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高原(书号:11342)(裘山山夏衍)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行走高原(书号:11342)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裘山山

角色:裘山山夏衍

简介:简介:《行走高原》,是一本关于西藏的纪实散文
前半部为《沿着雪线走》,选自作者的长篇纪实散文《遥远的天堂》(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
作品以一次行走边关的经历为主线,以十次进藏的经历为背景,讲述了20多个非常感人的西藏故事
后半部为《遥遥远远的路》,系作者随川藏兵站部车队行走川藏线的亲历

行走高原(书号:11342)

《行走高原(书号:11342)》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默认卷(ZC) §3.出发,从纪念碑下
又回到拉萨。

汽车驶入西藏军区大院,觉得非常亲切。士兵依然肃立挺拔,大道依然整洁干净,老柳树依然郁郁葱葱。

想起上次进藏,刚进军区大院就吃惊地发现,路边的柳树全被砍了头,只剩下木桩子般的树桩。当时把我急得直嚷嚷,干吗啊,干吗这样啊?干吗砍树啊?没人理我。后来有人跟我解释说,砍了会长得更好。我不信,我真怕它们就此牺牲了。

还好,这次一进大院,我看到它们依然活着,木桩上抽出了新的枝条。但老实说,没有原来的好看了。我还是觉得不该砍,该让它自由生长,乱有乱的活力。

崔大校开会结束来看我们,亲切握手,寒暄,然后让我们试穿他为我们准备的行头:迷彩服,羽绒背心,大衣,棉皮鞋,帽子,等等。穿好后一一让他审看,好像我们是两个刚入伍的新兵。

我试穿完毕,开始犯晕了。知道这是正常反应,没在意,只是告诫自己少说话,少激动,但晕的程度依然在增加。回头看阿岩,她也是小脸发黄,正在高原反应中。

中午想好好睡一觉,却没睡着,激动吗?不应该啊,已经是老西藏了。下午坐在那儿继续犯晕,看见电视里的人载歌载舞,很奇怪,想,这些人怎么不怕喘啊?还这么折腾?后来一转念:人家又不在高原,又不缺氧,当然可以唱歌跳舞了。

反应开始迟钝了。

坐那儿发晕的时候,接到一条短信,是一位青岛朋友发的,邀请我“五一”长假去青岛玩儿。我立马打起精神给她回复说,我在拉萨呢,我又进藏了。她马上回复道:好羡慕你啊。

这是个爱西藏的女人。我们原来素不相识,她读了我的小说《我在天堂等你》后,无比向往西藏,去年夏天请了假,独自一人背着行囊踏上了进藏的路。路过成都时,经朋友介绍我们见了一面。她告诉我她打算先飞进去,再坐车出来。我跟她说,这要看你进去后的感觉,是否适应,是否喜欢。半个月后她出来了,还是飞出来的,没能实现走陆路的愿望。她很喜欢西藏,可高原反应一直缠绕着她,两条腿都肿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她还是坚持跑了几个地方,以瘸腿的方式,留下了她在西藏的足迹。出来后她告诉我,回青岛后她要好好锻炼身体,以便再次进藏。

我发现喜欢西藏的女人,都是爱做梦的女人。

昨天在电视上看到那位高原生态学家徐凤翔,亦是一位充满梦想的女人,可敬可爱,为了西藏的环境保护和生态研究,她在四十岁以后毅然进藏,在西藏一待20年,被人们称为森林女神。黄宗英为此写了报告文学《高原小木屋》,轰动一时。如今年届70的徐凤翔虽已离开了西藏,但依然在从事西藏的环保工作,在北京集资修建了一个专门宣传西藏环保的小木屋。我在电视上看到她说着一口南方口音的普通话,笑眯眯的,穿着绣花的中式服装,女人味儿十足。我一下就喜欢上了她。我想如果今后有机会,我一定去北京她的小木屋看看。

我相信我们很容易沟通,有西藏这座桥梁。

早上突然醒来,一看表8点了,吓一跳,赶紧爬起来,慌慌张张地洗漱,慌慌张张地收拾东西。终于出发了,尽管状态不够好,高原反应仍在继续。

阿岩举着摄像机朝着车窗外边拍边解说:今天是4月27日,我们工作组从拉萨出发,前往山南。

尽管脑袋有些昏,我还是从窗外掠过的街景中,一眼看见了矗立在街头的川藏公路和青藏公路纪念碑。它挺立在高原的阳光里,挺立在拉萨河的北岸,一如我前几次看到的一模一样。我的心在那一刻又疼了一下。每次都如此,每次我都会在那一瞬间,举行我自己的默哀仪式。

也许这座纪念碑立在这里,已经被大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熟悉到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所谓熟视无睹,就是这个意思吧。二十多年了,恐怕连它自己都习惯了,每天默默地看着身边来来去去的各种车辆,大货车小卧车越野车马车三轮车,车轮滚滚,成千上万次地碾过路面,腾起的灰尘一次次落下,落满肩头……可是我一看到它,依然会心疼、难过,依然会想起牺牲在筑路中,尤其是牺牲在川藏线上的那些烈士们。我总是想,那些在修路中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他们的灵魂一直在注视着这条路吗?

纪念碑的碑文,有如下字句:

川藏公路东至成都,始建于一九五零年四月;青藏公路北起西宁,动工于一九五零年六月。两路全长四千三百六十余公里,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同时通车拉萨。

世界屋脊,地域辽阔,高寒缺氧,雪山阻隔。川藏、青藏两路,跨怒江、攀横断、渡通天、越昆仑,江河湍急,峰岳险峻。十一万藏汉军民筑路员工,含辛茹苦,餐风卧雪,齐心协力,征服重重天险。挖填土石三千多万立方,造桥四百余座。五易寒暑,艰苦卓绝。三千志士英勇捐躯,一代业绩永垂青史。三十年来,国家投以巨资,两路已经改建。青藏公路建成沥青路面。高原公路,亘古奇迹。四海闻名,五州赞叹。

这其中说“三千志士英勇捐躯”,实际上据我所知是不止的,仅川藏公路就有四千之多。我曾在书中写到具体数字,我想再一次把它写下来,即在修筑川藏线的3年时间里,牺牲的官兵为4963人。继续阅读《行走高原(书号:11342)》

                       

原创文章,作者:裘山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20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