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唐朝有座山》羲皇汪洋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唐朝有座山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羲皇

角色:羲皇汪洋

简介:山中一顽石,坐看沧海桑田
千年而通灵,不识人情冷暖
石有灵生念,欲解天道伦常
不知生死,偏见生死
不明轮回,偏入轮回
生死轮回中,不见报憾事
且修且行者,入妄而出妄
妄称山神名,修成真人身
一块石头在山中看风云变化,终究生了凡心
逍遥千年,种田养兽,终于有一天,看凡间之事,颇多遗憾事,顺心意,寻真心,历事一遭可还能逍遥?大唐贞观年间,天地之间突然多了一座云山

唐朝有座山

《唐朝有座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山中小寨

  没想到刚醒来就要见这么多以前的‘亲人’。洛云有些不知所措,梅姨一家还好,都是绝对一心向着自己的。至于这些族叔们……希望这古代民风都是一般淳朴,不要欺负自己一个‘孩子’。

  裹着大衣在塌上盘腿坐下,因为紧张,腰背挺得笔直,倒是更给人一种精神的感觉。示意沐儿将四叔请进屋中,洛云端起桌子上的木头方杯,或者说碗更合适。低头小口小口的抿着水,像是在品味什么滋味一样。“小云!你果真醒了!老天保佑啊,大哥这一脉总算是留下来了。”听着这话语带着无限的惊喜和欣慰,心思品味,觉得这话很是真诚,可见这四叔看到自己醒来是真的十分高兴地。想到这里,洛云放下碗,仰起头看向刚进屋的这个中年汉子。

  年龄大概三十出头,虽不及武叔高大,但目测也有一米八左右了,身姿挺拔,肌肉虬张,随意的在那一站,让洛云不禁想起‘站如松’三个字。虽是壮年,但却满面的风霜,虽显得有些苍老,但眼睛却孕着昂扬的猛气。一身粗麻服,上身套着件皮袄,跟洛云身上的相似,应该都是动物皮做的。不过只是一个上身,不像洛云这件垂地大衣。四叔下身两条小腿也上裹着皮裘,这是什么皮,洛云倒是看出来了,因为太好认了,那竟然一对虎皮!看来这山上的农夫都兼着猎人的活计啊,哪个都不能小瞧,好歹有武叔护着他,要不凭他的细胳膊细腿真是没法活了。

  “四叔,请坐。沐哥帮我给四叔倒杯水。”眼看沐儿推门出去,洛云这才又看向坐在小桌一侧的四叔,心里偷偷比较了一下,坐下以后这块头看着赶上两个他了。倒霉,还不知道这四叔叫什么呢。“洛云身体不好,怠慢四叔了。前一阵子小侄昏睡,家事多蒙各位叔伯照应,小侄先在这里谢过四叔了。”

  四叔搓了搓冻得发僵的双手,接过沐儿递过来的碗,喝了一口热水驱驱寒。听到洛云的话,放下碗两个手捂着。“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你就是跟着你娘学了这么多礼,说起话来倒显得生分了。那是我亲大哥,你是我亲侄子。不帮你我还能帮谁。”想起突然就去了的大哥大嫂,四叔面上露出一些悲伤,叹了口气端起碗将一口喝干,然后重重的吐出了口气“行了,大哥大嫂走了就走了,日子还得过。前一阵子一直怕你也跟着走了,现在你醒了就好。你梅姨对你没得说,你武叔也是能耐人,沐儿跟你更是亲兄弟似的。有他们一家子照顾你,我放心!有什么事尽管跟四叔说,这寨子里总不会让自家侄子吃了亏!”

  洛云听了这话,心放下大半,原来这四叔竟是父亲的亲弟弟。而且他的话更应证了自己的观察,梅姨一家是绝对靠得住的。“四叔,小侄着这么一个身子。性子也不是惹事生非的,能吃的什么亏?小侄还怕因病未能对父母尽孝被族中长辈们责怪呢,昨天武叔带话回来说让小侄参加正旦的族会。四叔别瞒洛云,是不是要在会上对小侄有什么责罚?”

  四叔一听这话嘿嘿一乐,挥挥手示意洛云不用在意:“你病成那样,如今能醒过来就是老天庇佑了。当时谁能逼求你爬起来尽孝,是你二爷爷亲自下的话,让你好好养病。至于族会,过了年你也就十四了。虽说离及冠还有几年,但大哥这一房就你一个儿子,族中大事总得开始参与着了。”招手让站在一旁的沐儿再去给自己倒碗水,四叔站起来走到火炉边往里面添了几根柴。“大哥走后,族里的田土都归到你二叔那管着了。老二跟着大哥这么多年,也是个读过书识得字的能耐人。我就担心他管不住老三,以前有大哥压着,现在就怕老三管束不住自己跑下山去。”

  这话洛云听明白一半,族产交接给二叔了,基本上也就算是族长交接了。不过听四叔这意思,二叔和三叔并不是父亲的亲兄弟。不过这很正常,但最后说管不住三叔是什么意思?洛云试探着问了一句:“三叔他?”

  四叔拍拍手上的灰又走回桌边盘腿坐下:“嗨!大哥大嫂都说了他几次了。老三就不是个踏实人,看着人家买卖来钱痛快,可他不想想那是个长久路吗?没了这地,我们这些山里人还有啥。”四叔接过沐儿端来的水,没急着喝,放手里捂着“原来大哥在的时候实在劝不住就揍一顿,老二管事上有能耐是有能耐,可这动拳头的活就差点了,更何况还是个心软的。对着自己亲弟弟,他也下不去手。你四叔我还不好插手,怎么说老三也比我长了那么一年。”

  原来三叔想做商人。洛云想到秦汉时期社会的等级划分:士农工商,商乃贱业。虽然洛云也觉得要是没商人,生活质量就无法提高,不做生意就很难致富。不过他还是挺想踏踏实实的种地过活,洛云可不想为了生意到处去跑,跟各种样人谈买卖,斗心眼。不过他要是想让自己和族中的生活更好些,还真就需要个能出面做生意的。找外人去办总免不了可能被坑了族里的利益,有个自家人就好办多了。看来以后可以找个机会和这个三叔好好谈谈。

  这边和四叔闲话着家常,拐弯抹角的了解族中的人事。没一会梅姨就推门进来说是野味做好了,问四叔是不是留下来一起用点。四叔推说家中还有事,起身要走:“我就是来看看洛云怎么样了,看到他好好地我就放心了。五(武)弟打的野兔吧,程沐?呵,我那小子要是能有沐儿这么出息就好了。走了,走了,你们好好给洛云补补身子就好,你看他瘦的。来阵山风就能给他吹没喽。”

  四叔一走,洛云坐在那里想着心事。直到梅姨将做的菜全端上来,招呼了武叔和沐儿一起进屋坐下。梅姨见洛云对着一碗野菜兔肉汤一动不动,看的出他心不在焉。“云儿,云儿?”

  洛云醒过神来,看到眼前香喷喷的兔子肉。这可真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后世可吃不到了。抬起头冲梅姨一笑,拾起筷子吃了起来。

  “你四叔跟你说什么了,弄得你跟跑了神似的。”

  “没什么,四叔跟我聊了些族中的事。我问问了正旦族会的事情,四叔说没我什么事,只是我毕竟是爹唯一的儿子,也得参与着族里的事了。”洛云边说边用手撕下一快肉,怕汤汁弄脏了大衣,探着身子吃了“我猜族会应该是要正式宣布让二叔接任族长。咱们这个小寨还能有什么大事。”

  梅姨看洛云吃的香,心里高兴。听话里的意思,族会看来是真没有什么大事,至少关系不到洛云身上。之前倒是她多虑了。“没事就好,只要洛云你健健康康的。咱家也不求别的。”听了梅姨这话,武叔和沐儿竟同时认可的点了点头。看得洛云心中一阵感动。

  洛云饭量不大,喝了一碗兔子汤就饱了。梅姨看来很清楚他的量,只是劝了一句就没再多说。待都吃完饭,一家人围着火炉做了。沐儿又掏出小刀开始削木头。洛云仔细看了一下沐儿削的那根木头,又看看了手里的木头杯子。突然明白了,这些木头器具看来都是沐儿自己做的啊。这还真是勤劳持家啊。

  梅姨又在缝衣服,洛云一问才知道那是给沐儿做的新衣。然后脑子一转才想起来这是腊月,马上就要过年了!从六月间父母去世,然后就是自己的病。要不是洛云醒了,这一家人真是一点过年的心思都没有了。所以到现在家里一点过年的准备都没有。洛云的新衣是他娘还在时没做完的一件单衣改的,武叔的直接就还没做。至于其他过年要用的东西,家里往年用的也都还在,拿出来收拾收拾还能用。

  梅姨起了个头,一家人就开始商量着家里还缺什么,哪些山里就能弄到,哪些必须去山下镇子里买。这些洛云都不懂,就只能在一边听着。不过看武叔和沐儿的样子,他们也就是听梅姨吩咐,只负责去跑腿的。不过梅姨到底是从长安大户人家里出来的。听着她抱怨这寨中缺这个缺那个,而且看武叔的样子,这抱怨不是一年两年了。洛云不想太麻烦,就插了一句,说是爹娘今年新丧,一切简单些就好。梅姨一听,脸上露出一片黯然。往年她这些话都是跟小姐说的,这些男人哪懂这些。不过看着洛云的孝心,心里还是为小姐觉得值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该有的还得有,不能让别家笑话了咱们。云哥身子好了,也是该庆祝的。按说这次承了那首阳山上道士的恩,过了正旦,上元节时理当备一份礼送去才是。”梅姨说完就对着武叔嘱咐下次去镇子别忘了买些大四喜的礼盒之类,全没看到洛云听了她的话神情的怪异。

  首阳山,后世全国有好几个首阳山,但离长安近的就一个。就是属于秦岭山脉的首阳峰,如果你没听过。那紧靠着长安城的终南山你肯定知道。就是金大师笔中山下藏着个活死人墓,住着个美绝人寰的小龙女的终南山。首阳山虽不如终南山那么有名,但也算是个道家圣地了,被道家尊称为‘大太白神和二太白神’的伯夷和叔齐就死在那里。不过,这些洛云都不太关心。洛云想的是终于知道自己身在哪里了。

  这秦岭山脉绵延广阔,后世都传说这里有许多隐士。自己就在这山水中自在逍遥,过个隐士的生活吧。

  想到这些,洛云心中快慰。看看身边的三个人,这都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亲人。自己就努力地和他们共同维护好这个家的幸福吧。似乎此生所求就是如此?

  “梅姨,过会儿要是没事,我想出去转转。”

  梅姨听了一皱眉:“你身子刚好一些,外面天寒地冻的别再招了风寒。再将养几天,我让沐哥带你转转。”洛云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就是观察环境也不急在这一时。先把身子养好才是。

  这个时代可还没有钟表,日晷滴漏也不是每家都有。在没有人报更的情况下,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只能凭人们对天候太阳的观察来‘猜’。正常来说,这个时代也是没有午饭这一说的。富贵人家的三餐是早饭、晚饭和夜宵,中间再吃点点心什么的。洛云中午吃的这一顿,完全是梅姨为了他特意做的。冬日不用劳作,在一些农家,这个时辰吃的可能就是早饭。

  洛云被获准能在院子里活动活动,就由沐儿陪着,在小院里活动腿脚。不过他那件大衣实在是太大,走路都不方便。两个手得一直抓着下摆。梅姨见了好笑:“这件熊皮大氅还是今年开春时夫人刚给老爷做的,以老爷的身量。云哥穿着实在是太大了,先凑合着吧,等着我给你改改。”

  沐儿一脸羡慕的看着洛云身上的熊皮大衣:“可惜老爷和爹那次进山没带我去,不然我就能见识下这山中的野熊什么样子了。”

  武叔正要出门,听了沐儿的话说:“就你小子那点本事,再练两年吧。那黑熊一巴掌就能把你拍趴下。”说完不理会沐儿一脸的不服气,看了一眼洛云身上的大衣,脸上露出骄傲和怀念得神情。摇摇头,叹了口气,直接出门去了。

  看样子,这熊还是他爹和武叔一起猎到的。也是,他爹虽然是族长,但这么大的猎物要是没有功劳在里面,也得不到完整的一张熊皮吧。没想到这熊皮还有这么个来头,洛云更不好意思让它拖着地走路了。拢了拢长出来的下摆,抓在手里。带着沐儿在各个房子里转悠,熟悉下自己的这个家。

  东边也就是和洛云父母房间连着的两间木屋是梅姨武叔和沐儿的房间。西边和洛云房间挨着的两间就是厨房和杂物房或者说是仓库。梅姨他们的房间洛云在门口打量了下就走了,没好意思进去。厨房那也没什么好看的,就在那堆得各种东西的仓库里参观了起来。

  看到那堆得半缸白米,还有堆了小半个屋子的十几袋子粟米。洛云算是知道他根本不用为会饿肚子而发愁,他家还真是挺富裕的。沐儿看着洛云抱着衣服蹲在一大堆农具里随手翻捡着,大部分洛云都拿不动,只是随手碰了碰,不知道洛云到底要干什么。“云哥,你在找什么?”

  闻言洛云扔下手里一个木爬犁,拍了拍手上的土:“没找什么,就是随便看看。”

  “云哥怎么突然对这些家伙式感兴趣了,以前你从来不碰这些的。”沐儿将歪倒的大木犁扶了起来,立在了墙边上。洛云有些傻眼,他刚才试着推了一把结果一动不动,沐儿不是说和自己一样大吗?这差别也太大了,看人家那举重若轻的样子。洛云算是明确了一点,他这辈子不用想去下地干什么农活了,老老实实当自己的‘假少爷’吧。不过也不能太一事无成了,不知为何,看着这些木头器具,洛云脑海中似乎浮现起一些画面。他似乎看到过很多人在用这些木头制作各种东西。嗯,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看了看那笨重的直颈木犁,洛云还真有些想法。这些东西只要改改,好像就能更好用。不过不着急,现在才腊月,要到开春才会种地。慢慢找机会跟武叔他们提提就是了。仔细看了看这些工具,大部分都是纯木制的。看来这山上还是比较缺乏铁器的。“沐哥,咱家的地都是坡地吗?”

  “怎么会,要是没有那三亩水田,咱家怎么会有这么多稻米。不过……”沐儿叹了口气,不再言语。洛云觉得奇怪追问道:“怎么了?难不成那还是族产被收回去了不成?”

  “不是,云哥你忘了。咱那三亩水田都在山溪边上,老爷夫人就是因为连日大雨担心庄稼才去田里查看,结果被……”沐儿一脸的伤心模样,洛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往日有这水田是骄傲,谁想到却因为它而害死了父母呢呢。沐儿摇摇头接着说道:“现在那水田大半被山上冲下来的泥石给盖住了。爹也一直没顾得上去收拾,所以现在也就离溪水远一些的不到一亩地还没事。不过原来地水道也都被石头盖死了,溪水改道,要是没有水,那也就是一亩坡地了。”

  洛云闻言有些无语,这要是不能种水稻,那不是以后都没有白米吃了。看来这想无所事事也不行啊,为了自己的肚子,还有很多事需要做啊。

继续阅读《唐朝有座山》

                       

原创文章,作者:羲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4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