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贤《天婿》侯爷冷小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潘小贤

角色:侯爷冷小姐

简介:一代战神琅无疆封侯之日,爷爷被人陷害致死,未婚妻被人下毒,一怒之下,重回都市,枫叶如血,鲜血染天

天婿

《天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狂妄!”

“该死!”

“废物!”

赵家庄园门口,一个被简易墙围起来的圈子里面,不时发出阵阵愤怒至极的咆哮。

平日里气度非凡的赵家家主赵山林,看着兽笼里的儿子,脸庞扭曲得不成样子。

半个多小时了,他们用尽了各种办法,非但没有救出赵旭东,反而害得赵旭东频遭电击,只剩下了半口气。

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看看几个被电成黑炭、丢了半条命的人影,再看看躲在远处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下人们,一路往回走的赵山林,咆哮不断。

身形消瘦、须发灰白的赵管家,目光狠戾地扫视了一圈,“谁能救出少爷,赏金百万,若是明天天亮之前,还救不出少爷,你们就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吧!”

说完,老管家也不去看那些如丧考妣的下人,快跑几步,追上了家主赵山林,“老爷,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俗话说,猛龙不过江。更何况,夫人离开之前,叮嘱过……”

啪!

老管家还没把话说完,就被赵山林一巴掌抽在了脸上,“夫人?老东西,你搞清楚,我才是赵家的家主!”

“家主,我不是那个意思……”

被嘴角流血的赵管家,低着头,目光闪烁,有些不以为然。

“老东西,我管你什么意思!你现在就去喊人,我不管他是谁,我也不管他有什么身份,我要让他生不如死!”赵山林厉声吼道。

“是。”老管家连忙点头,扭头就往外走。

“等一下。”赵山林突然喊住了老管家,“去请刘天刚,让他出手。”

刘天刚!

那个喜怒无常的色魔屠夫?

老管家顿时脸色一变,佝偻的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两下。

这一刻,他对那个废了少爷的人,恨到了极点。

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面对那个屠夫?

“不行,得赶紧通知主母,否则任由家主和刘屠夫胡来,将会影响到赵家大计。”

念头翻滚间,老管家连忙加快了脚步。

……

东郊,冷家别墅。

琅无疆看着昏睡过去的冷半缘,满脸疼惜。

直到琅无疆给冷半缘盖好被子,关门出来,一直等在大厅的铁手,这才拧着眉头小声汇报道:“将军,赵家有点……特别。”

“怎么说?”看着铁手扭曲古怪的脸庞,琅无疆不禁有些好奇。

“赵家主母林凤娇不在枫城,常年在外奔波……”说到这里,铁手闭上了嘴巴,一副等着琅无疆追问的架势。

“铁手,我觉得你突破在即,需要好好磨练一下。”眼见铁手竟然在自己面前卖起了关子,琅无疆眼睛微微一眯,嘴角慢慢绽放出些许温和的笑意。

“突破?”

铁手顿时头皮一麻,他前几天刚刚在战场上突破,怎么可能又要突破?

将军这是要收拾自己啊!

看着琅无疆嘴角越来越浓的笑意,铁手连忙弯腰低头,从心而言,“将军,我错了。”

“嗯?”琅无疆嘴角上翘,“哪里错了?”

“我……”看着琅无疆脸上越发‘温和’的笑意,铁手哪里还敢啰嗦半句,连忙竹筒倒豆子般,把暗网刚发来的消息说了出来,“赵山林生性粗暴鲁莽,十年前,曾一度导致赵家陷入绝境。危难之际,赵家主母林凤娇力挽狂澜,让赵家重获新生。从那时起,林凤娇便开始执掌赵家大权,除却家族祭祀和一些琐碎的小事,赵山林在赵家根本没有多少话语权。而且,此次赵家主母林凤娇,并非真的离开了枫城,而是兜了一圈,带着人和特种钢材的样品,去了天府重工。”

“牝鸡牡鸣、暗度陈仓吗?这林凤娇倒是打得好盘算。”琅无疆眼睛微微一眯,道。

“将军,我们要不要直接派人,把他们给……”铁手眼底凶光闪烁间,比了一个砍杀的手势。

“不用,暂时让他们多得意一会儿。”琅无疆摇了摇头,道:“盯紧赵家,如果不出意外,赵家家主有可能亲自下场。人家兴师动众而来,我们怎么能让人家扫兴而归?”

言语间,琅无疆看向门口的方向,目光慢慢变冷。

“是。”

……

轰……

轰轰……

沉闷的马达声,撕破了别墅区的宁静。

一辆黑色宾利,带着八辆越野车,呼啸而至。

紧接着,所有车辆齐齐调转车头,刺目灯光,将冷家别墅照得亮如白昼。

一个身着黑色唐装的中年人,在一群凶狠恶煞的保镖们拱卫下,背对着灯光,缓步走进了冷家别墅。

站在琅无疆身后的福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赵家家主——赵山林。

“我儿子,是你打的?”

赵山林那双金鱼眼,死死盯着琅无疆,凶狠暴虐,杀气四溢。

福伯顿时心里一慌,本能地就想让琅无疆带着冷半缘跑。

但是紧接着,福伯就是脸色一变,变得激动,变得兴奋,还带着些许无法控制的颤抖。

姑爷,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人人嘲讽、忍气吞声的上门女婿。

现在的姑爷,是琅居胥,是绝代战神,是南疆军政两界、代天牧疆的镇南侯!

区区一个赵家,就算把他屠了,又如何?

福伯紧紧盯着赵山林,兴奋地浑身发颤,兴奋地想要大声嘶吼,兴奋地想要告诉老爷,你没看走眼,冷家有救了,仇能报了,冷家将会浮云直上,俯视枫城,俯视天府之地,更能俯览整个南疆。

“咳咳……”

福伯激动地咳嗽了两声,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他不但要将这一幕拍下来,还要将冷家日后的变化拍下来,等老爷下葬之日,烧给老爷,让老爷在天之灵,也高兴高兴。

“没错。”

琅无疆蹲坐在椅子上,波澜不惊地看着赵山林,哪怕后面刺目的车灯,都不能影响他分毫。

“你就是那个有妈生没爹养的小畜生——琅无疆?”赵山林再问。

“放肆!”

铁手一步上前,沉声怒吼,爆裂的杀意,如同潮水一般,朝着赵山林他们涌去。

赵山林顿时脸色一变,不受控制地往后退了一步。

好似,铁手不是人类,而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朝着他张开了血盆大口。

“退下。”

琅无疆淡漠开口,铁手立马低头后退,温顺得就如同小猫。

“我回来报仇,你有意见?”琅无疆淡漠的目光落在赵山林身上,就好似高坐金銮殿,俯视臣子的帝王。

这种感觉,让赵山林很不爽。

尤其是,一想到自己被断牙拔舌、打断四肢的儿子,愤怒火焰顿时将他仅有的理智焚烧一空,原本还算俊朗、气度非凡的脸庞,更是扭曲得不成样子。

继续阅读《天婿》

                       

原创文章,作者:潘小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2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