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疆毒后(绮月寒满地绮月寒)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西疆毒后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罗喉

角色:绮月寒满地绮月寒

简介:多年以来的呕心沥血、深情托付,换来的是年轻的帝王皇位坐稳无情逼杀!重型拷打,犹如畜牧
逼命利刃要了她的命,又让她卷土重来
更狠,更毒,绮月寒势要血洗了昔日仇人!

西疆毒后

《西疆毒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修好之意
绮月寒敛去眼中精光,将帝王蛊收入怀中,足尖一点,提起轻功飞了出去。
回到寝殿,绮月寒立即拟写奏折上达天听,称即日起将动身前往北辰皇城亲自缴纳贡赋,以示西疆对北辰的赤诚忠心。
她的手书并不娟秀,却大气磅礴,不像寻常女子所写。绮月寒一气呵成,写完后将奏折放在一边,任由侍女打扇将墨迹吹干。
风知微皱起了眉:“北辰虽盛,但西疆亦是富足,并无需攀附之必要,主上为何如此放低姿态?”
“为了防患于未然。”绮月寒站起身来,宽大的披风逶迤在地,“我不犯人人未必不犯我,景帝已老,可太子却是个狠角色,若胡族和南夷有意挑拨,很难保证他将来即位后不对西疆有所动作。因此,还是尽早表明姿态为好。”
风知微点点头,心底里划过一丝异样。主上虽为西疆之主,却只醉心制毒,向往豪杰纷争的江湖,向来对朝堂之事甚少过问,此番竟如此关心朝政,思虑周全,一夜之间成熟不少,想来早逝的先主可以安息了。
就在奏折被快马加鞭送往皇城的同时,绮月寒也在着手准备动身事宜。这一去路途遥远,且必有凶险,所带的随从必得是心腹中的心腹,精锐中的精锐。
“近日长老们可新养了蛊?让卫兵们全都带上,以防万一。”绮月寒对着风知微交待道。
西疆地处盆地,气候湿热,族中人皆善制毒、养蛊,能轻易杀人于无形,也正因如此,外界对西疆一直存有敬畏之心。而身为一族之主的绮月寒,深得先祖真传,更是炼毒高手中的高手。年少无知时候,绮月寒也曾化名在江湖中闯荡,因为一身出神入化的使毒功夫,赢了个“毒王”美誉,至今还常被风知微挂在嘴边嘲笑。
风知微领了命令出去,大殿中很快陷入寂静之中。绮月寒遥望北空,水润的红唇溢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
北辰皇城,御书房。
内侍读完绮月寒的奏折,景帝龙颜大悦,冲立着的太子北辰渊笑道:“这西疆自臣服我北辰以来,一直安安静静,似是要与世隔绝,没想到此番却大表忠诚之意,实在令朕意想不到。”
北辰渊心下微动,面上却不动声色恭维道:“父皇威名远播,番邦无不敬服敬仰,实在是万民之幸!”
此番话是夸大了,景帝虽英明神武,可即位之初便遭叛臣逼宫,最后虽九死一生平定乱局,但皇权自那时起便不甚牢固。在北辰王朝盛极一时的当下,其统辖的多个部族仍有异动,不少首领暗地里都有不臣之心。也因为如此,南夷和胡族才敢对北辰王朝虎视眈眈,总想着浑水摸鱼、渔翁得利,边陲之地不时有动乱发生。
要想使四海臣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北辰渊握紧了袖中的拳头,那件事,必须要尽快办了。
北辰渊的恭维很让景帝受用,他摸了摸龙须,赞道:“这绮月寒果真是识时务者,眼界胸襟皆可称道,一个女子尚且如此,可见西疆也非凡地。”
“父皇说的是,听闻西疆盛产美女,这位疆主想必也是美貌过人。”北辰渊附和道。
闻言景帝的眉毛挑了起来:“哦?她今年芳龄几许?”
“才不过二八年华。”
“竟是这般年轻……”景帝沉吟片刻,目光变得悠长,良久,冲立在身边的执笔太监道:“拟旨,令平遥王亲自前往边塞将西疆女主迎入北辰境内,并为二人赐婚,纳绮月寒为平遥王妃,以示我朝修好之意。”
一道圣旨,暗藏阴谋。
……
景帝二十六年六月初六,西疆历法中最春风顺水的日子,绮月寒带着人马浩浩荡荡地从西疆王都出发。
西疆疆主亲自向宗主国纳贡,规模必然十分宏大,尽是纳贡的土产和金银朱贝便装了一百辆马车有余。
未免夜长梦多,绮月寒特意派了本族长老走水路将贡品送达北辰,而自己则轻车简行,身边只带了极贵重的珍宝和一支三百人的卫队沿途保护,饶是这样也逶迤数里,行动场面颇为壮观。
车队行了数十日有余,于第十一日到了双雄镇。
双雄镇是北辰的西南边塞,是与胡族接壤的军事重镇,也是从西疆进入北辰的必经之地。
进入双雄镇,就意味着进入了他方势力范畴,必得打叠起百倍的精神小心应对。
越是接近北辰,绮月寒便越难入睡。前世的记忆在夜晚更加鲜明,她想起被北辰渊折磨时的惨烈记忆,同时也想起了那个未留姓名的神秘人。
绮月寒记得刚被投入死牢之时,一时接受不了倾心相助的枕边人竟反过来迫害自己的现实,被恨意和疼痛折磨得难以入眠。
地牢坚冷,神秘人便侧卧在自己身边,像哄小孩入睡一般轻抚她伤痕累累后背,背靠他温暖胸膛的绮月寒往往在这样无声的安慰下悄然进入梦乡。
思及此,绮月寒的内心变得滚烫,星月早已隐去踪影,她在啾啾虫鸣中闭上眼睛。
睡意缓缓侵袭上双眸,记忆虽时刻提醒着那些冰凉刻骨的仇恨,但心底总有一方因为那人而渐至温暖。
若今生侥幸能再遇见……
绮月寒有些不敢想象那时的激动,她轻轻翻了个身,忽然听到帐外传来一声轻轻的骨哨,若不认真分辨,便会认为是虫鸣,但绮月寒自小听力非凡,一下便识出了不同之处。
绮月寒猛地从榻上翻身而起,因为一路有所疑虑,所以她晚上皆是和衣而睡,此刻身上穿着一件暗紫色的锦袍,在夜色中并不显眼。
榻边放着两串银手链,每一串上皆缀着八个沉香木制作的小葫芦。绮月寒将链子戴在手上,又抓起一把小巧的匕首放进怀里。
她凝神细听,发现又有两声骨哨声接连响起,听方位,应是从离主帐最远的两个兵帐中传来。
这骨哨乃是北辰特产,专门用来在黑夜中传递消息,前世绮月寒曾因为北辰渊的缘故随军一年,对于它的指令十分熟悉。这三声骨哨皆有四息,意味着哨声发出的地方已经扫除一切障碍。
绮月寒瞳孔一紧,看来最外围的帐篷已经被人攻陷了。可来者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三十多名训练有素的兵士无声无息地制服?
不好!继续阅读《西疆毒后》

                       

原创文章,作者:罗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7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