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助理法师手记》米切尔布莱恩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助理法师手记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米切尔

角色:米切尔布莱恩

简介:落魄少年理查兹·科尔因为一则广告结识了当代最伟大的法师约翰·米切尔,在无奈与矛盾之下不得已踏上了成为一名魔法师的道路
他把自己的这段经历记录了下来让后代的法师们见识到了他成长的每一步

助理法师手记

《助理法师手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布丁大街上的魔法师

  两小时后,我气喘吁吁的到达了布丁大街。

  由于经济上的原因,加上最近共和国国庆将至交通拥堵,使得原本乘车只需要15分钟的路程走了两个小时。

  “一到这种时候气氛还真是热烈呀。”我站在布丁大街231号的门前调整着呼吸,“不过这种氛围与我现在的境况不太相称啊。”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开始审视着眼前的这栋建筑。

  这是一栋与周围的现代城市建筑截然不同,有着19世纪风格的二层建筑。不过我认为它与周围的环境相比并没有过分的突出,反而有机的融合在了一起,这难道是我的错觉吗?算了,还是不要管这种事了。

  在休息了5分钟之后,我整理了自己的仪容,敲响了布丁大街231号的大门。

  几秒钟之后,大门打开了,一位面无表情穿着管家服的老人来到了我的面前。

  “你好,我是……”

  “理查兹·科尔先生是吗?请进。”管家先生还没等我说完就将我迎了进去。

  “等等,我好像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您怎么……”这次虽然没有人打断我,但当我从外面进来之后,我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的眼睛似乎出毛病了,因为我看到了一条笔直的走廊。当然问题不在于直,而是在于长度。据我目测至少有一百米长,而在外部来看这座房子根本就没有这么长。而且不止如此,虽然天花板上并没有安装任何形式的灯具,而这条长长的走廊除了五扇紧闭的房门之外没有任何通向外面的门窗,但整条走廊仍然十分明亮,仿佛日光可以透过屋顶与天花板照到这里一样。

  这时,我明白了,那则广告不是什么恶作剧,是真的有法师在报纸上在招聘。想到这里,我并没有像那些小说中所描写的主人公一样感到莫名的兴奋与感慨,而是感到恐惧。我本能的想要逃走,不过我的腿脚似乎不太听从我的指挥,使得我被定在了原地。

  “先生,您怎么了吗?”身后的管家似乎看到了我的异常。

  “不,没有什么。”我僵硬的回答,然后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就请您进来吧。”管家说着打开了他手边的一扇房门。

  虽然当时很想逃跑,不过我已经平静下来了,事情并不像我所想的那么坏,因此我决定静观其变。

  “好的,谢谢。”说着我走进了管家打开的那个房间。虽然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不过我还是被这个房间给镇住了。魔法还真是神奇啊,居然在这么小的房子里构建出了一个如此大的空间。虽然我没有去过共和国王政时代所建立的宫殿,但根据我所掌握的知识来讲,我所处的这个房间无论是大小还是装潢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请坐。”管家站在沙发旁对着正在发呆的我说道,“您需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我坐下后说道,“那个,约翰·米切尔先生在吗?”

  “主人马上就会回来,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如果有事请摇铃叫我”管家指了指茶几上的小铃铛,然后冲我鞠了一躬便退了出去。

  我独自一人坐在如同华美的宫室的房间内陷入了沉思,在梳理了这件事的前后经过之后,我得出了几点结论。第一,这个世界是奇妙的,有许多我们所不知的事物;第二,我像一个傻瓜一样踏入了这个奇妙的世界;第三,他们似乎没有恶意,至少就我现在所经历的事情来说是这样的。可是我应该怎样去面对这件事和这些人呢,我还没有想好。

  就在我正在思考应该怎么办之时,那位管家走了进来。

  “科尔先生,主人回来了,正在书房等着您们呢。”

  “哦,我这就过去。”

  我注意到了管家所说的人称代词是复数的,说明来的不止我一个。这让我心里感到一丝宽慰,傻瓜并不止我一个,另外说不定一会还能有个照应。

  我跟在管家后面来到了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前,管家打开门后闪到一旁示意我进去。我迟疑了一下后便走进了那扇门后的房间。

  进来之后我还是有些吃惊,不是因为大,而是太小了。因为我现在正处的房间与普通的公寓房间没有任何区别,在看了那些华美的大屋之后再看这个同在一个房子内的小房间难免感到惊讶。正当我诧异之时,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

  “呐,理查兹,不要傻傻的站在那,过来坐。”

  我顺着声音看去,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坐在写字台的后面微笑着指着他对面的沙发示意我坐下看,而沙发上还坐着一男一女两名青年。

  我再次环视这个房间确定没有别的人之后疑惑地问道:“请问你是哪位?”

  “怎么,布莱恩没有给你说谁要见你吗?我是约翰·米切尔,那份广告的发布者。”

  我再次陷入了惊讶当中。在我的印象中,法师的形象一直都是那种须发皆白,身穿法袍,手舞魔杖,嘴念咒语,然后发出那种惊天动地的魔法的样子。而在我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比我还小,一身休闲装扮,完全没有法师的样子。

  “你没有开玩笑吧,你真的是约翰·米切尔,一名法师?”

  “啊,你已经猜出我是法师了,比中岛要强多了。”自称约翰·米切尔的青年指着坐在沙发上的男青年说道,“我就是约翰·米切尔,货真价实的大法师。”

  “可是……”

  “可是不像吗?好了,像不像的一会再说,还是先坐下吧。”说着他一挥手,我的身体便向沙发飞了过去,完美的坐到了那个叫中岛的青年旁边。

  当我飞起来的那一刹那,我已经确定了他的确是一名法师。但我并不那么惊慌,因为我看出他们没有恶意。因此我决定了,反正与我无害,留下来看看也不错。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约翰·米切尔向管家问了几句话。

  “布莱恩,只有他们三个吗?”

  “是的,主人。”

  “哼,被劫走了一个吗?算了,这件事再说吧。房间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按您的吩咐都安排妥当了。”

  “是吗,那就好。这样,你代我去向那几位夫人道谢吧。”

  “好的,主人,我会向她们表达您的谢意的。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去忙别的。”

  “我明白了。”随后那位叫布莱恩的管家便在向我们表示致意后退出了房间。

  “好了,”约翰·米切尔转过头来微笑着对着我们三人说道,“只有我们几个了。为了让大家熟悉彼此,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见没有人说话,他又开口说道:“那好,就从我开始吧。我叫约翰·格里古斯·米切尔,你们可以称我为米切尔先生,如果不习惯叫我约翰也可以。至于年龄应该算是16岁吧,至少在这个次元来讲是这样的。职业之类的暂时是学生,还有一个是法师。好了,我说完了,下一个是谁?”看还是没有人说话,他不禁叹了一口气,“做个自我介绍有这么难吗?好,女士优先,艾娜,你先来吧。”

  由于之前我一直在惊讶与沉思中度过,所以到这时我才第一次好好地观察我身边的这两个人。

  先说艾娜,只要是有着正常思维的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名稀世的美女,秀美的金发、白皙的肌肤、曼妙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加上那种奇妙的气质,这么看都是完美女性的代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应该算是那张和管家布莱恩有一拼的扑克脸了,再加上一副眼镜就更显的严肃。难道现在的美女们都喜欢拿这样一幅面孔示人么?

  再来说说中岛,有着东方人鲜明的面部特征。小眼睛,圆圆的脸,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加上有些微胖的身材,怎么看都是一个平凡的人。大概如果到了共和国的本土,把他放在在人群中一会就会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吧。

  叫艾娜的少女听了米切尔的话后皱了一下眉,随后便用一句“我叫艾娜·克劳斯。”打发了过去。

  “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所喜欢的方式。”米切尔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把脸转向了中岛,“好了,中岛,到你了。”

  坐在我旁边的中岛好像被吓到一样的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才慢慢的开口说道:“啊…那个…我…我叫中岛键,”由于过分的紧张中岛似乎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显得结结巴

  “今…今年1…14岁,来…来自……”原来比我还小啊,我一开始还没看出来。

  “好了,”似乎有些听不下去的米切尔制止了他的话,“大致明白了。理查兹,该你了。”

  我并没有做长篇大论的计划,用几句话简单介绍了自己后便结束了这次对话。

  “现在大家都自我介绍完了,在我说接下来的事前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看了看一脸不耐烦的艾娜,又看了看因为紧张连话都说不利索的中岛后就知道有问题要问的大概只有我一个了。

  “我有问题可以说吗?”

  “当然,理查兹,请讲。”

  “你真的是魔法师吗?”

  “这个问题我想刚才已经回答过你了,还想再飞一次吗?”

  “哦,不用了,我只是再想确认一下。你在报纸上写这篇广告有什么目的?”

  “目的显而易见,就是把你们叫到这里。”

  “你不认为这种方法太过于张扬了吗,难道魔法师们都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吗?另外为什么是我们几个而不是其他人被你叫来?”

  “暴露身份倒是没什么,一般的人都是‘很通情达理的’,实在不行就修改它们的记忆就可以了。另外,你真的以为我会在报纸上打出那种广告吗?用你的脑子好好的想一想,为什么只有你们三个,而不是更多的人来到这里。”

  “这么说,难道我也……”

  “不错,你们三个有着极好的魔法资质。那则广告在普通人看来只是一则极为普通的招聘洗碗工的广告,只有有着极强的魔法资质的人才能看到表象之下的秘密。好了,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是你们而不是其他人被叫来了吧。”

  “这……”我一时说不出话来。虽然刚才想过这个可能性,但被确认之后还是感到有些惊讶。在愣了一会之后,我才开口说道,“好吧,我接受这个解释。但有天赋的不止我们三个吧,为什么是我们被选中了?”

  “理由很简单,因为你们来了。”

  “只是这样!你没有对我们施加什么魔法吧?”

  “放心好了,我从来没有观察过你们的私生活,也没有对你没施加过任何意义上的影响,你们是按自己的意志行事才来这里的。”

  “可是……”虽然我还想说下去,不过却被艾娜·克劳斯的声音打断了。

  “好了,你们两个的无聊对话我已经听够了。米切尔,快点说正事吧。”

  在听了这句流露出一种极度不耐烦语气的话后,我们两个都闭上了嘴。米切尔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而我则用一种惊奇的眼光盯着她看了几秒钟之后便又坐了下来。

  事先声明,我盯着她看并不是惊讶于她的美貌(不过说实话,的确很美。我不止一次的想看过去,可是由于她那种冷峻的态度和具有压迫性的气场,每次都没敢看),而是对她那种极度冷静的语气与态度,与在我身边,紧张到坐立不安的中岛相比更显得异常,就好像一名魔法师一样在讲话。不对,说不定她就是一名法师,就算不是,也和法师脱不开关系。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米切尔清了清嗓子,又开始讲了。

  “艾娜说的没错,是该开始说正事了。其他的一些常识性的东西你们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了解的。”

  什么,还有以后,看来我是没办法脱身了。

  “好了,我长话短说。请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让你们成为伟大的法师。”

  听了这句话,我并没有感到惊讶。毕竟有这么多的铺垫,仔细想想就会后这样的结果。不过问题依然存在。

  “对不起,我打断一下,”我为了消除疑惑打断了米切尔的讲话,“有个问题,你为什么想让我们成为法师呢?”

  “你们这么有天赋,不做法师难道不可惜吗?”

  “我不相信你是一位这么大公无私的人,你一定有自己的利益在这件事里吧。”

  听我说完这句话后,约翰·米切尔不禁笑了出来:“不愧是父子,果然有这么相似的考虑问题的方式。”即使我极力控制但还是不仅流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

  虽然我并没有说过我父母是干什么的,但他既然是法师,应该是会一些读心术之类的能力吧。所以我在控制了一下情绪后继续问道:“可以说说真正的理由吗?”

  这时的约翰·米切尔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虽然看起来并不想说,不过在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开口说道:“这件事说起来有些长,如果非要长话短说的话,是一次赌约引起的。”

  赌约,我一听到这个词就涌起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一般像米切尔这样的家伙下的赌注的事情都不会是小事,也就是说作为这个赌约一部分的我们处境堪忧啊。

  “可以说说赌的什么吗?”我决定一问到底。

  “未来。”约翰·米切尔突然严肃的说道,“无数魔法师的未来,所以我才需要你们的力量。”

  “看来不是什么小事啊。可以说一说具体的内容的吗?”

  “不行。我既不能说,也不想说。即使说了,有些你们也不一定能明白的,更何况我也不能对你们说,我已经在“书”前订下誓约了,不会在来临之前透露出去任何一点情报。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在未来的一年里你们要努力成为强大的法师,然后在星月****的比试中击败你们的对手。之后自然有之后的安排,你们就不要担心了,毕竟开始只是一场带有赌注的比赛罢了,没有丝毫的危险性。”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十之七八,大概是由我们去参加一场魔法师的比赛,而这场比赛的胜负关系着法师界的一些重大的变故,而这个选择权就在这场比赛胜者的手中。好像又是那种正义与邪恶进行斗争,而正义方一定会获胜的老套路,唯一的不同就是还不知道谁是正义的那一方。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猜的大致是对的,只有一点不同。

  好了,现在事实清楚目的明确,只剩一个问题了。就在我刚想问的时候,旁边一直紧张的不能自给的中岛突然以令人惊讶的气势与无比流利的话语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可以退出吗?”

  当然,米切尔的回答是令人失望的:

  “很抱歉,你们既然来了,在比赛之前我不能让你们退出的。虽然自愿更好,但必要时还是可以用手段的。当然了,比赛之后你们就可以随意的选择了。当然了,我相信你们一定会选择继续留下来的,我甚至不需要进行占卜就知道。”

  因为很容易想到,所以我谈不上什么失望,毕竟我有更现实的事情要解决。无视掉他的论断我提出了而有意义的问题。

  “我们的好处呢?”

  “这个我想你们可以自己体会吧。”

  “算了吧,说点现实的。”

  “那好,你们进来后休息的房间一年之内归无条件你们使用,而且你们一年之内的所有花销都由我提供。这个条件怎么样?”

  听到这个条件之后,似乎不只是我,中岛似乎也有些被触动了。

  “好吧,我干了。”我毫不迟疑地说道,毕竟我还是要生活下去的。

  再迟疑了一会之后,中岛也被那个条件所收买了。

  虽然艾娜·克劳斯一直没说话,但我早就看出她早就知道这件事的内容并且绝对对这件事情拥有着无比积极的态度。

  “很好。”约翰·米切尔满意的说道,“那你们先去休息吧,剩下的是我们到晚饭的时候再说。”

  “我是不是应该去取行李?”我最后一次提出疑问。

  “你们的所有个人物品布莱恩已经替你们取来了,现在放在你们的房间里。”又盯着我说道,“顺带也替你交了你欠的半年房租。”

  想得真是周到啊!我还能说什么呢?就这样吧。

继续阅读《助理法师手记》

                       

原创文章,作者:米切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sxwx.com/book/13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