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马建云董金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九万

角色:马建云董金花

简介:一个有理想的文艺青年九万,因不会打牌相亲被拒,从此走向赌博之路
从一无所知的新手,到身怀绝技、一夜豪赌千万的老千王,令各大地下赌场的大小赌徒、老千们闻风丧胆
  大起大落的刺激人生,是一群群疯狂老千的众生相缩影:欺诈、争斗、圈套,输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岁月、亲情、人性……

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

《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诈金花

有时候,九万觉得四川人真伟大。四川人口一亿多(那个时候重庆属于四川省),四川人都吃苦耐劳,背井离乡在大江南北和沿海一带闯荡、打工,开工厂的老板都喜欢,做生意当地人也喜欢。

四川人走到哪里,就把四川人的美德带到哪里。当然,也同时把一些不好的东西带了过去,比如诈金花。诈金花用于娱乐就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用于赌博,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诈金花,也叫扎金花、闷金花、扯金花、蒙金花、三张牌等等,九万觉得,最贴切的名字叫诈金花。请注意,这个诈字,是阴险狡诈的诈,一个诈字,就能完全体现出牌桌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那种交锋……

诈金花非常简单,每人分三张牌,最多可以让十八个人同时玩,最少两个人也可以对玩。人多热闹,体现出四川人团结,大家一起娱乐的精神;人少清净,体现四川人的智慧,两个人也可以娱乐。一人不喝酒,两人不打牌,这一句话要改写了。

诈金花是用普通的扑克牌,有两种玩法,一种是去掉两张鬼牌,这样最多十七个人玩,还能剩下一张扑克牌。三张一样的为炸弹,也叫豹子,比如三张10,三张K,反正三张点数一样的都叫豹子。

同一色而且是相连的牌为清顺,也叫顺金,比如,红心A、K、Q,草花10、9、8。

同一色的牌为金花,比如黑桃A、J、6,草花9、5、3。

相连但不同色的叫顺子,或者连子,比如红心K,方块Q,草花J。

三张牌之中有两张牌点数一样,另一张不同,这个叫对子,比如黑桃A,红心A,草花3,这就是一对A。

如果三张牌点数或者花色都不一样,这样的牌就是杂牌。

一般的规则是豹子大过顺金,顺金大过金花,金花大过顺子,顺子大过对子,对子大过杂牌。三条A是至尊,最大的牌,2、3、5的杂牌最小。

另一种玩法是加入两张鬼牌,这种玩法叫鬼金花,两张鬼牌可以代替任何牌,规则和金花一样,但是这就有了一个问题,也就是一副牌之中可能有六张一样的牌,比如六张A,这个时候,就区别大鬼和小鬼,大鬼大于小鬼。比如,甲手中有红心10和草花10,另外有一张大鬼,乙手中有黑桃10和方块10,和一张小鬼,甲手中的三张10就大于乙手中的三张10。

以此类推。

鬼金花的玩法比普通的金花更复杂,更有趣味性。而且,鬼金花还有一个规则,那就是最小的杂牌2、3、5可以吃最大的三条A。也就是说,在鬼金花之中,没有绝对的天牌。

诈金花在厂里疯狂流行起来根本就不需要理由,只要有四川人就足够了,然后湖北邻居诈起金花,江西表兄弟们也来凑个热闹……

诈金花当然是要赌博的。

不想赢钱的赌徒都不是好赌徒。试问天下有哪个赌徒不想把别人口袋里、家里、存折上、八辈子祖宗的钱都赢光?

赌博强盗心。

“诈金花开始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想赢钱的都过来呀!”厂里的老梁声音大得如高音喇叭在广播,估计全厂的人都能够听见。

呼啦!一大群人涌了进来,拖桌子的,抢凳子的,占位置的,乱成一团。

“开始,开始啦!”甲在招兵买马。

“下底,下底。”乙已经迫不及待。

“切牌,快点切牌!”丙更心急。

“轮到你发言了,快点啊……”丁催促前面的人发言。发言,就是牌转到你的位置,该你决定打多少钱。

可谓人声鼎沸!

九万从双层架子床的上层被窝里伸出双手,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长长地打了个呵欠,安逸,太安逸了:“锤子,你们都整起来了啊?”

九万早已经不认真上班了,上班又苦又累,时间又长,工资又少,有什么前途?他混在厂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和大家打牌,赢工友们的钱,让工友们上班去吧!

“九万,你狗日的,诈金花都不积极是不?我开除你!”老梁义正辞严地骂道。老梁是厂里的管理人员,不可或缺的红人,上班他带领工人们搞工作,下班他带领工人们诈金花,尽心尽责,无怨无悔,一致赢得老板和工人的尊重。

“梁哥,莫开除我,我立刻就到。”九万翻身一跃而下,一分钟,穿裤子衣服,洗脸刷牙,快如闪电,然后飞马报告,“梁哥,我请求参战!”

“这样还差不多,我们诈金花这个组织,需要的就是有你这样积极精神的人才,大家欢迎九万同志,鼓掌!”梁管理果然是管理人才,懂得如何与工人打成一片。大家热烈鼓掌,欢迎九万同志加入诈金花的队伍。

梁管理把屁股移开了点位置,让九万和他坐一条凳子。私底下说,九万还是很聪明的人,赢了钱请这些管理人员吃喝,这个社会讲的就是关系,用钱就能买来好关系。更何况,反正是赢的钱,花别人的钱永远不会心痛。

梁管理和九万关系不错。

“龙虎金花,我赢了!”一个叫周二柱的“啪”地一声,把三张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赫然是黑桃A、K、9的金花。A一般称为龙,K一般称为虎,Q一般称为豹,因为这些都是大牌,顺序排列而已。

好个惊天动地!

一大把钞票被周二柱用双手刨到面前。

这个周二柱家是农村的,小农意识表现无疑:“今天我赢了请大家喝啤酒,吃猪头肉。”

这个人还算耿直,但九万知道,他请不了客,因为到了最后他一般都会输,如果有一天没把钱输光就是奇迹。原因很简单,仅仅凭运气是很难赢到钱的,也不是说运气好就赢不了钱,关键是这么多人,总不是你一个人运气就一直那么好吧?

九万已经总结了一个定理:赌博,无论是打麻将,还是诈金花,仅仅依靠运气是不能经常赢钱的,还要依靠智慧。

什么是智慧?就是你晓得自己是一手大牌,要拼命下注,最后就能赢钱。这里面的关键,是你如何知道发在自己面前的牌是大牌还是小牌。

这个就是智慧,九万就有智慧。

因为他懂得藏牌,他把经过自己手的大牌藏起来,关键的时候拿出来,就组合成了一手大牌。这个技术是九万曾经和谢九康合作打麻将的时候得到的启发。

九万算是无师自通了。

九万经常这么做,当然是不能让别人看见,也不会让人知道。一般一天做一两次,五十多张牌,少几张,从来就没有被人发现过。

现在打一块钱的底,每个人都要下,三十元封顶,也就是说最高下三十元。如果不看牌就下注,称为闷,而这个人的下家如果跟注,没有看牌可以跟上家下一样多的钱,如果看了牌跟注,就要翻倍,上家一块,下家跟两块,以此类推。

九万玩牌最大的特点就是沉着,冷静,狡诈。既然是诈金花,肯定要耍诈了——他已经悄悄地藏了三A在衣袖里。那个时候,诈金花很多人都很老实,不懂得耍诈,只知道凭运气打牌,结果当然只有一个字:输。

这一把,九万决定出手了。刚发完牌,他假装整理一下牌,就把袖子之中的三张拿出来,换下面前的三张牌,而把那三张没有用的牌就丢在桌子底下。这是非常简单、非常原始、非常低劣的手段,可惜大家都只顾看自己的牌,没有一个人注意九万。

九万心里踏实了。

三张A呀!天下第一,所向无敌,有多少钱下多少钱,反正是包赢不输的。

前面的人闷了一块。

“我闷两块。”九万底气十足地喊。

“九万哄抬物价。”下家的周二柱赢了钱,洋洋得意,而且为了显示自己有脾气,故意大喊,“我闷四块。”

赌桌上的气氛就是这样,一个人的行为很容易感染一桌子的人,大家都疯狂起来,你闷我也闷。

九万暗暗高兴,但是不动声色。他身上有足够的钱,就怕别人不继续跟注。

“锤子!闷就闷到底。”九万豪气大发,慷慨赴死,义无反顾。

“九万有脾气。”梁管理很欣赏九万这点。结果后面的人很怕别人说自己没有脾气,纷纷跟闷下来。

这个是面子问题,虚荣心会害死人。很快,桌子中间就堆起了花花绿绿的钞票。

有的人看牌弃牌了,有的人看了牌下双倍注,几圈下来场上只剩下四个人,场面反而更激烈了。九万和周二柱一直闷,周二柱刚才赢了一大把,想乘胜追击,九万呢,三条A在面前,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周二柱没有钱,因为他一旦没有了钱,不闷了,就便宜另外两个双倍跟注的愚蠢家伙。

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老实的周二柱,有时候,九万也觉得自己有点缺德。

但是缺德不缺钱呀!

锤子!管他的,你不缺德别人也会缺德,否则,为什么叫诈金花呢?很快,九万那点点负疚感就没有了,心里反而有点好受,因为很快就能数钱了。

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那才是天底下最美妙的事情。

赌桌上,两个跟注的都已经下了满注,而且看上去都胸有成竹的样子,可能都有一手大牌。看看钱也不少了,九万斜了一眼周二柱,故意示弱地说了句:“二柱,我可没有你那么有脾气,我看牌了。”

“哈哈哈,赌场上就我最有脾气了。”周二柱得意地摇晃着脑袋。

锤子!就你是最愚蠢的傻瓜。九万在心里想,但嘴上却连连说:“是的,以后都不敢和你诈金花了……我跟一手。”

九万也扔了三十元在桌子上。

周二柱脑袋有点发烧,居然还闷了十元。他是一根筋的人,认定的理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当然,前提是他的面前还有钞票。

“我查牌。”一家跟注的双倍查了另一家的牌。诈金花的规矩,看牌之后,如果你觉得自己手中的牌不够大,但是又不甘心放弃,就可以查看任何一家同样跟注的牌,但是要多出一倍的钱,这个叫吃高价粮。

查牌之后赢了牌的叫刘四,这个家伙嘴角泛起得意的冷笑,继续下注,也没有要再查牌的意思,可能真是抓到大牌了。三条A在我手中,他已经不可能还有比我更大的牌,这真是一个赢钱的好机会,连老天都来帮助我。九万心中高兴,但是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不动声色地跟注。

周二柱面前的钱已经不多了,只有五十块左右,他只好看了牌,是一个方块4、7、K的金花,不大不小的牌,以眼下这种情况,应该赢的机会不大。不过以他的脾气,不见棺材不掉泪,所以就找梁管理借了十块钱,顺查了刘四,结果自然是死无葬身之地。

刘四和九万连续跟了好几手,刘四有点激动了,他手上是三张J,一个豹子,这已经是很大的牌,但是在诈金花时豹子打豹子的情况经常出现,难道九万手中也是豹子?

刘四抬头看了看九万。

九万太镇定了。

一定是他也拿了一手好牌,但是无论他拿了什么牌,自己一个豹子总不可能不开牌吧?刘四跟到最后三十块钱的时候翻开了自己的牌:“三张J,亮出你的牌比大小吧!”

“豹子,是豹子,果然是豹子!”所有的人都惊叹起来。

“请注意,关键时刻,就要插播广告……我也是豹子!”九万不慌不忙地翻开牌。

“天啊!三张A!是三张A!”围着桌子的人是更大的一片惊叹声。

羡慕!嫉妒!恨……

刘四傻了眼,懊悔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哎呀,你们整天锤子锤子的,现在我就是锤子炒菜——砸锅了。命苦啊!”

今天九万又是大获全胜。

晚上,九万照例请梁管理喝酒吃肉,顺便请了周二柱、刘四等五六个,反正名义上是自己请客,实际上也是他们的钱。吃喝正高兴的时候,梁管理的一个老乡来找他,自然也请他来一起喝酒。

单表来人:二十五六岁,五大三粗凛凛一躯,鼻子如鹰勾,眼睛如鹞子,长脸,长发披肩,一看就是一个混社会的二流子。

梁管理给大家介绍:“这个是我老乡,名叫董真理。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诈金花。”

我晕,就他这长相,还真理?我还是诗人呢!九万一看就觉得此人根本不讲理,那眼睛、鼻子、头发,哪一点像讲理的样子,更何况还要讲真理。

“眼镜兄弟,来干一杯。”还没有等九万开口说话,董真理已经熟练地端起一杯啤酒,开始攀交情。

“请叫我九万。”九万说。

“九万兄弟,干一杯,多个朋友多条路。”果然是混社会的人,说的就是社会上的那一套。

一场酒喝到夜里十一点,梁管理喝得有点高了,脸红脖子粗,意气风发:“兄弟们,咱们回去加班。”

加班?对,是加班!

不要误会,梁管理虽然是老板的红人,但背后常骂老板是周扒皮,只知道剥削工人,没有那么积极深更半夜还要辛苦加班的,他说的加班是诈金花。

“好。”几个人都一致赞成。

“我也想和几位新结识的兄弟们切磋一下。”董真理一边给大家分烟,一边说。又是社会上那一套套。

“我没有子弹(钞票,四川方言)了,怎么诈?”周二柱有点沮丧。

“我也没有多少了。”刘四苦着脸,“就是抓了个金花也没办法跟下去。”

“没子弹了?包在我身上,我给你们开借条,一个人两百。九万,你赢了钱,给他们每人拿两百,明天找我。”梁管理果然是个好管理,拍着胸脯大包大揽。

“好。”九万答应。

大家回到寝室,又摆开了杀场。

九万又悄悄地藏了三张10,找个机会拿出来,赢了一把,把刘四和周二柱的钱又赢光了。深夜三点之后,赌局结束,大家都睡下了,董真理没有离开,和九万挤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上午,九万醒了过来,是董真理下床惊动了他。

“九万兄弟,你不上班?”董真理问。

“昨天没睡好。”九万已经很多天没有认真上过班了,他不想把自己的底泄露出来。

“我请你吃饭。”董真理说。

“我想睡觉。”九万说。

“顺便和你商量个事情。”董真理一边说,一边拿了几张扑克在九万的眼前晃动了一下。九万一个激灵就翻身起来,因为董真理的手中是三张10。

锤子!这三张10不就是昨天最后一把自己藏的牌么?难道他看到了?九万立刻想起去年自己和谢九康的事情。

“兄弟,我想和你交个朋友,起来,我们吃饭去。”董真理哈哈一笑。

在一家小饭馆里,董真理点了几个好菜,要了几瓶啤酒。这一年,九万的酒量已经练了出来,烟也能抽一两根,不过很少抽。

两人碰了几杯,彼此的距离就更近了。

“你都看到了?”九万问董真理。

“九万,你说我能不知道吗?你的套路打得太明显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董真理正色道。他嘴里说的打套路,就是九万藏牌赢钱的过程。

“原来董哥是个高手。”九万佩服不已。

“既然咱们兄弟能够相识,也都有点本事,我们联手合作,你应该明白,一个人打牌没有两个人赢钱的机会大!”董真理认真地说。

九万连连点头,这点他深有体会:“董哥打了多少年牌?”

“我九岁就开始诈金花了,那个时候打五分钱的底,今年二十六岁,最大打过十块钱的底。很多熟悉我的人都喊我董金花。”董真理说。

董金花,对头,这个名字比董真理贴切得多。

“十块钱的底?那要多少钱啊?”九万暗暗吃了一惊。

“一两千少不了的。”董真理,不,从此以后的董金花,不以为然,那个时候,一两千不是个小数目。董金花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扑克:“仅仅靠藏牌是不行的,那些厂里的人没有经验,万一被别人看到,后果就很难说了。”

九万也想过这个问题:“那怎么整?”

“不偷不抢,只靠双手致富;不挑不抬,就看三张牌。我董金花可没有进过一天的厂,靠的就是这扑克牌。”董金花完全暴露出他真实的一面,粗鲁,粗俗,但是打牌的确有一套,洗牌的动作如行云流水,看得九万眼花缭乱。

洗完牌,董金花把牌拿到九万的面前:“你切一下。”

九万切了一下,董金花就发了四家的牌,之后,问九万:“你看看你是什么牌?”

九万掀起自己的牌一看,暗暗吸了一口凉气,居然是三张K。天啊,这是多大的牌?

“三张K。”

“我三张A。”董金花一边说,一边掀开自己的三张牌。

“锤子……”九万是真的吃了一惊。

“这个就是活子牌。”董金花得意地摇晃着脑袋,“你说,这样的牌,一把能赢多少钱?”

九万还是第一次听到活子牌这个词。

“赌博,靠运气是赢不到钱的,必须靠技术。什么是技术,这个活子牌就是技术。”董金花叹了口气,“晓得不,我曾经也被人用活子牌赢光过身上所有的钱,自从我学会了这个活子牌,就只有我赢别人的钱了……”

九万和董金花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你先在厂里待着,等厂里发工资那一天我就过来。我们都多准备点钱,如此这般好好干一回,事成之后,我们分成。”董金花离开的时候这么对九万说。

“好。”

终于等到发工资的那一天。福建这边的工厂最人性的就是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发工资这一天一般不上班,工人可以尽情地玩。

当然,很多人都在一起诈金花。

董金花也准时来了,他来的理由是找老乡,真实的目的是打牌。

“董哥,来嘛,玩几把。”九万热情地发出邀请。

“没啥子钱,玩不起,我经常输啊!”董金花苦着脸,一副不想打牌的样子。

“不怕输得苦,只要不断赌,来嘛!”九万笑着说。

“妈的,输习惯就好了。”董金花一边骂娘,一边挨着九万坐下来。他坐在九万的下手方,这个是有目的的。

大家赌得热火朝天。

终于轮到董金花坐庄,也就是该他发牌。诈金花有一个规矩,庄家洗牌之后,就由庄家的上手方切牌。董金花坐在九万的下手方就是这个目的,他洗好活子牌,九万切牌,才不会切乱他洗好的活子牌。只要不切乱他洗好的牌,活子牌就能发给自己,自己就能赢。

洗活子牌说起来神秘,其实原理很简单,比如有八个人玩牌,那么就会发出二十四张扑克牌,每人的牌相隔七张,以此类推三次,只要确定了几个人,按照这个顺序把自己需要的牌插进去,给别人切牌的时候用左手的大指拇指甲掐住下面的牌,就不会切乱自己洗好的牌,但是这个需要两个人配合。

九万和董金花已经商量好的,自然配合得天衣无缝。

牌一发完,董金花给了九万一个眼神,表示一切搞定,现在就需要九万把牌桌上的人一个一个地拖进这个陷阱里面,放光他们的血。

“好多把没有收底了,拼了,我闷十块。”轮到九万的位置,前面已经过了六个人。今天打的是两块钱的底,五十封顶。这个是九万上场的时候提出来的,理由是今天发工资,大家都有钱,玩大点。不想这个提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大家的心态都一样,都想多赢一点。而且,这个打得越大,越刺激。

赌博,不仅仅具有一获千金的投机性,还具有强烈的刺激性。所以,很多人喜欢赌博。

“我是舍命陪君子,跟十块。”董金花配合九万。

“锤子!二柱哥是最有脾气闷的。”九万第一个就拉周二柱下陷阱。

“那当然,钱是王八蛋,输了就去赚。”周二柱真的有点二,一顶高帽子就把他拉了下来。

刘四不声不响地扔进两张十元在钱堆里。

“你不找钱回去?”周二柱好心提醒他。

“不用找了,就闷二十块!”刘四这个月领了几大百,感觉像个土财主一样,财大气粗。

满座皆惊。

董金花对九万这个能力表示非常满意。

“闷就闷,谁怕谁!”九万表示雄起来了。

“闷!”几个人都跟着雄了起来。

好戏开场了,九万和董金花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两人的掌握之中。

这把牌的结果是,董金花以一把龙虎金花赢了一大堆钞票。

董金花再一次洗牌,洗好之后又给九万切牌。九万刚才故意下了不少,输了,那是演戏,他觉得自己没有去当演员真的有点可惜,如果被哪个导演相中,说不定也能捞个最佳男配角什么的。

继续表演。

九万知道,这一次董金花洗的是底三张。底三张,顾名思义,就是最下面的三张。这也是一种手段,把自己想发出来的牌放三张在牌的最下面,发牌的时候,其余的人都从上面发,而自己却从下面抽牌。这一招其实比活子牌更简单,但是要求手势,也就是抽牌的时候不能让别人看出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条件,就是切牌的人——切了牌之后一定要把切下的牌放在桌子上,如果要发的牌放在切下的牌上,底三张被埋在中间,就是神仙也发不出来了。

这就是董金花和九万合作的原因。

“切得厚,打个够,切得薄,剃个光脑壳。算球了,早死早投生,投了变书生。”九万嘴里念念有词,切了一下,并很随意地把切下的牌扣在桌子中间。

表演到位,无懈可击。

“九万,你已经是书生了,就不要变书生了。”梁管理开玩笑说。

“九万还不是光脑壳呢,大家要把他剃个光脑壳!”刘四乘机起哄。

“好。”旁边是一大片落井下石的声音。

“谁剃谁的光头还不一定呢,这一把我闷到底。”九万又开始拉人下井了。

“你九万敢,我周二柱也敢。”周二柱总是第一个上当。拜托,大哥,九万想不缺德也不行,都是大哥你陷九万于缺德之人之首位呀!

“我刘四奉陪到底。”得了,又一个奋不顾身跳井的。

“别忘记了还有老子……”四川人通常的口头禅。好吧,算你是老子,不过先把钱掏出来。

水到渠成,想不赢钱也不行了。

看场上的气氛,董金花象征性地下了几次,看牌弃牌了,而其余的人依然热火朝天。

“三十。”

“五十。”

“我一百查一家的牌看看……”

九万不慌不忙,掀起牌角看了一张,是一张8,下面两张不用看了,还是8。旁边有人凑过脑袋过来说:“啥子好牌,一起欣赏呀!”

“不行!”九万装神弄鬼,“啪”地用手把牌盖住,“我是大牌,要钱才能看。”

“锤子!老子要考验九万是不是真金白银,跟五十。”那个自称老子的,牛气哄哄地继续跟注。周二柱没钱跟了,从旁边人的面前拖了一把钱来跟。

“为什么抓我的钱?”那人急了。

“不是抓你的钱,是先借一下,赢了还利息。”周二柱解释说。

“输了怎么办?”

“锤子!我怎么会输?”周二柱的口气真大,仿佛三条A在手,而且他用的是九万的口吻,那两个字学的一模一样。

几个人都以为自己要赢,拼命下注。九万再一次看牌,这个又是表演,表演给桌子上的几个人看,意思是自己的牌不够大。然后拿在董金花眼前晃了一下,迟疑地问了句:“董哥,你说,这个牌有没有希望?”

“希望在牌桌中间。”刘四嬉笑说。

“是啊,翻开牌比我们都大,这些钱都是你的。”另一个人说。

董金花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锤子!算球了,拼刺刀了。”九万猛地站了起来,甩开膀子肉搏的样子,毅然、决然地又扔了五十过去,“我不查牌。”

一圈下来,九万向董金花借了钱继续下注。

又几圈下来,只剩下周二柱和九万对决了。

“我开,三张4,亮出你的豹子来赢钱!”周二柱用最后的五十元开牌。

“我三张8。”九万也兴奋地翻开牌。

“我日你先人板板。”周二柱顿时急怒攻心。

“九万又抓到豹子了……”一大片的惊叹声。

锤子!又是羡慕、嫉妒、恨……

短短几天,九万和董金花联手,在寝室里赢了六千多。

晚上十一点,董金花和九万在饭店里喝酒庆贺。

“你们厂暂时不能整了。”董金花喝了一口酒说。

“为什么?难道有人看出来了?”九万忙问。

“没人看出来,我们总得给他们留点生活费吧——等下个月发了工资再杀回来。”董金花摇头晃脑地说。

“董哥高。”九万恍然大悟。

酒热耳酣。

“九万,有女人没?”董金花问。

“锤子!至今金身,俗称处男。”九万说。

“处男?处烂吧?”董金花斜了一眼九万,表示惊讶。

“我只牵过女人的手,牵了一年。”九万认真地说。

“没太阳过?”董金花莫名惊诧,表示九万从外星球远道而来。

“太阳?什么太阳?”请原谅九万的纯洁,不过他终于明白了过来,表示深深地遗憾,“没太阳过,真的没有……”

“哈哈哈哈……”董金花惊天动地地怪笑,“今天让你太阳一次。”

之后,董金花在宾馆开了两个房间,喊了两个女人,那一夜,九万彻底地堕落了。

九万在厂外租了房子,因为长期旷工,厂里已经忍无可忍,梁管理也罩不住他,被开除了。九万和董金花并不在一个地方住,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这是为了方便,在城东打牌夜深了睡城东,在城西就睡城西。董金花在家乡已经有了老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叫董峰,女儿叫董芳,虽然如此,并不妨碍他在外面吃喝嫖赌。

九万和董金花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到处找人打牌,工厂里,工地上,只要有熟人,两人想方设法也要混进去。

在此期间,九万从董金花手中学习到了洗活子牌、发底三张的技术。这些技术都是很简单的,只要经常练习,人人都可以学会。

九万在两边的租房内都放了大量的扑克,只要有空就练,这种勤奋,连董金花都自愧不如。

宝剑锋自磨砺出,腊梅香从苦寒来!九万,努力吧!

几个月之后。

今天又是工艺厂发工资的日子。

九万自然要去,不过很遗憾的是董金花病了,在医院里吊瓶,他只好一个人去。

熟人熟路熟厂,九万带了一千五百块钱,信心十足地去了。

“九万来了。”刘四第一个看到了九万。

“欢迎九万回娘家。”梁管理带头欢迎。

大家都是喜欢赌博之人,都很熟悉,虽然才一个月不见,却如隔了很多年一样亲热,九万真有回娘家的感觉。不过,他是回来赢钱的,人不熟,整不哭,别怪我九万不讲情面,赌场如战场嘛!

九万很快参加了战斗,照例,他是要出千的,只有出千,他才能够赢大钱。他藏了三张K,做足了前戏,不过换牌的时候大意了,因为刚好有一个人进来,这个人走得轻,九万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然后就出事了——他换牌的时候被进来的工人发现了。

“啊,九万偷牌!”那个工人发出一声惊叫。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九万的身上,九万一哆嗦,袖子之中换的牌就掉了出来。

“狗日的九万!”周二柱就坐在九万的身边,而且他刚才输了不多钱,怨气还没有发泄,一见九万藏的牌掉下来,顿时明白了,他红了双眼,猛地站起来,对着九万就是一拳。

“砰!”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在九万胸部,九万摇摇晃晃,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了。

“怪不得九万经常赢,妈的,偷牌,揍死他!”刘四恍然大悟。

坐在赌桌边的哪一个人没有输钱给九万,他们的愤怒顿时被点燃了。

打!

拳头如雨点一般落在九万的身上。

好吧,事情已经败露,认栽吧!逃吧!九万双手抱住脑袋,想冲出重围,但哪里能冲得出去,结果被愤怒的工友们打倒在地上,毫不留情地揍了一顿。

“不要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梁管理是个好人。

九万无脸见人,索性躺在地上装死。

“要出人命了?”有的人害怕了,拔腿就跑。

一个人跑,更多的人只恨跑得不够快,然后就只剩下几个人。

“快点送医院。”梁管理让人打电话喊救护车,这个时候九万就哼哼哈哈着爬了起来。

“你能走不?”梁管理问九万。

“死不了。”九万是无脸面对梁管理。

“走吧,以后不要来打牌了。”

九万羞愧难当,也顾不了疼痛,回到出租屋里。董金花刚回来,一看到九万鼻青脸肿,顿时明白了:“搞醒了(被人发现了)?”

“是。”九万叹了口气,“这个厂是整不到钱了。”

“正常的事情,我也搞醒过几回,也被人修理过,比你还惨,有一次躺在床上就一个多月……”董金花安慰他。

“被打其实没什么,就是没脸见他们了。”九万还有点羞耻之心,毕竟,把自己的底细都暴露给了大家,面子上过意不去。

“这是一个过程,人不要脸也就天下无敌了。”董金花不以为然。

好吧,人不要脸就能天下无敌。九万已经独步天下了……

继续阅读《我的传奇人生:赌徒笔记》

                       

原创文章,作者:九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9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