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落幽步惊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最新章节

小说: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树奈奈

角色:白落幽步惊澜

简介:穿来的第一天,白落幽就中了只有男人才能解的毒
随便找了个男人,不料这人却是和自己有御赐的婚约战神王爷!白落幽暗暗一笑:“许久不见,本事见长
”男人脸黑的像块炭:“很好,来日方长,洗干净准备再切磋!”

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

《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你也不亏吧?

“这次我倒要看看,你嫡女的身份还能不能救你!”

嫡女?

白落幽的头上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是坠机的后遗症么?

她强忍着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古装打扮的女子。

她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那张本是漂亮的脸上却充满了狠厉。

大量的记忆泉水般涌入她的脑海中,白落幽的脑袋几乎要爆炸。

“醒了?醒了也好,能好好享受一下男女欢好的感觉!”面前这张姣好面容的脸狰狞地笑道,“好妹妹,不用谢我,毕竟你长得这么可怕,若不是姐姐出手,这辈子估计也没有男人愿意碰你!”

闻言,白落幽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脸,指尖顿时传来坑洼粘稠的触感。

作为22世纪杀手组织的第一毒医,她一摸便能想象到自己这张脸的情况。

“你可别怪我狠心,”那美人摆弄着自己染着丹蔻的指甲,面上露出阴狠,“谁让你无才无貌却占着个嫡字!过了今夜你就是个残花败柳了,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配得上宣王殿下!”

她的话音刚落,白落幽便觉身上一阵燥热涌起。

白落雪得逞一笑,然而下一刻,一道影子晃动。

她尚未反应过来,便被什么锁住了脖颈,紧接着双足也失去了支撑,只有一张满是脓包的脸无限在自己的眼前放大!

“什么东西,也敢算计我?”

白落幽冷哼了一声,看着这张好看的小脸逐渐涨红,纤细的手指刚要发力,耳边便传来几个男人的交谈声:

“三哥,你真没骗我们?那可是嫡小姐啊……”一个男人犹犹豫豫地问道。

另一人大手一挥,“你放心吧,是二小姐亲自跟我说的,给你女人还给你银子你还不乐意了?”

“三哥说的也是。”

听那声音愈发靠近,白落幽只好将眼底的杀意敛去,她看着面前的女人,微微一笑,手指轻轻发力按在脖颈的穴位上。

只见着白落雪眼睛一翻,顿时昏死过去。

白落幽莞尔着将人丢在了自己方才躺着的地方:“自己安排的人,还是自己享用吧,好姐姐!”

说完,身形灵巧地一闪,她便从一旁开着的小窗翻了出去,隐匿在黑暗之中。

直到看着那几个男人钻入了破屋中,听到里面传来声音,她才扭头离开。

多年的训练和暗杀任务,令她能过做到随时冷静,甚至是面对完全陌生的状况。

然而每走一步,身上的燥热和钻心的酥痒就越厉害几分,几乎要让她失去理智。

月色下,裸露的香肩也泛起诱人的粉红,显示着她身体的状况。

这是……贵妃笑!

此物的作用看似是催情,实则带着毒性,中毒者要么与人欢好排毒,要么等着焚身毒发而亡!

她没想到,这个地方也有这样的东西。

白落幽匆匆按了自己几处穴道,勉强保持着镇定,让自己能继续向前行走,可是心中却已经忍不住泛起几分绝望——

坠机死了一次,穿越又要死一次?

这荒山野岭的,她去哪儿找人帮她解毒啊!

明亮的眼睛微眯,一阵水声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有水!

不管有人没人,能在水里泡一泡,也好让自己的脑子更加清醒一些!

白落幽连忙朝着水声的方向走去,穿过层层的树木,眼前豁然开朗——

一片带着氤氲烟气的水池,正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她再不能忍受,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去,“哗”地一声一头扎进了那池水中。

冰凉刺骨的池水令她瞬间清醒了不少,白落幽站起身来,发现这小池子只到她的胸口处。

“你是哪儿冒出来的!?”突然一阵男声响起。白落幽微怔,顺着声音看过去,这才发现池水的另一端正靠着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

一步一步挪了过去,月光打在男人的身上,让她看清楚了对方的容貌。

一瞬间,她心底泛起一股惊艳的诧异。

来自22世纪的她,鲜肉明星也见过不少,却第一次对一个男人的长相产生如此的惊艳感觉。

他的五官鬼斧神工雕刻而成般,剑眉凤目,那双眼睛生的风情万种,可眼底却透着逼人的寒气。

这男人似乎受了些伤,脸上带着几道血痕,线条绝美的身上也有几道深浅不一的口子,反而让他带了几分诡异的魅惑。

看着白落幽步步走来,男人压抑着痛苦的脸上更加扭曲。

这……不就是天赐的解毒工具么!?

“滚开。”

男人开口,声音嘶哑好听,带着令人沉醉的余韵。

霎那间,一直压抑着的贵妃笑,仿佛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猛然地爆发了出来,直冲白落幽的颅顶!

她双腿发软,几乎要栽倒在水中,一个踉跄,纤细的手腕被面前的男人一把攥住。

灼烧感从接触的地方席卷而来,白落幽几乎失去理智,她舔了舔唇角,笑道:“看来是天不绝我,小帅哥,我看你长得不错,今夜就选择你了吧……”

送上门的解药,她岂有不乖乖享用的道理?

这么想着,白落幽索性顺着男人的力道靠了过去。

那男人的表情也似乎有片刻的沉醉,但很快反应过来,想要推开她,身上却根本没有力气,只得低声怒道:“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我是……”

“谁”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嘴巴便被女人细软的小手捂住,顿时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幽香。

白落幽用最后一丝理智拍了拍男人俊美的脸颊,一双眼睛弯成月牙,笑道:“你是谁不重要,你我的命才最重要的!乖乖的,不要害怕啊,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说完,那条理智的弓弦彻底崩坏,白落幽望着月色下的绝色,急不可耐地扑了上去。

“你……!”

男人的最后一个字,也湮没在了撩动的水声中。

夜光之下,浸在水中的身体被照耀的泛着清冷的光泽。

分明池水冰冷,但泡在里面的人似乎根本察觉不到任何的寒冷。

半夜旖旎疯狂,火才彻底熄灭。

白落幽扒在池塘的一边,心情很是复杂,恨不能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尽可能地离那个男人更远一些。

她承认,的确是她见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就有些见色起意了,可到后来……

是这个男人不肯放过她!

她此时脸色发白,浑身都像是被卡车碾过,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岸边,幽怨地看了那脸色铁青的男人一眼:“你真是只疯狗!”

步惊澜早就气的青筋暴起,那张绝美的脸上似乎蒙上一层冰霜,随时会炸开刺伤别人。

他堂堂被誉为战场上的不败杀神王爷,今天居然被一个女人强了,事后还要被这个女人骂疯狗!

要不是身上的幽情毒作祟,他碰都不想碰这个丑陋的女人一下,反倒她先满脸幽怨了!

白落幽早就整理好了身上湿漉漉的破衣裳,不屑地看了看男人怒气冲天的眼神,叹道:“以后多练练,你这水平也太差了。”

“你找死!”

步惊澜的身体虽然虚弱至极,可浑身散发出有如地府煞神一般的杀气,修美如画的眉宇间也镀上了一层草莽悍杀之气,令白落幽也不禁打了个寒战。

仔细看这个男人丢在一旁的衣着华贵,想来身份也不简单,莫非自己真的惹到什么了不得的人了?

白落幽对着眼前的人挤出一个笑容来,从地上随手找到一块石子,就着池塘边湿漉漉的泥土写写画画,片刻后才大手一挥,道:“你身上的‘七魄寒’已经深入骨髓了,想要根除怕是有些困难,不过我这方子却能帮你抑制那毒性,至少日后你再毒发,不至于这么难受了。”

狡黠的双眸闪了闪:“用一道能保命的药方,换你的一夜,你也不亏吧!”

说完,再也不去看男人的脸色,白落幽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

看着那疯狂逃窜的背影,步惊澜如五雷轰顶一般呆滞住了。

良久才反应过来,微微抿着泛白的嘴唇:“你这个女人,别让我日后再遇到你!”

白落幽一路脚底抹油,凭着原主的记忆往丞相府的方向摸索着。

如今身上的‘贵妃笑’已解,她虽然还有一些虚弱,可至少头脑清楚了,便边走边整理着那些涌入脑海里面的记忆。

白落幽,丞相府的三小姐,母亲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女。

当年因为她爱慕父亲白自山而求到当年的皇后娘娘面前去,皇上亲自下旨赐婚。

不过却因为她的下嫁,搅和了白自山和他心爱女子的婚事,是以母亲嫁过来后便没有过过一天的安稳日子,最终莫名的病逝了。

如今丞相府中掌管家事的,是白自山原本要娶的荣姨娘。

只因母亲的身份特殊,即使是她过世了,白自山也不能娶继室,所以如今的白落幽,仍旧是丞相府中唯一的嫡女。

只是,这嫡女过的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丞相府中子女妾室众多,谁都对这个嫡出的身份眼热得很,偏偏是她这么个没用的占着位置,她自然就成了众矢之的。

今日这一出,就是因为她当年和那什么宣王被指腹为婚,那个白落雪只想毁了她的清白,好自己顶替她嫁给宣王去。

白落幽嗤之以鼻。

相府女人心心念念的婚事,她可不稀罕,但这些年来原主受过的委屈,她势必要加倍的讨要回来!

按照记忆中的道路,白落幽回到丞相府的时候,已经将近了晌午。

丞相府的角门处有一个矮小的身影,正不停地焦急向这边张望着,见到白落幽走来,顿时一喜,连忙凑上前来,忍不住哽咽着轻声道:“小姐,您去哪儿了!?”

白落幽记得,这个小丫头名叫彩莲,是原主身边唯一一个忠心耿耿的丫鬟。

“怎么了?”她不紧不慢道。

“奴婢听人说二小姐昨儿叫几个粗实的下人……”彩莲红着脸压低了声音,“昨天半夜二小姐回来便嚷着要上吊,是她们院里的下人救下来的,今日老爷一问原由,二小姐竟说是小姐您害的!此事老爷正等小姐过去呢,定、定是又要拿小姐您出气了。”

看她那张小脸急得都快哭出来了,顿时心下一暖,掐了掐彩莲的脸蛋,“不用担心,正好我也想‘好好’说说这件事情!”

堂屋内,白自山和荣姨娘正铁青着脸色坐在上首,二姨娘和白落雪跪在前面哭喊着什么,另外一种妾室子女也都在,很是壮观。

“爹爹一定要给女儿做主啊!女儿真是不想活了!”

看到白落幽回来,白落雪便立刻哭道,“就是三妹妹,是她找人来给我下药害我的!”

白自山的脸色也是一沉,厉声:“你还有脸回来!本相怎么会教养出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儿来!”

白落幽冷笑。

教养?这个当爹的何时教养过原主?

还是懵懵懂懂的挑了挑眉:“二姐姐和爹爹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害二姐姐呢?”

“那你一夜未归,从外面回来是干什么去了?”二姨娘恶狠狠地扭头瞪着她,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

白落幽眉头一蹙,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似的:“昨天是二姐姐亲口说让我随她去外面的,我刚一出去,就被人打昏了,我还想问问二姐姐,是不是想把我仍在荒郊野外自生自灭才好?”

说完,还假惺惺地掉了几滴眼泪,只可惜配上这样一张脸,并不会让人怜香惜玉。

白落雪几乎要扑上来打人了,却还是拼命忍住,咬着牙哭喊道:“就是你打晕了我!不然我怎么会被刘三儿他们几个给……”

“就是二姐姐说起过的那个刘三儿?”

说罢立刻噤声,一副露馅儿了的表情。

惹得一种的人不禁侧目过来。

尤其是上面坐着的白自山,更是脸色奇差,他攥着拳头用力凿了太师椅扶手一拳,咬牙切齿地问道:“你说,你二姐姐说过些什么?”

继续阅读《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

                           

原创文章,作者:树奈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90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