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门嫡女最新章节,苏清漪苏清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侯门嫡女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白驹过隙

角色:苏清漪苏清

简介: 前世,她动用舅舅的力量,为他谋夺得皇位;登基后她贵为皇后,却发现自己的丈夫和庶姐暗通曲款,姨娘哀求,庶姐洒泪,她同意了迎庶姐入宫,给了她仅次于自己的位份
可自己的全心全意的付出,一再的忍让,却让庶姐暗中下手导致舅舅一家满门抄斩,哥哥被流放,自己被剖腹取子的下场

含恨归来!这一世,她要让负心之人再也无缘他想要的皇位,把自己前世所承受的屈辱痛苦,全都百倍千倍的还给他们!
他,先皇的长子,却因皇后生下他难产去世,他也因此病体缠绵,赵贵妃步步紧逼,最终死于贵妃之手
这一世,他二人相遇相知,他为她解开心结,替她抵挡风浪,步步为营,绽其光芒
实现他的诺言,为你,可唾手得天下,为你,可浪迹天与涯!

重生之侯门嫡女

《重生之侯门嫡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打错算盘

“就你最仁慈,她们母子要像你一些,我就不消这样烦心了!”苏景容有点气急,头一次在这样么多人眼前,说沈氏,说二小姐的是非。

“老爷,冤枉啊,老爷求求你救救二小姐啊!”趴在地上的佩兰更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适才屋内有点暗,此时点起灯来苏景容才瞥见佩兰的摸样,衣服彷佛被撕碎了,青丝更是杂乱,进门叩拜之时更是将半个脸挡住了,但还能隐隐瞥见脸上耳光的清晰的手印子。

“说!这是怎样回事!假如说不出来,无论谁求情都把你发卖了出去!”苏景容固有要有言怒骂,然而看见她此时的摸样,硬生生的改变了到嘴边的话。

“老爷救命啊,二小姐今个晚膳之时又倏地晕到,夫人让奴才来请老爷,然而奴婢却不进门禀报老爷,她们说老爷又不是大夫,二小姐晕倒了该找大夫,今晚老爷要陪白姨娘没空理小姐,奴婢上有高堂父母,下有幼弟幼妹,奴婢不愿死啊,假如奴婢连这点事都办欠好,夫人断定不能饶奴婢,老爷奴婢错了,奴婢不应贪活怕死,老爷奴婢错了。”佩兰高声的哭着,要多凄楚有多凄楚,那尖细哭声的在黑夜里越发诡奇。

“老爷,这贱婢瞎说,老奴没这样说过啊!”张嬷嬷发急,这话然而说不能的啊,这白姨娘再受宠也不可超过二小姐啊,再说她从来不敢说这话。这佩兰来到白姨娘的院子什么都不说,便一边喊着老爷救命,一边往里冲,她们自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追着她一同来到了白姨娘的屋内。

“老爷奴婢错了,张嬷嬷说的对,奴才贱命一条,奴婢即使是死,也不应打搅老爷和白姨娘啊,小姐晕了应当找大夫,不能找老爷,老爷,奴婢错了,奴婢不应贪生怕死!”张嬷嬷只是临时情急说错了话,现在让佩兰越描越黑,倒好像这里无银三百两!

“张嬷嬷你怎样这样糊涂,常日里你最是知礼,姨娘本正是半个奴婢,别说是二小姐晕倒了,即使是二小姐一根青丝都比姨娘宝贵!你枉我这样看重你!你这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啊!”白姨娘边说边哭,抽抽噎噎,那话里话外说不出的悲戚,使人听了忍不住的疼爱这宿命不公的柔弱女9子。佩兰听到这话暗骂这白姨娘真刁钻,不但把二小姐说的骄纵,还把自己说的这样可怜。

“老爷不要怪白姨娘啊,老爷要怪就怪奴婢吧,奴婢贱命一条,夫人早已交托过,白姨娘是老爷心尖上的人,奴婢们见了白姨娘是主人,连白姨娘跟前的人都是主人,老爷啊,奴婢错了,奴婢不应被打了几下就喊出声来,老爷啊,奴婢错了,奴婢贱命一条,应当任由她们打骂啊!”佩兰说着边将手臂掀了起床,那身体上的青青紫紫让人看的十分惊恐。

听着佩兰凄惨的哭声,苏景容的脸色变了。白姨娘气的脸憋的红红的,这佩兰真是的,活像个哭丧的,她要不是维护苏景容心中温顺的样子,早就上前打她了。

从没见过佩兰如此又哭又闹的,张嬷嬷那些丫鬟奴才早已傻眼了,二小姐再不受宠也是这天井里正儿八经的主人,她们胆子再大也没胆向二小姐跟前的人大打出手啊,然而这佩兰身体上的伤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啊。

“混账,说的什么混账话,你家小姐不是晕了吗?还不赶紧走!还有赶紧去叫大夫进府给二小姐看看。”苏景容脸拉的老长,如果再闹下去,怕是全部苏府的人都晓得了,如果传出去白姨娘脸往哪搁。

“老爷,妾身跟老爷一块儿去看二小姐吧,妾身也担心二小姐!”白姨娘一看苏景容有走的想法,赶快站动身来,如果她被苏景容今日扔在此处,其它姨娘一定会看自家的笑话,都被砸了院子,还惹了苏景容不悦。

“你先在此待着吧。”苏景容口吻不怎么好,彷佛是确认了白姨娘身旁的人连二小姐的人都敢打。

“是,妾会在此为二小姐祈福。”白姨娘银牙一咬,不得不临时咽下这口气,日子还长,她就不信了她还斗不过一个黄毛丫头。

“嗯!”苏景容尽管只是哼了一声,但实在心早已软了,白姨娘这样长期向来很知礼,决然毅然不可能出这类歹心,定是这些个下大家起的苦处,想起这些个苏景容也就释然了,但碍于颜面并无多说什么。

苏景容前边走着,佩兰在后面跌跌撞撞得跟着,她嘴边弯的高高的,二小姐不愧聪明伶俐善察人心,白姨娘会怎么做她都猜到了,这臂弯上的青青紫紫是二小姐早已画好的,衣物也是自我趁乱之时自我扯开的,胸前也早已放了一个垫子以是苏景容踢本身的那一脚其实不疼。

“老爷,老爷……”刚走去没一会,佩兰就看到后面白姨娘气喘呼呼的追了上来。

“怎样了?”苏景容的脸早经没适才那样难看了。

“老爷,夜间风大。”她笑的温顺,“这是妾刚绣的袍子,您先披上省的着凉。”说着便披到了苏景容的身上,“正正好好,您看。”白姨娘有点兴奋的说,那模样便让苏景容想到刚纳白姨娘入府那会,白姨娘也只这样子,只要能为自己做点衣服鞋子之类的,看到自己穿上便兴奋的不行,像个小孩子一样。

“嗯,你辛劳了,夜间风大,你穿的这样薄出来,这不是让我担心你么?”苏景容的一颗心早已熔化在白姨娘的温情里。

此幕看的佩兰鸡皮疙疸都掉了一地,白姨娘真是最最会耍手腕。

两人终究依依不舍的分开了,又急着和佩兰来到,苏清漪的院子。到了苏清漪的房里时,苏清漪早已醒了,大夫也都走了,就剩余了沈氏一人。

“女儿见过爹爹。”苏清漪彷佛比白日之时更病弱了,在灯火下她的面色更看起来惨白。

“怎么样了,还有何不舒服之处吗?大夫怎样说?”苏景容望着苏清漪惨白的病容有点惭愧。

继续阅读《重生之侯门嫡女》

                           

原创文章,作者:白驹过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86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