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背叛》林子阳黄晓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妻子的背叛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犽一

角色:林子阳黄晓莉

简介:三十而惑,公司破产,娇妻出轨
为了报复,我把仇人绿了

妻子的背叛

《妻子的背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跟踪奸夫

晚上十一点,我躲在楼梯口中,双眼猩红地盯着手机屏幕,那是一张我和妻子的合照。

妻子笑得灿烂,清纯而又带点媚的妆容美的让人心动,美的让我曾一度以为她就是我生命中的全部,然而此时我只想把她这个贱女人大卸八块。

我很后悔,当初结婚之前,我妈就不止一次劝我,说妻子这种女人并不适合我,我要是听了这话,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头上绿油油一片。

两个小时前,我陪老板应酬挡酒,结束后带外省来的客户到酒店安排住宿,结果却在那里看到了妻子。

可是妻子今天出门的时候,明明跟我说的是和闺蜜去聚会,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当时,妻子刚从酒店房间出来,身后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只见妻子挽着那男人的手臂,有说有笑地往外走,男人还把手放在妻子的纤腰上肆意游动。

“讨厌,刚完事就又不老实。

妻子打了一下男人的手,脸上却是眼含春水,露出娇媚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我仿佛被五雷轰顶,瞬间头晕目眩,脑袋一片空白。

我就这样待在原地不知所措,看着妻子和那男人的背影渐渐远去,我甚至不自觉地往角落里退了半步,别人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我才是那个因出轨而需要躲躲藏藏的贱人。

然而只有我才清楚,那一刻我的内心是有多么的煎熬,那种被妻子背叛的痛苦与绝望,比我当初经历公司破产时的感觉都还要来得更加猛烈。

想当年,我也算是年轻有为,大学广告学出身,和两个志同道合的舍友从满大街派传单开始做起,到组成工作室盈利,再到合伙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我们终于由穿地摊货,吃泡面还要考虑加不加卤蛋的穷屌丝,慢慢变成了穿西装,出入高档酒店的成功人士。

我最风光之时,除了公司资产和各处房产车产之外,卡里还有八位数存款,也正是在那时候,我认识了妻子。

那是一场晚宴,她穿着精致的小礼裙,还是那清纯而又带点媚的妆容,在朋友的介绍下跟我微笑握手。

那一刻,我心动了,之后便对她展开猛烈攻势。

送名贵化妆品和首饰、约星级酒店的烛光晚餐、身体不舒服时的嘘寒问暖……各种用钱的和用心的手段都被我使上,终于才如愿以偿。

一年后,我拖着一百万现金和一本崭新的房产证跟她回家见家长,他父母笑得眼睛眯成了缝,当场称呼我为好女婿。

那个时候,我真称得上是事业有成,风光无限。

可是,意外最终还是降临到了我头上。

两年前,和我合伙开公司的其中一个舍友被赌博团伙盯上设局,欠下了大笔赌债。

情急之下他竟然挪用公司钱款还债,这导致公司的资金链断裂,随之而来的就是公司运营严重亏损,最后破产倒闭,负债累累。

那个舍友受不了打击跳楼死了,另一个舍友则住进了精神病院。

我虽然没死也没疯,但是为还清债务,我几乎把整副身家都搭了进去,再度落魄不堪。

从那以后,妻子对我的态度就变了,从以前的娇媚体贴变成了冷漠,就连夫妻间的生活也变得冷淡起来,甚至会因为我加班回来晚了或者是应酬沾了酒气,而狠狠地拒绝我。

对此,我并没有说什么,我知道是自己事业的失败才导致生活变差,还连累妻子一同陪我受苦,我心中有愧。

然而这就是她这个贱人出轨的理由吗?

有钱的时候,我对她比对自己还要好,甚至爱屋及乌,给她的父母买房买车,给她的赌鬼弟弟还赌债,几百万花出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破产后,我重新找了一份工资微薄的工作,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如果不应酬不加班的话就尽量去跑外卖或者送货,就为多赚点钱改善生活。

哪怕在这种窘困的环境下,我都舍不得让她出去找工作,想方设法的对她好,竭尽全力满足她的物质需要。

因为我真的很爱她。

可是,我现在没钱了,就活该被戴绿帽?

我的内心刺痛无比。

看着那对狗男女的背影即将消失在酒店大门,我快速跟了上去。

刚到酒店大门,就远远地看到妻子坐上奸夫的大奔,随后扬长而去。

我连忙开着那辆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宝骏跟了上去。

原本我只是盲目的跟着这对狗男女,想看看他们到底还要去做什么,就连上前摊牌对峙的勇气都没有。

直到那辆大奔停在了我家楼下。

我怒目圆睁地盯着妻子坐在副驾位上和那奸夫尽情亲吻,许久后才下车飞吻告别。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对狗男女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偷情都偷到我家门口来了!

而且看他们不慌不忙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原来我头上早已成了青青草原。

欺人太甚!

那一刻,我彻底怒了,心也彻底死了。

我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以至于我真的想动手杀人,我也从来没这样冷静过,冷静到在短短几分钟内就想好了杀人计划。

我把奸夫的车牌号拍下来,又看着妻子坐上电梯后,才下车到附近超市买了把水果刀。

我要在今晚亲手结束这段造孽的感情,然后找到奸夫,把他一并解决掉,哪怕之后会被判处死刑,我也在所不惜。

楼梯口中,我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地吸着,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夹烟的手不停的颤抖,另一只手则握着水果刀,刀面泛着寒光,映照出我颓然却又狰狞的脸。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妻子发来的微信语音。

“林子阳,都这么晚了还不知道回来吗?整天加班应酬,也没见你多挣几个钱啊!”

“我告诉你,如果你回来时我已经睡了,你别想着到床上来,要睡就睡沙发上去,不要打扰我休息知道吗!”

像这样命令式内容的语音,微信记录里还有很多,都是我加班应酬,要晚回家时给我发的,我早就听惯了。

但是在这一刻,这刺耳的语音彻底点燃了我内心的怒火。

凭什么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给老板挡酒挡到吐,就为了能升职加薪,让你这贱人改善生活环境,而你还要对我冷眼相向,还给我戴绿帽子戴到家门口?

凭什么!

我砸掉烟头,死死握着水果刀,面目狰狞地冲出楼梯口。

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将手中的刀子狠狠插入那贱人的心脏,看看她的心脏是不是肉做的,不然为什么会对我这么无情!

我冲到家门前,咬牙转动钥匙,然而打开门的一瞬间,我愣住了。

一道熟悉而苍老的身影坐在沙发上,见我开门,便对我露出慈祥的笑容。

“儿子啊,这么晚才回来呀,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妈?”

我顿了顿,下意识将水果刀藏进裤兜里,先前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

看着我妈满脸皱纹和满头白发的模样,我突然想到,要是我真的杀了这对狗男女,然后被判刑,我妈该怎么办呢?她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了,还满身病痛,到晚年又有谁能来照顾她呢?

我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但绝对不能抛弃我妈,我最终还是按捺住了杀心。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妈的瞬间,我有一股想哭的冲动,眼眶慢慢变得湿润起来。

这也许是因为我心里觉得愧对她老人家吧。

我爸曾是煤矿工人,早年间在矿场出现意外导致瘫痪,赔的钱也基本都用在了治疗上,是我妈在白天做家政保姆,晚上摆地摊攒钱才养活了我们一家三口。

可以说,是我妈用双手和汗水撑起了这个家。

后来我爸因肺病走了,我妈就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五十出头的人看起来像年过花甲。

我发迹后,曾想着给我妈买一栋别墅,让她后半辈子可以享清福,可她坚决不同意,说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就算要孝顺她也不能胡乱花钱。

最后我给她买了一间不到七十平的房子,也就是我和妻子现在住的这间房。

在破产之后,我变卖了名下的所有房产还债,无奈之下搬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后,妻子说和我妈住一起不习惯,还经常和我闹别扭。

我妈察觉后就做出了让步,她将房产转到我名下,然后就回乡下去住了,为此妻子和她娘家人还跑来跟我闹,最后在房产证上加上妻子的名字后才罢休。

现在想想,我是真的对不起我妈。

这时,妻子走了出来,她刚洗完澡,穿着一身薄纱睡衣,丝毫掩盖不住她的曼妙身材,然而我只觉得肮脏无比,恶心至极。

她把我拉到卧室内,冷冷道:“你妈要来,你怎么不跟我提前说一声啊?当初叫你不要给她留家里钥匙的,你非要给她留,今晚回来见屋里有动静,我还以为进贼了,吓我一大跳。

看着妻子一脸质问的表情,我的情绪一下子又上来了,一气之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然后指着她鼻子道:“黄晓莉我告诉你,对我妈客气点,这房子本来就是我买给她住的,这里是我妈的家,她想留钥匙就留钥匙,她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需要和任何人提前说!”

结婚四年,我几乎没对妻子发过脾气,特别是在破产之后,我对她更是百依百顺,用纵容来形容都不为过,所以当看见我对她大发雷霆还打了她一巴掌后,她竟一时间愣住了。

“你……林子阳你居然敢打我?”

片刻后,妻子反应过来,她尖叫着扑向我,长长的美甲朝我面部狠狠抓来,嘴里叫喊着:“林子阳,我和你结婚四年,一半时间跟着你挨苦受累,住在这又小又破的房子里,两年来买的化妆品一双手掌都能数的过来,你没本事让我过上好生活就算了,居然还敢打我?”

我虽练过散打,也做出了躲闪,但距离太近,还是被她刮到了一点皮肉,在脸上留下一小条血痕,这让我更加恼火。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把她按在墙上,盯着她大声吼道:“你踏马还有脸说出来?结婚四年,这个家所花出去的钱,有哪一分哪一毫是你黄晓莉亲手挣的吗?你的化妆品,你的首饰,你和闺蜜出去玩的钱,全踏马是老子用汗水换来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妻子居然没有感到丝毫愧疚,她见挣脱不了我的手,反而对我露出轻蔑的笑容,“哼,当初结婚前是谁口口声声说会给我最好的生活的?又是谁破产后连一瓶香奈儿都买不起给我的?连老婆这点小要求都满足不了还出手打人,林子阳你算什么男人!”

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竟能把不劳而获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真搞不懂当初是怎么爱上这个贱女人的。

“黄晓莉,你踏马还真是厚脸皮呢,要不再让我试试你脸皮到底有多厚吧。

我怒极反笑,一只手掐住妻子的脖子,另一只手高高扬起,准备重重赏她一巴掌。

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敲响,我妈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儿子,两夫妻有事好商量,千万不能动拳脚啊,听妈一句,有什么事出来说好不好?”

我犹豫了,扬起的手掌停在半空,另一只手也放松了力度。

妻子趁机挣脱我的控制,猛地推开我后夺门而出,正好撞见我妈。

“有事好商量?林子阳这个畜生都快把我打死了!”

“你还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呢,在外面一事无成,只会回到家打老婆!”

妻子一向不喜欢我妈,以前由于我的缘故,她不敢对我妈发脾气,但这一次,她捂着半边通红的脸,像个泼妇一样朝我妈大吼大叫,然后跑进卫生间反锁了门。

见她顶撞我妈,我顿时大怒,骂骂咧咧追上去,却被我妈拦了下来。

“儿子啊,你这是怎么了,以前没见过你这么冲动的呀,有什么事冷静下来再商量好不好,妈担心你呀。

“妈,你放心,没什么大事,就闹矛盾了而已。

看着我妈满脸的忧愁,我赶紧平静下来,岔开话题问道:“话说回来,妈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呀?来之前跟我说一声也好啊,我可以去车站接你。

闻言,我妈轻轻叹气,重新坐回沙发上,缓缓道:“你刘阿姨今天走了,临走前让人打电话给我,说想亲面跟我道个别,事发突然,你又要忙工作,我也就没提前跟你说一声。

刘阿姨是我妈曾经的雇主,我妈在她家做了近二十年的家政保姆,两人感情很好,就像两姐妹一样。

早些年听我妈说刘阿姨得了重病,一直住院治疗,想不到这么快就走了,她这一走,我妈必定是很伤心。

突然,我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给了我,“这卡是你刘阿姨走前留给我的,里面有五十万,密码就贴在卡上了,你拿着吧,以后再打拼时或许能用上。

我知道刘阿姨和我妈的感情很好,但没想到会好到这种程度。

而这五十万对现在的我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大钱。

破产后不久,我就想过要东山再起,然而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拼命当两年社畜,也攒不下几个钱。

有了这五十万,我便有了翻盘的资本,我相信凭我的能力,迟早能重回巅峰。

但我还是犹豫了,我很清楚,五十万对我来说是大钱,但对我妈来说又何尝不是呢,这笔钱开支得当的话,足够让她安享晚年了。

而且创业有风险,我再有能力和信心,也不能保证一定不会失败,万一真的打水漂了,我妈该如何养老?

以前穷的时候,我妈为了家庭挨苦受累,我富起来的那几年,她也没怎么享受过,现在我又穷了,难道还要我妈为我做出牺牲吗?我实在不忍心。

沉默片刻后,我把银行卡递回给我妈,“妈,这钱你自己留着吧,我的事自己会想办法的。

我妈没有接卡,也没有接话,只是起身走向厨房,还是那慈祥的笑容,问道:“你工作到这么晚,饿不饿啊?要不我煮个面给你吃吧。

那一刻,我热泪盈眶。

一刻钟后,我坐在沙发上大口吞咽着,仿佛吃的不是面,而是关心和爱。

吃完后,我把银行卡收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大门响了。

“林子阳,你踏马敢打我姐,老子今天废了你!”

门外传来叫骂声,大门被拍的砰砰作响。

听到动静,妻子很快就从卫生间跑出去开门。

只见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冲了进来,手里握着一根木棍,见了我抬手就打。

这次我是有防备的,矮身躲过一击,拦腰抱住他就往地板上一摔,瞬间让他摔得七荤八素。

然后我一把夺过他的木棍,指着他冷声道:“黄晓正,你个吊东西长能耐了呀,以前姐夫前姐夫后地跟着摇尾巴,现在踏马敢动手了?”

这个染着黄毛的二流子,正是妻子黄晓莉的亲弟弟,黄晓正。

想必是妻子躲进卫生间时给他打了电话,他才赶过来跟我叫横的。

黄晓正被我一下子摔懵,估计是记起来我练过散打,他开始虚了,悻悻爬起身来,不敢再动手。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我妈吓到了,她赶忙从厨房出来劝架,我把她挡在身后,叫她不要插手。

“姐,你这个废物老公居然敢打我!”

黄晓正站到妻子身旁,气冲冲道:“他不光打我还打你了,这样的老公留着还有什么用,我劝你赶紧离婚吧,以姐你的条件,重新找个有钱的不难。

“还有这房子不是也登了你的名吗,到时离婚了,姐你能分到一半,我早就打听过了,这房子虽然地段不算特别好,但少说也值个百八十万。

说完,他又朝我吼叫道:“林子阳,你个死穷鬼就踏马就等着和我姐离婚吧,敢打我,你简直是活腻了!”

“晓正,够了!”妻子推了一下黄晓正,“我不是叫你来打架的,你姐夫再怎么不是,你也不能这么不尊重他。

此话一出,我懵了,黄晓正也懵了。

我实在没想到妻子居然会帮我说话,黄晓正也没想到妻子竟偏向我这边,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吃错药了。

不过,黄晓正的话倒提醒了我,如果我和妻子离婚的话,她极有可能可以分到一半的房子。

可是这房子的每一分钱都是我出的,是买给我妈住的,怎么可以让黄晓莉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白白占去一半?

看来,现在还不是彻底摊牌的时候,至少不能轻易离婚,一定要把房子保住。

“姐,你在说什么呀,我是来帮你的,你反过来说我不是?”黄晓正不满道。

“晓正,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这是我的家务事,我自己会解决的。

妻子朝黄晓正使了使眼色,推着他就往门外走。

等她们姐弟两个离开,我妈担忧问道:“儿子,你和妈说实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弄到这种地步呀?”

我摇摇头,扶着我妈到客房,“没事的妈,你放心吧,现在也挺晚的了,你早些休息。

很快,妻子回来了,她关上大门,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一声不吭走进卧室。

我瘫坐在沙发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断在脑海里流转,我开始思考。

妻子红杏出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嫌我穷,也是啊,像她这样的人,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阔太生活,哪里还忍受得了担心柴米油盐的日子。

果然,穷才是原罪。

可是为什么妻子刚才会帮我说话,还把自己搬来的救兵赶走呢?

我回忆着,很快我就想明白了,踏马的黄晓莉不是什么良心发现,而是依旧觊觎着我的钱财。

一定是她在卫生间打完电话后,听到我和我妈的谈话,知道我妈把一张存着五十万的银行卡交给了我。

黄晓正来了之后,冲突升级,她担心得不到那笔钱,所以才使眼色赶走黄晓正。

不然以她的脾气,怎么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

可以啊黄晓莉,城府不浅嘛,贱不贱呐!

我心里暗骂一声。

过了一会儿,妻子从卧室里探出头来,朝我喊道:“林子阳,你给我进来。

我走进卧室,想看看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只见妻子坐在床上翘着腿,见我进来了,起身走到我面前,责怪的语气中又带着撒娇的气息,问道:“老公,你今晚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发这么大脾气?”

我心里一阵冷笑:怎么了?你都给我戴绿帽子戴到家门口了,还不许我发脾气了是吧?

接着,妻子突然把双手轻轻放在我脸上,柔声道:“是不是工作上遇到困难了,还是应酬太累了?我可以原谅你,但你要保证以后不再这样了好吗?”

又是一棒槌一块蜜,以前她和我怄气之后却又有求于我时,基本就会用现在这种伎俩,这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我肯定中招。

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她出轨的事实,这样的伎俩怎么可能还会对我有用。

不过,既然你黄晓莉能为了钱在我面前演戏,那我也能为了保住房子而演你黄晓莉一波,都是为了顾全大局罢了。

给我妈养老用的房子,你个贱女人一砖一瓦都别想拿走!

下定决心后,我也伸出双手轻轻捧住妻子的脸,假装温柔而又带有歉意道:“对不起啊老婆,是我一时冲动才出手打你的,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对你好, 你原谅我好吗?”

从我的角度看下去,妻子的面容的确很美,哪怕现在是洗澡卸妆后的素颜,同样对男人具有很强的诱惑力。

只是,这副美丽的躯体已经被其他男人肆意发泄过,早已变得肮脏无比了。

看来这五十万对黄晓莉来说真的很有诱惑力,她见我态度转变,竟马上扑进我怀里,水润的双唇与我的嘴唇紧紧贴合,两条白皙的大长腿顺势缠上我的腰。

吻了许久后,妻子才松开双腿站回地上,还很诱惑地朝我咬了咬嘴唇。

“老公,我原谅你了,今晚就让我为你好好服务吧。

妻子媚眼如丝,抓住睡衣的肩带纽扣轻轻一扯。

下一秒,顺滑的薄纱睡衣应声滑落,妻子娇嫩润滑的肌肤全部展现在我眼前……

那一晚,妻子很卖力,生怕我不满意似的。

实际上,那是我和她结婚四年来最好的一次。

也正因如此,我才感到更加心寒,破产之前我忙于打理公司,和妻子温存的次数其实并不算多,破产后她开始嫌弃我,次数则更少了,她如今这么娴熟的技巧,是要和那奸夫偷情多久才能练就的呀。

我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到底戴了多久绿帽。

“我爱你,老公。

完事后,妻子眼含春水,对我露出娇媚的笑容,与今天在酒店和那奸夫在一起时的表情如出一辙。

我内心冷笑:黄晓莉啊黄晓莉,你都给我戴了这么大顶绿帽了,在说爱我时,怎么可以无耻到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呢。

我假装笑了笑,穿好衣物走到卫生间,在洗手池边拼命漱口。

毕竟在缠绵之前,我被妻子吻了那么久,脏!

以前我加班应酬回来晚了,她嫌我脏,现在我嫌她脏。

深夜,我躺在床边久久不能入眠。

等到早已与我同床异梦的妻子入睡后,我才悄悄来到窗边打开手机,盯着屏幕中那张车牌号码的照片,一场复仇计划在我脑海里慢慢酝酿成形。

到第二天一早,我妈坚决要回乡下去,说等到刘阿姨出殡的时候再来,就不打扰了。

我很清楚,我妈是担心在这住会影响我和妻子之间的感情,特别是昨晚一事发生后,我妈就更加谨慎了。

做父母的就是这样,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要处处为孩子着想。

可是我和妻子之间哪里还有感情可言呢,得知她出轨的真相后,她就不再是我的妻子了。

我本来想劝我妈留下来住一段时间,但我拗不过她,于是我开车送她到车站,目送她上车后才离开。

之后,我给公司请了一天假,接着打电话给妻子,骗她说我又要陪老板应酬,要很晚才能回去。

通知到位后,我便回到所居住的小区,躲在楼下咖啡店里暗中观察。

这一招就叫做引蛇出洞。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妻子虽然保养的不错,看起来像个二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但实际上已经二十八岁了,只比我小两年而已,跟三十岁的狼区别不大。

我现在给她营造了这么好的偷情环境,我猜她一定会趁机约奸夫出来,当然我也很希望她能约奸夫出来。

这样一来我才可以跟踪奸夫,然后顺藤摸瓜,摸清楚他的身份,不然仅凭手机相册里的那张车牌号码照片,找起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我的猜测是对的,当天中午,那辆大奔就又停在了我家楼下。

不一会儿,妻子就从楼上下来,不过她好像并没有化妆打扮,穿的还是家居装和小拖鞋。

只见妻子进了副驾驶,很快就又出来,手里还多了一小束花。

我皱了皱眉,心想奸夫淫妇居然还会搞小浪漫,真是无奇不有啊。

看来妻子今天是不打算偷情了,她下了车,给奸夫一个飞吻后就拿着花上楼,那辆大奔则徐徐开出小区。

不过没关系,我只是想跟踪奸夫而已,如今他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就够了。

出了咖啡店,我连忙跑去开车,保持距离跟在奸夫的大奔后面。

很快,大奔停在了一栋大楼前,我抬头一看招牌,居然是中庆广告公司的所在地。

这中庆广告可是我们滨江市广告行业的巨擘之一,很多广告科班出身的年轻人都挤破脑袋想进去,如果我当年没有选择和舍友们一起创业的话,那么我肯定也会选择入职中庆。

那奸夫从车上下来,还是西装革履的模样,涂了发蜡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手里提着个公文包,进去大楼时还和保安打招呼,俨然一副职场精英的样子。

但他居然敢明目张胆地搞其他人的老婆,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衣冠禽兽吧。

我跟了进去,一直跟到他走进一间办公室,那门外牌子上正好印有奸夫的照片,照片下赫然几个大字:客户部副经理,赵泰。

原来是同行,真是冤家路窄啊。

我来到洗手间,打开手机进入中庆广告的官网,点开人事一栏,很快就找到了赵泰的公司资料。

原来赵泰今年也刚三十出头,踏马还是个喝过洋墨水的海龟。

然而很快我就发现了端倪,人事资料显示赵泰是在两年前入职中庆,一来就当了组长,半年后立马升到客户部副经理,然而资历栏上却没有任何其他的工作经历。

很明显,赵泰这坐火箭般的升职速度,绝对是有后台的。

我复制好赵泰的资料,给一个联系人发了过去,又转账一笔钱,一个小时候后,一份关于赵泰的资料便发到了我的手机上。

以前开公司的时候,我就很注重人脉这方面,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一点,只要目标明确以及钱到位,想查赵泰的信息还是不算难的。

不过这一查呢,确实让我挺惊讶的,这赵泰的爹居然是中庆广告的第二大董事,是实打实的大富豪,怪不得赵泰能升得这么快了,原来是学好的投胎这门艺术活。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些棘手了,人家赵泰是富二代,家大业大的,我要想报复他的话,还真的要花费大功夫才行。

不过,这些富豪还有富二代有几个底下是干净的呢,只要我肯深挖,肯定能挖到脏东西,只要抓得住赵泰的把柄,想要报复那还不容易嘛。

就比如赵泰和我妻子的奸情,这要是揭露到媒体上,那肯定能引起一阵轰动。

像中庆这样的大公司,最忌讳的就是声誉受损,而赵泰不仅是中庆的副经理,还是他们董事的儿子,造成的恶劣影响肯定会很大,到时赵泰会落得个什么下场呢?

这一刻,我想清楚了,我要把妻子和赵泰偷情时的画面偷拍下来,还是声情并茂,越露骨越好的那种。

到时候就算我不把视频发布出去,也能将其作为一个把柄去威胁赵泰,甚至是他老子。

整理好思绪后,我离开洗手间,在经过赵泰办公室的走廊时,只见一道美丽的身影朝我迎面走来。

那是一个陌生女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肤白貌美,一身职业套裙之下是丰腴的身材,特别是一双穿着高跟鞋,毫无赘肉的大长腿,比妻子的还要美上几分。

虽然她看起来没有妻子那么年轻,但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性感的气息,简直就是个极具韵味的少妇呀!

直到看见那少妇停在赵泰办公室门前,我竟下意识胡乱联想到:完了,难道这样一个上等货色也落入赵泰这种纨绔的魔掌了吗,还是已经落入了,难不成他们要在办公室里……

继续阅读《妻子的背叛》

                           

原创文章,作者:犽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83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