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暗许朝中郎最新章节,林夕林婉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芳心暗许朝中郎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宝货

角色:林夕林婉婷

简介:作为一个穿越后的相府家的千金真够点背的,被绿茶妹妹陷害嫁给冷面王爷还不算,从此与狼为伴,还要斗小三,斩桃花,关键时刻还得献贞操
这狗血的生活,幸好擅制毒药,治得了小三,整的了恶人,总有一天姐要让那些嘲笑我的人跪下唱征服……

芳心暗许朝中郎

《芳心暗许朝中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等价交换

林夕不会中毒是她早已在穿越前服用过解药,这痒痒粉的解药她也确实没来及带在身上。

容墨身上越来越痒,若非他定力超于常人早已跟外头的人一样了,秦寿的剑一直没松开过,林夕断定这人不敢杀她,否则王府的人就会死绝,这场豪赌的代价太大了。

“王爷,我无意与你作对,我想要的只是百两黄金和一纸休书,只要你答应我,我马上调制解药。”

容墨知道宫里头恐怕已经得知这里的情况,所以忍住痒意,挥笔泼墨,片刻一纸休妻状子已经写好,同时他又单独写了一封休书连同百两黄金的钱庄票根给了林夕。

拿到这些林夕松了口气,她也提笔写下了解药的药方,但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她要了一辆马车,直到坐在了马车上握住了缰绳,才将药方扔到王府门口,然后快速驾马离开。

秦寿要追,被容墨拦下,他的眼神幽深无波,却又透着一股寒意:“她走了正好,免得我又惹的一身腥。”

秦寿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容墨却已经转头让人去按照药方研制解药。

林夕驾马一路狂奔,确定没有追兵才放慢了速度,她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好在有钱就能办事,她找到一家钱庄,把容墨给的票根兑了一部分现钱,找了个僻静的客栈住下,折腾了一天,实在累得要倒下去了,一挨到床就睡着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感觉到一阵滑腻,身子动了动,一股刺痛袭来,她急忙起身,接着烛火这才看清床上居然盘着一条毒蛇,而她的小腿上赫然两个牙洞。

林夕大骇,这客栈虽然偏僻,但是也算是在闹市区,周围也没有植被,根本不可能有蛇,除非这蛇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眼下最紧急的是要解毒,这条蛇是银环蛇,剧毒无比,而且扩散极快,必须要在半柱香的时间里研制出解毒药。

林夕踉踉跄跄的推开房门,脸色苍白的她不顾店小二的关切询问,只问了药店在哪,就冲了出去,待她买了几味药从药房出来时毒液已经快要扩散至心脏了,时间越来越紧张,林夕浑身无力,后背冒汗,唇色更是苍白无血,她坐在一条巷子里直接开始研制解药,忽然一阵阴风袭来,几个黑衣人带着剑呼啸而来,每一把剑都对准了她,分明要她的命。

林夕闭上眼,觉得这次真的要完了,一股绝望的潮水将她彻底淹没。

意料中的死亡没有到来,随着一阵激烈的打斗声,她艰涩的睁开眼睛才发现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批黑衣人,此刻正在跟之前那批黑衣人缠斗,于是求生意识又回来了,她抓紧动作将解药研制好吞入口中,可因为毒素扩散太快,她的动作慢了一步,所以纵然服了解药,她还是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王府里一片狼藉,众人的毒已经解了,除了一部分没能挨到解药出来的,全都一把火焚烧彻底。

容墨有些疲倦,两只眼睛冷冷的看着晕睡在床上的林夕。

“王爷,如你所料,那帮杀手果然跟过去了。”

“没想到她还真有解毒的本事!”

容墨有些自言自语,仿佛没听到秦寿的话,秦寿一愣,又很小声道:“王爷,那些人都死了。”

“我知道,这个女人这么一闹反而歪打正着,那帮人本来准备趁本王洞房时杀人,却没想到事情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可惜啊,这帮蠢货没有领会到皇兄的本意。”

秦寿总算明白容墨爽快的让王妃离开的原因了,这是要让箭靶子要死到外头死去,免得死在王府,到时候不好跟相府交代,要是相府在皇上的授意下故意上门讨要说法还真是个头痛事,但要是死在外头,那就谁也不好说了,那帮黑衣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蠢。

不过秦寿还没懂容墨另一目的,那就是试探,他要试探林夕是不是正如他的猜测一样,会制毒解毒,那条蛇,是他另外命人跟踪放进去的,果然没让他失望。

林夕虽然晕过去了,但是体内蛇毒慢慢散去,三天后她醒过来了,睁眼一看,素白的帐顶,如丝绸般光滑的锦被,屋子里装饰清雅高贵,却不知是在哪。

“王妃,您醒了!”

王妃?林夕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自己明明离开了王府怎么还会有人叫她王妃,她转头看着那丫鬟,生的脂玉粉面的,一双眸子里满是激动和关切还有些许的紧张。

“你叫什么名字?”

“回王妃,奴婢叫春桃,是王爷让奴婢来伺候您的,王爷说了您要是醒了就立即通知他,王妃你等着。”

春桃高兴的出了门,林夕强撑着爬起床,掐了把胳膊,疼的吸气,不是做梦,她看了眼外头的院子,果然是晋王府当今四王爷容墨的府邸。

之前她把整个王府的人搞得差点命都没了,还威胁容墨,现在那冷面阎王能饶了她才怪,林夕第一个念头就是快逃,她身体虚弱无力,一点点慢慢挪到门口,刚要跨出去,一堵墙将她的光线全部抢走。

“我的王妃,你这是要去哪?花园里赏花还是散心?春桃,你怎么伺候王妃的,怎么让她自个下床了。”

一旁的春桃二话不说,立即跪下,双手左右开弓,啪啪的自打巴掌,白嫩嫩的小脸片刻就扇的通红,可春桃噙着泪紧咬牙就是不敢哭。

容墨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丝毫没有让她停手之意,他一只手扶着差点倒下的林夕,笑的春风如意:“丫鬟不懂事就不要了,来人,拖下去。”

春桃一愣,停下了手,头如捣蒜一样拼命的磕:“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王妃,求你救救我吧。”

娇嫩的额头很快血肉模糊,可几个侍卫进来毫不犹豫的将她拖走,春桃的手指在地上滑磨,留下两道骇人的血迹。

“她是无辜的。”林夕咬牙道,她明白这是容墨故意做给她看的,可她还是不忍心看着一个娇滴滴的丫鬟因她而无辜获罪受磨难。

“在王府没有无辜不无辜的人,只有该死和不该死的人,丫鬟是这样,你,王妃也是一样。”

很快,外面响起了惨叫声,一个侍卫满身是血的从走廊里走过,手中还提着春桃的头颅,那头颅上的眼睛死不瞑目的睁着,林夕只觉得胃中翻涌,说不出的恶心。

好一招杀鸡给猴看。

继续阅读《芳心暗许朝中郎》

                           

原创文章,作者:宝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89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