袍,可是她纤细的身骨根本撑不起来这件衣服,旗袍如同挂在一根竹竿上。格子给了小毛一个女主人式的微笑,可是小毛像是不会笑,用直愣愣的目光盯着格子,声音比男人还粗:“毓太太,你太胖了。”

  格子皱了皱眉。那个小女孩说她胖也许是童言无忌,可是连小毛这样的下人也这样说,她不能容忍。尽管她知道自己比小毛要胖得多,但小毛太瘦了。自己不过是丰腴了些罢了,何况,毓扬喜欢。

  格子还没有找到什么话来反击小毛,小毛又开口了:“毓太太,卧室的窗帘后面有一只体重秤,你每晚临睡前可以称一下体重,这样能够保持体型。”

  原来是这样!格子的心情舒缓了一些。看来小毛说她胖并非恶意,是自己多心了。格子忙说:“谢谢你,没什么事你早点休息吧。”说完她就继续往前走。

  格子初到,毓扬就让小毛将所有的房门全部打开,不落锁。可是格子注意到,仍然有一间屋子的房门紧闭着。格子推了推,没推开,见小毛还没走就问:“小毛,这间屋子是做什么的?”

  “这间屋子是毓太太的。”

  “什么?”格子诧异地说,“我的屋子在那边,不是这间。”

  “哦,毓太太,对不起,这间是死去的毓太太的。”小毛的声音依然粗,可是语气很从容,真不知道她说这些是有意还是无心。”

  小毛说完转身要走,格子拉了她。格子低声问道:“小毛,你知道那个毓太太是怎么死的吗?”

  小毛的身子猛然一抖。她抬起头,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格子:“对不起,毓太太,我不知道。”

  格子见小毛不说,又问:“她叫什么名字?”

  这次小毛答了:“叫季红。”然后趁格子发愣的功夫,瘦小的身子“噌”地就溜了。

  

  3

  主卧室很大,陈设却并不复杂。一张极其宽大的紫檀木雕花床,同材质的衣柜以及梳妆台。家具虽然华贵,但色调显得有些陈旧,尤其是墨绿色的窗帘以及地毯,使整个卧室显得很压抑。

  格子不禁想到:那个死去的叫季红的女人,她的卧室是什么样的呢?

  她想起小毛说的话,走到宽大的落地窗帘后面。掀开窗帘,见墙角果然摆放着一只四四方方的红色体重秤。格子蹲下来,将体重秤拖出来,然后站了上去。五十七公斤。自己果然胖了两公斤!隔着衣服,格子懊丧地捏了捏腰部的赘肉。真的要减肥了,不然就变成猪婆了,她懊恼地想。

  “你在做什么?”格子刚想从体重秤上跳下来,猛然听到身后一声呵斥。她吓得险些从体重秤上摔下来。一回头,见是毓扬进来了,格子跑过去抱住他撒娇:“亲爱的,我真的胖了呢。”

  不料毓扬一把推开格子,面色阴沉地走到那只体重秤前。他弯下腰,将那只秤举起来,愤怒地大叫:“小毛,小毛!”

  不一会儿,小毛瘦小的身影匆忙跑进来:“有什么事情?毓先生。”

  毓扬举着那只红色的体重秤,愤怒地嚷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放在这里的?”

  小毛的嘴角有些哆嗦:“不是的,不是的,我今天在这里打扫房间看到的,我还以为是你……”

  “过分!” 毓扬说着,将那只体重秤重重地往地板上砸下去。“砰”的一声巨响,那只可怜的秤摔成了两半。

  “听着,我们家里以后不许出现这种东西,明白吗?我不管这一次是怎么回事,总之下次如果让我看到,你就立刻走人!别以为你在我们家呆的时间长就……”

  小毛冷静地打断了毓扬的话:“毓先生,甜甜刚睡着,你这么大声音说话会吵醒她的。”

  毓扬不说什么了,只是余怒未消,用力挥了挥手。小毛立刻蹲下来,将体重秤的碎片收拾干净。

  “牛奶呢?” 毓扬问。

  “哦,已经煮好了,我这就端上来。”小毛匆匆离开,片刻又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两只精致的瓷制杯子,一只粉色,一只蓝色,是一对情侣杯。

  这个时候毓扬已经平静下来。他拿起粉色杯子,递到格子手上,温柔地说:“刚才吓着你了吧?是我不好,乱发脾气。来,喝杯牛奶,又营养又有助睡眠。这是我的习惯,你应该和我一样。”

  格子受宠若惊地接过杯子,有些迟疑。她想自己打算减肥了,怎么能在深夜喝牛奶呢?但她想到刚才毓扬发火的样子,不敢不喝,于是将牛奶一饮而尽。

  毓扬在格子留有奶香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将她抱上了那张宽大的床。

?

  4

  半夜里,起风了。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掀开了窗帘。格子醒了,起身将窗户关好。她正要回到床上继续睡觉,忽然听到门外有声异常的响动。

  她犹豫了一下,轻轻打开卧室门。走廊的光线昏暗,但她还是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她的心剧烈地跳动了几下,脚开始不由自主向红影消失的地方走去。当她走到季红房间门前的时候,发现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她记得她临睡前当着小毛的面推了推这扇门,当时关得死死的,这个时候怎么会开着?难道是刚才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她是谁?

  鼓了鼓气,她将脸贴在了门缝上。借着屋子里的光线,格子看清了里面的情景。房间不算大,但布置得很雅致。淡绿色的窗帘前面站着一个女人,背对着格子,头发枯黄,身上穿一件大红色的旗袍。但这个女人太瘦了,所以旗袍穿在她身上,如同挂在一根竹竿上。

  格子惊得后退了几步。她摇摇头,希望这是一个梦,她能把自己从噩梦中摇醒。可是,不能。片刻后,格子又将脸贴在门缝上。这时,那个女人不见了。

  难道刚才那一幕是幻觉?不,她用力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却有一股淡淡的熏衣草的气味。格子慢慢走到刚才红衣女子站立的地方,发现脚边放着一只红色的体重秤,跟刚才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然后被毓扬摔坏的那只一模一样。

  格子想走掉,却身不由己站了上去。五十七公斤,跟刚才在主卧室里称的一样。看来那杯奶并不至于让自己变胖。

  她刚要从体重秤上下来,却不料被人使劲一推。格子从体重秤上摔下去。她惊叫一声,扬起头,发现竟然是毓扬。

  毓扬捧起那只红色的体重秤,表情失魂落魄。片刻,他掀开窗帘,用力将那只秤摔到了窗户外面。“砰”的一声,那只秤一定四分五裂了。

  毓扬一把将格子从地上抓起来:“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是怎么进来的?”格子委屈得想哭,却不敢,只是泪水在眼窝里打转。她小声说:“我认床,夜里睡不着,就鬼使神差地跑到了这里。这门本来就是开着的。”她不敢说那个红衣女人的事。

  毓扬松了口气,把格子揽进杯里,摸着她的头发:“好了,我们回去睡觉。还有,这间房子你以后不要进来了,记住了吗?”

  

  5

  清晨,别墅的餐厅。格子尽量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尽管头有些疼。毓扬吃得很匆忙,她知道他今天要去公司上班了。甜甜一会儿要被小毛送到学校,因此吃得很乖。

  甜甜喝完了面前的一碗豆汁,捧起空碗对小毛说:“阿姨,再给我盛一碗。”

  “甜甜,你最近怎么了?饭量怎么变得这么大?”小毛接过空碗,却没有给她盛的意思。

  毓扬抬起头来:“小毛,给她盛。甜甜正在长身体,营养必须跟得上。”

  “可是……”小毛嘴里不知嘟哝了句什么,然后乖乖地给甜甜盛了大半碗豆汁。甜甜端起碗就往餐厅外跑。

  “甜甜,你去哪?”小毛大叫。

  “我的铅笔盒落在床上了。”甜甜回应道。

  毓扬放下碗,在格子颊上亲了一口:“格子,你慢慢儿吃。我上班去了。你闷的话就约朋友逛街去吧。”格子想站起来送他,被他按在原处。

  毓扬走了,小毛送甜甜去上学了,偌大的别墅就只剩下格子一个人。她无所事事地在别墅里转了一圈。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所有的房门都开着,除了死掉的季红那间。经过季红房间的时候,格子心有余悸。继续朝前走,最里面,是甜甜的房间。

  甜甜的房门也是开着的。出于好奇,格子走了进去。甜甜的房间到处都是卡通玩具,连床单上都印满了跳跳龙。而很显眼的,床单上放着一只空碗,碗里还有残留的豆汁。

  这孩子,怎么乱放东西呢。格子想着,就拿了那只碗去厨房洗。然后她想起来,甜甜房间的地板上扔满了漫画书,她该去收拾一下。虽然这是小毛做的事,但那个瘦弱的小姑娘照顾这么大的一座别墅以及三个主人,够辛苦了,格子认为自己是真正的家庭主妇,应该分担一些家务,虽然毓扬并没有这么要求她。

  可是回到甜甜房间的时候,格子大吃一惊——甜甜的房门居然锁上了!格子记得清楚,刚才她拿着空碗离开的时候,门是开着的。风早就停了,这是个宁静的上午。

  有人在她离开的时候锁上了这扇门!这座别墅里,除了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个主人和一个保姆之外,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呢?他(她)现在一定就在甜甜的房间里面。那碗豆汁一定是甜甜偷偷带过来给这个人喝的。小毛早上的时候不是说甜甜最近饭量很大吗?

  格子忽然想起了死去的季红,还想起昨夜出现的那个穿红色旗袍的极瘦的女人。格子心里面冒出了丝丝寒意。

  离开甜甜房间的时候,她闻到自门缝里飘出一股淡淡的熏衣草的气味。

  格子的头痛开始加重。

?

  6

  格子躺在自己的房间。房间的家具装饰一律是白色的,这是毓扬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床边,骆医生正在给她问诊。虽然刚才格子坚持说自己休息一下就好了,但小毛不敢大意,还是给毓扬打了电话。毓扬吩咐骆医生来给格子诊治。

  骆医生检查完毕说:“毓太太,你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没休息好。我给你开一些安神的药剂,你多多休息就会好了。”

  格子点点头说:“麻烦你了骆医生。我平时身体很好的,还打算减肥呢。”

  骆医生听了一呆,语气有些紧张:“怎么?毓先生嫌你胖了?”

  格子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辩解道:“不是的,我自己觉得有点儿胖了。”

  骆医生松了口气说:“女人应该以健康为美。以毓太太您现在的身高体重来看,实为标准体形,增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所以毓太太保持体重就行了,千万不可盲目减肥。”

  房间里这个时候只有他们两人,小毛在厨房准备午饭。格子直起身子,直视着骆医生问:“骆医生,你一直是毓扬的私人医生吗?”

  骆医生点头:“对,我一直给毓先生看病。毓先生很信任我。”

  格子轻声问:“那……以前的毓太太,你认识吗?”

  骆医生的表情并没有明显变化:“认识。她以前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可惜……”

  格子问:“你能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吗?”

  骆医生惊愕:“你不知道吗?没有人告诉你?”听他的意思,似乎季红是怎么死的,人人都应该知道。

  格子摇摇头。她用恳求的语气说:“骆医生,你能告诉我季红是怎么死的吗?”

  骆医生犹豫了一下说:“好吧。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

  7

  骆医生走后,格子一个人站在窗户前发愣。她现在知道了季红的故事。她曾经是个非常美丽的空姐,嫁给毓扬后做了全职太太。不久,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季红圆润了许多。季红原本是骨感之美,虽然胖了一点更添了几分妩媚,但毓扬常常有意无意责怪她越来越胖了,该减肥了。

  于是季红就开始减肥。减肥茶、跑步机、药物、按摩,她尝试了所有的减肥方法,可是体重居然无减反增。有人告诉她,减肥惟一有效的办法就是节食,于是她开始与胃做斗争,常常一天只吃一根黄瓜果腹。不久,她果然瘦了好几圈。毓扬提醒她可以了,不必再减下去,可是她却执迷不悟,仍然不吃任何饭菜,直到患了厌食症。

  骆医生说,厌食症是一种很可怕的精神疾病,病人饿得发疯,却无法吃下任何东西,即使勉强吃下也会吐得干干净净。

  季红最后是饿死的。骆医生说,他见过季红临死前的样子,全身除了骨头就只剩一张干皮,那模样跟木乃夷没有什么区别。

  格子想起了那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那个女人虽然极瘦,但跟木乃夷还是差远了。骆医生临走的时候,格子问他:“你见过季红穿红色的旗袍吗?”

  骆医生惊奇道:“你怎么知道红色旗袍?她节食就是受了红色旗袍的刺激。有一回,毓先生送给她一件非常漂亮的红色旗袍,要她穿着跟他一起出席宴会。可是她试穿的时候竟然把旗袍撑破了。所以她每天就把那件修补好的旗袍挂在房间里,增加节食的意志力。”

  骆医生注意到格子的脸色发白,就问:“毓太太,你没事吧?”格子勉强摇摇头。她最后问骆医生的问题是:“你经常来这里吗?你知道这座别墅除了毓扬、甜甜和小毛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骆医生想想说:“肯定是没有的。不过我知道季红有个亲妹妹叫季墨,以前毓先生出差的时候,季墨有时候会陪着季红来住几天。”

  “她长得漂亮吗?什么样子?”

  “唔,很漂亮,跟季红长得有几分相像。哦,毓太太,你要是觉得身体好点儿了我就要告辞了,还有病人等着我。”

  “我没事了。谢谢你了骆医生。”

  

  8

  之后的两天风平浪静。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称心如意。毓扬对格子恩爱有加,甜甜也常常会乖巧地喊她“楚阿姨”,瘦弱的小毛仍然不知疲倦地忙得忙去,似乎除了睡觉,永远没有闲着的时候。

  晚上,毓扬照例在书房里忙一会儿白天没有处理完的工作。格子洗完澡,踩着柔软的地毯走进主卧室。她走到落地窗边,打算打开窗子透透气。窗帘很厚重,格子准备拉开窗帘的时候,腿隔着窗帘碰触到了非常柔软的物体。

  格子惊得后退两步,之后意识到那是一个人。那个人就站在厚重的墨绿色落地窗帘后面。那个人应该很瘦,所以若不是刚才碰到,根本发现不了!

  格子的呼吸急促起来。她想跑过去喊毓扬,又想到如果那样的话,这个人一定会趁机溜了。机不可失,格子深深地吸了口气,猛然将窗帘掀开!

  窗帘后是一张小脸,小脸上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楚阿姨!”

  原来是甜甜!甜甜躲在窗帘后面做什么呢?

  “甜甜,你怎么在这里?你在做什么?”话刚问完,格子发现甜甜的两只小脚下面居然是一只红色的体重秤。

  甜甜在这里称自己的体重!毓扬已经当着自己的面摔掉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体重秤了,为什么这样的秤还会出现?

  甜甜却将食指放在嘴唇下面,示意格子不要说话。她小声说:“楚阿姨,我在跟小毛阿姨玩儿捉迷藏的游戏呢。我躲在这里,她就找不到我。”

  格子松了口气。她把甜甜抱下体重秤:“甜甜,这么晚了你得去睡觉知道吗?否则明天早上你又会说没有睡足的。”

  格子牵着甜甜的手,一直将她带到甜甜的房间。她们在房间门口碰到了小毛,小毛说:“甜甜,你躲哪儿了?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你,你越来越淘气了。”

  格子回到主卧室,她想得趁毓扬过来之前将体重秤藏好,否则如果被他发现,又会是一场风暴。她掀开窗帘,把秤拿出来,想找个地方藏好,却又禁不住诱惑将秤放下,站了上去。

  58公斤!天啊,这短短两天怎么就胖了一公斤?格子一阵心慌意乱,这个时候,她听到书房那边传来关门声,是毓扬出来了。格子更慌了,情急之中打开衣柜,将小巧的体重秤塞在了衣物下面。

  刚关上衣柜,毓扬就进来了。

  

  9.

  格子醒来的时候是午夜。她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却睡不着。毓扬在旁边正睡得香甜。格子爬起来,光着脚走出卧室,在走廊里游荡。

  经过书房的时候,格子发现门是开着的。她记得当她在卧室里称体重的时候,听到了毓扬关书房门的声音。是谁将书房门打开了?想到前几天夜里莫明其妙被打开的季红的房间,以及房间里面那个称体重的穿红色旗袍的女人,格子觉得周身发寒。

即使这样,她还是将脸凑近书房门,朝里面看去。借着走廊的光线,她看到里面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人。格子轻轻走了进去,将灯打开。

  这是她第一次进书房。书房布置得井井有条,靠窗是一张很大的桌子,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格子瞥见桌子最下面的那只抽屉没有关严。

  她蹲下身,轻轻将那只抽屉打开。是一只相框。拿出来,上面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女人身材高挑纤细,长发如瀑,穿着一件红色旗袍。旗袍很窄,紧紧裹着她的身体,所以她看起来更瘦了,十足的骨感美人。

  莫非照片里的人就是季红?格子不得不承认她非常漂亮,可是红颜薄命,她竟然为了减肥将自己饿死了。格子微微吐了口气,正打算将相框放回原处,忽然凭直觉感到背后有人。

  格子猛然转身,果然看见一个女人。那女人极瘦,穿着一件红色旗袍。只是这款旗袍过于宽大,所以她穿上去就像衣服挂在竹竿上一样。

  女人这次是面对着她的,所以格子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她形容枯槁,头发干黄,一双死鱼目般的眼睛直盯着格子。

  鬼!这是格子脑子里惟一闪现出来的念头。她大声喊叫起来,与此同时眼前一片漆黑。

  毓扬赶来了。他将格子抱在怀里,紧张地问:“宝贝,你怎么了?”格子的意识清醒了,她躲开毓扬的脸四处张望,却再看不到那个“女鬼”了。

  “鬼,我刚才看见鬼了。”格子的身体不住地发抖。

  “鬼?哪里有鬼?” 毓扬莫名其妙。

  格子手里还紧握着那只相框。她举起相框,怪叫着:“就是这个人,不,这个鬼!”

  毓扬将相框拿过来,看了看说:“格子,你不好好睡觉,怎么来翻我的东西呢?这个人不是鬼,是甜甜的小姨。”格子愣了。甜甜的小姨?季红的妹妹季墨?可是……

  “好了,快跟我回去睡觉。以后夜里不许出来乱跑,知道吗?”毓扬很有耐心地扶起格子,关好书房的门,一直将她带回卧室。

  

  10.

  两个人都没睡。毓扬点了一支烟,吐了几口烟圈之后开始跟格子说关于季红的事。

  季红确实是患了厌食症死去的,死的时候体重不足三十公斤。因为这件事,毓扬一直都很自责。如果不是他当时对季红的身材过于苛求,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所以,毓扬抱着格子说:“女人还是胖一点更美。格子,千万不要减肥,记住了吗?”

  格子抱紧了毓扬。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毓扬对体重秤那么敏感。她向他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跟他提关于减肥的事。然后她试着问毓扬:“你刚才说,那是甜甜的小姨?”

  “嗯,她叫季墨,像她姐姐一样漂亮。但季红死了之后,季墨也开始反常了,大概是受了刺激,所以一天天憔悴下去。虽然不至于跟季红一样不再食人间烟火,但整个人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毓扬感叹着说。

  格子问:“那她现在呢?她也住在这座别墅里吗?”

  毓扬愣了一下,摇头:“没有啊,她怎么会住在这里?如果住在这里,你会看到她的是不是?”

  格子说:“对,我就是看到她了,还不止一次!”

  “这是不可能的!格子,你不要这么敏感好不好?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走出这件事的阴影,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愿意让你也受这件事的影响。我要你做我快乐而且健康的老婆,知道吗?”

  格子不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两人相拥着睡去。

  

  11.

  早饭之后,毓扬照常去上班,小毛送甜甜去上学,家里又剩下格子一个人。

  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吗?格子回到主卧室,打开衣柜,取出那只红色体重秤,然后站上去。

  指针指到了58.5公斤。一夜之间,她又胖了一斤!

  格子不动声色地将体重秤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开始在空荡荡的别墅里游走。有三个房间是关着门的:季红的房间,毓扬的书房,还有甜甜的房间。

  她走进小毛的房间,从枕头下面找到一串钥匙,打开甜甜的卧室。

  甜甜的卧室很大,还带着一个专用的卫生间,由此可见毓扬对女儿的宠爱。

  格子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视线落在卫生间那里。她刚想走过去,听见卫生间的门后传来一声微弱的“咔啪”声。

  有人在里面!格子的心跳加速。她走过去,推了推卫生间的门,没有推开。

  卫生间的门锁跟别的锁不同,如果里面反锁了,外面根本打不开,除非破门而入。

  一股淡淡的熏衣草味道。

  格子想了想,不动声色地退回去,将房门锁好,将钥匙放回小毛的房间。

  刚刚走出小毛的房间,小毛就回来了。格子走过去,直视着小毛问:“季墨跟毓扬是什么关系?”

  小毛被她问得面容突变。她吱唔了一阵才答:“季墨是毓扬的小姨子啊,毓太太你不知道吗?”

  “季墨爱毓扬对吗?”格子问。

  “啊,不,这怎么会?”小毛的声音更粗更难听了。

  “那就是毓扬爱季墨?”格子又问。

  小毛干脆不说话了。格子说:“小毛,你一会儿去打扫一下甜甜的房间。特别是那里的卫生间,用点儿清新剂,我都闻见里面的怪味儿了。”

  “哦,好的。”小毛愣愣地说。

  格子不再说什么,回到卧室,将体重秤拿出来,装在一个袋子里。然后她换了衣服,走出别墅,把袋子扔进小区的垃圾筒里。

  格子开车去美容院,护肤、做头发,在里面呆了一个上午。格子又约了朋友吃午饭、逛街,一直到晚饭前才回去。

?

  12.

  格子刚打开别墅的大门,就看到小毛趴在地板上。尽管有心理准备,她还是吓了一大跳。她心惊胆颤地去摸小毛的脉搏,发现还跳着,于是松了口气。她用尽力气将小毛的身体翻过来,将她唤醒。

  小毛睁开眼,愣了半天才问:“毓太太,几点了?”

  “六点了。”

  “天啦!甜甜还没有接回来!”小毛惊叫。

  格子示意小毛不要说话,然后拨通毓扬的手机:“在哪里?路上?哦,小毛病了,你顺路接一下甜甜好吗?好的,等你回来。”

  小毛已经晃悠悠站了起来,只是面色苍白。她站在那里喘了几口气说:“天啊!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格子没有说什么。她将小毛扶到沙发上,倒水给她喝。“我们等毓扬回来再说,好吗?”

  十分钟后,毓扬带着甜甜回来了。“小毛病了?没做饭是吧,那我们出去吃吧。” 毓扬说。

  格子却说:“甜甜,你先在客厅里看卡通片好吗?肚子饿的话先吃点饼干。”说完替她打开了电视。

  然后她对小毛说:“好了,你现在带我们去吧。”

  小毛走在最前面。她用钥匙打开甜甜房间的时候,手抖得厉害。甜甜的床上躺着一个人。那个人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极瘦。她的脸没有一点儿血色,身下却有一大滩血。血已经发黑,凝固。

  “季墨!” 毓扬惊叫起来。他一下子扑过去,不相信她真的死了。她怎么会死了?怎么会死在这里?

  小毛哭着说:“毓先生,你去卫生间里看一下就明白了。”

  毓扬奔进卫生间,格子紧跟在后面。

  卫生间里的壁柜敞开着,里面一片红色。那是一模一样的体重秤,至少有十几个!毓扬低呼一声。格子也有些站立不稳。

  小毛断断续续地讲了白天的事情。小毛去打扫卫生间,发现门锁着。她觉得不对,就砸开门,发现了躲在浴帘后的季墨。季墨一直躲在甜甜房间的衣柜里,不料早上去卫生间的时候,恰巧格子进去,所以就躲在卫生间里。季墨见小毛发现了她以及那些体重秤,就想杀人灭口。

  小毛虽然瘦小,但力气很大。她应该属于正当防卫。

  但小毛又惊又吓,耗尽了体力,还没有走出别墅就晕倒了。

  “爸爸!”身后传来甜甜的童音。

  毓扬大惊失色。甜甜看见季墨的尸体却并不害怕。她说:“爸爸,是小姨害死妈妈的。”

  毓扬与小毛都吓了一跳。格子却若无其事,只是问:“甜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小姨害死妈妈的?”

  “小姨知道我不喜欢楚阿姨,说要帮我赶走楚阿姨。小姨偷偷躲在我的房间里,吃我的剩饭和零食。昨天晚上,小姨要我把体重秤放进爸爸和楚阿姨的卧室里。可是放之前,我发现她拆开体重秤,拧了里面的东西。我在窗帘后面称了体重,发现我胖了两斤。我才知道,为什么妈妈临死前,每次称体重,都说自己又胖了……”

  甜甜像个大人般镇静地说到这里,再也经撑不住了。她大声哭起来:“妈妈!妈妈!”

  毓扬把她抱进杯里,泪如雨下。

  “爸爸,小姨为什么要害死妈妈?”甜甜边哭边问。

  毓扬无语,半天才叹道:“季墨,你为何如何狠心!”

  小毛这个时候像是清醒了,突然开口,声音粗得吓人:“毓先生,一年前的雷雨之夜……”

  毓扬突然站了起来:“小毛,你都知道?那晚是我喝醉了,季红不在家,我错把季墨当成了季红……天哪,为什么我当时不被雷劈死?!”

  小毛一字一句地说:“我全明白了,是季墨爱上了你,而你爱的是季红。季墨容不下她的亲姐姐了,所以,她利用体重称杀死了季红!后来,她又要杀死新的毓太太!”

  格子听到这里不禁后退了几步。

  一声惊雷响彻天地。电闪雷鸣中,季墨的一头枯发被风掀了起来,像是她的鬼魂在飘游,缠住屋里所有的人,一生一世。

继续阅读《连环美人》

                       

原创文章,作者:花想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3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