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方子夏,弃婿鬼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弃婿鬼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陈楚

角色:陈楚方子夏

简介:上门女婿陈楚,偶得鬼谷医门传承,从此医武无双,生死掌在一手间

弃婿鬼医

《弃婿鬼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情况紧迫
“不用了,何家外面的地上干净的很。像我这种小人物,就要有小人物的自觉,等会自己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坐着,也算是何家的座上宾。”陈楚冷哼一声,将王轩之前嘲讽过他的话,如数奉还。
王轩的冷汗瞬间唰唰地留下,腿脚一软,差点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何鹏飞那不悦的目光。
这些年,他仗着自己是江南何家的大管家,目中无人,经常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何鹏飞其实也知道他的毛病,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看着陈楚的反应,何鹏飞是何等精明的人物,哪里不知道王轩的毛病又犯了?
更别说,明天陈楚还要为他进行第二次的治疗,孰轻孰重,何鹏飞心中自然有数。
他冷哼一声,当即说道:“王管家,你在这别墅里也呆的挺久了,对基础的业务恐怕都生疏了吧?从明天开始,你去集团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做起,我看你的后续表现!”
王轩腿一软,扑通一声直接瘫倒在了地上。这言外之意,就是直接把王轩踢出了何氏集团的核心位置啊。他这次得罪了何鹏飞的都想要巴结的高人,从此风光不再,失去了何鹏飞的信任,更是被怀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出现了问题,只怕再也难有回到何鹏飞身边的一天了!
他以前仗着何鹏飞的宠信得罪了不少人,现在被一撸到底,恐怕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但归根到底,还是他目中无人,认为自己的身份高人一等,得罪了真正的高人,这一切也都是无法挽回的了。
陈楚怀揣着一千万银行卡,刚离开何鹏飞的别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陈先生,还请留步!”
陈楚诧异的回头一看,却是孙圣手跟在自己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陈先生……能冒昧称呼你一声小友吗?”
“当然可以,荣幸之至。”陈楚说。
孙圣手也是个果断之人,看着陈楚,知道这位外貌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年轻人,那可是刚刚在自己眼前展示了神乎其神医术的真正神医啊。若是有他的帮忙,那位大人物的病情也许……
想到这,孙圣手当即便是开口说道:“陈小友,老夫想请你帮一个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呃……?”
找我帮忙?
陈楚微微一愣,略带谨慎的说道:“什么忙,孙圣手您先说。”
“在小友面前,我怎么敢自称为圣手呢?我痴长小友几岁,要是小友不嫌弃的话,就称呼我一声老哥吧。”孙圣手从怀中拿出那副玉苍神针,递给陈楚道,“这副银针,就当作是老哥的见面礼了。”
孙圣手也不忙着说,先送上一份礼物。他打定主意,哪怕到时候陈楚不帮忙,也要和陈楚打好关系。
“孙…孙老哥,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陈楚犹豫片刻,还是收下了银针。他对这幅玉苍神针也眼馋的很,再加上获得了鬼谷医门的传承,日后免不了和同行打交道,多个朋友也算是多条门路。
只是孙圣手的年纪几乎可以做陈楚的爷爷了,这一声老哥,叫的陈楚心里怪怪的。
“是这样的,”眼见陈楚收下了自己的银针礼物,孙圣手的语气更是热络了几分,“近日有一位大人物来找我看病,只是他的病情非常特殊。说实话,以我目前的医术水平,对他的帮助恐怕非常有限,偏偏他每次旧伤发作之后情况危急,搞不好随时有生命危险。”
“而你的医术水平这么高,所以我想请你陪我一周后,一起去看看。”孙圣手的眼神期待。
陈楚犹豫片刻,看在收了人家玉苍神针的份上,还是点头说道:“好,我可以陪您去,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头,我不一定保证能有办法。”
孙圣手哈哈大笑:“当然,这是自然!哪怕是扁鹊华佗重生,也不敢说能治好这世上的一切疑难杂症。只要老弟肯去,老哥我就很感激了。”
说完,两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
孙圣手走后,陈楚小心的将这副玉苍神针贴身收好。
他在大马路上漫无目的走着,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中午和方子夏通的电话,心头不由升起一团郁气。
“嘟——”
汽车在身后长鸣。
“陈楚!”一道清冷的声音在陈楚耳边响起。
陈楚回头一看,只见一辆老旧的桑塔纳轿车停在身后,车门一开,迈出来一截修长白皙的美腿,随后从车上下来一位衣着靓丽,带着墨镜的时尚美女。
这位美女冷冷扫了陈楚一眼后,接着快步朝着陈楚走来,俏脸上更是带着一层冰霜。
这长腿美女正是陈楚的妻子,方子夏。
方子夏身段高挑,腰肢纤细,今天的她似乎是特意换过衣服,穿着一身黑色的露肩长裙,一双美腿笔直修长,尽显好身材。以陈楚的角度来看,甚至能看到粉颈下那一抹深深的沟壑,只是此时的方子夏脸色不快,一脸恼怒的看着陈楚。
“陈楚,你闹够了没有?”
陈楚摇了摇头:“我不想和你吵架。”
“你……”方子夏深吸了口气,强压住心头怒火,对着陈楚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一下午,都快急死了!”
“你说你没有撒谎骗钱,那就证明给我看啊!或者你觉得我哪里不对,有什么想法意见,直说就是!”
陈楚直视着方子夏,双眸平静无比:“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
“……”方子夏呼吸一滞。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陈楚会当着她的面说出“离婚”这两个字。
毕竟在过去的三年中,陈楚在方家一直都是一副逆来顺受,唯唯诺诺的模样,甚至都不敢大声的讲话。
在她的设想中,一直以为陈楚只是在气头上,等过几天还会来讨好自己。毕竟陈楚一事无成,怕是离开了方家连份工作都找不到。
结果,他却要跟自己离婚。
可方子夏的心中也有气啊,是我出轨对不起你了?还是方家虐待你了?你陈楚凭什么对我说出离婚这两个字!
就因为撒谎骗钱的事情被拆穿了?所以恼羞成怒,不想继续在方家待下去了?
哪怕是离婚,那也只能是我方子夏先提出来!
方子夏越想越气,夹杂着找了陈楚一下午的委屈,她冷冷扫了陈楚一眼,赌气说道:“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
陈楚点了点头,顺势坐上了桑塔纳的副座。
方子夏眼中带着一丝怒火,一言不发,先带着陈楚回了家,拿了结婚证,然后直奔民政局而去!
整个过程中陈楚扭头看向窗外,没有丝毫的阻止。
“哼!”方子夏生着闷气,高耸的胸脯被气的上下起伏。
她倒要看看,待会陈楚到了民政局门口还是不是这么的嘴硬!
就在此时,陈楚的手机响了。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陈楚?”手机那头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
“你是哪位?”陈楚问道。
“呵呵,你别管我是谁,你现在马上到北城区青山车行,来晚了就等着给你妈收尸吧!”
陈楚豁然一惊:“你说什么!”
“怎么,还不信啊?听好了!”
手机那头,忽然想起了啪啪的打巴掌声,然后陈楚听到了母亲黄学芳的惊呼声:“别,你们别打我了,啊……”
“妈!”
陈楚一下子跳了起来,脑袋都撞到了车窗。
“怎么样,听到了吧,”那头传来嚣张至极的笑声,“给你二十分钟,快给我滚过来!你要是晚上一分钟或者选择报警,后果自负。”
“好,我马上过去!你要是敢伤害我妈,我保证让你后悔终生!”陈楚睚眦欲裂,眼中带着杀意。
“你特么吓唬谁呢?”
“啪啪啪!”
电话那头,黄学芳再度发出一阵惨叫。
手机挂断了。
“啊!”
陈楚怒气冲天,一拳砸在桑塔纳的车门上。
哐当一声,车门竟然出现了一道极其深的凹陷!
方子夏被吓了一跳,但她也听到了陈楚电话中的内容。
她也不提什么民政局的事情了,急忙调转车头,朝着青山车行驶去。
方子夏转念一想,对着陈楚说道:“陈楚,我们还是报警吧!”
“来不及了!”陈楚紧握双拳,浑身杀气腾腾。
他脑海中迅速思索着,谁会绑架黄学芳?他最近得罪了谁?
只有林家豪!!!
很快,桑塔纳驶到了青山车行。
陈楚下车,这才发现,这里是一座废弃的城郊车行,周围廖无人烟。
“子夏,你先走吧。”
方子夏心中焦急:“陈楚!要不我们还是报警吧!”
“你在这里等我十分钟!要是我十分钟后还没有出来,你直接报警!”
在方子夏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陈楚脸带寒意,环顾四周,三两步直接跃上了楼顶。
青山车行内,陈楚的母亲,双手绑着,被吊在天花板上。
她的嘴巴被封,说不出话。
十几名肌肉虬结的大汉,手持刀棍围在黄学芳周围。
陈楚眼中带着滔天的怒火,脚步一踏,直接从高空跃下!
劲风吹动,外衣直接被吹了起来,如同带着黑色的披风!
宛如天神下凡!
“你们谁动的手,我要他……死!”
继续阅读《弃婿鬼医》

                           

原创文章,作者:陈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84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